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还得靠自己,手机通灵

快下班的时候,隔壁办公室的张姐来找我,她说:“听说你近在写《悬棺志异》?我遇见一件奇怪的事情,你帮我解解!” 我说好,于是她说道:“我儿子今年上初三,数学成绩不好,半年前我托人在我们这儿的大学里给找个家教。人家介绍了一个贫困大学生,叫李亦非,家是农村的。小李为人既老实,又聪明,而且很能吃苦耐劳,几个月下来,儿子数学成绩提高不少,我和老公、儿子都很喜欢他,把他当自家人看。 “半个月前的一天,我放在写字台上的一部手机不翼而飞,我问老公和儿子,都说没拿。我们仔细回忆排查,发现只有可能是小李拿走了我的手机。不过,我们全家都不太相信会是他干的,但除了他又不会有别人。随后的半个月,小李再没上我们家来过,我们也联系不上他。 “直到昨天晚上,大约九点半钟,我一个人正在家看电视,突然听见窗外街上传来汽车急刹车时刺耳的尖声,然后是‘呯’的一声闷响。我心想车撞人了,便打开窗向下看。只看见一辆小汽车斜停在街中央,地上一摊血正迅速漫开,被撞的人却被挡在车后面,只露出一双运动鞋。我正想细看,却听见有人敲门。透过门镜一看,竟然就是小李。我不敢开防盗门,只打开了门上的小窗,问他有什么事儿。小李脸通红,支吾着说他前些时拿走了我的手机,现在来还给我。说着他把手机从小窗里递进来,转身就溜,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我觉得奇怪,把手机放在桌上,又走到窗边往楼下看,心想可以看到小李从楼里走出来,然后把他叫住问个明白。 “就在我往下看的时候,一辆救护车鸣着笛、闪着灯停在街上,几个白大褂正把一幅担架往车上抬,担架上的人用白床单蒙住全身。这时,小李从楼里走出来,我刚要喊他,竟看见他很快地走到救护车旁边,几乎和抬担架的人同时钻进车后门,然后车门关上,救护车鸣着笛就开走了。奇怪的是,当小李上车时,那几个抬担架的竟完全没有反应,好像小李上车是理所当然的事,又好像根本没看见他上车。 “我越发奇怪,又感到害怕。等老公和儿子回来,把这事儿对他们讲了,他们也摸不着头绪。我把手机丢在桌上,一整夜没敢去碰它。 “今天早上上班之前,我忍不住把手机带来,想给你看一下。” 我一时好奇心大炽,从张姐那里把手机要过来。手机是关着的,张姐说好像从小李把手机送回来开始就一直是关着机的。我打开手机随便翻看了一下,发现收件箱里近一条短信是昨晚九点二十四分收到的,内容只有一句话:你快点过来!我等你!我把这条短信给张姐看,她摇摇头说,不认得发信时间就在小李昨晚上我家来之前一小会儿。我想大约是小李的朋友发给他的吧!难怪他昨晚走得那么匆忙。经过一夜,昨晚的怪事对我来说就像一场梦,有点模糊。”

文/幼稚着我的幼稚

小唐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跟办公室的姐妹描述自己昨晚与婆婆之间的战争,说到气愤之处,汤面的水都溅到了办公桌的电脑屏幕上。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图片 1

张姐进来刚听了一句就愤愤地说:“她好歹也是长辈,依我看你老公管你是应该的!哎,现在的独生子女儿媳妇,就是欠收拾!要是我儿媳妇敢这样,我早就连带她娘家一起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小唐听完面也噎住了,实在吃不下去,就出去扔掉,然后在场子上转了一圈,气消了才进来。

上一篇  【乡土】女人还得靠自己(7)

小唐刚进办公室就见张姐眼圈红红的,忙问怎么了。

云霞跌跌撞撞跑出了饭店,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她竟然辨不清东西南北。往哪里走?往哪里去?她顿了一下,想让自己清醒清醒。

小李说:“别问了,她儿媳妇闹着要离婚,儿子不知道怎么办,打电话让她回家处理呢!”

“云霞,云霞,你听我说!”三强追了上来,一把拉住了她。

“啊?张姐啊,儿女的事情可不要插手太多哦!让他们自己处理,都是成年人,应该有沟通能力的。”小唐边帮张姐擦泪边轻声劝。

“拿开你的脏手!”云霞自己也不知道从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一边吼着,一边把三强一把推了回去。

女人还得靠自己,手机通灵。张姐哽咽地说:“事情因我而起,我不处理怎么行?儿子虽说让我处理,其实是让我给儿媳妇表态啊,我不表态,可能他们就真的离啦!到时候儿子不怪死我啊!”

“我的乖乖!”三强打了个趔趄,正好倒在了追过来的那个女人的怀里,女人尖叫着,把三强紧紧抱住了。

办公室三个姐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头雾水。

看到这一幕,云霞更气愤了,她实在不想在大街上丢这个人。她一转身向马路对面奔去。

张姐说:“哎,看你们这么担心,还是告诉你们原由算了,莫笑话才好。”

说时迟,那时快,一辆黑色的小车正好疾驰而来,一个紧急刹车,云霞倒在了马路中央。

张姐因年轻时候貌美有才,老公很宠爱,儿子大了也很听话,天天被俩男人惯着,脾气见长。儿子转眼大学毕业上班了,可谈了几个女朋友她都看不中,要么嫌弃人家长得差,要么嫌弃素质差,要么嫌弃家庭条件差。到了二十九,儿子终于领了一个她相当满意的回来,姑娘叫小丽,年芳二八,虽没有上过大学,可模样相当周正,对张姐百依百顺,张姐常夸小丽像自己亲生女儿。可是要结婚的前一个月,张姐儿子小军居然在乡下一个度假旅游胜地发现小丽挽着别的男人的胳膊。小军上前问,那男人说是小丽的老公,两人争执起来最后打到了派出所,才知道小丽原来是跟别的男人在农村办过酒席的。

“云霞——”三强跑过去扑倒在云霞身上。车上的司机吓得面如土色,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从此小军再也不想恋爱了。

“快打120!”还是路边的一个男人提醒了大家,司机这才拨通了120的电话。

张姐急得不行,眼看儿子越来越大,就开始四处托人介绍,终于有了现在的这个儿媳,婚后虽有些磨合,但因儿媳温善,儿子无所谓,也还能凑合过,可偏偏就在备孕的时候出了状况。

路上看热闹的人瞬间围拢过来,只见三强拉着云霞的手,叫着:“云霞,云霞,你别吓我,你听我说——”

上周是张姐五十岁生日,在上街买菜的时候碰巧遇见了从外地离婚回乡定居的小丽,小丽一看见张姐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小军跟其他男人打架的事情解释了,说原是个误会,虽结婚并未办结婚证,可小军再也不要她了,她就只有去外面打工。然后又带着张姐花了近两千买了个绿松石的坠子作生日礼物,张姐本来就非常喜欢她,又知道原来的事情是自己儿子误会了,今天出手又这么大方,就请回家一起吃午饭。

那个女人却拉住三强的胳膊不住地问:“她是谁?她和你啥关系?她不会是死了吧?”

席间,儿媳妇拿个红包让张姐自己买点喜欢的东西,张姐说:“自己买的有啥意义?老公,看!这是丽丽刚带我去买的绿松石吊坠,花了两千多呢!”

司机呆呆地站在,手里的手机铃声一直在响,他好像没听见似的。

儿媳妇没有说话,儿子破天荒地在自己家里喝醉了,一个人插着房门不让儿媳妇进去。

还好,救护车很快就来到了现场,围观的人自觉地让出一条路来。人们七手八脚地把云霞抬上了救护车,三强上了救护车,那个女人刚把一只脚伸上车要上去,被三强一把推了下来。

张姐老公吼一句:“都是你干的好事!”然后甩手出去上班。丽丽在外面流着泪喊小军开门,儿媳妇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也气冲冲地走了,结果晚上也没有回来,第二天周六,回来收拾一皮箱衣服就回娘家住了。

救护车拉响警铃,呼啸而去,女人看着远去的救护车,不由抽泣起来。

小唐大叫:“换作我也会离婚!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奇葩婆婆?”办公室三姐妹都劝说张姐找儿媳妇解释清楚,把坠子还给人家给儿媳妇也算表了态嘛。

那个撞了人的司机也赶紧开着车跟了过去。

张姐举着胳膊说:“这我知道!当晚我就去还了,这不,不仅人家不要坠子,又送个金镯子给我,说好歹受我三年照顾,自己没有娘,我就跟她娘一样,最爱的小军因为误会娶了别人,她还可以做干女儿嘛,我一直说不要,她就哭,我看着挺可怜就只有收了,也认了干女儿。”

玲玲和小李吃完饭正好出来,看见散去的人们,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小李笑着说:“张姐,你这是为你儿子纳妾的节奏啊!”

“一个年轻女人被汽车撞了,刚被救护车拉走。”一个路人解释。

张姐一愣。

“现在的城里人多车多,还是要小心啊!”玲玲和小李说着向厂里的方向走去。

赵姐说:“小张,换位思考下,若是你的婆婆这样做,你怎么想?依你的脾气怕闹的不止你老公一个人吧?”

“哎——,土包子,你们和那个叫云霞的啥关系?”那个女人认出了玲玲他们。

老张一下子站起来:“我婆婆?她敢这样不是欠收拾么?我会连她八辈儿祖宗都收拾得服服帖帖!”

“贱女人,你嘴巴放干净点儿,再说一遍,看我敢不敢揍你!”玲玲仿佛被点燃了的炸药,马上就要爆发。

图片 2

“那个女人被车撞死了,刚被救护车拉走!”

“什么,什么,云霞?被车撞了?”玲玲和小李语无伦次。

“嗯,你们是不是也认识三强?”女人接着问。

“什么三强四强的,关我们屁事!小李,走!快到医院去!”玲玲说着拉着小李折返回来向医院跑去。

女人似乎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也急忙追了过去。

三水市中心医院里,云霞在大家的簇拥下,被推进急救室做了各种检查,最后医生告诉三强和司机,病人除了有微弱的脑震荡外,其他并无大碍,只是由于过度惊吓和紧张造成暂时昏迷,休息一阵子就会醒过来。

三强和司机这才松了一口气。司机去找院方缴费办理手续,三强则守着云霞跟前,寸步不离。他想等云霞醒来的第一时间,就给她解释清楚。

病房里,云霞挂着液体,守在床边的三强看着昏迷不醒的云霞,想着近两个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有些后悔。

那天,他和爹相继到城里,先到姐姐家,一进家门就被姐姐骂了一顿,什么拿了她家的工钱赌博,什么姐夫因为三强输钱的事和她置气,什么三强就是个败家子,无底洞……骂得三强抬不起头,就连他爹也没有张开借钱的嘴。

赌气从姐姐家出来,刚好碰到要债的田六,他神秘兮兮地和三强耳语一阵后,三强就告诉爹,说是要去公司打工抵债了。

谁知道,三强被田六带去赌场做了护场地的保安,而在那里没干过十天,就被一个妖娆的赌博女人看中,不仅付了两万五千元为三强赎了身,还让三强在她家里日夜侍候她。

因为女人的上门女婿在外地工作,她在家守着一整栋房子,靠吃房租生活。女人不光是受不了独守空房的寂寞,最关键的是她和老公结婚三年了,肚子里一直没货。

她见三强长得人模人样的,还听三强说他自己有一个儿子。女人心里痒痒的,就算花了近三万,不仅自己有帅哥天天陪伴,关键是再能有个一儿半女的,她也对待起爹娘留给她的一栋楼房。

好吃懒做,没有主张的三强,听说有这样的好差事,就像睡梦里捡了金元宝,随即答应,并听从女人的摆布。从此乐不思蜀,忘记了云霞,忘记了爹娘,忘记了儿子,自己装起了二大爷,吃香的,喝辣的,游手好闲起来了。

几天前,在街上见到过姐夫,三强想起借钱的事,爱理不理的。只是姐夫说起家里人一直找他时,他才顺便让姐夫告诉娘一声,自己在城里打工挺好的。

谁会想到今天竟然在饭店里遇到了云霞,还发生了这样的事!

当初就不该进赌场,也不会欠赌债,更不会把自己卖给这个无赖似的女人,没有一点儿自由。云霞也不会就这样躺在病房里昏迷不醒。

“云霞,我,我对不起你!”三强想着想着不由自主拉起了云霞的手,嘴里嗫嗫嚅嚅。

玲玲一行三人跑到医院,找到病房,冲了进来。看见昏迷不醒的云霞,小李吓得大哭起来:“云霞姐,你不能就这样走了,你,你不是还要和我一起一把剪刀走天下的吗?你怎么说话不算数了呢?”

“三强,你跑这么快,连我都不管了,她到底是你什么人?”那个女人一把拉住了三强。

“云霞没有死,看,她的手在动呢!”玲玲大喊。大家这才发现云霞的手真的又动了一下。

“云霞?医生——,医生——,云霞醒来了,快!她真的醒来了!”三强喊着,兴奋地冲出了房间,去叫医生。

   

(无戒365极限挑战训练营更文第八十七天)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女人还得靠自己,手机通灵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