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惊魂,第二十六章

一,幽灵楼道的传说 很多人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恐惧症,有一次我们屋里的人做了个测验,我有“狭窄空间恐惧症”,胖子有“尖利物体恐惧症”,阿标则有“通道恐惧症”。 我问:“什么叫‘通道恐惧症’?” 阿标说:“大概就是在楼道那样的空间里会害怕吧,这个测验不灵啊,我怎么会害怕楼道呢?”其他人点头,表示自己什么也不怕,只有一直沉默的子强忽然来了一句:“你不怕?你敢在夜里一个人走过一号自习馆三楼的楼道吗?” 阿标说:“我平时又不去自习的,再说我干嘛怕那个楼道?” 子强微微一笑,说:“因为那个楼道里有红皮鞋女人的传说啊!” 我们都表示没听过,让他给讲讲,子强说:“奇怪了,这个故事好像只有学生会的人知道似的。那我就说说吧,你们去自习的时候可别害怕啊!” “一号教学楼的三楼以前是个放映电影的地方,每天晚上有很多同学都去那里看电影。开始的时候大家呼啦一下进去,散场了呼啦一下出来,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后来有一天,一个同学在放电影的时候睡着了,等他醒过来电影早已经放完,已经晚上十点多,别人都走了。 “他只有一个人走出放映厅,经过那条没有灯的楼道。” 大虾一向胆小,这时候缩在上铺喊:“没灯?就算没开灯,那个楼道尽头的楼梯口也有灯啊,还是可以看的见的!”这一声好悬没把大伙吓一跳,七嘴八舌的批评他以后,子强接着说。 “他刚走了几步,就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啪嗒,啪嗒,不紧不慢的响着。那位同学本来也不是什么胆子大的人,到了这种气氛下觉得害怕,不敢回头,哆嗦着问了一句:”同学,你是哪里的?‘结果没有人回答他,脚步声还是响着,并且离他越来越近了。“ 我说:“跑啊,到了这个时候还不跑?”子强点头道:“不错,他当然开始跑了,但是怎么跑都跑不到楼道的尽头有光的地方,等他累的停下来,才发现自己其实原地没动,只是那脚步声又离他近了,几乎就到了他背后。” “他那时候已经累的跑不动,不再跑,停下来,又不敢回头,就弯下腰,从自己的两腿之间倒着看身后的情景。” 屋里现在没人说话了,只听到大虾粗重的呼吸声,每个人都在等待子强讲下去。

夜半惊魂——老楼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这座主楼是这个学校最高的一栋楼。平时看上去,老楼并不起眼,红红的外墙透着一股浓厚的古典气息,楼前面的台阶也有一种古朴而沉稳的韵味,每天学生们从楼里进进出出,看上去很是平常。可一到了夜晚,这栋大楼的里里外外,一切的一切,就好象换了一副模样——晚上,老楼因为没有背景灯光显得格外的阴暗,从外面看去,黑洞洞的窗户好像反射不出外面的路灯的光,黑乎乎的一切变的死寂一片。外面的红墙壁到了晚上也透着一股血红的颜色,走路的人们都不愿意往上看一眼。而走在老楼的两侧,就会刮起冷冷的阴风!!!就算是在炎热的夏天,这股风依然存在,风很大,而且还是那么的冷。没有人能够解释的清楚为什么。 而更多的,据说这几十年里,有好几位前辈因为这样那样的心结先后选择这栋楼作为自己人生的终点,他们离开后,一连串的怪事便接踵而来——相传夜里在这栋老楼通宵自习时,教室里的灯会无缘无故的灭掉,过一会又会重新亮起来,但是教室里的桌椅位置却和原先的不一样了;还有传言,走在某一层的楼道里,路过某一间已经空无一人的被反锁的屋子的时候里面会有移动桌椅的声音;再有的就是,深夜里有的同学在楼道里走动会听见有女声唱歌的声音,有的人说是从上面的天空中传来的,还有的人说是从深深的地下传来的~~这些所谓的奇闻趣事早就已经不知道是谁最先说的了,不知道谁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更不知道被传了多少遍。但是它们现在已然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提一提,笑一笑,也就过去了。

小哲是这所学校大三年级的学生,学期末要到了,可是最近一段时间自己却因为忙其他一些事情而耽误了学习,眼看期末考试一天一天的临近,小哲坐不住了,最近他准备熬个通宵把学习补回来,老楼是他平时经常去通宵复习和赶制作业的地方。小哲也听到过那些关于老楼的怪谈,但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传言,因为假的,永远也真不了。小哲以前也有过和同学一起在老楼通宵赶作业的经历,但是今天——小哲是一个人来的。

电梯停在了八楼,门开了,小哲从电梯里面出来,八楼是小哲经常去通宵和白天去学习的楼层,小哲来到楼道一端尽头左手边那间开着门亮着灯的教室,里面有十几个同学在看书,小哲的到来似乎并没有打扰到他们。小哲走进这间教室,并在教室中间一个靠窗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今天的一个晚上都要在这里度过了。晚风很凉,八楼风很大,吹在身上,既清爽又很舒服。小哲着看了看手机,快十一点了,教室里的其他同学陆续离开了,现在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过了一会儿保安进来了,要求小哲填写未走同学登记,这是学校的例行规定。填写之后,保安离去,小哲把教室的前门和后门锁上后,通宵就算开始了。

看了半个小时之后,小哲打开了前门走出教室,往楼道望去,保安早已没了踪影,前门的左面是楼道左边的的尽头,门的右边,楼道的灯亮着,发出暗白色的光,放眼望去,整个八楼只有自己的房间亮着灯,而其他的房间全都黑着,门也紧闭着,非常安静,这间屋子也仅有自己一个人。小哲此刻喃喃地说了一句:“真冷清啊。” 说完转身回了教室,锁上门,回到座位上。

小哲今天带了不少的书来看,前面刚把几本专业化学书拿出来看,小哲不时用醒目的红笔地在书上画着横线,又在下面标注一两个注释提醒自己注意,他又拿出了一大摞算草纸,在上面画着各种的化学式,化学符号。又过了一段时间后,小哲换了个姿势,干脆横着坐了过来,背靠在了窗台上继续看,这样舒服一点。合上化学书后,他又拿起了一本英语书翻开了前一天没看完的那页。可是刚翻开英语书,小哲冷不丁的感觉,有人——从背后拍了他一下!!!!小哲猛地打了一个冷颤,瞪大了眼睛——现在自己是背对着窗户坐着,身后可是窗台和窗户啊!而且,而且——而且这里是八楼!谁会在后面?!这间教室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那有谁在身后?是幻觉?不!但是刚才那感觉十分真切,的确有人拍了自己一下! 小哲慢慢的转过头来,向身后的窗户望去,小哲看见,教室白色的灯光在窗子里面反射出小哲的面容,而在自己的身后,站着一个人!!!!! 确切地说是一个女人,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头发长长的似乎很长时间没有洗过了,乱蓬蓬地垂下来,盖住了她面庞,这个女人的两只手正缓慢地向上举起,并向小哲的脖子伸了过来——而那双手却在——往下——淌着血!!!! 小哲尖叫一声跳了起来,猛地转过身朝教室里望去! 然而,哪有什么人啊,教室里面除了他以外空无一人,就剩下那些桌椅在教室里静静地陈列着,此时小哲又转回身来去看玻璃,玻璃里面也只有小哲自己的脸庞。那还有什么女人啊?难道因为缺觉,自己眼睛花了?

此时的小哲睁圆双眼,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淌下,滴在了英语书上。小哲惊魂未定,环顾着教室四周,看着教室的每一个地方,他希望刚才是某位同学在搞恶作剧,这起码会让自己得到一丝安慰。他环顾着四周,在教室里面来回走,他走过了一排又一排的桌椅,不停地看着,他幻想着书桌下面会躲着那个搞恶作剧的恶棍,可是这些书桌连书箱都是空的,小哲环视了一周,什么也没有。小哲非常地失望,正当他走到教室前门的时候,教室里的灯,突然间灭掉了!小哲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他想起教室的灯开关就在前门旁边,他慢慢地走到了开关前,用手去摸那个开关,想把灯点亮。就在他的手要碰到开关的时候,教室里的灯,却又莫名其妙的重新亮了起来!小哲去看那灯,亮亮的,和刚才一样。“搞什么鬼,深夜了电压还那么不稳定。”小哲惊恐又埋怨地吼了一句,紧接着往左跨了一步,接着前门的小窗向门外望去:走道里依然很宁静,空无一人,灰白的灯光还在亮着,其他的房间依然房门紧闭,门里黑漆一片,整个八楼就只有小哲一个人在这间屋里。小哲将前门打开,走出了教室,向着门右面长长的楼道的另一端尽头望去,一片灰白,一切都还是那么的安静。小哲长出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转身回去,可是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楼道里的灯——毫无征兆的闪了几下!小哲浑身的汗毛全都竖起来了!!!!小哲害怕的并不是这灯,而是在这灯闪过之后,小哲分明听见,从自己教室门左边已经是尽头的楼道里,传来了一阵幽幽的女人的歌声!!!

那歌声似乎很近,但是声音却很小,仿佛是从远处飘来的一样,那歌声断断续续,但是听不出来唱的是什么,却又很连贯,而且偏偏那歌声响起之前,楼道的灯闪了几下!这个时候,小哲的心怦怦直跳,难不成那传言是真的?恐惧已经占据了小哲的心,使得小哲哆嗦着靠在了墙上,但此时的小哲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他挪动着步伐朝左面走去,寻找歌声的来源,他要当场把这个搞恶作剧的家伙揪出来,否则,他就没有办法学下去。

歌声是从左面楼道尽头的楼梯间方向传来的,楼道和楼梯间那里有一道门,那是保安为了节省学校的电力,把楼梯间的灯关了。楼梯那里并没有开灯。小哲推开楼梯那里的那道门,楼梯间里一片漆黑,那歌声随着门被推开也顿时大了起来。小哲摸索着打开了楼梯间里的灯,灯亮了。楼梯间空无一人,小哲判定歌声是从楼上传来的。小哲定了定神,迈上了通向楼上的楼梯。走了两层楼,小哲还没找到歌声的来源,但是小哲能感觉到那歌声越来越近了,因为声音越来越大了!但是随着声音的加大,小哲听出来,那声音好象不是女人在唱歌,那声音断断续续的,更像是——有个女人在哭!!!“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难怪先前听不出来唱的是什么,原来根本不是在唱啊!小哲紧缩着心,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地走上去,按亮了 十一楼的灯。突然!那断断续续的“歌声”停了!同时,他看见上面一个女孩子的身影快速的跑上楼去,那个女孩子穿着白衣服,头发蓬松着披开,倒有些像自己在——教室的窗子里看到的那个!!!

“总算被我找到了!”小哲克服着恐惧快步跟上那个身影,但是那人跑得实在太快,小哲只能在后面追,“别跑,看我怎么收拾你!” “站住!” 小哲尾随着那女人一直跑上了十三楼,到了十三楼推开了楼梯门,他发现那个女的钻进了楼道深处的一间屋子里就不见了,而十三楼楼道的灯还亮着。小哲进到楼道里不禁有些迷惑:这层是顶层而且都是杂物室,是学校放置杂物和陈旧物品的地方啊,不是自习室也不是教室,平时根本没人上来,这个女人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他慢慢地走到了那个女人进了的那间屋的门口,看了一眼门牌子:1305。而当他往门上看的时候,他的心——凉了!!!!这道门似乎很久都没有人动过了!借着灯光,小哲看见,锈迹斑斑门把手上落着一层厚厚的土,!而最重要的是,这道门,被几块极大的木板用钉子与门框钉在一起,换句话说,就是——门——被封了起来!!!那木版也一样落了一层尘土!而小哲刚才是亲眼看见那个白衣服的女人进到这间屋子里了!而与此同时小哲也猛然回忆起刚才看见那女的进去的时候——似乎没有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小哲猛地倒吸一口凉气,忽然——13楼的灯闪了几下!与此同时,那间屋子里面传来了挪动木质桌椅的声音!!!!! “你不是要找我吗?呵~呵~呵~”一个女声低沉空旷。 “谁!!!”小哲回过头,他看见了——他看见了他的身后,正站着那个他要找的女人!白色的衣服,在灰白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惨白!黑黑的乱乱的头发挡住了她的脸,手在滴着血!此时的小哲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腿已经不听使唤了,只能看着这个女人渐渐地抬起淌着血的手,拨开了自己的头发——啊天哪!那是一张已经腐烂了的脸!脸上的肉已经没有了,有的地方阴森的白骨已经露了出来,整张脸几乎全在淌着血,嘴唇已经变了形,而她的眼睛的部位也——只剩下了两个爬满了蛆的黑洞!!!!!“你不是要找我么?呵呵呵呵,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你是死人?你是死人!!!!!啊!!!!鬼啊!!”小哲再也控制不住了,他尖叫着跑下了楼,而十三楼的灯在这个时侯——灭掉了!楼道里,传来了那个女人,空灵的笑声~

小哲发疯似的往下跑,喘着大气。小哲知道,这座老楼在夜里总门是不关的,此时的小哲只想逃出这座老楼,找保安去求救。他顺着楼梯间向下跑去,跑到了八楼,他猛然看见前面有个人也正在下楼,那个人身着蓝色的工作服,戴着蓝色的工作帽,正在快步向楼下走去,那一定是保安!小哲想也没想,直接冲过去,一把拉住那个人的手,嘴里已经没有一句整话:“我我,我刚才。。。我,我。。。”

那个人缓缓地转过身来——是那张——腐烂了的脸!!!!!“你找我吗?你不是要找我么?呵呵呵呵~现在你找到了,你不是要收拾我吗?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

~~

~~~

~~~

~~~

一个月后,小哲出院了,小哲在医院里整整昏迷了一个星期,那天,是保安在夜里巡逻的时候发现了他昏迷在了七楼的楼梯上,脸色铁青,口吐白沫,幸亏送的及时。在他住院时有个比他大两年级的师兄去看望他并告诉他这样一件事,15年之前,有一位女同学夜里在老楼通宵的时候被丧心病狂的歹徒强奸了,那个歹徒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在强奸了她之后又杀了她,并且用刀子乱扎一通,把她的脸毁容了。而女同学被强奸和被杀害的房间,就是老楼的顶层——1305号房间。这位师兄其实和小哲并不认识,但去看他的原因,是他曾经也在老楼的夜晚看见过那个女孩——

现在新学期开始了,小哲心情好了很多,依然忙碌,依然那么用功地学习,有的时候小哲还会去通宵,只是现在的小哲,再也不会去老楼——上自习了。

~你不是在找我吗。。。。。。。。呵呵呵,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呜呜呜呜呜呜呜~~”

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希望您——喜欢。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夜半惊魂——老楼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第一次到那家声色场所的,我们就觉得有些怪异,但哪里怪异,我们谁都说不出来。罗峰问我要什么时候去,我说立刻。罗峰也没有拒绝,我们到那条小巷子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巷子边上的便利店也关了门。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巷子里一片漆黑,白天蹲在巷子外面抽烟拉客的小姐也一个不剩了。我和罗峰朝里面走去,巷子太黑了,罗峰的一个手下说,以前这里晚上是有灯的,但是自从声色场所变得冷清起来之后,外面的灯也不亮了,这都有好几天的时间了。

没有灯的巷子,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天气又冷,罗峰的手下说,他打听过了,之前说这里不干净的那些人,曾经在离开这条小巷子的时候,看到了脏东西。罗峰一听,不屑一笑,说如果真的有脏东西,那就出来让我们瞧瞧。

他的话音刚落,巷子里突然就有了动静,我猛地回头,巷子的墙头,正有什么东西在动着。罗峰的手下有些害怕了,如果不是有我和罗峰在,他或许已经失声尖叫。那东西距离我们有些远,我们看不清。

但是,看那摆动着的影子轮廓,好像是一只只手从墙的那头伸出来。罗峰啐了一口,他说他就不信邪了,说着,他朝着那个影子大步地走了过去。很快,他已经到了那影子周围,他伸手抓住了那影子。

“树枝而已。”罗峰突然笑着对我们说。

我们也都走了过去,月光慢慢出来了,我们终于能稍微看清巷子里的路了。罗峰的手,的确正握着树枝,仔细一看,巷子的墙头,正有一棵树的枝桠是延伸出来的。我皱着眉头,仔细观察了一下。

声色场所在二层,树就在墙里面,墙的那一头,应该是一个小院子。罗峰把手伸了回来,他正要带我们继续往里面走,可是没走几步,他突然止住了脚步。他猛地回过头,有些震惊地说了一句:“刚刚没有风,树枝怎么会动的那么厉害?”

我早就已经发现了,所以我才观察墙那头的地理位置。

“有人在里面摇树,装神弄鬼。”我回答。

罗峰有些发怒了,他挽起袖子,大步地朝里面走,他说非要把装神弄鬼的人找出来。罗峰进了楼道,幽暗的楼道,散发着腐烂的味道,我跟在罗峰的后面,我们没让罗峰的手下跟进来。

罗峰捂着鼻子,问我这里怎么会比之前还臭。我点了点头,我在墙上摸索了几下,终于,我打开了楼道里的灯。终于,我发现那腐烂的臭味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了。楼道口的角落里,堆积着不少生肉,那些肉都已经腐烂了。

看样子,肉不少,起码也有十几斤那么重。

我忍着恶心,蹲下了身,罗峰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他脸色有些难看地问我:“这他妈的,不是人肉吧?”

我仔仔细细地观察着这些肉,他们都已经被剁碎了,完全就是碎肉,而且已经腐烂了,根本没有办法直接用肉眼分辨出这是什么肉。会在巷子里活动的,也只有声色场所里的人了,再怎么说,这楼道都算是声色场所的门面,他们不可能随意地把碎肉扔在这里才对。

我和罗峰都感觉到了问题,突然之间,楼道里,传来了脚步声,那声音,一开始很轻,但慢慢地,脚步声越来越重。我和罗峰都还没有回头的时候,那脚步声停了下来。我能感觉到,有人停在了楼道的拐角处。

甚至于,我似乎能感受到正有一双眼睛正盯着我们看。

我和罗峰都转过头,对视一眼,几乎是在同一个时间,我们猛地转身,朝着楼道的拐角处快速跑去。与此同时,那脚步声再一次响了起来,听那声音,像是皮鞋的鞋底踩在了地上。可是,当我和罗峰跑到楼道拐角处的时候,只看见了一片漆黑,那脚步声也随之消失了。

罗峰压低了声音:“怎么回事,这地方怪怪的。”

我知道罗峰说的什么意思,看来,关于声色场所不干净的传闻是真的。但是,我和罗峰都不信这些,我们知道,肯定是有人在玩什么花样,我们就是来把那个人揪出来的。但是罗峰说的不错,这家声色场所,今夜的确有些古怪:太安静了,安静的吓人,就好像是,所有人都死光了一样。

据罗峰的手下调查,虽然声色场所变得冷清,但也不是完全没人来。不敢再来的,只是之前那些常来的人而已,但是声色场所里的小姐会自己出去拉一些客人。这个晚上,时间还没到普通店铺打烊的时间,这里却陷入了一片死寂。

这让人有些慌。我和罗峰小心翼翼地朝着上面走去,罗峰还叫了几声,可是,他的声音在楼道里回荡一会之后,又消散在一片沉寂之中。我一边往上走,一边在墙壁上摸索着开关,但这一次,我却没有再找到电灯的开关了。

最后,我和陈凡只能各自拿出手提电话,借着手提电话上微弱的蓝光,去观察我们看到的。我们已经到了二层,这里我们已经来过了,可是,和当时不一样的是,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二层一进门,就是一间看似普通的客厅,客厅里简陋地摆放着桌子和椅子,墙上的时钟,秒针每跳动一下,都要发出一声轻轻的声响。

而过了客厅,那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两端,是一间又一间屋子,这是用来给小姐接客的。罗峰走过去,一间一间地推开,每一个房间都没有上锁,罗峰进去之后,在墙壁上摸索几下,找到了开关,可是,不管他怎么按,灯就是不亮。

我们已经慢慢地发现了,这里,好像真的一个人都不剩了。

而我们推开最后一道门的时候,房间里,竟然站着一道身影,它直勾勾地站着,一动不动。门推开的那一刹那,罗峰本能地被吓了一跳,罗峰喝了一声:“刚刚的脚步声是你发出来的?”

我观察着这道黑影,它的身后是一道窗子,窗外隐隐的月光。这是个女人,头发有些长,一直披到腰间。但是太黑,我没能看见她的脸。一开始,女人并没有回答罗峰的问题,等罗峰大步踏进去的时候,女人才终于出声了。

女人的声音很细,听语气,有些惊恐。

她反问罗峰什么脚步声,罗峰一把抓住女人的手,让她不要再装蒜。没想到,女人竟然嘤嘤地哭了起来。罗峰冷笑了两声:“这里只有你一个人,脚步声不是你发出来的,是谁发出来的。”

女人哭的更厉害了,她说,她只是留在这里看着而已。

我让罗峰松手,罗峰这才甩开了女人的手。详细问起来,女人才说今天傍晚的时候,这里的电全部断了,电工来修了一整个下午的都没有修好。没有电,这里也没法再做生意了,负责的那个女人,想着反正本来会来的人也没几个,干脆带着这里所剩无几的几个女人出去打麻将了,留她一个人在这里看着。

女人告诉我们,她叫小眉。

外面的月光暗了下来,月亮似乎又进了云里去,我们几乎要看不清小眉在哪里了。小眉说,她替我们点一支蜡烛。很快,蜡烛燃了起来,我们终于看清小眉长什么样子了。她的头发又黑又直,皮肤很白,长的清秀。

“楼道口那里的腐肉是什么?”我问。

小眉摇了摇头:“谁知道呢,突然有人扔在了那里,没通电,我们也没整理。”

我问小眉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小眉点头。她问我们是不是来玩的,我说是,小眉把身上的外套脱下了。她坐到床边,也没有说话。我转过身,朝着罗峰使了个眼色,罗峰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他对我不经意地点头,走出去,并把门带上了。

我和罗峰还是觉得,这个小眉有些奇怪,我想趁机试探一下,顺便问问这家声色场所的情况。门彻底关上前,罗峰还朝我做了个动作,示意我他再去外面查查看。

回过头,小眉就坐在床边,我走到她身边,什么话都没有说,小眉就拉住了我的手,小眉的动作,有些生涩,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小姐。我发现问题之后,试探性地笑了一句:“你刚做这一行?”

小眉点了点头:“你不脱衣服?”

“先聊会天。”我说。

没想到小眉竟然直接站了起来,把我推倒在了床上。在我的注视下,小眉开始解自己身上的衣服了。很快,小眉把上衣脱了下来,她的上半身,只剩下一件胸衣。我坐起来,小眉却又再一次把我推倒在床上,她坐到我的身上,笑了一声:“聊天有什么好玩的。”

小眉音铃般的笑声在我的耳边响着,这样子,和她刚刚生涩的样子,完全不一样,我越发地觉得,这个小眉有些古怪了,我下定决心要试探出她来,邪邪一笑,翻身把小眉压在了身下:“那玩点别的。”

果然,我发现小眉的脸色有些变了。

但很快,我听到了一些动静。

我扭头,房间的木门下方,破了一条细缝,房间里的烛光,让我看见细缝外面,正贴着一只眼睛……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夜半惊魂,第二十六章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