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陵幸小周后图_熙陵幸小周后图的创作故事详情

www.3066.com 1

公元947年,南唐亡于宋,南唐后主李煜和小周后被掳至宋朝京师。

小周后是后唐李煜的第二位皇后,在她的亲姐姐大周后去世之后,被李煜迎进后宫。后唐被宋朝亡国之后,小周后和李煜被一起押解上京。李煜后来被封为违命侯,小周后被封为郑国夫人。

《熙陵幸小周后图》,著名春宫图,无名氏所画。画中人物:小周后,名不详,南唐司徒周宗次女,周娥皇之妹。开宝元年十一月,立为国后,南唐亡国后,随后主被俘入北宋京师。太平兴国三年七夕,后主死于汴京,小周后不久亦与世长辞。小周后容貌美丽,神彩端静,有才情,曾创作《击蒙小叶子格》一卷,是叶子戏规则的早期记录。宋太宗赵光义,字廷宜,宋朝的第二位皇帝。本名赵匡义,后因避其兄宋太祖名讳改名赵光义,即位后又改名赵炅。开宝九年,宋太祖驾崩后,赵光义登基为帝。即位后使用政治压力,迫使吴越王钱俶和割据漳、泉二州的陈洪进于太平兴国三年纳土归附。次年亲征太原,灭北汉,结束了五代十国的分裂割据局面。两次攻辽,企图收复燕云十六州,都遭到失败,从此对辽采取守势。并且进一步加强中央集权,在位期间,改变唐末以来,重武轻文陋习。赵光义在位共21年,至道三年,赵光义去世,庙号太宗,谥号至仁应道神功圣德文武睿烈大明广孝皇帝,葬永熙陵。《熙陵幸小周后图》的创作多才多艺的南唐后主李煜曾和妻妹幽欢,他写下的著名的《菩萨蛮》词就记述了幽欢时的情景。在他的妻子大周后死后四年,李后主册封妻妹为小周后,公元975年,南唐亡于宋,南唐后主李煜和小周后被掳至宋朝京师。小周后貌美,被宋太宗赵光义看中,把她宣至后宫多次行幸。据说,宋太宗还把宫廷画师召来,将行幸小周后的场面进行写生绘画。宋真宗即位之后,该画问世,而此画师本人以后还为宋真宗服务过。到了宋仁宗时期,当时的宰相文彦博还曾在笔记中记载,他亲眼看到过这幅画。故事传闻五代十国后期南唐国主李煜的皇后小周后,是闻名于天下的绝色美人。小周后系南唐后主李煜的皇后人称大周后的周娥皇的同胞妹妹。周娥皇二十九岁时病故,早就和姐夫有一腿的小周后又嫁给了李煜。史书载,大周后病重不久于人世之际,见到周薇进宫,便道:汝何日来?那时周薇尚小,未知嫌疑,回道:既数日矣。后恚怒,至死,面不外向。可是李煜只知谱词度曲,不知治国,最后被宋太祖赵匡胤灭了国,他和小周后一起做了俘虏。在所有的皇帝之中,赵匡胤应该不算是好色的,他曾将后蜀主孟昶的爱妃花蕊夫人纳入宫中册立为贵妃,却放过了同样是绝色美人的小周后,还封她为郑国夫人,估计他是因为欣赏李煜的才华,才没染指小周后。开宝九年十月,赵匡胤去世,其同母弟赵光义即位,是为太宗。宋太宗原名赵匡义,太祖时改名光义,称帝时又改名炅,他在位22年,庙号太宗。赵光义就没那么讲仁义了,他继位后,小周后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觊觎小周后的美色已久的赵光义,借命妇要不定期入宫朝觐的机会,强留小周后。这段历史,宋王銍《默记》卷下最早记载在案:龙兖《江南录》有一本删润稍有伦贯者云:李国主小周后随后主归朝,封郑国夫人,例随命妇入宫,每入辄数日而出,必大泣骂后主。声闻于外,多宛转避之。又韩玉汝家有李主归朝后与金陵旧宫人书云:此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清潘永因《宋稗类钞》卷六《尤悔》亦有相同记载。据说赵光义还把宫廷画师召来,将行幸小周后的场面进行写生绘画,就是《熙陵幸小周后图》。因宋太宗赵光义死后葬在河南巩县的永熙陵,故云其熙陵。《默记》、《宋稗类钞》均未提是否真有此画?而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篇果报胜国之女致祸》有明确记载:偶于友人处,见宋人画《熙陵幸小周后图》,太宗头戴幞头,面黔色而体肥,器具甚伟;周后肢体纤弱,数宫人抱持之,周作蹙额不能胜之状。盖后为周宗幼女,即野史所云:每从诸夫人入禁中,辄留数日不出,其出时必詈辱后主,后主宛转避之。赵光义形象不怎么样,却是一个十足的好色之徒,对于小周后的行幸,简直就是强奸。沈德符还云:此图后题跋颇多,但记有元人冯海粟学士题云:江南剩得李花开,也被君王强折来。怪底金风冲地起,御园红紫满龙堆。明姚士麟《见只编》亦云:余尝见吾盐名手张纪临元人《宋太宗强幸小周后》粉本,后戴花冠,两足穿红袜,袜仅至半胫耳。裸身凭五侍女,两人承腋,两人承股,一人拥背后,身在空际。太宗以身当后。后闭目转头,以手拒太宗颊。作品真实性分析及辟谣首先,熙陵是指宋太宗的永熙陵,从而指代宋太宗。而皇帝陵寝的名字是继位者定的,根据《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至道三年四月己未,宰相吕端上大行皇帝陵名曰永熙。 可见太宗的陵墓名称是宰相与宋真宗一起定的,与宋太宗本人无关。因此,可以断定,如果这幅画真的是宋太宗命人画的,定然不会是这个名字。其次,宋太宗是个极其爱面子的皇帝,一直彪炳要当个贤君来超越他的哥哥宋太祖赵匡胤。因此,就算他抢占了小周后也不会让人画下来,给自己留污点丑名。再次,古代亡国的女人是祸水,被视为不吉利的象征。因此,宋太宗对小周后的态度应该是避之唯恐不及,定然是不会去强占的。再次,关于这幅画的记载,网传最早的记载出现在宋仁宗时宰相文彦博的笔记中,但文彦博的笔记中根本没有这个记载。而历史上关于此画的记载只有2处,且均为明朝人所作:一是,明朝人沈德符《万历野获篇果报胜国之女致祸》有明确记载:偶于友人处,见宋人画《熙陵幸小周后图》,太宗头戴幞头,面黔色而体肥,器具甚伟;周后肢体纤弱,数宫人抱持之,周作蹙额不能胜之状。盖后为周宗幼女,即野史所云:每从诸夫人入禁中,辄留数日不出,其出时必詈辱后主,后主宛转避之。。沈德符还云:此图后题跋颇多,但记有元人冯海粟学士题云:江南剩得李花开,也被君王强折来。怪底金风冲地起,御园红紫满龙堆。另一个记载也是明朝人姚士麟《见只编》亦云:余尝见吾盐名手张纪临元人《宋太宗强幸小周后》粉本,后戴花冠,两足穿红袜,袜仅至半胫耳。裸身凭五侍女,两人承腋,两人承股,一人拥背后,身在空际。太宗以身当后。后闭目转头,以手拒太宗颊。由此不难看出,两个有关这幅画的记载的名字都不一样,而且均是明朝人记载。宋人文人笔记之盛,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的,却无论野史正史均无记载,反倒是400多年后的明朝人有所记载。可见此画应是元人伪造的。最后,根据宋史记载,宋太宗赵光义是个好仪容的皇帝,甚至研制出玉龙膏养颜,他的画像现就保存在故宫博物院,网上也可查到。宋人笔记也多处记载:太宗龙颜俊秀,有天人之表,可见宋太宗的形象应为一位儒雅的白面书生。因此,画作中面黔色与史实不符。而且如果真的是宋太宗命人作此画,也绝对不会将自己塑造成面黔色而体肥的形象。《熙陵幸小周后图》传闻二:宋太宗赵光义怎样玩弄小周后灾难起于978年元宵节,止于当年乞巧节。长达半年之久,孤苦伶仃的小周后被赵光义连续强奸。这段屈辱的故事,的确惨不忍闻。喜气洋洋的元宵节,把小周后强行滞留在皇宫里。夜不归宿,显然,不合成例。李煜可怜巴巴地张望,心急如焚地探听消息。他根本就不敢进宫找人,黑暗的阴云笼罩在头上,他越来越感到不祥。十五天之后,一乘轿子把形容憔悴的小周后抬回来。女人看也不看紧随身后,问长问短的丈夫,一头扎在床上,痛哭、大骂自此尝到甜头的宋太宗常以要皇后与众命妇磋商女红或赏花为名,强召小周后及众命妇一起入宫。闻名于天下的绝色美人小周后入宫参拜皇后的之后,宋太宗都要将她多挽留在宫中好几天。淫邪的宋太宗不满足于只在逢年过节强幸小周后,他想到了一个在没机会和借口召小周后入宫的时节仍可以直观地意淫美人的变态主意:事先召来数名宫廷御用画师如此这般一番,等有机会召来小周后入宫前,使他们躲在宫纬之后赵光义要让他们把现场描绘下来!然而以往无人在侧时小周后为了李后主而屈辱求生尚可半推半就,当此次行将就事时她发现竟然有数名山羊胡子老头从宫纬后战战兢兢地探头出来现场写生时,仅存的一丁点可怜的自尊爆发出来,一脚蹬开宋太宗,惊恐万状地躲入龙床后。任宋太宗怎么威逼利诱她死活都不肯再就范。宋太宗强推力按仍无法得手,恼怒之余竟又喝来数名宫女代为强抓住小周后,终又强幸之并使完整画师录下过程。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情。色画之一《熙陵幸小周后图》,熙陵是指宋太宗,因为他死后葬在河南巩县的永熙陵。元人冯海粟在图上题诗:江南剩得李花开,也被君王强折来;怪底金风冲地起,御园红紫满龙堆。明人沈德符在《万历野获篇》中描述这幅作品说:宋人画熙陵幸小周后图,太宗戴幞头,面黔黑而体肥,周后肢体纤弱,数宫女抱持之,周后有蹙额不胜之态。姚叔祥《见只编》云:余尝见吾盐名手张纪临元人《宋太宗强幸小周后》粉本,后戴花冠,两足穿红袜,袜仅至半胫耳。裸身凭五侍女,两人承腋,两人承股,一人拥背后,身在空际。太宗以身当后。后闭目转头,以手拒太宗颊。作品下落关于这幅画,后世的下落,一说已灭失;一说,留传至近代,1949年后被带到台湾,保存于台湾历史博物馆。小周后人物生平简介:小周后,本名不详,南唐司徒周宗次女,大周后之妹。小周后比大周后小14岁,大周后与李煜成婚时,小周后年仅5岁,因为亲戚关系,小周后常出入内宫,深得钟太后喜爱。乾德二年,大周后因病与世长辞,中宫空缺;次年九月,钟太后去世,李煜按制守丧。开宝元年,李煜服母丧期满,因皇后之位空缺已有四年之久,便商议立小周后为国后。李煜命太常博士陈致雍根据古今礼制,统办婚礼仪式,又命学士徐铉、史官潘佑参与修订,由文安郡公徐游评论异同。徐游对潘佑的意见甚为合意,李煜就诏命按其礼置办。十一月,李煜立小周后为国后。恩宠倍至小周后容貌美丽,神彩端静,警敏有才思,李煜对她爱护有加,恩宠超过了大周后。小周后性奢侈,李煜就用嵌有金线的红丝罗帐装饰墙壁,以玳瑁为钉;又用绿宝石镶嵌窗格,以红罗朱纱糊在窗上;屋外则广植梅花,于花间设置数处彩画小木亭,仅容二座,李煜就和小周后赏花对饮。每逢春盛花开,就以隔筒为花器插花,置于梁栋、窗户、墙壁和台阶上,号为锦洞天。国破人亡开宝八年十二月,北宋大军攻破金陵,李煜奉表投降,南唐灭亡。开宝九年正月,小周后与后宫群臣等四十五人,随李煜被俘送到京师,宋太祖封李煜为违命侯,封小周后为郑国夫人。太平兴国三年七夕,李煜死于北宋京师,小周后悲哀不自胜,不久亦与世长辞。

www.3066.com,小周后貌美,被宋太宗赵光义看中,把她宣至后宫多次行幸。据说,宋太宗还把宫廷画师召来,将行幸小周后的场面进行写生绘画。宋真宗即位之后,该画问世,命名为《熙陵幸小周后图》(熙陵,指宋太宗,因宋太宗的陵墓叫永熙陵),而此画师本人以后还为宋真宗服务过。到了宋仁宗时期,当时的宰相文彦博还曾在笔记中记载,他亲眼看到过这幅画。

宋太祖赵匡胤去世之后,其弟赵光义继位,是为宋太宗。后世流传宋太宗继位之后,将小周后据为己有,并且还留下了著名的春宫图《熙陵幸小周后图》。

www.3066.com 2

据说宋太祖还在位的时候,宋太宗就被小周后的美色所迷,因此篡位将小周后占为己有。太平兴国三年的元宵佳节,各命妇循例应入宫恭贺。小周后自然也在其列,原本当日就该回府,但是却等了好几天都不见人影。

关于这幅画,后世的下落,一说已灭失;一说,留传至近代,1949年后被带到台湾,保存于台湾历史博物馆。

原来是赵光义假借皇后的名义传旨,说是要与小周后切磋女工,说些体己话。但是等到小周后跟着传旨的太监去了,却发现等在室内的是宋光宗。宋光宗想要要了小周后,小周后拼命推却,却因为女子体弱,又有宫人在一旁束缚,最后被赵光义强幸。

故事传闻

就这样一直过了好久,正月都快完了,小周后才被宋光宗放回。因为受此侮辱,小周后甚至对李煜破口大骂,指责他当初只知享乐,而不知励精图治,才让自己有了今日之辱。

五代十国后期南唐国主李煜的皇后小周后,是闻名于天下的绝色美人。小周后系南唐后主李煜的皇后人称大周后的周娥皇的同胞妹妹。周娥皇二十九岁时病故,早就和姐夫有一腿的小周后又嫁给了李煜。史书载,大周后病重不久于人世之际,见到周薇进宫,便道:汝何日来?那时周薇尚小,未知嫌疑,回道:既数日矣。后恚怒,至死,面不外向。可是李煜只知谱词度曲,不知治国,最后被宋太祖赵匡胤灭了国,他和小周后一起做了俘虏。

《默记》中说的:“李国主小周后,随后主归朝,封郑国夫人,例随命妇入宫,每一入辄数日,而出必大泣,骂后主,声闻于外,后主多婉转避之”。

这段历史,宋王銍《默记》卷下最早记载在案:龙兖《江南录》有一本删润稍有伦贯者云:李国主小周后随后主归朝,封郑国夫人,例随命妇入宫,每入辄数日而出,必大泣骂后主。声闻于外,多宛转避之。又韩玉汝家有李主归朝后与金陵旧宫人书云:此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清潘永因《宋稗类钞》卷六《尤悔》亦有相同记载。根据《宋史》《续资治通鉴长编》等史料,封小周后为郑国夫人的是宋太祖赵匡胤,而小周后被迫入宫也是在宋太祖时期,就目前现有的所有宋朝史料记载,均没有小周后在宋太宗赵光义时期入宫的任何记载。

而宋光宗强幸小周后不算,还让画师画下完整的过程,这幅画就是《熙陵幸小周后图》。元人冯海粟在图上题诗:“江南剩得李花开,也被君王强折来;怪底金风冲地起,御园红紫满龙堆。”

宋朝人没有记载的事情,经过元朝时的一幅野画,反而被传的煞有介事。据说是宋太宗赵光义还把宫廷画师召来,将行幸小周后的场面进行写生绘画,就是《熙陵幸小周后图》。因宋太宗赵光义死后葬在河南巩县的永熙陵,故云其熙陵。但是所有宋朝的史料、野史、文人笔记均无此画的记载,就连记录小周后入宫的《默记》也无该画的记载。

此画后来被一些文人观之,分别将自己的所见记录下来。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篇》:“宋人画熙陵幸小周后图,太宗戴幞头,面黔黑而体肥,周后肢体纤弱,数宫女抱持之,周后有蹙额不胜之态。”姚叔祥《见只编》:“余尝见吾盐名手张纪临元人《宋太宗强幸小周后》粉本,‘后戴花冠,两足穿红袜,袜仅至半胫耳。裸身凭五侍女,两人承腋,两人承股,一人拥背后,身在空际。太宗以身当后。后闭目转头,以手拒太宗颊。’”

www.3066.com 3

有画为证,后人所言也都证明了此画的真实性。似乎宋太宗强幸小周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但事实并非如此,还是有很多疑点的。

李煜和小周后

首先要说的是,宋太宗谋篡赵匡胤皇位,本就存疑,更何况还是为了小周后做出如此举动。另外记载此事的《默记》中记载的事情,说的是从龙衮《江南录》中看见。但是龙衮并未作《江南录》,他写的是《江南野史》。《江南录》的作者,是徐铉。

反而是在宋太宗之后400年的明朝,开始出现关于此画的记载,如明朝人沈德符《万历野获篇果报胜国之女致祸》有明确记载:偶于友人处,见宋人画《熙陵幸小周后图》,太宗头戴幞头,面黔色而体肥,器具甚伟;周后肢体纤弱,数宫人抱持之,周作蹙额不能胜之状。盖后为周宗幼女,即野史所云:每从诸夫人入禁中,辄留数日不出,其出时必詈辱后主,后主宛转避之。

徐铉所写的《江南录》中,有一则类似的记载。不过里面的主角却不是小周后,而是李煜的同母弟弟李从谦。“初从谦奉使宫口,质而不返其妃每哭诣,后主无以计,每闻使至,必避之而已。”

沈德符还云:此图后题跋颇多,但记有元人冯海粟学士题云:江南剩得李花开,也被君王强折来。怪底金风冲地起,御园红紫满龙堆。

再来说那副《熙陵幸小周后图》,这幅图的名称本来就是问题。熙陵成为宋太宗的代称,是在宋太宗去世葬于河南巩县的永熙陵之后。

此外,明朝人姚士麟《见只编》亦云:余尝见吾盐名手张纪临元人《宋太宗强幸小周后》粉本,后戴花冠,两足穿红袜,袜仅至半胫耳。裸身凭五侍女,两人承腋,两人承股,一人拥背后,身在空际。太宗以身当后。后闭目转头,以手拒太宗颊。

只从这个名称,就否认了画师奉宋太宗旨意记录他强幸小周后的事情。毕竟画家没那个胆子,敢用一个陵寝的名字代指还活着的帝王。而且他也没那么神,能预言宋太宗死后一定会葬在永熙陵。

这幅画的出现,最大的可能就是后人所作。并不是亲眼所见,自然也就不能成为证据。加之元人冯海粟在这副图画上留下了最早的题跋,那么也就只能将此画的时间推倒元代。

这里就又有一个问题了,这幅画的出现是否是元人为了抹黑前朝所作呢?关于宋太宗强幸小周后,存在着如此多的疑点,个人认为此事并不一定是真。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熙陵幸小周后图_熙陵幸小周后图的创作故事详情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