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人格,小种子需要各种营养

  我们在童话故事中经常看到这样的情节,一个美丽的公主要找新郎,往往提出一些难解之谜,解不出来,试图求婚的男人就要被杀掉,解出来了,便可以得到公主。

童话故事往往充满了象征意味,本书解析的许多童话就是象征连缀起来的故事。有些象征比较浅显,是一般读者稍微动动脑筋就能解析的。《佩罗童话》中的《小红帽》或许就是一个象征比较浅显的童话。妈妈让戴着漂亮小红帽的小女儿去给住在森林中的姥姥送东西,临行前叮嘱她千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小红帽挎着篮子出发了,她在路上遇到了大灰狼,大灰狼夸小红帽漂亮,小红帽便忘记了妈妈的嘱咐和大灰狼说起话来,结果上了当,她和姥姥都被大灰狼吃掉了。幸亏猎人打死了大灰狼,才把她们从大灰狼肚子里解救出来。在《小红帽》的故事中,“大灰狼”显然是勾引小女孩的坏男人的象征,母亲临行前告诫女儿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正表现了母亲对女儿惯有的教育。这个浅显的象征已经成为社会通行用语,“大灰狼”成了勾引女孩的坏男人的称谓。而在有些童话故事中,象征就比较隐蔽,不易被察觉。譬如著名的阿拉伯神话《一千零一夜》,故事是这样“缘起”的:残暴的国王每天要娶一个新娘,天一亮就会把她杀掉,第二天再重新娶一个。这样过了很长时间,一个聪明的女孩为了解救广大的女子,自愿嫁给国王。新婚之夜,新娘开始给国王讲故事,讲到天亮时,故事还没有结尾,国王不由得对故事的发展充满悬念,便没有杀掉她。到了第二天晚上,新娘接着前一天的故事讲下去,讲到早晨又留下了新的悬念,国王只好又留下她的性命,让她在第三个夜晚接着讲。日复一日,一共讲了一千零一个夜晚,这时,国王幡然悔悟,从此和这个女子白头偕老。《一千零一夜》童话集就在这样的“缘起”后面源源不断地展开了──那其实就是国王听到的故事,然而,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个“缘起”的含义。国王一夜换一个新娘的残暴做法,其实象征着男人在爱情上的喜新厌旧;而聪明的女子每天给国王讲一段新奇的故事,并且不断留下悬念,不过表明女子在丈夫面前维持自己新鲜感的智慧。一切故事都是人类编造的,编故事就和做白日梦一样,似乎是随意的,但又不是没有规律的,都是潜意识的流露,都是在幻觉想像中解决着现实生活中的矛盾。我们在童话故事中经常看到这样的情节,一个美丽的公主要找新郎,往往提出一些难解之谜,解不出来,试图求婚的男人就要被杀掉,解出来了,便可以得到公主。这里可能含着这样几层象征意义:第一,在人类世界中,男人娶女人为妻,一定要有付出,要有能力,解谜之力就是财富与能力的象征。第二,公主提出的难解之谜,表明了女子与男子的婚前性对抗。女子对最终献出自己的童贞是有很大抗拒心理的,常常表现为初次性生活之前的种种“刁难”与障碍设置。这种心理既可能表现为某些民族婚姻史上的习俗,也可能表现为这样的童话。第三,我们还看到,难解之谜有时是由国王即公主的父亲提出来的,它不过表明父亲在内心深处对女儿出嫁的不情愿。在生活中表现为对求婚男子的挑剔;在童话中则变成出谜语,失败者死亡,侥幸的胜利者才会成功。只要这样看,我们便能更加清楚地洞察这类“出谜选婿”的真正含义了。童话故事中的象征几乎无处不在。打渔人从海底捞起一个瓶子,打开瓶塞,里面竟冒出一个魔鬼。打渔人只好运用智慧,将欲致他于死地的魔鬼再诱回到瓶子里。在这里,“魔鬼”可能象征人们内心的某种邪恶欲望,也可能象征暴怒的脾气,当然还可能有其他象征,心理学家特别是精神分析学家会对这些象征做出更加细致的揭示。又例如,童话中经常出现森林,按照精神分析学的分析,森林也是人们在梦境中经常出现的图像,它象征着蒙昧,象征着内心深处的欲望,象征着恐惧,也象征着未知领域。总之,只有将童话中的象征逐一解密,才能真正了解童话的奥秘。有关童话,许多学者做过各种专门的学术性研究,本书着重从人格的角度、情结的角度解析童话,为的是从中触动人们对内心情结的认识和对自我人格的发现。倘若这本书能对读者认识自我、认识社会、认识生活有所帮助,作者无疑会感到欣慰。希望本书的解析没有牵强附会之处,也希望读者对本书阐述的道理做出验证。这种验证也许并不需要太多的心理学专业知识,只要静下心来深入自己潜意识的联想与体验。在这个世界上,人与人有很大差别,人与人又本质相通。各种各样的人格、情结与心理现象,都会作为片断潜藏在心中。活在世界上,每个人都会体验到优越,也会体验到自卑,会体验到各种心理情结。“人所具有的我都具有”,这句格言在这里同样是真理。只不过,每一种心理、每一种情结在不同人身上有不同的比重。善人也并非无一丝恶,恶人也并非无一丝善;灰姑娘的童年并非都是自卑,思嘉丽的一生也并非都充满嫉妒。作为一个人,我们也可能近似孙悟空,也可能近似托尔斯泰,也可能近似小狮子王辛巴,也可能近似贾宝玉,也可能近似白雪公主,也可能近似灰姑娘,也可能近似海的女儿,也可能近似思嘉丽;于是乎,我们就确认自己为其中某一种类型。然而,我们又可能在自己身上同时找到许多角色的成分:孙悟空、辛巴、贾宝玉、托尔斯泰的情结或多或少都有,白雪公主、灰姑娘、海的女儿、丑小鸭、思嘉丽的情结也或多或少都有;这样,我们就更好地认识了一个人的特性,也更好地认识了整个人类的共性。希望这本书能带给你一点明白之后的快乐。柯云路2003年10月北京作者E-mail:keyunlu@263.net

你会给儿子讲白雪公主故事吗?

  恃宠的女儿尽可以对父亲任意地挥来喝去,也尽可以对父亲的爱心置之不理,我行我素地胡作非为,父亲宽厚温暖的胸膛却永远是她最后的港湾和归宿。

  这里可能含着这样几层象征意义:

童话人格,小种子需要各种营养。一位妈妈到我家里,发现我给幼儿园年龄的儿子读灰姑娘的童话故事,大为不解。她说男孩子听公主故事会变得“娘腔”,所以在她家里小朋友的童书绘本,凡是公主题材的,什么玫瑰公主、白雪公主、灰姑娘等,她都不会讲给儿子听;而她家的女儿很爱公主类型的童话,她总喜欢给女儿买公主和女孩儿题材的绘本。

  从这个意义上讲,思嘉丽的故事还是隐蔽的恋父的故事。

  第一,在人类世界中,男人娶女人为妻,一定要有付出,要有能力,解谜之力就是财富与能力的象征。

这位妈妈给女儿讲公主童话故事,而拒绝给儿子讲公主题材的童话故事,这种做法到底对不对呢?

  它让所有的女孩与斯嘉丽一起经历了追随艾希礼的浪漫探险,又过了一把身后有白瑞德这样的可靠父亲的瘾。十分美妙又十分隐蔽,不犯禁忌。

  第二,公主提出的难解之谜,表明了女子与男子的婚前性对抗。女子对最终献出自己的童贞是有很大抗拒心理的,常常表现为初次性生活之前的种种“刁难”与障碍设置。这种心理既可能表现为某些民族婚姻史上的习俗,也可能表现为这样的童话。

▷公主童话,容易给女孩子形成性别刻板印象?

  五,虽然很多女性未必有过思嘉丽排斥和掠夺妹妹的经历,也不一定像思嘉丽这样对女性有极端的排斥与嫉妒心理,然而,她们或多或少有过这样的心理体验。

  第三,我们还看到,难解之谜有时是由国王即公主的父亲提出来的,它不过表明父亲在内心深处对女儿出嫁的不情愿。在生活中表现为对求婚男子的挑剔;在童话中则变成出谜语,失败者死亡,侥幸的胜利者才会成功。

很多父母觉得公主题材的童话绘本符合女孩子的性情,能让女儿们学会温婉和善良。灰姑娘勤劳善良、白雪公主漂亮温柔、玫瑰公主优雅美丽……这些角色都具备女孩子的优秀品质。但是我们别忘记了,不自信的灰姑娘被后母和姐姐欺负而选择沉默、白雪公主和玫瑰公主都是被欺负后被动等待王子的到来……这些都是消极的人物性格。另外,孩子们常常在听童话故事时有完全的代入感,无数女娃们听完故事就要当公主,也认可了公主们的消极被动和不自信,并且陷入了“等待就能得到美满”的自我欺骗,这是有害的。美国儿童心理学家Sarah Coyne曾经研究过一些喜爱迪士尼公主的女娃娃,发现经常沉浸在公主角色的女孩子,长大后在行为表现上会有更多的公主印象形塑,即有公主情结,成年后往往难以纠正。这些女孩们重视外貌却缺乏自信,也容易对通过努力获得某种成就采取消极态度,不利于女孩子独立人格的培养。

  从争夺男人与爱情来讲,所有的女人,特别是年龄接近的女人,相互都是竞争对手。每个女性在其成长过程中,都体验过与同性的争夺和嫉妒。这是女人心中共有的有力情结。人人都想在这种竞争中出类拔萃,大获全胜。只不过人类道德伦理的规范使女性间的这种竞争有了各种限制与禁忌。

  只要这样看,我们便能更加清楚地洞察这类“出谜选婿”的真正含义了。

受公主情结的影响,国内外很多女孩都希望自己变成公主,更有不少人不惜花重金把自己“整”成了公主。英国的一位妈妈Kerry Miles,小时候希望自己成为芭比娃娃(玩具),她甚至认为芭比是她从小到大遇到困难的精神支柱——一切困难是小困难,成为芭比才是大事。当她凑够了钱,便毫不犹豫“变身”。她后来也开始为自己的女儿凑钱,希望女儿变得不一样。

  在限制与禁忌下,女人们的竞争冲动被压抑着。

  童话故事中的象征几乎无处不在。打渔人从海底捞起一个瓶子,打开瓶塞,里面竟冒出一个魔鬼。打渔人只好运用智慧,将欲致他于死地的魔鬼再诱回到瓶子里。

所以那些一味给女儿读各种公主和女孩儿绘本的父母,应该重视这个问题——重视绘本女孩子形成的性别刻板印象。

  当思嘉丽毫无禁忌地与其他女人争夺时,常常使女性读者产生一种不由自主的潜在兴奋。当思嘉丽毫不犹豫地抢夺属于别的女人的男人,甚至连妹妹也不放过时,这种“无所畏惧”的行为,会使很多女性内心压抑的能量得到宣泄。

  在这里,“魔鬼”可能象征人们内心的某种邪恶欲望,也可能象征暴怒的脾气,当然还可能有其他象征,心理学家特别是精神分析学家会对这些象征做出更加细致的揭示。

▷公主童话,能帮助男孩子培养勇敢自信的人格?

  女性读者也许会不由自主地将自己比做思嘉丽,她们只会体验她胜利的优越感,而不会注意那些被掠夺的女人心中产生的怨恨。

  又例如,童话中经常出现森林,按照精神分析学的分析,森林也是人们在梦境中经常出现的图像,它象征着蒙昧,象征着内心深处的欲望,象征着恐惧,也象征着未知领域。

相比之下,在公主题材的童话故事中,小王子们往往被描述得勇敢而坚持,也格外爱护女孩子,并且只要王子们决定的事情,即使经历千辛万苦也坚持到梦想成真。这些角色品格是优秀的。另外经历性蕾期后,性别角色正确的小男孩会把自己代入为童话故事里的小王子,他们受小王子故事行为的影响,能学会自信和保护他人。对于这一点,Sarah Coyne也说过,公主童话的刻板印象也会完善男孩子的人格,帮助他们的行为变得积极和勇敢。事实上小时候看公主童话的小男孩,长大后对身边的人也有更强的保护意识,就像他们从童话故事里学到的——王子应该保护公主。

  六,思嘉丽的故事就是一个叛逆的故事,她叛逆母亲,叛逆正统,叛逆伦理道德规范,叛逆男权社会。更极端地说,她是一个彻底的叛逆人格。

  总之,只有将童话中的象征逐一解密,才能真正了解童话的奥秘。

记得有一次,我给儿子读完玫瑰公主,他说:“小王子太勇敢了,我也要当个勇敢的小男生,保护家里所有的女生。所以从明天起,我要多吃一点饭,才会变得强壮……”这真的是我给孩子读绘本的意外收获呢!

  为了达到目的,她不惜一切手段,不考虑任何道德伦理形象;不考虑任何社会舆论的评价;她离经叛道,我行我素,勇往直前,无论是争夺男人,还是争夺金钱。

  有关童话,许多学者做过各种专门的学术性研究,本书着重从人格的角度、情结的角度解析童话,为的是从中触动人们对内心情结的认识和对自我人格的发现。倘若这本书能对读者认识自我、认识社会、认识生活有所帮助,作者无疑会感到欣慰。

▷警惕童话故事里的负面价值观

  她历经三个合法丈夫都没有感受过情欲,却在白瑞德一次强暴性质的占有中尝到了情欲,这透露出她的近乎乱伦的反禁忌倾向。

  希望本书的解析没有牵强附会之处,也希望读者对本书阐述的道理做出验证。这种验证也许并不需要太多的心理学专业知识,只要静下心来深入自己潜意识的联想与体验。

在小朋友接触的很多童话故事里,比如白雪公主、灰姑娘等故事,后妈永远是“坏妈妈”,王子总是钟情于公主漂亮的外表,甚至有时会因为公主外表的变化而改变态度……这些错误的价值观会误导孩子。因为对孩子们来说从书本来的就是“真理”,这跟年幼孩子缺乏判断意识有关,但这种意识的力量不小。我们身边从不缺乏总对继母心存防范的孩子,以及一些总梦想在生活中偶遇王子的孩子。所以,我们作为父母,除了需要筛选掉传颂负面价值观的童书,并且还要适当地给孩子纠错——在给孩子们讲完后提醒孩子,哪些行为和态度是错误的,避免孩子养成错误的价值观。

  思嘉丽这一叛逆形象,想必使众多女性产生内心反禁忌的共鸣。

  在这个世界上,人与人有很大差别,人与人又本质相通。各种各样的人格、情结与心理现象,都会作为片断潜藏在心中。活在世界上,每个人都会体验到优越,也会体验到自卑,会体验到各种心理情结。

所以,对于公主类型的童话故事,无论男孩女孩都可以适当地听。但从孩子心智成长的角度来说,任何固定题材的童话绘本都有局限性,父母无论养育男孩还是女孩,最好选择多样化的绘本童书;父母们也不应该从直觉出发,陷入”给男孩看男孩的绘本,给女孩看女孩的绘本“的刻板思维;最重要的还要给孩子选择称颂积极品格和价值观的绘本。

  用弗洛伊德的概念说,这是“本我”叛逆“超我”,这种解放给人以精神上的快感与满足。

  “人所具有的我都具有”,这句格言在这里同样是真理。

一颗小种子的成长需要各种营养,养育心智健全的孩子,也需要各种精神滋养,才能培养出心态健康积极的好孩子!

  这样,我们就可以说,《飘》如同一个现代版的“童话”,是现代很多女性的一个梦。

  只不过,每一种心理、每一种情结在不同人身上有不同的比重。

本文关键字:故事绘本、公主童话、亲子阅读、早期教育

  弗洛伊德认为,梦是愿望的达成。按照我们的观点,可以有更好一点的梦的定义,那就是梦是人类实践的潜思维。

  善人也并非无一丝恶,恶人也并非无一丝善;灰姑娘的童年并非都是自卑,思嘉丽的一生也并非都充满嫉妒。

幼儿说,一枚亲子心理咨询师,学习国外心理学家们知识,分享科学、有价值的育儿心得。

  人类是不断实践着的高级动物,人类从其诞生起就无休止地解决着各种矛盾,战胜客体,征服世界。这种解决矛盾的旋律也反映到他们夜晚的梦境中。渴了,梦中就喝了水;饿了,梦中也会饱餐一顿;饥渴的矛盾在梦中就这样虚幻地解决着。在现实中没有获得领取奖杯的胜利,在梦中可能表演了一番手捧鲜花、凯旋而归的辉煌。

  作为一个人,我们也可能近似孙悟空,也可能近似托尔斯泰,也可能近似小狮子王辛巴,也可能近似贾宝玉,也可能近似白雪公主,也可能近似灰姑娘,也可能近似海的女儿,也可能近似思嘉丽;于是乎,我们就确认自己为其中某一种类型。

  倘若由于自疚形成内心的矛盾冲突,梦中就会有一个巧妙的故事解决矛盾,或者是谴责了自己,或者是推卸了责任,所有的情节设计都使潜在的自疚得到一点释放。

  然而,我们又可能在自己身上同时找到许多角色的成分:孙悟空、辛巴、贾宝玉、托尔斯泰的情结或多或少都有,白雪公主、灰姑娘、海的女儿、丑小鸭、思嘉丽的情结也或多或少都有;这样,我们就更好地认识了一个人的特性,也更好地认识了整个人类的共性。

  艺术的本质就是梦思维。艺术同样在虚幻的世界中解决着现实的矛盾。

  希望这本书能带给你一点明白之后的快乐。

  近代社会中,欲望与道德伦理规范的冲突每时每刻都发生着:一方面,是全部规范体系造成的统治;一方面,是反抗这种统治的叛逆力量。

  具体到某一个历史时期,叛逆并非都不合理,规范体系的统治也并非都那么合理;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叛逆永远只能是有限的,这或许是人类历史持续发展的规律。

  然而,叛逆的力量又有无限扩张的冲动。

  这时,艺术就来帮助解决矛盾了。

  在《飘》的故事中,女性读者随思嘉丽一起经历了一次叛逆的闯荡,不仅没有受到惩罚,远方还等待着一个永远的白瑞德。

  后记

  童话故事往往充满了象征意味,本书解析的许多童话就是象征连缀起来的故事。

  有些象征比较浅显,是一般读者稍微动动脑筋就能解析的。《佩罗童话》中的《小红帽》或许就是一个象征比较浅显的童话。

  妈妈让戴着漂亮小红帽的小女儿去给住在森林中的姥姥送东西,临行前叮嘱她千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小红帽挎着篮子出发了,她在路上遇到了大灰狼,大灰狼夸小红帽漂亮,小红帽便忘记了妈妈的嘱托和大灰狼说起话来,结果上了当,她和姥姥都被大灰狼吃掉了。幸亏猎人打死了大灰狼,才把她们从大灰狼肚子里解救出来。

  在《小红帽》的故事中,“大灰狼”显然是勾引小女孩的坏男人的象征,母亲临行前告诫女儿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正表现了母亲对女儿惯有的教育。

  这个浅显的象征已经成为社会通行用语,“大灰狼”成了勾引女孩的坏男人的称谓。

  而在有些童话故事中,象征就比较隐蔽,不易被察觉。譬如著名的阿拉伯神话《一千零一夜》,故事是这样“缘起”的:

  残暴的国王每天要娶一个新娘,天一亮就会把她杀掉,第二天再重新娶一个。这样过了很长时间,一个聪明的女孩为了解救广大的女子,自愿嫁给国王。新婚之夜,新娘开始给国王讲故事,讲到天亮时,故事还没有结尾,国王不由得对故事的发展充满悬念,便没有杀掉她。到了第二天晚上,新娘接着前一天的故事讲下去,讲到早晨又留下了新的悬念,国王只好又留下她的性命,让她在第三个夜晚接着讲。日复一日,一共讲了一千零一个夜晚,这时,国王幡然悔悟,从此和这个女子白头偕老。

  《一千零一夜》童话集就在这样的“缘起”后面源源不断地展开了──那其实就是国王听到的故事,然而,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个“缘起”的含义。

  国王一夜换一个新娘的残暴做法,其实象征着男人在爱情上的喜新厌旧;而聪明的女子每天给国王讲一段新奇的故事,并且不断留下悬念,不过表明女子在丈夫面前维持自己新鲜感的智慧。

  一切故事都是人类编造的,编故事就和白日梦一样,似乎是随意的,但又不是没有规律的,都是潜意识的流露,都是在幻觉想像中解决着现实生活中的矛盾。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童话人格,小种子需要各种营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