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洗澡的王安石,靖康之耻与北宋之亡

王安石是宋朝名臣里的一个异类,性情刚毅而倔强,认死理,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所以人称拗相公,这样的人适合创新搞改革,一条道能走到黑。但是也有弊病,容易得罪人,王安石的熙宁变法几乎把朝堂上所有的正人君子都得罪完了,结果帝国老大神宗一死,变法就寿终正寝了,王安石也遭到了反攻倒算,被人落井下石,回家吃老米去了。王安石变法的事太大,不说也罢。我们来看看生活中的王安石有多古怪,多有趣。老王是个痴人,也是个憨人,是个永远活在精神层面的人,也是一个别人很难理解的人。《邵氏闻见录》载,有一天,帝国领袖宋仁宗心情很好,传令下去,决定在国家高级公务员中开展一次赏花钓鱼竞赛活动,地点是皇家公园,让官员们放松身心,充分领略一下皇家风情,然后好好为人民服务。王安石对花草不感兴趣,选择了钓鱼,早有皇家工作人员将准备好的鱼饵放在金盘中,鱼饵里掺杂了许多香料,微风轻拂,香气溢人,王安石鬼使神差的拾起一粒鱼饵,慢慢吃了起来,味道好极了。老王垂着鱼杆,呆呆的座在那儿,手里一粒又一粒,片刻间一盘鱼饵竟然全被他吞下肚去。这鱼饵是用来钓鱼还是钓人呢?仁宗皇帝看不下去了,觉得王安石这个人太造作太虚伪了,表演的有些过了。就对丞相说,王安石这个人很不靠谱,如果说你误食了一粒鱼饵也就罢了,怎么能将整整一盘鱼饵都一扫而光,太不近情理了。于是仁宗对王安石心生厌恶,以至日渐疏远,再也不听老王八卦变法的事了。其实这个事是仁宗冤枉了王安石,老王并非影帝,爱惜食物如此矫枉过正,他只是那一刻间若有所思,神游八极去了,我们不知道王安石在想些什么,但类似钓鱼这样的娱乐活动,显然是他不喜欢的。王安石推崇极简生活,重视精神层面的追求而淡化物质上的享受。有一次,朋友们对他的夫人说,你老公最喜欢吃鹿肉丝,请他吃饭时,别的菜他都不动,唯独鹿肉丝他全吃光了。知夫莫若妻,王夫人说,你把鹿肉丝放在哪里了?朋友答,放在他的面前。第二天,王夫人把鹿肉丝放在远离王安石的地方,结果朋友才发现,王安石只吃离他最近地方的菜,鹿肉丝压根就没动。王安石就是这样一个机械而刻板的人,他不贪图口腹之欲。所以当初吃那盘鱼饵并非有意为之,而是一种下意识的举动,可惜这种沉缅于自我的人,常常忽视别人的感受,可能这也是老王变法失败的一种诱因吧。不同于宋朝风流才子们的狎妓蓄妾,王安石是一夫一妻制度的坚定维护者,终身一个老婆守到底,是个古怪的道德模范。宋人笔记载,王安石升为大宋朝政务院秘书长后,为了照顾他的起居,王夫人为他买了一个小妾,王安石见到这位颇有姿色的妇人后,不禁好奇的发问,你是干什么的?那妇人道,我是夫人买来服侍你的。老王问你家在哪儿?妇人红了眼圈,呜咽着回答,我已经没有家了,我丈夫因押运粮草而不幸沉船,家里变卖了所有的资产还赔付不够,卖了我来补偿。王安石说夫人买你花了多少钱?九十万钱。王安石找来妇人的丈夫,让他们合好如初,还尽力资助他们过上幸福的生活。像王安石这样生无所恋的人,唯一的志向就在于变法图强,用他一生的努力报效朝廷,可惜他却始终被人误解,再加上去除沉疴用药过急过猛,加上所用非人,所以注定了他是一个悲剧的人物。王安石的固执和倔强早就有先例,早在包拯当群牧司使时,这个官职类似于孙猴子的弼马温,专门负责管辖皇家御马,王安石和司马光为其副手。有一天时逢牡丹花开,包大人兴致很高,邀请手下二人赏花饮宴,平常司马光也不善饮酒,可是怕伤了包拯面子,还是少喝了点,可是王安石任包拯怎么劝,始终一滴未沾,再劝就要抬腿走人。司马光始知,王安石的个性比包拯还要倔强执拗。王安石在生活中还有一个显著特点,为人不修边幅,非常邋遢,很不讲究个人卫生。苏洵曾在《辩奸论》里刻画王安石说:衣臣虏之衣,食犬彘之食。又说他囚首丧面而谈诗书。很损,当然这里面有互为政敌的攻讦之词,但王安石对个人形象的不讲究是出了名的。史载王安石在扬州韩琦手下做幕僚时,总是通宵达旦读书学习,天将拂晓时才打个盹稍微休息一下,等到上班时,已经来不及梳洗了,韩琦一看到王安石蓬头垢面的样子,以为他天天纵情声色,就劝导他少点声色犬马,多点时间读书。王安石也不分辩。后来老王还是记恨这件事,曾经评论韩琦,老韩此人别无长处,惟面目较好耳。瞧瞧王安石这情商,很轻易的就把故人得罪了。《宋史》载王安石衣服和脸脏了从来不洗,自称这是节俭。老蔡俺小时候也是这样糊弄老母的。可是沈括的《梦溪笔谈》却曝料了一则趣闻,说王安石的脸很黑,仆人担心老王有病,就擅自请了一个医生来看病,医生把老王的脸反复看了好几遍,又试着摸了摸老王黝黑的脸,说了一句让吃瓜群众笑死不偿命的话,王大人脸黑不是有病,那都是长年不洗脸积攒下来的污泥。我靠,包拯包大人是不是也是同类中人?这王安石也太日理万机了,忙得连脸都顾不上洗了?不仅不喜欢装饰门面,老王还有一个特点,不喜欢换衣服,时间一长,有些衣服都发馊了。有一年瘟疫来了,朋友们看到老王不讲究个人卫生,身上老是有一股味儿。一是担心他自己患病,二是怕被传染,老王的俩朋友急了,一个叫做吴仲卿,一个叫做韩持国,二人与王安石锤子剪刀布裁定,每隔一个月就去公共俗室洗一次澡,洗完后还要换上新衣服,衣服由吴韩两家轮流提供,这才总算解决了老王的个人卫生问题,也潜在的从瘟疫中挽救了一个志在救国安邦的改革家。没准在王安石心里,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呢?外在的表象没有任何喻意,只要内涵丰富,可惜许多人却本末倒置,就像王安石心中自有点金术,他为宋王朝开的药方其实管用,只是在执行中走了样。像王安石这样的痴人,现实中并不少见,这是一种典型的偏执狂,事情总是在个人的顽强意志中走向一种极端,好了,万事大吉,错了,万劫不复。可惜了王安石,有经世治国的才,却无挽大厦将倾的命,大宋王朝经这样新旧两党的反复折腾,不死也只能喘半口气了。吃瓜群众神回复:王总理呀,不洗脸,何以洗天下?

要是让你一星期不洗澡,你可以吗?

王安石、司马光这两人,一度是相互倾慕的好朋友,却最终成为政治上的死敌。他们围绕着熙宁变法明争暗斗多年,最后于公元1086年同年去世。假如他们看到公元1127年靖康之耻的惨剧,司马光会不会责问王安石:这都是你惹的祸!而王安石又会不会责问司马光:为什么不支持变法图强?

夏天的话,一天不洗都难受,更何况一星期不洗。

今天,翻开《宋史》,我们会赫然发现:王安石变法的最重要支持者、参与者、助手、学生和继承人,几乎全部被列入奸臣的行列。只有这一位高举变法大旗的首倡者安然无恙。这本身就是特别富有戏剧性、特别耐人寻味的一个现象。

冬天的话倒是稍微忍忍还是可以一星期不洗的。

为人不拘小节

那要是一个月都不洗澡、洗脸,你可以吗?

王安石的做人特别有意思。除了推测,即便是他最凶狠的敌人,也很难在私生活上找到攻击他的破绽来。此人最大的外在特点是生活上的极度不修边幅。据说,他长时间地不换洗衣服,长时间地不洗脸、不漱口、不洗澡。这使他的外套上,到处都是汤汁油渍汗迹等污斑。好在当时的王安石已经具有了极高的官声与文名,使这种出现在常人身上肯定会令人无法忍受的不修边幅,反而给他增加了新的魅力。史书记载说:时人咸谓其贤。就是说,人们普遍认为王安石是了不起的高人。

这根本就不可能,那身上还不得馊了,还不得痒死啊!

不洗澡的王安石,靖康之耻与北宋之亡。我们所能找到对此提出质疑的有两个人。一个是苏东坡的父亲苏洵,这位快三十岁才发愤读书的老先生,从见第一面的第一印象起,就对名声如日中天的王安石颇不以为然,后来,发展为嗤之以鼻,乃至深恶痛绝。另外一位提出怀疑的人,则是王安石无法不予理睬的了。这个人是王安石的皇帝,宋朝第四任皇帝宋仁宗。仁宗皇帝对于王安石曾经相当欣赏,但是,当王安石以一位官声极佳的地方官,真的来到京城时,仁宗皇帝很有可能改变了自己的看法。其原因是很小的一件事情:

可偏偏就有这么一个人不止一个月不洗澡、洗脸那么简单,而是常年不洗澡、洗脸,搞得身上都长虱子了!

有一次,仁宗皇帝在皇家宫苑里宴请一些臣子,当时,做了一个轻松的规定:任何人都必须自己到御池中去钓鱼,然后,由皇家的御厨用钓上来的鱼,做每个人想吃的菜。这肯定是一个令人愉快的提议,大家兴致勃勃地拿上鱼钩和鱼饵去钓鱼。只有王安石,心不在焉地坐在一张台子前,在沉思中,一粒一粒地把眼前盛在金盘子里的球状鱼饵全部吃光。最后,在众人的一片惊讶声中,表示自己已经吃饱了,虽然不知道吃的是什么。这使皇帝认定,此人是一个虚伪矫情的伪君子。皇帝的理由是:一个人可以不喜欢钓鱼,也可能会在漫不经心中错吃了几粒鱼饵;但他不可能稀里糊涂地吃掉整整一盘子鱼饵。我们知道,西方文化史中,时常会记载一些哲人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时,作出过许多稀奇古怪的举动。对此,只能由每个人作出自己的判断。

这个便是王安石,他不仅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更是北宋的宰相,无论是文学才能还是政治才能都是顶级。

但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名臣喜欢常年不洗澡洗脸,整个人都臭了,简直是行走的“粪坑”,身边的人都看不下去了!

新萄京娱乐赌场 1 展开剩余86%

王安石常年不洗脸、不洗澡、不洗头。

时间长,臭了不说,重点是还长了很多虱子。

可是长虱子也无法影响王安石,他依然可以坦坦荡荡地与名士、朝臣谈天谈地,风采异常。

不过虱子多了总是会咬人,搞得自己在客人面前抓挠个不停,结果虱子太多怎么都抓不完,失礼不说,还难受得要命!

可即便如此,作为“不洗澡星人”,王安石怎么甘心乖乖去洗澡,干脆把衣服脱了放火上烤了!

新萄京娱乐赌场,别说,效果还不错!

成堆的虱子遇上火便疯狂乱跑,被噼里啪啦烧焦了,死了一大片!

吃本相一招,看你们还怎么猖狂!

王安石得意得不行,还特意写了首《烘虱》给司马光,请他唱和!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结果,司马光逗他说:你要是经常洗澡,虱子就不会这么“亲近”了!

这也不是第一次有人劝他了!

王安石怎么可能会听!

太天真了!

有一次,王安石的家人看他脸色发黑,以为他病了,便请了大夫来。结果,大夫一瞧便说:“没生病,就是没洗脸,脸上污垢太厚,洗一下就好了!”

看着端来的水,王安石誓死不洗脸,死鸭子嘴硬得说:“我天生黑,再怎么洗也白不了,别浪费功夫了!”

这是得有多不爱干净啊!

水都端来,动手洗下脸都不愿意!

这不,笑话都闹到皇上面前了!

有次,王安石觐见皇上,有只大胆的虱子爬到他的胡须上观光起来,皇上看到后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

可王安石却毫无察觉,一脸懵逼,不知道为啥皇上大笑。

等出门问了同僚才明白过来,赶紧伸手抓虱子。

同僚看着好笑,便趁机挖苦他说:“您这虱子可是皇上欣赏过的,那可是御虱子,怎么能随便弄掉呢!”

这画面真是太美了!

美得让人没眼看啊!

但王安石怎么这么不爱干净?

是古人洗澡条件差,不方便才这样的吗?

那可不是。

北宋时期条件还是不错的,有很多澡堂,不存在不方便洗澡这个因素,完全是他自身不洗澡。

史书对于王安石不爱干净,给出的解答是他很节俭。

但我觉得与其说他是节俭,不如说他是一门心思放在了学问和政事上,不想浪费时间在洗澡、洗脸这些身外之事上罢了!

王安石一心扑在学问上,经常一读书就是一整夜,完全忘乎自我,第二天起来完全不梳洗,蓬头垢脸便跑去上班了。

在扬州做太守幕府时,王安石就时常这样做,以致于当时的太守误会他彻夜纵情声色,还劝导他趁着年轻多用功念点儿书,别搞这些有的没的。

对这样的误会,王安石也完全不在乎,甚至不曾解释过,依然一心只读圣贤书。

其实王安石不仅不在乎干净,甚至连吃什么也都不在乎!

作为王安石的妻子,王夫人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喜欢吃什么,这不是因为她不关心自己丈夫而是因为王安石对事物根本没有喜好,能吃饱就好。

有次,王夫人和王安石的朋友抱怨不知丈夫喜欢吃什么。

朋友看王安石中午吃饭时把一整盘鹿肉丝吃得干干净净,以为他很喜欢吃鹿肉丝便告诉了王夫人。

王夫人问:“那鹿肉丝摆哪的?”

朋友回:“在王安石眼前。”

王夫人说:“那明天把鹿肉丝放远点试试。”

第二天吃饭时,朋友便把鹿肉丝放远了些,换了另外一道菜摆在王安石的面前。

结果,王安石压根就没发现桌上有鹿肉丝,反而把眼前的菜吃得干干净净。

也就是说,其实王安石吃东西根本没留意吃的是什么,估计你摆盘墨水在他面前,他也会连看都不看就全吃了!

这还真不是假设,而是真的会发生!

有次,皇上宴请大臣们,让大家自己去池子里钓鱼,钓到什么御厨就煮什么。

可是王安石身在宴会,心在政事,光顾着想事完全没听,以致于稀里糊涂得把放在眼前的鱼饵全吃光了。

众人看傻了眼,一片惊讶,他却一脸严肃地表示已经吃饱了,虽然不知道吃的是什么...

这神经大条的,已经不知道让人该说啥了!

王安石经过不在乎吃食,又常年不洗澡不洗脸,搞得身上都是虱子,暴露自己的才华,终于当上了宰相,终于搞了王安石变法,终于被赶下台,变法经过下面洗澡官员的一变通,早成了害人的玩意儿。

世间的事。

人定要努力,努力后结果就交给上帝吧。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洗澡的王安石,靖康之耻与北宋之亡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