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文化_生活散文_好文学网,在看守所的生活

曾经很多人问她:你是不是出生书香门第?

问:在看守所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愿新的一年母亲依然身体健康、开心如意

她的答案出乎意料,但是回答时却满脸自豪:不是,我的父亲读了小学三年级,勉强能应对一些公文和路边的各种招牌;母亲一字不识,去银行办卡签自己的名字时,都会有些困难。

图片 1

前天,陪一位学生娃写作文,主题是“我最敬佩的人”。我们列好提纲后,学生娃仰起脸问:“老师,你最敬佩的人是谁呢?”我摸摸孩子的头,笑!我最敬佩的人——是给我生命、伴我长大、陪我穿透黑暗的母亲。

于是乎,人们疑惑:一个这样的原生家庭,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她,是如何爱上码字的?

我09 年进的深圳宝安看守所,就说说我在那里的生活吧,我是晚上送进去的,警察把我带到体检室一番体检后,换上宝看的衣服就进去了,一个仓住着几十个人,睡得是大通铺,早上把头发剃光,我的工作是拖地,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在监仓里面做早操,然后洗脸刷牙,七点半早餐,需要自己花钱买,如果没有钱,就暂时吃不了,八点打坐,管教查仓,九点完成,休息一会,十点吃午饭,吃完以后打扫卫生,完毕后下棋,看书,十二点开铺睡午觉,轮流值班,一点半起床叠被子,玩一会

母亲六十多了,个子瘦小衣着朴实,脸上常年挂着笑,似乎生活从来就没有为难过她。其实不然,我们的家庭虽说现在生活安稳,回首过去,所经历的磨难却并不少。

她给我讲过她的故事,一段有些传奇的经历:

,二点继续打坐,三点完毕,下棋,洗衣服,看书,聊天,下午五点开餐,然后打扫卫生,最后自由活动,晚上七点看新闻联播,在看焦点访谈,最后电视剧,十点开铺睡觉,依然轮流值班,晚上两小时一换,基本生活就是这样,最后说一点,宝安看守所是不用做手工活的。

年轻时的母亲生下我后,曾再生过一个弟弟。据母亲回忆,这个弟弟生下来便白白胖胖,比起又黑又瘦的我讨人喜欢多了。只可惜,在弟弟一岁多时便查出患有骨髓癌,并且是先天性的。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纵然是家财万贯,这个消息都是一个晴天霹雳,何况对于在贫穷中挣扎的我家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自此,我便被寄养到外婆家,母亲和父亲背着弟弟天南地北求医问药。如此辛苦奔波大半年,家中除了两间破瓦房完全是一贫如洗,更为糟糕的是,弟弟的生命也未曾留住,当时的境况用人财两空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那一年,她三十岁,人生中美好的年华,却因为对法律的懵懂无知进了看守所。小县城的看守所人不多,一间女监舍,进进出出的人时加时减,有时八九个,有时三四个,大家心情都很抑郁,大部分以玩扑克牌度日。

大多数人应该听到看守所这几个字时。都会脸色骤变。其实不是大家想像的那样。我们是法制国家。看守所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黑暗,那么暴力.

大约所有的人都以为这个家庭从此再难翻身了,对此,母亲并不申辩和解释什么,只是默默地擦干眼泪,开始在荒山野地中书写新生活。那时恰逢打破大锅饭,开始土地承包责任制,除了种好责任田,四周能开垦的荒山荒地全都被母亲种上了玉米或红薯。这些玉米或红薯不仅让猪栏里的猪仔仔长得膘肥体壮,还让那群整天欢腾个不停的大母鸡变成了下蛋机器。小猪变大猪,大猪变成钱;小鸡变大鸡,大鸡生的蛋也变成钱,几年辛苦下来,母亲和父亲不仅还完了因弟弟治病欠下的债,还自己烧砖制瓦,盖了三间新瓦房。

她关进来一个星期时,母亲在办案干警的陪同监视下探望她。母女俩在抱头痛哭了好一阵后,母亲从随身的布袋里掏出几本书递给她:“这是在家里书架上拿的,我不识字,就拿了第一排的头三本。”

早上6点30起床开始洗漱,整理内务。7点左右有专门的人过来推这小车来送早饭,早饭基本上是两个馒头一碗稀饭(特别稀的那种)。吃完早饭再打扫一次卫生。然后等这管教过来训话 点名。接下来就是干活,很简单的手工活。

第二次面临家庭的灾难,是我因为生意上的三角债跌入囹圄。尽管社会一再进步,人们的思想一再开放,可是,对于中国农村来说,哪家出了个“劳改犯”仍然是天大的耻辱。更有甚者,在法院的默许下,债权人将家里像样点的家具电器连同父亲心爱的摩托车一起卷走。种种状况,关在山顶看守所的我一无所知,母亲每周来看我,带的就是一袋子书和“家里都好”这句话。母亲头上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明显增多,可每次见到我,却还是脸上带笑对我说:“你只管安心看书,家里有我和你爸呢!”

那一刻,好不容易止住的哭声再次爆发。这一次的哭声里有内疚、有感动、有对母亲睿智的敬佩。是的,母亲不识字,只知道她从小爱买书,每次看完或者看到一半到处乱丢时,不识字的母亲就会默默地把这些书收进书架里。有时,她会笑话母亲是因为不识字才把书当宝贝,母亲也不争辩,她继续乱丢,母亲就继续收。她不反对母亲这样做,但也不会动手去整理,觉得已经塞进书架里的那些书,要不是已经看过的,要不是翻了几页,觉得不好看而看不下去的。

这里特别解释一下(只要你在里面好好干活,是没有人为难你的,而且还有烟抽)中午12点左右开饭,一般15分钟吃完继续干活。中午饭是面片一点点菜叶子,一个礼拜吃一次米饭,里面有一点点肉。下午基本4点左右收工。然后打扫卫生 洗澡,每天每个人必须洗澡。然后自由活动(在号子里面活动)每天早上有半个小时放风的时间可以在号子后面活动。(放风的地方叫风池,大概10平方米左右,四面是高墙,头顶是铁丝网)干活干的好的可以抽烟,接下来就等着吃完饭,6点左右吃完完饭看电视,8点点名睡觉。晚上有值班的两个小时一换,防止同号子在押人员自杀等等一些不安全行为。这就是看守所的一天。

我不知道那时候的母亲,是如何顶着众人耻笑的目光和家里巨大的经济压力坚持下去的,我能够想象的,就是母亲瘦小的身躯不畏寒暑,一次又一次地背着书,在通往看守所的那条山道上坚定而努力地跋涉。

没想到,在这个特殊时期,母亲平时悉心捡拾进书架的这些书,变成了她的精神粮食。

在看守所号子里面只要你听号长的话。没有人会为难你的。大家彼此都一样。不过在里面如果你有钱同样和外面一样可以吃的比别人好一点,不过里面的东西真心的贵。最后劝告大家不要做违法的事情。看守所里面再好。也不如外面美。

写到这里,或许很多人会猜测,我的母亲,在女儿跌入囹圄仍然坚持送书的母亲,一定是一位有文化的女子。其实,母亲一个字都不认识,那个年代的农村,孩子少的可以上个小学,像外婆家这种子女多家道艰难的,孩子的童年基本就是放牛打猪草,或是帮忙带弟弟妹妹,母亲当然未能例外。

从这次以后,母亲每个星期都会送书来,依然是按照书架的顺序,每次三五本的拿来,再把上星期的拿回去。她的日子也渐渐不那么难过了,别人无论是闲聊、玩牌、还是抱怨哭泣咒天骂娘,她都不参与,只是安静地躲在角落里看书。看累了,赤着脚沿着油漆斑驳的铺板来来回回走几圈,走累了继续坐下来看书,脑海中偶尔闪现的感想,也会抓张纸随笔写下。

每天都是这样重复的生活,要保持一颗好的心态,积极的改造,才能早日回归社会,经过了一个月的看守所生活,我被取保出来了,还是出来的好,这些都是我亲身经历,奉劝各位别犯法,伤心的总是自己的爹娘。

母亲虽然不识字,对我的家教却很严格。尽管弟弟病逝后,我成了家里的独生女,母亲却从不纵容我,依然有很多铁规:吃饭不准拿筷子在菜碗里挑三拣四,夹到的菜,无论多难吃都要吃下去,绝不准浪费;不能背后议论同学或小伙伴的是非,有话当面说;接受了别人的帮助,一定要加倍还对方人情;平时多做事少说话,但见了长辈要礼貌;当天的学习任务必须当天完成……

在看守所呆了九个月,便看了九个月的书。除了母亲在书架里拿的,偶尔她会写张单子,让母亲去书店买几本新的,母亲自然是不打折扣的照办。案子判下来,刑期五年,她发现自己出奇地平静,民警说是这几个月看的书平复了她的心情。她记起刚进那间监舍时,想到前途未卜、婚姻破败,曾有过自杀的想法,如今面对即将面临的五年刑期,内心竟然波澜不惊。她收拾行李做好被送监狱的准备,翻到平时随手做下的阅读记录,竟然发现九个月下来,看了差不多两百本书,做了几十篇读书笔记,还写了些小短文。

我刚出来几个月,只想说一句看守所的日子真不是人过得…有钱还好点…我又是外地的,说句内心话,家里条件也不好,在看守所9个半月,家里上了1100的账,但我已经很知足了!

尤其是在对待奶奶的问题上,当年奶奶曾经在弟弟病逝后,因担心父母还不起欠她的钱,指使小叔把我家堂屋的大木门取掉。那时我虽然还小,可那一夜穿堂而过的凛冽北风着实把我吹了个透心凉,自此对奶奶怀恨在心。母亲却对此一笑而过,每次有点什么好吃的,一定要我先送一份给奶奶,就是煮了一碗面条也会加个荷包蛋给奶奶一碗。这样的差事是我最不情愿的,这个时候,母亲就会指责我,说我小小年纪,别的没学到,记仇倒是学得快。完了还反问一句:“将来我也要老的,等我老了,你是不是也不愿意给我送吃的啊?”这句话让我无以反驳,只好乖乖地去跑腿。

码字的习惯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伴随着阅读,一直持续到至今。无论事实如何变迁,环境如何改变,她依旧一脸平静地坚持看书码字。或许没有写出惊世之作,但她总在坚持,也或许就是这样的坚持,让她的行为举止渐渐有别于世俗的女人,让人感觉应该是出生于书香门第。

我是在武汉汉阳看守所,进去刚好挂角的还有几天就走了,也没怎么为难我,哪里都有好人都有坏人,我是河南的,在武汉坐牢,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我没有挨打,没有人为难我,武汉当地的两个哥哥帮助我了,带我吃饭,我有时会帮人家值班

成年以后,我见到过许多社会上的“成功人士”,也从书上读到过许多的“大咖”,但我的内心里,最敬佩的依然是母亲。那个个子瘦小却能够从容对待苦难,那个一字不识却有大教养的母亲!

我不曾亲眼目睹这位母亲当初在那九个月里,是如何背着装书的布袋,奔走在家和看守所之间。但我脑海里总会浮现某些景象:那位母亲顶着周围人探究和异样的目光,顶着内心对女儿未来的担忧,顶着农活的繁重,用那双粗糙而从未握过笔的手,从书架上将一本本书抽出来放进布袋,背去给处于人生低谷中的女儿。

在看守所的时候我感觉最主要的就是书了,我只有看书才能忘记一些东西,彻夜失眠,天天判派出所来提审我,因为能抽几支烟,我十年前被捉的,过完年派出所来提审我的时候我笑了,我说我想他们了,然后主办案民警还调侃我是跟他吧,说实话一开始我挺恨的,呆了一个月的时候已经淡忘了,无人问津的我只想求着派出所快把案子走完投牢,谁知道还是拖了九个多月,投牢的前半个月我严重营养不良,感觉都要晕过去了,因为帮助我的大哥已经投牢了,单人单案程序走的比较快!

我不知道这位母亲在女儿跌落囹圄后,怎么会选择送书这一举动的。暂时我还不能说,这一举动成就了一位伟大的作家,但是至少,母亲在她频临崩溃的边缘,用这些精神力量及时将她拉了回来。她在后来的生活中,能平静地面对判刑、服刑;能够在出狱后平静地面对众人怀疑、唾弃的目光,都得益于母亲当年这一举动。

一年多的十年我看的书,比我20多年看的书都要多,我感觉小说看了不会低于130本,

文化,是一汪真正清澈的泉水,它不在乎识字多少、学识高低,就那样悄无声息地,流淌在一位母亲坚韧的内心里。

最后说下监狱吧,和看守所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过年的时候肉都吃不完…估计很多人不信,反正我在的监狱比我们那边农村生活水平都高,说这些没别的意思,只是亲身经历,出来之后再不敢触碰任何法律了!

真实写照,06年11月份在苏州盛泽那时候17岁未成年,因持械聚众斗殴情节严重入狱三年,

当月就进苏州吴江看守所,刚进去一个礼拜,到两个礼拜住的是过度号房,不用干活,记得头天是晚上进去的,眼前一幕,30多个光头,整排坐在铺板看电视,这时候牢头让两个在押人员把我拉到厕所冲凉水澡,冬天这是第一次洗冷水澡,后面就习惯了,过度号管的比较严,主要学习规矩,早上是6点准时起床,洗漱,6点40管教干部准时点名,7点开饭,8点排队上厕所,9点开始30分钟放风时间,后开始学习监规,在押人员行为准则。11点开始吃中午饭了,每天都是固定的,每周两次红烧肉,不然天天吃水煮白菜青菜,会出问题的。12点午休时间,13点起床,开始排队上厕所,13点30开始下午放风,14点30开始下午学习,背监规等,17点吃晚饭每周也是固定的,18点开始总结一天的学习感想,19点开始看电视,每天固定一个台。同时安排人排队洗澡。21点准时睡觉,每两个小时2个人轮流值班站岗,第二天就重复过昨天的日子。日复一日,在过度号一个礼拜后,分号房。直到你判决下来,刑期不到一年还会在看守所服刑,一年以上全部送到监狱。在看守所衣服都是家人送的,每个人都有个户头,家人打钱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母亲的文化_生活散文_好文学网,在看守所的生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