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2结识伟哥

摘要: 龙腾走后天亮问道:伟哥,为什么放他走啊?这种人就该教训教训他。咱们这么多兄弟就不信放不倒他。陈伟笑道:虽然这段时间你一直很努力的炼,再加上阿明和李峰但都不一定能擒住他,现在他心不在这儿,留下他也没用 ...

摘要: 熬奕很快便看到一大群人,他冲了进去。抱过乔紫瑶,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哭泣着说道:对不起老婆,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让你一个人走的。对不起!说着便喊道:哪位同学帮我叫一下车,我要送我老婆去医院。乔紫瑶这时 ...

摘要: 龙腾知道一个对七个,必须速战速决,放到一个是一个,否则打耐力战,不等对方干倒自己,自己就得被累死。这些人可不会跟你讲什么道义,跟你来单打独斗。在这个法制社会里,没有人愿意跟你在这耗费时间等着警察来抓。 ...

摘要: 一个月后的这一天,龙腾回到学校。此刻的他,心性已经大变,但是他自己却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此刻的他只觉得比任何人都了不起,在社会上混的这短短半个月,让他整个气质完全改变。这一天熬奕打电话跟龙腾说道:中 ...

龙腾走后天亮问道:“伟哥,为什么放他走啊?这种人就该教训教训他。咱们这么多兄弟就不信放不倒他。”

熬奕很快便看到一大群人,他冲了进去。抱过乔紫瑶,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哭泣着说道:“对不起老婆,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让你一个人走的。对不起!”

龙腾知道一个对七个,必须速战速决,放到一个是一个,否则打耐力战,不等对方干倒自己,自己就得被累死。这些人可不会跟你讲什么道义,跟你来单打独斗。在这个法制社会里,没有人愿意跟你在这耗费时间等着警察来抓。

一个月后的这一天,龙腾回到学校。此刻的他,心性已经大变,但是他自己却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此刻的他只觉得比任何人都了不起,在社会上混的这短短半个月,让他整个气质完全改变。

陈伟笑道:“虽然这段时间你一直很努力的炼,再加上阿明和李峰但都不一定能擒住他,现在他心不在这儿,留下他也没用,你教训他一顿更别想他帮我们卖命了。我已经好话说遍,他还这么不识时务,看来我得采取点措施了,哼,有的是办法让他帮老子打。”

说着便喊道:“哪位同学帮我叫一下车,我要送我老婆去医院。”

七个人七条腿同时踹了过来,龙腾一踩箱子,一个腾空,一脚踢在其中一个人的下巴,那个人很不幸,直接晕过去,下巴是很脆弱的,非常的不受力,一旦受到打击,直接晕厥。其余六个人皆是一惊。接着又围了上来。龙腾顺着晕厥的人方向串了过去,跳出了他们的包围,熬奕看到这一幕,都有些傻眼了。一秒钟,直接干倒一个人。心里虽然很怕,但是看到熬奕的身手,似乎又抓住了一丝希望。

这一天熬奕打电话跟龙腾说道:“中午一起吃个饭啊。这段时间白天都没怎么跟你一起聊天,咱们兄弟俩一起聊聊呗。”

陈伟拿出电话拨通了龙腾的电话,龙腾一看是陈伟,直接绝接。如今已经撕破脸皮龙腾没必要再客气。心想着回去了再跟他没任何关系。当龙腾上车后收到了一条信息,“我觉得你还是回来帮我的好,听说你跟你朋友一起开了小饮料店啊,呵呵,你的朋友和那小店儿出点什么状况,我可不敢保证。”

乔紫瑶这时扭过头不让熬奕看到她的脸哭泣道:“我没事,你放开我,我不要让你看到我这个样子。”

龙腾一个转身,直接一个扫堂腿扫过,两个人直接倒地。别看这些人看上去挺凶悍,其实说是一群草包也不为过。平时都是欺软怕硬,都是以多欺少,几乎没碰到过真的能打的。

龙腾笑道:“OK,没问题,我也正好有事跟你说呢。”

龙腾见到这条信息脸色大变。他立即拨通了陈伟的电话。陈伟笑着接了电话:“怎么?想通了?下一场在一周后,你这一周好好练练,你行的。”

熬奕说道:“傻瓜,你是我老婆,在我心里你任何时候都最美的。乖,听话,别犟了。我们去医院。”

倒下的两人可没那么幸运,倒地的同时,龙腾的招并没有完,扫堂腿用完,接着一招龙摆尾,直接踢在两个人的鼻子上。两个又是一个后仰,倒地后,两人纷纷捂住鼻子蹲在了地上。

两人一起去了外面的餐馆。两人点完菜,便聊了起来,熬奕说道:“龙腾,我感觉你变了。变得跟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完全不同的感觉。”

龙腾厉声道:“陈伟你个卑鄙小人,我告诉你,兔子急了还咬人,你要敢动我朋友,老子一定送你去投胎。”龙腾并没有说朋友和店,在他心里,朋友的安全才是第一的,店砸了大不了不办了,朋友要是出事了可就无法挽回了。

连续拦截了三两车,所有司机看到是送受伤的人,立马开车边溜了,谁都不想拉个受伤的人,万一在路上出点什么事。那可不好办了。

七个人不到一分钟,直接损了三个,这个下人剩下的四个人心里开始打鼓了。站在熬奕旁边领头的人骂道:“操,原来是个练家子。兄弟们,今天不要钱了,就给老子干倒他,回头老子请你们去找女人玩。”

龙腾笑道:“有吗?那你说说什么感觉?”

陈伟以为龙腾向他服软了,谁知道刚说完却被龙腾来这么一句话,气愤道:“哼,那我们走着瞧。”说完便挂了电话。

乔紫瑶挣扎着说道:“我没事了,只是一点外伤。”说着眼泪哗哗下来。熬奕把乔紫瑶紧紧地搂在怀里,生怕丢了一样。熬奕说道:“老婆,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听话。”

几个人一听老大请客玩女人,顿时又爆出一股战力。那个领头的也不看着熬奕了,也顾不得他报不报警了。直接参战。熬奕很想冲上去帮着龙腾,奈何他心有余而力不足。

熬奕说道:“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感觉你很朴实,和有亲和力。可是现在,有一种······怎么说呢?应该有一种傲视群雄的感觉,好像在你眼中,任何人、事物,都好渺小的感觉。”

陈伟立马吩咐道:“你们几个也认识那个熬奕,去把那个熬奕给老子狠狠地走一顿,别搞成重伤就行,算是先给他个警告,他要是还无动于衷,那就继续搞,把他那个店给我砸了,慢慢折磨他,看他能撑多久。”

乔紫瑶摇头道:“我不去,我没事,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与此同时,之前逃跑的四个人跑到拐角处挺了下来,其中紫发的人说道:“伟哥,他们好像没追来。”

龙腾接话道:“有一种目中无人的感觉?”

李峰在旁边说道:“万一他们报警怎么办?”

熬奕给她擦了擦眼泪,又用手指抹去乔紫瑶嘴角的血迹。然后笑道:“不,不丑,我老婆永远都是最漂亮的。”

伟哥说道:“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熬奕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地点了点头。

陈伟瞪了他一眼骂道:“你猪脑子吗?你打他的时候是不是还要告诉他是老子派你去的?”

这时终于拦截到一辆出租车,那为出租车司机很好。下车帮忙将乔紫瑶扶上车,一最快的速度向医院驶去。

另一个黄发的人说道:“我刚才跑的时候好像听到他们摔倒了,应该是被那两个学生的箱子绊倒了。”

龙腾说道:“其实这样不好吗?我觉得现在的我比以前要好,以前我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可是现在,我见识到了很多东西,我再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乡巴佬了。而且我现在还能挣钱。我正想拉着你跟我一起呢,一方面在学校学习,另一方面有时间就跟着伟哥干点事,还能挣点钱,这难道不好吗?”

李峰立马不说话了,走了没有证据,报警也没用。只有龙腾心里清楚。这样一来,龙腾不得不回来。

当龙腾和导员到的时候,熬奕和乔紫瑶还有陈欢已经做出租车去了医院。

伟哥说道:“他妈的,天不亡我啊。我们过去看看,那两个学生怎么说也帮了我们一把。”

熬奕摆了摆手道:“龙腾,真的,我劝你别再这样走下去,你要勤工俭学是好事,但不能走这条路,这是一条道走到黑,没有回头路,你还是好好呆在学习,拿个奖学金不也挺好吗?”

李峰和阿明立即叫了四个人坐车去交大旁边寻找熬奕的身影。一直观察到第二天下午,终于看到熬奕和乔紫瑶手拉手走了出来,六个人下车准备走过去便动手,但是就在他们靠近的时候,学校保卫处的经过,他们便没有动手。保卫处的刚走,熬奕便接到导员的电话,要他谈点事情。熬奕跟乔紫瑶说道:“导员找我有点事,有个企业规划大赛,我过去谈谈。”

张佳雨看到乔紫瑶的样子的时候,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很难过,虽然她之前跟乔紫瑶有隔阂,可是就在看到乔紫瑶受伤的那一刻,她心里第一个念头便是不要有事,之前的那些小摩擦瞬间跑的干干净净。

几个人于是又偷偷地潜了回去。当他们看到龙腾一战七的时候一样的都惊呆了。等到看到对方三个失去战力的时候,觉得时机到了。伟哥说道:“兄弟们,报仇的时候到了。上去帮他一把。”

龙腾说道:“你不懂,我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做个书呆子,我想要让自己的人生更加绚丽。让万人敬仰。那种感觉真的很好。自从上次我打败拿个地下黑圈手后,所有兄弟见我都叫我一声龙哥。在学校谁会正眼看你一眼?谁会叫你一声龙哥?我想让所有人都唯我是从。”

乔紫瑶说道:“嗯,那你先去吧,我一个人先去门市部,你谈完了过来找我。”

导员和龙腾还有张佳雨、田彤一起坐一辆出租车跟着去了医院。

就在对方的领头上前参战的时候,伟哥一伙四人也冲了上来。这下,五对五。胜算大了去了。

熬奕摇头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没有人是靠一对拳头就能的天下的,现在的社会得靠技术。你再能打,一颗子弹下去,照样一个洞。咱们是学生就得做好自己该做的,不要试图触碰我们不该碰的东西。”

说完熬奕转身又回到了学校。

到的时候,乔紫瑶正在接受治疗。龙腾一直没有说话。熬奕走过来抓起龙腾就是一圈骂道:“你现在高兴了?叫你不要再跟那帮混蛋接触,你就是不听,现在还连累我女朋友。做兄弟的,为兄弟挨打,我无话可说,可是现在,你却连累了我女朋友。”龙腾始终一动不动,只是默默让熬奕打骂。所有人将熬奕脱开,最后熬奕一下瘫软在地上放声哭泣。

伟哥还大喊道:“兄弟,坚持住,哥哥们来帮你了。”

龙腾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好了,你不走我不勉强你,但是我想走下去。我觉得我能行。”

李峰对阿明说道:“怎么办?他又进去了。”

这时导员已经报了警。等待警察来调查。

旁边一个手下叫阿明的人也大骂道:“唐越,我操你妈的还是人吗?学生你也打?真他妈的不知廉耻。”

这时旁边的一桌一个人转过头来说道:“同学,莫装逼,装逼遭雷劈。一个新生口出狂言,你是不是认为你很了不起啊?告诉你,你出去别说你是交大的,别给咱们学校抹黑。哼,还混社会,你懂什么是社会吗?不说远的,就现在,你有什么资本混黑社会,别哪天被人家给利用陷害了都不知道。到时候让你爸妈跟着你哭。你对得起你爸妈吗?”

阿明想了想道:“看到那个女生了吧?看他们手拉手的样子,一定是他女朋友,妈的,现在的女生都喜欢小白脸,像老子这么拉风的男人怎么就没女人呢,老天爷真他妈不公平。”

龙腾走到熬奕旁边刚想说话,熬奕便大喊道:“滚,你给我滚,我没你这样的朋友,从今以后我跟你一刀两断。”

唐越一看之前的四人冲了上来,心里一紧。可就在这一瞬间,龙腾一个提肘,击在了他的脸上。同时龙腾的背部也挨了两拳一脚。唐越也不是猪脑子,遇到龙腾这个变态,他算是栽了,大喊道:“快走。”

龙腾本来心里就不是滋味,听到这个人说这话,心里更是生气,直接指着他说道:“你给老子滚出来。”那个学生和几个学生也跟着出去了,觉得那么几个人还怕他一个?再说了,量他也没那个胆敢动手。

后面一个小弟说道:“明哥,这个跟动不动人没关系吧?你扯远了。”

龙腾眼睛已经红的有些浮肿,就在他眼泪快要下来的时候,他加快速度说道:“兄弟欠你的,一定还你,我会让王八蛋百倍千倍的还回来。”

一伙人直接甩手后撤。唐越带着他那七个小弟一边跑还一边骂道:“陈伟,你妈的真卑鄙。今天老子认栽,有那个牲口帮你们,你给老子等着。”

几个人刚出门,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龙腾直接上去就是一拳,之前说话的那个人直接鼻子里射出血箭。几个人赶紧扶起那个学生,其中一个学生说道:“你有种,你们导员是谁?叫你们导员来说吧,学生会主席你也敢打?”

阿明听到这话往他屁股上就是一脚,骂道:“妈的,关你屁事,妈的,在这打一个女生引起公愤就不好办了,等她到那个门市部的地方后再动她。相信动她一定比动熬奕效果还好,咱们还可借此机会挑拨一下龙腾跟熬奕的关系。咱们待会儿动那个骚娘们的时候,就说龙腾那个混蛋答应伟哥去打黑拳可是最后却跑了,他欠下的债,一定要偿还。这样一来,呵呵,熬奕还不找龙腾闹翻?哈哈哈哈老子怎么这么聪明啊!”

说完转身跑出了医院,始终没让人看到他掉泪的情景。

陈伟带着三个小弟走过来扶起龙腾说道:“兄弟,今天谢谢你。我叫陈伟,今天被那几个混蛋玩阴的了。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我一定帮你办到。”

龙腾一听这话更是生气,骂着道:“操你妈的,就是叫天王老子来也谈不好。老子今天就教训教训你这混蛋,主席,老子还玉皇大帝呢!”说完又冲上去一耳光。

旁边的几个兄弟都拍马屁道:“明哥真是聪明绝顶啊!高招啊!高招!”

狼有暗刺,龙有逆鳞,龙腾的朋友便是他的暗刺他的逆鳞。这一次对方不仅是碰了,还狠狠地拔了他的暗刺,他的逆鳞。让他如何不痛?

龙腾说道:“没事,以后有事我会找你的。我们先走了。”

被扇耳光的同学始忍不住便想动手,但被其他人拖住了,熬奕也拖住了龙腾,都那停了下来。那个主席便打通了导员的电话。

几个人一直等到乔紫瑶走到门市部的时候,一辆车突然停在饮料店门口。乔紫瑶还没来得及开门,几个人便捡起砖块砸向了饮料店的窗子。乔紫瑶没想到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乔紫瑶大喊住手,害怕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是谁?”

龙腾已经抱着必死的心要对方的命。做事非常的大胆嚣张。直接打车去了陈伟的堂口。

说着便准备带着熬奕走。陈伟上前说道:“兄弟,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所有人都被叫去了办公室。结果很明显,龙腾被处分,通知家长。龙腾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低头认错道歉。医药费便是陈伟给他赔了。这样一来,龙腾又欠了陈伟一个人情。龙腾的父母在电话里狠狠地批了他一顿。

李峰淫笑道:“小妹妹,哥哥给你零花钱,跟哥哥乐呵乐呵?伺候好了,给你个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哦!”

龙腾一下车便有人看到,有人上楼通知陈伟。龙腾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一楼是台球室,龙腾拿起球杆很轻松将其折为两端,断裂之处长短不一的木刺非常锋利。里面的人全退了出去。就剩下看场子的人,几个人拿着钢管冲上来,四根棍子同时撩了过去。

“我叫龙腾”,龙腾说道。

然而陈伟这一方面,却是非常的支持,全都说打的好。

乔紫瑶脸色立马变得一红一青的。阿明骂道:“你妈的不好色会死啊?抓紧时间。”说完上去抓住乔紫瑶的头发狠狠就是一耳光。骂道:“龙腾答应帮我打黑拳,结果却拍屁股跑了,欠下爷爷们的债,如今找不着他人,就拿他身边的人开刀。”

龙腾不但没躲闪,反而迎了上去,直接用球杆使劲全力插了过去,所有人都认为他会首先攻击中间的人,两边的人则从两边夹击。谁料龙腾方向一转,直接插向最左边那个人,那个人一个不妨,直接被球杆刺穿手臂。一声惨叫,吓得旁边的三人一顿。龙腾没管别人,用另一截球杆往那个受伤的人头上砸去,后面三人反应过来冲去便在龙腾的背上没人来了一棍。

陈伟说道:“这样,你们在哪个学校?我送你们回去。”

龙腾心里也记下了那几个主席,心里尽管很想再揍他们一顿,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了。毕竟他还是知道,身上有着父母的希望,家人的期望。身上还有责任。

李峰本就好色,眼见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上去也揪住头发另一只手往胸口就抓去。乔紫瑶慌忙之下双手一抓,长长的指甲,直接抓在李峰的脸上。李峰的脸上瞬间出现长长的一条红线,丝丝血迹顺着伤口往外挤。

此刻的龙腾似乎是个行尸走肉,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不管后面三个人对他的攻击。直接一棍一棍地砸着眼前这个人。

龙腾拒绝道:“不用了,谢谢。”

这一天班里都组织选班委,龙腾也参加了竞选,他选择了组织委员,他认为自己在外面带小弟带那么好,这个组织委员没有人能比过他了。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一票。惨败,他的心里非常的不平,但也不好说什么,回头一想,算了,自己在社会上混得那么好,干嘛跟学校这群没见识的东西计较。他打主席的事闹得沸沸扬扬,这样一个高傲的人,这样一个素质不高的人,谁愿意选他?谁敢选他?他的惨败是必然的。

李峰卡油不成反而受伤,顿时好色心被怒火燃烧殆尽。往乔紫瑶肚子上便是一脚。乔紫瑶无力的瘫软下去。乔紫瑶嘴张的大大的,唯一的感觉,痛!剧烈的疼痛让她想叫却叫不出来。

这一幕把后面的人惊呆了。都不敢在上前去打,但他们也不能就这样让龙腾把伙伴打死啊,三人直接扔下钢管,冲上去抱住龙腾。

陈伟说道:“你总是拒绝我,这样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你给个面子呗,哥哥请你们玩一晚。让哥哥我报答一下好吗?我这个人不想欠别人。”

他也看中了一个女生,但是女生理想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首先长相不能太难看,第二要柔情,那些女孩们一提到他,大多都讨论着有暴力倾向,跟不得。爱情上被人家拒绝。

李峰一顿狂踩,又是耳光交接。乔紫瑶的嘴唇已经有血迹出来。头发已经凌乱不堪。这时旁边有同学过来,看到这一幕吓傻了,大喊道:“来人啊!救命啊!”

龙腾左右手都没一个人抱住,脚也被抱住,龙腾直接把头歪过去咬住对方的耳朵。那人一声才叫。另外两人又是一惊。那人一吃痛手上一松,龙腾右手空出来,直接砸向抱他脚的人,那人直接晕了过去。左边的人看到龙腾右手空出来,哪里还敢抱着他左手,直接放开,跳到一边。

龙腾一想,都提到面子了,这些混的人最在乎的就是面子了,刚刚挨了那么多拳脚,要是再得罪这几个人,可不敢保证,这次还能那么运气好轻松放倒几个人。

龙腾可谓是憋屈得不能再憋屈了,感觉特别的丢脸。从此他便不想再对学校里的人有过深的交集,他始终觉得这些人不配跟他交往。当然,熬奕除外。他觉得自己过着自己的生活,何尝不是说一种洒脱?

阿明等人一听到有人大喊救命,立马上车逃之夭夭。

龙腾左手得回自由,直接一拳砸向被他耳朵那人的太阳穴,又一个晕了过去。

龙腾说道:“既然伟哥都这么说了,那我先送我这位兄弟回旅社。”一行人回到火车站,陈伟等人在外面等着龙腾。龙腾和熬奕进了旅社。熬奕回到屋里身体还有些发抖。

专业考试,他只有五十来分,不及格,班里只有少数的那几个人不及格,而他就是其中之一,更是被老师批评。

这时乔紫瑶躺地上捂住护住脸,一动不动,那个女同学跑过来把乔紫瑶扶起来。问道|:“同学,你有没有事啊?怎么样了?”

这是陈伟和天亮、阿明、李峰下来了。

龙腾说道:“别担心了,现在没事了。现在的形式我不去的话,肯能会很糟。这样,你今晚在这儿住,我跟他们去,应该没事,明天你先回学校,你把我箱子带走。”说着龙腾看了看表继续说道:“现在两点,如果明天早上我八点没有给你打电话的话,你就报警。如果我打给你了,那就没事了。把电话记一下吧。”

他顿时觉得自己或许不属于学校,或许老天爷特意这样安排不让他在学校走下去。他开始把时间都放在跟陈伟交往,上课也是经常打瞌睡。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慢慢的没有人愿意跟他走的太近。寝室的三个哥们稍微好点,毕竟同寝。或许他们也是出于无奈吧。

乔紫瑶无力地摇了摇头。刚才那个女同学一喊来了不少同学。所有同学慢慢地将乔紫瑶扶起。熬奕一班的同学看到是乔紫瑶,赶紧给熬奕打了电话,熬奕正在导员办公室,看到电话,觉得接电话不太礼貌便挂了,接着又打了过来,熬奕有挂,一直到第三个,导员才说:“可能有什么事,你接一下吧,没事,接完了我们再谈。”

龙腾说道:“我说过,你要敢动我的朋友,我就送你去投胎,今天在场的人一个都别想活。”

两人相互记了号码。熬奕说道:“谢谢你相信我,但是我还是要给你看我的通知书。说罢便拿出了通知书给了龙腾看。”

然而反观熬奕,一直努力学习,成绩总是前三。人长得也很帅,收到了很多女孩的倾慕,不久后,熬奕有了女朋友。

熬奕接了电话,刚接通便听到电话里传来声音:“熬奕,你快过来你们店面这儿,你女朋友被人打了,现在看样子可能重伤啊!”

陈伟笑道:“就凭你?别以为老子不敢杀你。”

龙腾说道:“好了,我知道了,能不能爷们点。好好睡一觉,我先走了。”

这一日熬奕打电话叫龙腾出去吃饭,龙腾问道:“怎么了,听你这口气,很开心的样子啊。有什么好事啊?要吃饭庆祝。”

听到这句话,熬奕犹如晴空霹雳,双眼一红,手机啪掉地上。在迟钝了两秒后,他疯狂地奔出了导员的办公室。一路狂奔!心里祈求着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天亮接道:“你觉得你能打几个?我告诉你,我已经通知其他兄弟,他们全都已经在赶往这边赶来,今天不让你留下点零件做纪念真是对不起我躺地上的兄弟了。”

龙腾起身,熬奕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你再推推,看看能不能不去。实在推不了的话,你一定要小心,这些人现在虽然好,可说不定别有用心。”

熬奕说道:“晚上七点,香十里饭店,去了你就知道了。”

导员看到熬奕这般模样也跟着追了出去,但是被熬奕远远都抛在了后面。于此同时,丁磊也在场,立即打通了龙腾的电话。龙腾正在食堂吃饭,接通电话:“丁磊啊,什么事啊?”

李峰知道有兄弟赶过来帮忙信心十足地说道:“老子告诉你,动那个骚娘们的就是我和阿明,还有趴下的三个兄弟,还有他。”说着便指着跳到一边的小弟。

龙腾点头走了出去。

等七点龙腾去的时候,包间里坐了五个人,熬奕,和四个女生。熬奕给龙腾拉了个座说道:“来坐下。”转身便对服务说了句:“服务员,麻烦你上菜吧!”

丁磊说道:“龙腾你快到你店面这儿来,你嫂子被人打重伤了。”

龙腾露出残忍的笑容道:“有种!”

其实熬奕说的很对,伟哥一伙人也不是什么好鸟,就从之前他们猫在暗处看龙腾一对七就知道,他们并不是他们自己描述的那种讲义气的人,否则也不会躲在那儿看龙腾一个人打了,等龙腾打的差不多了,觉得自己有胜算了再出去。要是龙腾没有那么好身手,直接被那七个人揍个半死,估计陈伟一伙人二话不说直接走人。屁都不带留一个的。

龙腾坐了下来笑道:“哇,这么多美女啊!你这是干嘛啊?”

龙腾瞬间脸色惨白。扔下手中餐盘,蹬开凳子就往外冲。负责清理桌子的阿姨喊道:“诶,同学,麻烦你把餐盘送到指定位置。”见龙腾没有回头的趋势无奈地说道:“唉,现在的学生,真是越来越没素质。”

说完直接冲了上去。这下五打一。

龙腾出去跟着陈伟几个人一起打了个车,去了舞厅。龙腾是个农村孩子,哪里去过舞厅,一进去看到那么多花枝招展的女人,显得很放不开,说粗点就说没见识的乡巴佬。陈伟直接拉过一个美女直接塞了几张钱在女的胸罩里说道:“好好陪陪我这位兄弟。”

熬奕将旁边的一个女孩邀在怀里说道:“这是我女朋友,乔紫瑶。这三位是她的室友,陈欢,田彤,张佳雨。今天要请她室友吃饭,当然也不能少了我的好兄弟你了。”

其实就在龙腾跟熬奕说出那句话转身走没多久,熬奕清醒过来,立马追了出去。他虽然嘴上那么说,但心里也很难过。他更不希望龙腾再出事。

龙腾一下便慌了,赶紧说道:“我不会跳舞,不用了。”

龙腾惊讶道:“哇,你这小子,不老实啊,有女朋友了现在才告诉我。”

熬奕也立即打了一辆车追了上去。

那个美女拉着龙腾的手说道:“不会不要紧,我教你,很简单的。”

熬奕解释道:“也没几天,你一有时间就往外跑,怎么告诉你啊。”

熬奕追出去导员立刻便和学校警卫处的人上车,立即拉响警报,追了上去。

陈伟也说着:“去吧,去吧,放松一下。”一边说一边推。龙腾终于被拉过去了。舞厅里灯光非常的暗,就算对方是个老太婆你也不知道,很多人在里面抱着老太婆玩了好久,那叫一个开心,当灯光一开,看到是个四五十岁的老太婆的时候,那种愉悦的心情瞬间破灭,而且还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陈伟等人明显是常客啊。

龙腾本来想说可以发短信或者打电话,但是还是忍住没说,假装不满地翻了个白眼说道:“好吧,是我不好啊。”

就在龙腾跟他们五个人纠缠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影拿着一根钢管一棒敲了过来,直接打在李峰的头上,幸好熬奕是横向打的,否则那一棍恐怕李峰不死也要脑震荡。李峰啊的一声惨叫,他本能的转过身,又吃了熬奕一棍,直接打在鼻梁上。鼻子里面瞬间喷出血箭。

阿明不明白道:“伟哥,干嘛对他那么客气啊?不就是能打吗?一刀下去,照样一个口子。”

几个女孩还真不是一般的能吃,尽点贵的啊,酒量也是相当的大啊。龙腾都佩服不已。最后结账的时候,却苦了,满座子的菜,最后一结账,竟然八百多,熬奕一个月也就一千块,就带了伍佰块出来,他觉得完全够了,没想到却会这样。

阿明看到李峰受伤,转身便对付熬奕。如此一来,龙腾顿时感到压力大减。

伟哥骂道:“你猪脑子啊?你娘的,你去拿把刀给他一个口子试试,看看你能不能碰到他衣角?再说这种身手的人,不拉拢收为己用,你还想把他送给别人啊?我告诉你田亮,你别不服,你就是十个也比不过他。”

龙腾知道这个时候熬奕要是在钱上丢了脸,那他以后怎么让他女朋友在别人面前抬起头。龙腾说道:“诶对了,上次你的那一千块不是放我卡上的吗?正好今天可以结了,你那些钱放我手上我还真感觉烫手,我还是尽早还你得了,你就不要付钱了,直接划卡吧。”说完便拿出卡,给了服务员。

阿明对熬奕,毋庸置疑,熬奕肯定不是对手,奥能轻松解决李峰,纯属就是靠偷袭。熬奕不到两个回合,手中钢管便被夺了过去。顿时熬奕被对方压着打。

陈伟很不经意的说这番话,可是在田亮的心里却是深深的扎了根。他不服,他从此有了一个目标,那就是干倒龙腾。

他们出来后,龙腾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做灯泡了,先撤为妙。龙腾说道:“那个,我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你们慢慢聊啊。”说完转身便走。

熬奕已经挨了很多棍,手指被打得已经没有知觉,他咬着牙冲上去一口咬住对方的大腿不放。阿明啊的一声,用另一条腿一个膝盖撞在熬奕的头上,熬奕瞬间感觉天昏地暗,一个翻身倒在了地上。

在舞厅玩了一个多小时,龙腾和陈伟一行人坐着吃瓜子,和啤酒,抽烟。本来龙腾是不抽烟的,可是在这种环境里,又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土气,便接过烟吸了起来。别看他没平日不抽,这学起来,还真是挺有样的!

熬奕追了上去说道:“阿龙,谢谢你,我下个月还你。”

龙腾看到之后心里着急,一个劲步翻越过去。动作之快一拳在在阿明的脸上。阿明也一下倒地上,嘴里瞬间充满了鲜血。在他把血吐出来的时候,还跟着几颗牙也掉了出来。

陈亮说道:“龙腾,我叫你这名字不太顺口,我以后叫你阿龙怎么样?”

龙腾斜着头抿了抿嘴唇轻声说道:“你要是把我当兄弟,就别把钱说事,兄弟我现在有钱,不用还。好了,快去陪你女朋友吧!”

就在这时陈伟所叫的人,还有五十米,眼看龙腾就要完了,这时导员和警察也赶了过来。三十多个人听到警报声,立马刹住脚步,转身便一哄而散。

龙腾笑道:“没问题,伟哥,喜欢叫什么都行。”

熬奕顿了一下说道:“阿龙,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我想说,但是又怕说了,你不开心。”

陈亮继续说道:“你身手怎么这么好?你以前在武校练过?”

龙腾笑道:“咱们俩是兄弟,有什么事别憋着,再难听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都能接着。”

龙腾吐出了并没吞下的烟说道:“没有,只是自己在家闲的没事就练练,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熬奕沉默几秒说道:“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说完便走了。

陈亮说道:“刚才那妞怎么样?”

龙腾知道他说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说,不该是混黑社会的人,他应该跟熬奕一样,在学校学技术知识的人。龙腾知道熬奕是为他好。并没有不开心。反而觉得很开心,因为现在的龙腾没有人愿意把他当朋友,但是熬奕还是把他叫出来,还说了这句可能让自己不开心的话。说明熬奕是真把自己当兄弟。

一说起这个龙腾有些不好意思说道:“让你见笑了,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

如果换做别人,躲着他还来不及呢。大家都知道熬奕脾气不好,而且还很傲气。熬奕没怕自己女朋友嫌弃他跟熬奕交往而他闹掰,已经说明熬奕真心叫自己这个朋友了。所以熬奕的话,龙腾多少还是能听的。

陈亮笑道:“嗨,正常,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都这样。刚才那妞你满意不?要不哥让她今晚陪你睡觉?”

龙腾赶紧决绝到:“不不不,伟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请我来玩,我已经很满足了,谢谢,真不用了。”

陈亮笑道:“看你紧张的,臭小子,还是处男吧?哈哈······”

周围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陈亮带着龙腾去了KTV唱歌。直到六点半才出来。六点半天已经亮了,龙腾说道:“伟哥,谢谢你的招待,我得去学校报到了。”陈亮说道:“不急,到时候我开车送你回去。”

龙腾拒绝道:“伟哥,你再这样,我心里可就不好受了,我坐校车回去,车站有车接。”

陈亮想了想答应道:“好吧,那我们吃个早餐了再走吧!”龙腾自然不好再拒绝了。吃过早餐龙腾去往火车站,陈亮拿出了伍佰元塞给了龙腾,龙腾自然是不要。陈伟说道:“兄弟,这钱你必须收下,我告诉你,昨晚要不是你,我今天可能就不会站在这儿了,而是躺医院里,这点钱算不得什么,我不缺钱,我拿这点给你我自己很过不去了。同时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种妄求回报的人,所以没给你太多,这点钱你必须收下,这是我的心意。谢谢你为我们免去了躺医院受罪还丢钱的劫难呢。别推辞了!”

龙腾这个农村孩子,哪里见过一下来这些钱,伍佰元在有钱人眼里不算什么,但在他眼里绝对不是小数,一个月的生活啊!说不心动是假的。他最后接了过来。说道:“伟哥,谢谢,以后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说,我一定办到。”

就因这一句话,龙腾,差点踏上了万劫不复之地。龙腾走后,伟哥的嘴角露出了笑容。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2结识伟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