晋献公假道伐虢故事概括以及读后感,原文及翻

《吕氏春秋权勋》原文及翻译 原文: 利不可两,忠不可兼。不去小利则大利不得,不去小忠则大忠不至。故小利,大利之残也;小忠,大忠之贼也。圣人去小取大。 昔荆龚王与晋厉公战于鄢陵,荆师败,龚王伤。临战,司马子反渴而求饮,竖①阳谷操黍酒而进之。子反受而饮之。子反之为人也嗜酒,甘而不能绝于口,以醉。战既罢,龚王欲复战而谋。使召司马子反,子反辞以心疾。龚王驾而往视之,入幄中,闻酒臭而还。曰:今日之战,所恃者司马也。而司马又若此,是忘荆国之社稷,而不恤吾众也。于是罢师去之。斩司马子反以为戮。竖阳谷之进酒也,非以醉子反也,其心以忠也,而适杀之。故曰:小忠,大忠之贼也。 昔者晋献公使荀息以垂棘之璧与屈产之乘②赂虞公,以假道于虞而伐虢。虞公滥于宝与马而欲许之,宫之奇谏曰:不可许也。先人有言曰:唇竭而齿寒。夫虢之不亡也,恃虞;虞之不亡也,亦恃虢也。若假之道,则虢朝亡而虞夕从之矣。奈何其假之道也?虞公弗听,而假之道。荀息伐虢,克之。还反伐虞,又克之。荀息操璧牵马而报。献公喜曰:璧则犹是也,马齿亦薄长矣。故曰:小利。大利之残也。 中山之国有套繇者,智伯欲攻之而无道也。为铸大钟,方车二轨以遗之。套繇之君将斩岸堙溪以迎钟。赤章蔓枝谏曰:夫智伯之为人也,贪而无信,必欲攻我而无道也,故为大钟,方车二轨以遗君。君因斩岸堙溪以迎钟,师必随之。弗听,有顷,谏之。君曰:大国为欢,而子逆之,不祥,子释之。赤章蔓枝曰:为人臣不忠贞,罪也;忠贞不用,远身可也。断毂而行,至卫七日厹而繇亡。 昌国君将五国之兵以攻齐。齐使触子将,以迎天下之兵于济上。齐王欲战,使人赴触子,耻而訾之曰:不战,必划③若类,掘若垄。触予苦之欲齐军败于是以天下兵战战合击金而却之卒北天下兵乘之。触子因以一乘去,莫知其所,不闻其声。达子又帅其余卒军于秦周,无以赏,使人请金于齐王。齐王怒曰:若残竖子之类,恶能给若金?与燕人战,大败,达子死,齐王走莒。燕人逐北入国,相与争金甚多。此贪于小利以失大利者也。 注释: ①竖:童仆。 ②垂棘之璧:垂棘产的美玉;屈产之乘:屈邑产的良马。 ③划:灭除。 译文:新葡萄京娱乐在线赌场, 利不可两得,忠不可兼备。不抛弃小利,大利就不能得到,不抛弃小忠,大忠就不能实现 .所以说小利,是大利的祸害;小忠,是大忠的祸害。圣人抛弃小的,选取大的。 从前荆龚王与晋厉公在鄢陵作战,楚军失败了,龚王受了伤。当初,战斗即将开始的时候,司马子反口渴了找水喝,童仆阳谷拿着黍子酿的酒送给他。司马子反接过来喝了下去。司马子反为人酷爱喝酒,他觉得酒味甜美,喝起来口不能自止,因此喝醉了。战斗停下来以后,荆龚王想重新作战要商讨对策。派人去叫司马子反,司马子反借口心痛没有去。龚王乘车前去看望他,进入军帐中,闻到酒味就回去了。荆龚王说:今天的战斗,能依靠的就是司马了。可是司马又醉成这样,他这是忘记了楚国的社稷,不担忧我们大家啊。于是收兵离去,并斩杀司马子反,将他暴尸示众。童仆阳谷献上酒,不是借此把子反灌醉,他心里认为这是忠心,却恰好害了子反。所以说:小忠,是大忠的祸害。 从前,晋献公派荀息用垂棘产的美玉和屈邑产的良马贿赂虞公,来向虞国借路去攻打虢国。虞公贪图宝玉和骏马想要答应荀息。宫之奇劝谏说:不可以答应啊。古人有句话说:嘴唇没有了,牙齿就会感到寒冷。虢国不被灭亡,靠的是有虞国;虞国不被灭亡,靠的是有虢国啊。如果借路给晋国,那么虢国早晨灭亡,虞国晚上也就会跟着灭亡了。怎么能借路给晋国呢?虞公不听,把路借给了晋国。荀息攻打虢国,战胜了虢国。返回的时候攻打虞国,又战胜了虞国。荀息拿着玉壁牵着骏马回来向晋献公禀报。晋献公高兴地说:玉璧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马的牙齿稍微长了一点。所以说:小利,是大利的祸害。 中山诸国有个厹繇国,智伯想攻占它,却没有的道路。就给厹繇国铸造了一个大钟,用两辆并排的车装载着大钟送给他们的国君。厹繇的国君就想削平高地填平溪谷来迎接大钟。赤章蔓枝劝谏说:智伯为人贪婪而且不守信用,一定是他想攻打我们但是没有进军的道路,所以铸造了大钟,用两辆并排的车装载着来送给您。您于是削平高地填平溪谷来迎接大钟,智伯的军队必定跟随着到来。厹繇国君不听,过了一会,赤章蔓枝再次劝谏。厹繇国君说:大国跟我们交好,你却拒绝人家,这不吉祥,你不要再说了。赤章蔓枝说:做臣子的对国君不忠诚坚贞,是罪过;忠诚而坚贞却不被采纳,脱身远离国君就可以了。于是,他砍掉车轴两端就走了,到了卫国七天,厹繇国就灭亡了。 昌国君率领五国的军队来攻打齐国。齐国派触子为将,在济水边迎击各诸侯国的军队。齐王想开战,派人到触子那里去,羞辱并且斥责他说:不开战,我一定灭掉你的族类,挖掉你的祖坟!触子感到很痛苦,想让齐军战败,于是跟各诸侯国的军队开战。双方刚一交战,触子就鸣金要齐军撤退。齐军败逃,诸侯军追击齐军。触子趁机凭靠一辆兵车离开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听不到他的音讯。达子又率领残兵驻扎在秦周,没有东西赏赐士卒,就派人向齐王请求金钱,齐王非常生气地说:你们这些残存下来愚弱无能的家伙,怎么能给你们金钱?齐军与燕国人交战,被打得大败,达子战死了,齐王逃到了莒。燕国人追赶败逃的齐兵进入齐国国都,你争我夺抢了很多金钱。这是贪图小利因而丧失了大利啊!

故事原文 昔者晋献公①欲假②道于虞③以伐虢④。荀息⑤曰:君以其垂棘之璧⑥与屈产之乘⑦,赂虞公,求假道焉,必假⑧我道。君 曰:垂棘之璧,吾先君之宝也,屈产之乘,寡人之骏马也。若受吾币⑨不假之道,将奈何?荀息曰:彼不假我道,必不敢受我币。若受我币而假我道,则是宝 犹取之内府而藏之外府也,马犹取之内厩⑩而著之外厩也。君勿忧。君曰:诺。乃使荀息以垂棘之璧与屈产之乘赂虞公而求假道焉。虞公贪利其璧与马而欲许 之。宫子奇[澳门葡京网站,11]晋献公假道伐虢故事概括以及读后感,原文及翻译。谏曰:不可许。夫虞之有虢也,如车之有辅[12]。辅依车,车亦依辅,虞、虢之势[13]正是也。若假之道,则虢朝亡而虞夕从之矣。 不可,愿勿许。虞公弗听,遂假之道。荀息伐虢,克之,还反[14]处三年,兴兵伐虞,又克之。荀息牵马操璧而报献公,献公说[15]曰:璧则犹是也。 虽然,马齿[16]亦益长矣。 注释 ①晋献公:名诡诸,春秋时晋国的国君,公元前676前651年在位。晋的地域相当于今天山西省大部地区。 ②假:借。 ③虞:诸侯国名,姬姓,位于今山西平陆县东北,在晋的南侧。 ④虢(guó国):诸侯国名,位于今河南省地域。公元前655年被晋所灭,在晋的南侧。 ⑤荀息:人名,晋国的大夫。 ⑥垂棘之璧:垂棘,晋国地名,产美玉。璧,美玉。 ⑦屈产之乘:屈产,晋国地名,产骏马。乘,古人用的坐车,四匹马拉一辆车为一,这里指的是马。 ⑧币:丝织品。这里作供送人用的礼物解。 ⑨厩(jiù就):马棚。 ⑩宫子奇:人名,虞国的大夫。 [11]辅:绑在车的两侧的棍子,起保护作用。 [12]势:形势,关系。 [13]反:同返。 [14]说:通悦,快乐。 [15]齿:牙齿,年龄。马的牙齿随年岁而更换,看马的牙齿就可知道马的岁数。 故事大意 以前,晋献公想利用虞国的路,过境去攻打虢国。有大臣荀息向晋献公献策:你可以利用我国的垂棘的宝玉和屈产的骏马,作为礼物送给虞国国君,请求他答应 借道给我国一用,相信他是会答应我们的。晋献公说:垂棘的宝玉,是我先王的宝,屈产的马是我最喜欢的坐骑,假如我送与了这些礼品,对方不借道给我们那 怎么办?荀息说:对方若不肯借道给我们,必定不敢接受我们的礼品。若对方接受了我们的礼品,就必然会借道给我国。这好有一比,如把我原存之于内府的宝 物暂时存到外府,把我的原存放在我内厩的马存放到外厩去。君不必为此发愁。君说:好。并委托苟昔去办。荀息把垂棘的玉、屈产的马送到虞国那里,请求 虞国借道。虞公贪图玉与马,准备答应晋献公的请求。这时虞的大臣宫子奇出来劝阻虞君:不能答应晋的要求,虢国对虞国来说,犹如车与辅的关系,不可分割, 辅依靠车,车也依靠辅。若借道给晋国,让晋去攻打虢,则虢早晨亡,而我虞也必定在晚上亡了。虞公不纳宫子奇的劝阻,固执地把道借给了晋国。荀息率兵通过 虞的国土攻克了虢国。过了三年,晋又兴兵攻克了虞国。当荀息牵着、拿着存放在虞国屈产的马、垂棘的玉送回给晋献公时,晋献公高兴地说:好啊,宝玉依然如 此,即使这样骏马长了三岁。 读后感 本故事取材于《十过》中的第二个过:顾小利。韩非讲这个过时,也举了一个历史故事做说明,即本故事的内容。 本故事讲得很生动,很有启示价值。可从两个方面去讨论问题:从晋献公方面讨论问题;从虞公方面去讨论问题。 先从晋献公方面讨论问题。抛开战争的性质不说,就一般战争而论,晋献公的战争谋划是对头的,用了诡,用了诈,用了骗术,用珍贵的玉与马作诱饵,勾引虞公 上钩,使虞愿意把虞的国土作为道借给晋用,让晋发兵过这个道伐虢,使战争获胜,虢亡,最终又灭了虞。这里,大臣荀息的谋与策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他聪明, 有头脑,其功尤大。 从虞公方面去分析问题。虞有两大致命错误:一、顾小利,贪图区区便宜,一块玉,一匹马,就把虞公弄得晕头转向,忘了国家利益,忘了朋友利益。这实际是出卖了朋友,做了损人不利己的事,自己也落得个国破的下场。关于这,韩非是这样评价的:顾小利,则大利之残也。 二、不听忠言。大臣宫子奇是有告诫的,告诫虞公不能把道借给晋,说明借道的错误所在,后果极其不好,并用车与辅的关系去说明问题,十分贴切,十分恳切,但虞公不听,利令智昏,结果犯了大错。 这个故事,从虞公角度告诉我们,看问题忌主观,忌片面,要全面地看,要联系地看,左左右右地看,前前后后地看,还要听取各方面人的意见,比如宫子奇的意见,这样才不至于犯失策、失国的错误。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晋献公假道伐虢故事概括以及读后感,原文及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