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一战成名,短篇小说

龙腾心里直骂娘:“奶奶的,箱子带回去烧了消气?你当我们傻啊?哪个学生不是把贵重物品放箱子里?想要捞好处还找出这么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搞的你们有多大气似的。”

陈亮想了想答应道:“好吧,那我们吃个早餐了再走吧!”龙腾自然不好再拒绝了。吃过早餐龙腾去往火车站,陈亮拿出了伍佰元塞给了龙腾,龙腾自然是不要。陈伟说道:“兄弟,这钱你必须收下,我告诉你,昨晚要不是你,我今天可能就不会站在这儿了,而是躺医院里,这点钱算不得什么,我不缺钱,我拿这点给你我自己很过不去了。同时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种妄求回报的人,所以没给你太多,这点钱你必须收下,这是我的心意。谢谢你为我们免去了躺医院受罪还丢钱的劫难呢。别推辞了!”

龙腾眼中露出感激,顿时感觉伟哥也是一个好兄弟。值得深交。龙腾终于开始放下了心里的戒备,一心一意跟陈伟交朋友了。车子发动他们去了按摩室,之后又是去了舞厅。然而这一次龙腾不再像第一次那样羞涩,而是放开了,第一走出大山的孩子。见到灯红酒绿的世界哪里有几多控制能力。逐渐地他开始接纳了这种生活。之后每天晚上陈伟都来接着他出去,第二天一早送他回来。

龙腾瞬间脸色惨白。扔下手中餐盘,蹬开凳子就往外冲。负责清理桌子的阿姨喊道:“诶,同学,麻烦你把餐盘送到指定位置。”见龙腾没有回头的趋势无奈地说道:“唉,现在的学生,真是越来越没素质。”

其他人便围了过来,龙腾知道不打是不行了。熬奕转身便跑开了。他此刻要做的便是报警,而不是在那儿等着看龙腾挨揍。对方的领头哪能让他如愿。跑过去便是一耳光。熬奕便不敢动了。龙腾已经跟七个人打了起了。

龙腾说道:“既然伟哥都这么说了,那我先送我这位兄弟回旅社。”一行人回到火车站,陈伟等人在外面等着龙腾。龙腾和熬奕进了旅社。熬奕回到屋里身体还有些发抖。

一行人去了兄弟台球室,葛天虹正坐在台球室里喝着茶。陈伟走过说道:“葛天虹,你娘的还敢坐这儿喝茶?看老子今天不废了你。”

陈伟瞪了他一眼骂道:“你猪脑子吗?你打他的时候是不是还要告诉他是老子派你去的?”

小喽啰说完便把箱子提起来就要走。龙腾一个劲步上去按住箱子说道:“大哥,对不起,请您高台鬼手。”

就因这一句话,龙腾,差点踏上了万劫不复之地。龙腾走后,伟哥的嘴角露出了笑容。

龙腾受到两个朋友的渲染,心中有时候也会受到一种莫名的东西牵绊。但他确实始终抓不住是什么让他活的如此纠结。这一晚,他一如既往地去了陈伟的地方,然而这一晚却没像之前那样平静。龙腾跟陈伟正在KTV里抱着女唱歌,一个人闯了进来。陈伟说道:“什么事?你慌什么?”

李峰一顿狂踩,又是耳光交接。乔紫瑶的嘴唇已经有血迹出来。头发已经凌乱不堪。这时旁边有同学过来,看到这一幕吓傻了,大喊道:“来人啊!救命啊!”

www.3066.com,这个从没出过远门,也没什么阅历的孩子,终于走出了大山,去往了自己理想的大学。由于是农村孩子,经济有限,父母也都没有送他。他一个人背着行囊踏上了北国的道路。

龙腾说道:“别担心了,现在没事了。现在的形式我不去的话,肯能会很糟。这样,你今晚在这儿住,我跟他们去,应该没事,明天你先回学校,你把我箱子带走。”说着龙腾看了看表继续说道:“现在两点,如果明天早上我八点没有给你打电话的话,你就报警。如果我打给你了,那就没事了。把电话记一下吧。”

葛天虹不屑地说道:“陈伟,你自己几斤几两还不知道吗?今天我坐这儿是要告诉你,这个场子,以后就是我罩了。”

3一战成名,短篇小说。乔紫瑶脸色立马变得一红一青的。阿明骂道:“你妈的不好色会死啊?抓紧时间。”说完上去抓住乔紫瑶的头发狠狠就是一耳光。骂道:“龙腾答应帮我打黑拳,结果却拍屁股跑了,欠下爷爷们的债,如今找不着他人,就拿他身边的人开刀。”

对方也是面容一展,显然也感到以外。说道:“我也是外语系啊!哈哈,看来我们挺有缘啊!”

倒下的两人可没那么幸运,倒地的同时,龙腾的招并没有完,扫堂腿用完,接着一招龙摆尾,直接踢在两个人的鼻子上。两个又是一个后仰,倒地后,两人纷纷捂住鼻子蹲在了地上。

这样的结果,使得龙腾瞬间光环四照。那些太妹更是主动投怀送抱。唉,有的女人就是这样,谁让她们崇尚力量呢。

阿明想了想道:“看到那个女生了吧?看他们手拉手的样子,一定是他女朋友,妈的,现在的女生都喜欢小白脸,像老子这么拉风的男人怎么就没女人呢,老天爷真他妈不公平。”

龙腾还好,以前在农村跟其他村的孩子没少打架,龙腾淡定地说道:“几位大哥,实在对不起,我们是刚来的学生。刚才见到你们冲过来,我们本想跑到边上的,可是没来得及,箱子就掉那儿了。对不起!”

陈亮继续说道:“你身手怎么这么好?你以前在武校练过?”

那个人说道:“伟哥,我们的兄弟被打了,对方是葛天虹的人,砸了我们一个桌球场。”

龙腾走后天亮问道:“伟哥,为什么放他走啊?这种人就该教训教训他。咱们这么多兄弟就不信放不倒他。”

一天一夜的奔波终于到了连云火车站。尽管有些劳累,但是对大学的憧憬,他似乎忘记了疲劳,反而震了一下身体,狠狠地吸了一口新城市的空气。

一说起这个龙腾有些不好意思说道:“让你见笑了,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

这一战让龙腾在这一带一战成名,一个地下黑拳手被一个十九岁的青年打败。越传越广。其实并不是说地下黑拳手不厉害,而是那个光头男是黑拳手里较差的。被淘汰认输后,出来,正好唐越收买了他。好的拳手唐越也买不起。

说完熬奕转身又回到了学校。

对方说道:“少他妈放屁,道歉顶什么用?知不知道这个破箱子让老子丢了多少钱不?识相的立刻滚。”带头的大哥看那身衣服其实不像个缺钱的主,但眼前两个小子让自己的敌人跑了,着实可气。手下的人想捞点,就随他们好了,便没有阻止。

七个人不到一分钟,直接损了三个,这个下人剩下的四个人心里开始打鼓了。站在熬奕旁边领头的人骂道:“操,原来是个练家子。兄弟们,今天不要钱了,就给老子干倒他,回头老子请你们去找女人玩。”

龙腾笑道:“我跟陈伟出去玩了。陈伟这个人挺不错的。”

熬奕接了电话,刚接通便听到电话里传来声音:“熬奕,你快过来你们店面这儿,你女朋友被人打了,现在看样子可能重伤啊!”

龙腾觉得火车站的东西都特别贵,走远点找找看,尽量的省点钱吧。终于找到一家小餐馆,他走了进去,对老板说道:“老板,一碗肉末米粉”.餐馆虽然不大,但生意却挺好,满满的都是带着行李的人,他找了一个空座。其实龙腾是别无选择,因为就这一个地方有座了。

周围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陈亮带着龙腾去了KTV唱歌。直到六点半才出来。六点半天已经亮了,龙腾说道:“伟哥,谢谢你的招待,我得去学校报到了。”陈亮说道:“不急,到时候我开车送你回去。”

三天之后进入了军训期。第一天晚上,龙腾接到电话,是陈伟打来的。陈伟说道:“兄弟,今天军训一天累了吧?哈哈”

李峰淫笑道:“小妹妹,哥哥给你零花钱,跟哥哥乐呵乐呵?伺候好了,给你个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哦!”

龙腾也不是婆妈的人,也就一口答应:“好。”

陈伟也说着:“去吧,去吧,放松一下。”一边说一边推。龙腾终于被拉过去了。舞厅里灯光非常的暗,就算对方是个老太婆你也不知道,很多人在里面抱着老太婆玩了好久,那叫一个开心,当灯光一开,看到是个四五十岁的老太婆的时候,那种愉悦的心情瞬间破灭,而且还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陈伟等人明显是常客啊。

说着身后的兄弟一拥而上,跟对方厮打起来。葛天虹躲在最后面,光头冲了上来,所谓擒贼先擒王,他想先拿住陈伟,但是有个龙腾在,所以他打起精神把龙腾干倒,一切都解决了。

这时乔紫瑶躺地上捂住护住脸,一动不动,那个女同学跑过来把乔紫瑶扶起来。问道|:“同学,你有没有事啊?怎么样了?”

“干你娘的,摔死老子了,谁他放的箱子。”

龙腾这个农村孩子,哪里见过一下来这些钱,伍佰元在有钱人眼里不算什么,但在他眼里绝对不是小数,一个月的生活啊!说不心动是假的。他最后接了过来。说道:“伟哥,谢谢,以后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说,我一定办到。”

田亮招呼几个人将葛天虹夹住,拿过一个瓶酒瓶直接把葛天虹的手指随进去,使劲一掰。清晰的断骨省传出。龙腾不忍地转过了头。

龙腾厉声道:“陈伟你个卑鄙小人,我告诉你,兔子急了还咬人,你要敢动我朋友,老子一定送你去投胎。”龙腾并没有说朋友和店,在他心里,朋友的安全才是第一的,店砸了大不了不办了,朋友要是出事了可就无法挽回了。

他的这个念头刚冒起来,脸色立马就变了,一个大箱子突然出现在它的脚下。想跳已经来不及,想停更是来不及。直接刮箱子上,摔倒在地,他这一摔直接绊倒后面的三个人。其余四个立马停下搀扶摔倒的四个人,几个人眼看着他们的敌人从眼前溜掉。几个人站起来大骂道:“我操,日你妈的,谁的箱子。”

唐越一看之前的四人冲了上来,心里一紧。可就在这一瞬间,龙腾一个提肘,击在了他的脸上。同时龙腾的背部也挨了两拳一脚。唐越也不是猪脑子,遇到龙腾这个变态,他算是栽了,大喊道:“快走。”

龙腾以前虽然也打架,但顶多也就打个鼻青脸肿,但还不至于断指要命。心里有些不忍,说道:“伟哥,要不就算了吧。这个人罪不至死吧。”他本来的意思是想说不要断指,但却没能表达清楚。

龙腾见到这条信息脸色大变。他立即拨通了陈伟的电话。陈伟笑着接了电话:“怎么?想通了?下一场在一周后,你这一周好好练练,你行的。”

那个提箱子的人本不想理他,准备强行拖走箱子。可是他硬是没拖动。于是他干脆撒手说道:“臭小子劲儿挺大啊?兄弟们给老子揍趴下他。”

陈亮笑道:“看你紧张的,臭小子,还是处男吧?哈哈······”

龙腾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但是觉得兄弟一场笑道:“哎呀,放心了,我自有分寸。”

陈伟拿出电话拨通了龙腾的电话,龙腾一看是陈伟,直接绝接。如今已经撕破脸皮龙腾没必要再客气。心想着回去了再跟他没任何关系。当龙腾上车后收到了一条信息,“我觉得你还是回来帮我的好,听说你跟你朋友一起开了小饮料店啊,呵呵,你的朋友和那小店儿出点什么状况,我可不敢保证。”

这时前面四个人已经临近,有两个人绕开跑了过去,有两个直接从箱子上跃了过去。可是后面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他们的视线一直都注意在他们的敌人身上,可没注意前面有个大箱子。后面的人心里还在想:“两个傻逼,都快被爷爷们追得钻裤裆了,还有心思耍帅,还玩跳跃。”

另一个黄发的人说道:“我刚才跑的时候好像听到他们摔倒了,应该是被那两个学生的箱子绊倒了。”

陈伟残忍地笑道:“你刚才不是很牛吗?今天留下一个手指,你滚吧!”

陈伟立马吩咐道:“你们几个也认识那个熬奕,去把那个熬奕给老子狠狠地走一顿,别搞成重伤就行,算是先给他个警告,他要是还无动于衷,那就继续搞,把他那个店给我砸了,慢慢折磨他,看他能撑多久。”

龙腾说道:“这位大哥,这都是我们的生活用品,不能给你,我们给你们道歉还不行吗?”

龙腾说道:“好了,我知道了,能不能爷们点。好好睡一觉,我先走了。”

这下大局已定,葛天虹开始怕了,他的那些手下趴下的趴下,逃跑的逃跑。陈伟一把揪住葛天虹的头发使劲往下一拉,右膝一顶,隔天的身体瞬间成了弓形。嘴里喊道:“伟哥,我错了,对不起,请你原谅我这一次。”

丁磊说道:“龙腾你快到你店面这儿来,你嫂子被人打重伤了。”

龙腾也笑道:“是啊,哦,对了,我叫龙腾,很高兴认识你啊?”

龙腾赶紧决绝到:“不不不,伟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请我来玩,我已经很满足了,谢谢,真不用了。”

摘要: 龙腾回校跟熬奕要回了箱子,熬奕帮着他搭理好了床铺。两人一起在四周逛了逛,熟悉环境。相处了三天下来,两人相处的非常融洽。熬奕更是把龙腾当做自己亲兄弟一般,没有龙腾,他的箱子就没了,说不定还会被打成重伤。 ...

陈伟以为龙腾向他服软了,谁知道刚说完却被龙腾来这么一句话,气愤道:“哼,那我们走着瞧。”说完便挂了电话。

对方高兴地说道:“我叫熬奕。真是有缘,竟然在这种地方遇到。太好了,你也是一个人来上学的啊?”

龙腾说道:“没事,以后有事我会找你的。我们先走了。”

对面的光头和葛天虹皆是一惊。陈伟立即定住心神,稳定了呼吸。要是这点能力都没有,那陈伟也混不到今日的位置了。陈伟说道:“我说一个垃圾葛天虹吃了什么够胆,竟敢来我的场子闹事,原来身边带了秃驴啊。哼,今天我就要让你这秃驴变龟头。”

李峰和阿明立即叫了四个人坐车去交大旁边寻找熬奕的身影。一直观察到第二天下午,终于看到熬奕和乔紫瑶手拉手走了出来,六个人下车准备走过去便动手,但是就在他们靠近的时候,学校保卫处的经过,他们便没有动手。保卫处的刚走,熬奕便接到导员的电话,要他谈点事情。熬奕跟乔紫瑶说道:“导员找我有点事,有个企业规划大赛,我过去谈谈。”

熬奕说道:“这我可不好意思,这样吧,这顿饭我请客。”

旁边一个手下叫阿明的人也大骂道:“唐越,我操你妈的还是人吗?学生你也打?真他妈的不知廉耻。”

熬奕脸色有些难看道:“龙腾,你还是小心为妙,我家在城里,像他这样的人我见得多,好心的没几个,他现在对你好,说不定有别的目的。”

陈伟笑道:“虽然这段时间你一直很努力的炼,再加上阿明和李峰但都不一定能擒住他,现在他心不在这儿,留下他也没用,你教训他一顿更别想他帮我们卖命了。我已经好话说遍,他还这么不识时务,看来我得采取点措施了,哼,有的是办法让他帮老子打。”

对方总是一副微笑的脸,回道:“嗯,我在连云交通大学。你呢?”

龙腾起身,熬奕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你再推推,看看能不能不去。实在推不了的话,你一定要小心,这些人现在虽然好,可说不定别有用心。”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一个月便过去了,龙腾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有了极大的变化,瞬间觉得学校好枯燥。熬奕问道:“这一个月,你几乎每天晚上都不在,我问你室友他说你都没在寝室住过几晚,除了班里负责人通知导员查寝。你去哪儿了啊?”

后面一个小弟说道:“明哥,这个跟动不动人没关系吧?你扯远了。”

度过了艰难的高考,龙腾终于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学。龙腾,河南人,一个地道的农民孩子,但是身在武术之乡得他,在家跟着练了一身功夫,正因如此,眉宇间透着一股精气神。

摘要: 龙腾知道一个对七个,必须速战速决,放到一个是一个,否则打耐力战,不等对方干倒自己,自己就得被累死。这些人可不会跟你讲什么道义,跟你来单打独斗。在这个法制社会里,没有人愿意跟你在这耗费时间等着警察来抓。 ...

龙腾拿起一跟杆便冲上去,跟光头男纠缠了起来。光头男一拳砸了下去,幸亏躲闪的快,要是挨一下,估计就爬不起来了。两人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龙腾只能采取蜻蜓点水战。不时地给对方来一下,等抓住机会直接来个一招制敌。

李峰本就好色,眼见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上去也揪住头发另一只手往胸口就抓去。乔紫瑶慌忙之下双手一抓,长长的指甲,直接抓在李峰的脸上。李峰的脸上瞬间出现长长的一条红线,丝丝血迹顺着伤口往外挤。

熬奕身体已经开始发抖,也难为他了,一个文弱书生,过去那些年,一直在学校里呆着,哪里见过这阵仗。见到一群凶神恶煞的人突然靠过来,不害怕才怪呢。

陈伟说道:“这样,你们在哪个学校?我送你们回去。”

葛天虹哭道:“伟哥伟哥,我错了,求你原谅我这一次。”

李峰卡油不成反而受伤,顿时好色心被怒火燃烧殆尽。往乔紫瑶肚子上便是一脚。乔紫瑶无力的瘫软下去。乔紫瑶嘴张的大大的,唯一的感觉,痛!剧烈的疼痛让她想叫却叫不出来。

两个人吃完饭便出来,往火车站走。刚没走几步。便听到身后有喊叫声传来。两人回头一看,七八个人追着四个人跑。熬奕脸色一变,惊慌失措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们俩正站在路中间。龙腾立马反应过来。一把拉住熬奕往边上撤。熬奕的左手被龙腾拽住,身体瞬间往左边移过去。可是奈何熬奕右手却拖着箱子,由于太过突然,箱子一下便翻了,熬奕的手腕一痛,承受不住箱子的重量,本能的放手了。

两人相互记了号码。熬奕说道:“谢谢你相信我,但是我还是要给你看我的通知书。说罢便拿出了通知书给了龙腾看。”

陈伟说道:“要么一跟手指要么你的命。你自己选。”

李峰对阿明说道:“怎么办?他又进去了。”

可是对方都是地痞,见钱眼开的人,哪里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他们本来就是为了钱而跟之前的人起了冲突,这下到手的钱没了,自然很生气。眼下两个新生,肯定带了不少钱。于是都把主意打到了他们俩身上。

那个美女拉着龙腾的手说道:“不会不要紧,我教你,很简单的。”

陈伟气道:“妈的,葛天虹不是在南区那个垃圾堆吗?他怎么敢来踩我们的场子?走过去看看。”

李峰在旁边说道:“万一他们报警怎么办?”

龙腾笑道:“没事,跟我去住,虽然环境差了点,不过屋内还行。床睡两个人没问题,就不知道你愿不愿跟我一起挤挤。”

龙腾笑道:“没问题,伟哥,喜欢叫什么都行。”

龙腾又何尝不是,熬奕虽然是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但也不是那种书呆子型,也会跟龙腾开开玩笑,谈谈女孩子的事。时间虽然不长只有三天,但两人却是肝胆相照。男人之间,陌生人也可以一见如故,肝胆相照,这是女人永远都无法做到的。

摘要: 龙腾走后天亮问道:伟哥,为什么放他走啊?这种人就该教训教训他。咱们这么多兄弟就不信放不倒他。陈伟笑道:虽然这段时间你一直很努力的炼,再加上阿明和李峰但都不一定能擒住他,现在他心不在这儿,留下他也没用 ...

龙腾笑了笑道:“不用了,那儿五十块一晚,比周边的便宜多了。我一个人也是住,你跟我一起去,没事。”

七个人七条腿同时踹了过来,龙腾一踩箱子,一个腾空,一脚踢在其中一个人的下巴,那个人很不幸,直接晕过去,下巴是很脆弱的,非常的不受力,一旦受到打击,直接晕厥。其余六个人皆是一惊。接着又围了上来。龙腾顺着晕厥的人方向串了过去,跳出了他们的包围,熬奕看到这一幕,都有些傻眼了。一秒钟,直接干倒一个人。心里虽然很怕,但是看到熬奕的身手,似乎又抓住了一丝希望。

龙腾自然是出去了。走出校门口便看见一辆白色的丰田,陈伟说道:“来,上车,我们去按摩放松一下。”

阿明听到这话往他屁股上就是一脚,骂道:“妈的,关你屁事,妈的,在这打一个女生引起公愤就不好办了,等她到那个门市部的地方后再动她。相信动她一定比动熬奕效果还好,咱们还可借此机会挑拨一下龙腾跟熬奕的关系。咱们待会儿动那个骚娘们的时候,就说龙腾那个混蛋答应伟哥去打黑拳可是最后却跑了,他欠下的债,一定要偿还。这样一来,呵呵,熬奕还不找龙腾闹翻?哈哈哈哈老子怎么这么聪明啊!”

龙腾点头道:“嗯,我在车站旁边的小旅社住下了,你呢?”

龙腾拒绝道:“不用了,谢谢。”

龙腾回校跟熬奕要回了箱子,熬奕帮着他搭理好了床铺。两人一起在四周逛了逛,熟悉环境。相处了三天下来,两人相处的非常融洽。熬奕更是把龙腾当做自己亲兄弟一般,没有龙腾,他的箱子就没了,说不定还会被打成重伤。熬奕觉得认识这样一个朋友很幸运,所以非常珍惜。

几个人一直等到乔紫瑶走到门市部的时候,一辆车突然停在饮料店门口。乔紫瑶还没来得及开门,几个人便捡起砖块砸向了饮料店的窗子。乔紫瑶没想到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乔紫瑶大喊住手,害怕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是谁?”

他走了过去问道:“这位大哥,可以拼个座吗?”

“我叫龙腾”,龙腾说道。

陈伟抓起一颗球便砸了过去。葛天虹身边一个光头一把接住了这个球,瞬间还了回去。陈伟万万没想到对方有个高手。就在球快砸到陈伟时,眼前一股劲风虑过,只见那个球被一只脚踩在了球桌上。这人正是龙腾。

李峰立马不说话了,走了没有证据,报警也没用。只有龙腾心里清楚。这样一来,龙腾不得不回来。

龙腾也知道,这么多人,要是打起来,肯定吃亏,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此时不装孙子,被打了可不好玩。

陈亮说道:“龙腾,我叫你这名字不太顺口,我以后叫你阿龙怎么样?”

光头男一个很扫过来,龙腾左脚为根,右脚横踢格挡对方的腿力。光头男心里一喜,因为龙腾的腿明显不如他啊,光是比腿粗就赢了。正当光头男期待龙腾的惨叫声时,龙腾脚势一变,直接踩向了对方的左脚。手中的台球杆往胸口一推,视图挡住那一脚的力量。说来很慢,其实所有的动作都在一瞬间完成。像是听见球杆断裂的声音,接着便是关头男的惨哼声,因为他的左脚被龙腾踩的膝盖骨错位。

乔紫瑶说道:“嗯,那你先去吧,我一个人先去门市部,你谈完了过来找我。”

熬奕摇头道:“这里的宾馆都好贵啊,还没住的呢。”

龙腾出去跟着陈伟几个人一起打了个车,去了舞厅。龙腾是个农村孩子,哪里去过舞厅,一进去看到那么多花枝招展的女人,显得很放不开,说粗点就说没见识的乡巴佬。陈伟直接拉过一个美女直接塞了几张钱在女的胸罩里说道:“好好陪陪我这位兄弟。”

葛天虹一行人走后,陈伟手下的那些兄弟都一个个跟龙腾示好。龙腾的身手大家可都看在眼里。光头男是打黑拳的,本来是唐越手下的人,唐越派他帮着葛天虹这个小帮派,试着归拢于自己的旗下。利用葛天虹跟陈伟作对,如果打赢了,那就暗中继续帮着葛天虹继续打击陈伟的场子,直到把陈伟打压得喘不过气来。那时候唐越再明着来,双重压力肯定能压死陈伟,如果打输,那也是葛天虹倒霉,怪不到唐越身上。像他们这种地方小区势力都差不多,谁都不愿意主动找麻烦,谁都不想惹出大事。篓子捅大了,大哥也罩不住。

听到这句话,熬奕犹如晴空霹雳,双眼一红,手机啪掉地上。在迟钝了两秒后,他疯狂地奔出了导员的办公室。一路狂奔!心里祈求着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到达连云火车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对地形不熟的他,只好先在车站旁的小旅社住下,等第二天的接待车。在火车上一直没有吃东西,龙腾觉得肚子饿了,便出了旅社,到四周逛逛,找个便宜的饭店去吃点饭。

阿明不明白道:“伟哥,干嘛对他那么客气啊?不就是能打吗?一刀下去,照样一个口子。”

陈伟说道:“这个垃圾,好吧,兄弟给做了选择那就这么办吧。”说完又对田亮说道:“亮子,给他小指头给我断了。”

乔紫瑶无力地摇了摇头。刚才那个女同学一喊来了不少同学。所有同学慢慢地将乔紫瑶扶起。熬奕一班的同学看到是乔紫瑶,赶紧给熬奕打了电话,熬奕正在导员办公室,看到电话,觉得接电话不太礼貌便挂了,接着又打了过来,熬奕有挂,一直到第三个,导员才说:“可能有什么事,你接一下吧,没事,接完了我们再谈。”

摘要: 度过了艰难的高考,龙腾终于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学。龙腾,河南人,一个地道的农民孩子,但是身在武术之乡得他,在家跟着练了一身功夫,正因如此,眉宇间透着一股精气神。这个从没出过远门,也没什么阅历的孩子,终 ...

龙腾一个转身,直接一个扫堂腿扫过,两个人直接倒地。别看这些人看上去挺凶悍,其实说是一群草包也不为过。平时都是欺软怕硬,都是以多欺少,几乎没碰到过真的能打的。

陈伟说道:“不管怎么说,也是活动了一天,哪有不累的道理,出来,哥哥带你去按摩去。是兄弟,就别拒绝啊,我都在你校门口了。你要是拒绝就是不把我当兄弟。”

旁边的几个兄弟都拍马屁道:“明哥真是聪明绝顶啊!高招啊!高招!”

其中一个人指着龙腾和熬奕骂道:“玛勒格碧的,是你们干的吗?”

陈伟说道:“你总是拒绝我,这样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你给个面子呗,哥哥请你们玩一晚。让哥哥我报答一下好吗?我这个人不想欠别人。”

龙腾也笑道:“多谢伟哥关心,说实话,大学军训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过家家,我高中时的军训还有点意思。大学的军训,动不动就休息,搞得我都没耐性了。”

阿明等人一听到有人大喊救命,立马上车逃之夭夭。

龙腾见到对方很友善便跟对方聊了起来。龙腾问道:“你也是来上学的吗?”

陈亮说道:“刚才那妞怎么样?”

陈伟笑道:“说哪里话啊?哥哥现在是混社会的,哪里能让你花费钱。”说着叹了口气道:“其实呢,我是看中你的身手才跟你交兄弟,我觉得你这样的人才,值得交兄弟。”

导员看到熬奕这般模样也跟着追了出去,但是被熬奕远远都抛在了后面。于此同时,丁磊也在场,立即打通了龙腾的电话。龙腾正在食堂吃饭,接通电话:“丁磊啊,什么事啊?”

对方看上去跟他大差不多,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一张标准的国字脸,中等身材,绝对的帅哥。身边还有一个箱子,箱子上还放着个书包,显然跟他一样,也是个学生。对方微笑道:“当然可以,这没人,坐吧。”

龙腾一想,都提到面子了,这些混的人最在乎的就是面子了,刚刚挨了那么多拳脚,要是再得罪这几个人,可不敢保证,这次还能那么运气好轻松放倒几个人。

龙腾说道:“伟哥,这样不停花费你的钱,我真的很不是滋味。要不咱们去吃点夜宵得了。我请客。”

其中一个小喽啰说道:“这个破箱子,害我们兄弟摔倒受伤,我们也不要你们赔偿了,这个箱子哥哥们就带回去一把火烧了消气。”

陈伟很不经意的说这番话,可是在田亮的心里却是深深的扎了根。他不服,他从此有了一个目标,那就是干倒龙腾。

龙腾虽然晚上和陈伟在一起,但白天很多时候都是跟熬奕一起。当然龙腾免不了会受到熬奕的劝阻,希望他能安心呆着学校。

龙腾眼镜一亮高兴道:“是吗?我也是啊,我外语系的。”

伟哥还大喊道:“兄弟,坚持住,哥哥们来帮你了。”

熬奕慌了,他心里清楚,虽然父母给的五千块生活费都放卡里了,但自己也有现金一千来元,箱子里放了伍佰。还有衣服等生活用品。他无助地看了看龙腾。龙腾向他点了点头,示意他不要慌。

龙腾吐出了并没吞下的烟说道:“没有,只是自己在家闲的没事就练练,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熬奕想了想说道:“这不太好吧,这样吧,我给你一半的房费吧。”

其实熬奕说的很对,伟哥一伙人也不是什么好鸟,就从之前他们猫在暗处看龙腾一对七就知道,他们并不是他们自己描述的那种讲义气的人,否则也不会躲在那儿看龙腾一个人打了,等龙腾打的差不多了,觉得自己有胜算了再出去。要是龙腾没有那么好身手,直接被那七个人揍个半死,估计陈伟一伙人二话不说直接走人。屁都不带留一个的。

一伙人直接甩手后撤。唐越带着他那七个小弟一边跑还一边骂道:“陈伟,你妈的真卑鄙。今天老子认栽,有那个牲口帮你们,你给老子等着。”

伟哥骂道:“你猪脑子啊?你娘的,你去拿把刀给他一个口子试试,看看你能不能碰到他衣角?再说这种身手的人,不拉拢收为己用,你还想把他送给别人啊?我告诉你田亮,你别不服,你就是十个也比不过他。”

在舞厅玩了一个多小时,龙腾和陈伟一行人坐着吃瓜子,和啤酒,抽烟。本来龙腾是不抽烟的,可是在这种环境里,又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土气,便接过烟吸了起来。别看他没平日不抽,这学起来,还真是挺有样的!

几个人于是又偷偷地潜了回去。当他们看到龙腾一战七的时候一样的都惊呆了。等到看到对方三个失去战力的时候,觉得时机到了。伟哥说道:“兄弟们,报仇的时候到了。上去帮他一把。”

龙腾知道一个对七个,必须速战速决,放到一个是一个,否则打耐力战,不等对方干倒自己,自己就得被累死。这些人可不会跟你讲什么道义,跟你来单打独斗。在这个法制社会里,没有人愿意跟你在这耗费时间等着警察来抓。

几个人一听老大请客玩女人,顿时又爆出一股战力。那个领头的也不看着熬奕了,也顾不得他报不报警了。直接参战。熬奕很想冲上去帮着龙腾,奈何他心有余而力不足。

伟哥说道:“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龙腾一下便慌了,赶紧说道:“我不会跳舞,不用了。”

与此同时,之前逃跑的四个人跑到拐角处挺了下来,其中紫发的人说道:“伟哥,他们好像没追来。”

说着便准备带着熬奕走。陈伟上前说道:“兄弟,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龙腾拒绝道:“伟哥,你再这样,我心里可就不好受了,我坐校车回去,车站有车接。”

陈伟带着三个小弟走过来扶起龙腾说道:“兄弟,今天谢谢你。我叫陈伟,今天被那几个混蛋玩阴的了。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我一定帮你办到。”

伟哥说道:“他妈的,天不亡我啊。我们过去看看,那两个学生怎么说也帮了我们一把。”

龙腾点头走了出去。

陈亮笑道:“嗨,正常,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都这样。刚才那妞你满意不?要不哥让她今晚陪你睡觉?”

就在对方的领头上前参战的时候,伟哥一伙四人也冲了上来。这下,五对五。胜算大了去了。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3一战成名,短篇小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