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066.com水仙幻梦,才免我半生孤苦无依

摘要: 姐姐,爹爹去哪了?爹爹去找娘亲了。那他会回来吗?会的,一定会的。那娘亲会回来吗?会回来的。柒月的母亲是在冬月离开家的,柒月只知道当时睡梦中母亲模模糊糊的说,我答应了那户大户人家的,只要为 ...

www.3066.com 1

www.3066.com 2

从小就爱水仙花~  第一次见到它,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姐姐,爹爹去哪了?

清微阁里,梨花亭外,晶莹的雪花,随着轻风,飘落纷飞,皑皑白雪铺就的白色世界,一身绛红色云萝衫,散花水雾牡丹裙,系着纯白狐裘而制的披风,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双眼着烟罗纱,左手撑着一把油纸伞的女子,右手无依的往前,接着纷飞的飘雪,融化在她的手心中,丝丝的凉意向她袭来,蔠(zhōng)娇娇嘴角微弯,慢慢的用鼻翼轻触掌心,凉凉的。倏忽却又微微蹙眉,她,已经看不到这漫天的飞雪了。

图片来源网络

www.3066.com 3

爹爹去找娘亲了。

www.3066.com水仙幻梦,才免我半生孤苦无依。八岁那年,她的爹爹从山外带回了九岁的楢堔(yóushēn),将他收做弟子,她记得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觉得他长得真好看,妹妹蔠菱菱那时候也是怯生生的抓着自己的衣袖,歪着头看着他,那时的蔠娇娇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个人,让她半生颠沛失所。

第四章  梦境

快马加鞭的回到家,就看到门上的匾额写着“秦府”两个大字。

“小姐,我扶您下马。”护卫走到我面前,跪在地上打算迎接我下马。

我摆了摆手,“不用了,我自己下来。我爹他在哪?你带我去见他。”我拎起裙摆一跃下马,动作连贯的有些意外。

一看就是大户人家,我刚来到这不太熟悉,还得先靠这个侍卫带路才好。

“是,小姐。”侍卫走在前面为我领路。

这个秦府实在很深,进进出出好多个院子,侍卫带着我左拐右拐转个好几个花园才走进内室。

“老爷,小姐回来了。”侍卫对站在大堂门前朝背对着我们的人辑礼。

“好,知道了,你下去吧。”那侍卫后退了几步,转身走掉了。

我进来了他竟然没有回身,难道我这个女儿不得宠?

“敏儿,你可知今日是什么日子?”

我打量着这个腰肩挺直的老者,他的头发里藏着点点银丝,但从雄厚有力的声音听起来,这位老爷的年纪也似乎并不太大。

就在我上下打量他的时候,老者终于转过身来,一双严肃的眼眸散射出淡淡的哀伤之色。

“女儿不知,还请爹爹赐教。”

这个是我爹爹的老人家脸上表现出一丝疑惑。

“爹爹?敏儿,你已经很久没叫我爹爹了啊……”他的目光似乎穿到了某个别的时空里。

原来如此,这个小女儿似乎不怎么喜欢她爹爹呀……为什么呢……

“今天是你母亲的生日啊。”他又转过身去看那幅画。

母亲?生日?还是没有什么印象啊……

我走近他身侧,发现他仰望的是一副妇人的肖像画,和我现在这个身体好像,但更多了几分韵味。

“你和你娘亲真像……”他侧目望着我,我也抬起头和他对视着,久久不说话。

“敏儿,你到现在还是不肯原谅爹爹吗?”他一脸诚恳的看着我。

那段记忆像凭空出现一般融进了我的大脑,呵呵,我想起来了。

这个爹爹为了功名将我和娘亲抛弃在荒野,那年大雪纷飞,孤母寡女两个人躲在破庙里,娘亲为了给我弄吃的,把自己身上值钱的东西全当了,最后冻死在我眼前,这个善良的女人到死都相信我爹会过来接我们的。

说来也真可笑,最后他是回来了,还把我接到了府中,可是他没有提起母亲,也没有为她正名,而我,也只是她的义女。

当年的秦府还不是秦府,而是丞相大人薛壁槐的府邸,而她的爹爹秦世海为了功名娶了薛丞相的女儿薛霖。这些他们夫妻相处也算不错,只是薛霖的身体自小体弱多病,还未产下一儿半女便病入膏肓死了,薛壁槐也因此悲伤过度再加上年事已高就这么逝世了。秦世海还算有能耐,一步一步的从小官员做到司马谏,皇上因欣赏秦世海的才干将他提拔了去给太子公主们传道授业。

此后这薛府就正式成了秦世海的天下,更名为“秦府”。他没有和薛霖孕育一儿半女,只有我这一个“义女”。他将我母亲的画像挂在堂前,这是内堂,他从不将外人带到这里来,但他总是在闲下来的时候一个人坐在画像前静静地品茶。

他对我很好,也许是一种补偿,但是我心里对他的怨念太深了。哪个孩子能忍受自己的母亲死在自己面前却是因为自己亲爹的无情抛弃呢?

时至今日,母亲已经不能复生,而他也已经年过半百,青丝藏雪。看着他望着画像浑浊的目光,这个名为我父的老人这一生可曾内心安然过?

“爹爹,你后悔吗?”

“我不知道。我爱你娘亲,却负了她一生。未给她明媒正娶,也没有给她任何名分。她跟着我吃尽苦楚,直到死都在等我。我……敏儿,对不起。”他言语间有些许哽咽了。

“爹爹,你知道吗?娘亲走的时候和我说‘尓非良人’,是她此生之憾。她从不怨你抛弃了她,却恨你连我也不顾,她怕我一人在这世上孤苦,竟死不瞑目。我原以为我此生都不能原谅你,可是现在我发现,我做不到。”

他泪眼婆娑的望着我,似感动似悲伤。轻轻用手臂圈住了我,抚摸着我的头发。

好温暖哪~这具身体一定也感觉到了吧……

那对父母拥抱在一起,慢慢的这些场景都从我视野中淡去。

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老爹正坐在我身边抚摸着我的头发,一切都好真实,到底哪一个才是梦境呢?

“阿念,做了什么梦啊,还傻笑了呢。”老爹慈爱的摸了摸我的头。

“哪有啊,老爹好饿哦,我们去吃饭吧…………”

【未完待续】

就像它的名字,水仙~ 仿佛勾起了我前世的回忆,

那他会回来吗?

十年的时间飞逝而过,山上的落叶也更替了一次又一次,而他们也慢慢的长大。

《  一  》

会的,一定会的。

“娘亲,菱儿喜欢楢堔师兄,想嫁给他”蔠菱菱半抱着蔠母,说完害羞的躲入蔠母的怀里。

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是个山林里的猎人,名为烈峰,住在一间小木屋里,每天适当的砍柴和打猎(为可持续发展),往返在城镇与山野之间,自给自足,与母亲过着宁静的日子。

那娘亲会回来吗?

“你啊你,都是大姑娘了,说这样的话,害不害燥呀”蔠母轻轻拍着蔠菱菱的背,一脸宠溺的看着她的女儿。

母亲总是说我傻,因为我喜欢去救一些被猛兽咬伤的动物,母亲说:“你是个猎人,谁会相信一个如此彪悍的猎人会救动物,说出去真是笑掉人们的大牙呀~~”

会回来的。

“娘亲~~”蔠菱菱笑吟吟在蔠母的怀里撒着娇。

我知道母亲觉得我没出息,对我有点失望,每次救点小动物母亲就会对我发牢骚,所以,我每次救动物回家为它们治伤敷药时,我都顺手摘了几朵漂亮的小花,送给母亲,让母亲开心开心。

柒月的母亲是在冬月离开家的,柒月只知道当时睡梦中母亲模模糊糊的说,我答应了那户大户人家的,只要为他们生下孩子,他们就会给家里一笔钱,现在正是冬天,小月和小辰还小,你难道准备让他们饿死吗?这是我手里的一点钱,你给他们买件新衣服吧,我走了,好好照顾孩子。孩子怕冷,模模糊糊的缩紧自己,又睡过去了。

蔠娇娇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幅场面,抬起的脚,慢慢的放下了,就这么站在门口看着她们,她的眼睛微涩,娘亲从来便不会这样对她,她会责骂菱菱,却从来不会骂她;会抱着菱菱,却从不会抱她;她从小一直以为是因为她不努力,娘亲才会不喜欢她,她便加倍的学习武功,可是当她看到菱菱因为练武受了伤,娘亲却让她不学,她才知道她错了。

《 二 》

柒生是一名书生,家里平时就靠为人写写信,以赚取生活费,现在正值战乱,民不聊生,难民四处流窜,谁还有功夫来写信,家里穷得揭不开锅。

娘亲只是不喜欢她罢了。

一次,我一如既往的背着柴火到镇上卖,刚到了集市,就看到很多人在围观着什么,出于好奇,我也挤了进去,周围的人看到我,就大声的喊:“哎呀,猎人熊来啦!!”他们一听到我的外号,全身一哆嗦,就全都为我让了一条道。

在冬月里,难得的是,柒月和柒晨今年居然穿上了新衣服,在新年的前两天,孩子实在想娘想得近了。迫不得已,柒生去了县城的大户人家找他们的娘亲去了。

她渴望娘亲也抱她在怀里,从心里关心她,娘亲虽然会关心她,但是却总让她觉得有疏离感。蔠娇娇微微苦笑。

我自然的走到最前面,原来是谁家的闺女跪在地上,身边还挂着一幅字:“卖身葬母”我看着这四个字愣在那里,旁边一个富贵气的小弟,弯着腰,哈拉的对我说:“熊大爷,你也有兴趣?”

这姑娘没气了,老爷,老爷,怎么办呢?

“嗳,姐姐,娘亲,姐姐回来了”蔠菱菱在蔠母怀里一阵乱蹭,抬头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蔠娇娇。

       “好字呀!!”我突然大声喊出来。众人被我雷倒了。。 看来我是慢了半拍,还是没搞清楚状况。“多少钱?!我要了!!”我继续说道。

死了就死了,瞎嚷嚷什么?死了就扔到后山去,晦气!

“那你还闹,快站好,娇娇回来啦,这次下山顺不顺利?”蔠母拍了拍蔠菱菱的手,等着她站好,才浅笑的看着蔠娇娇。

       “2两7文,多一文也不要。”小姑娘轻声的说。

柒生刚走到卢家大门便听到一个老管家模样的人在吩咐家丁,哎,又死了一个,老爷肯定又作孽了,作孽啊!你们快把她送到后山埋了吧,阿弥陀佛!

“恩,菱儿,娘亲,我回来了,这次下山采买很顺利”蔠娇娇敛了敛神色,转而笑着说道。

       我掏了掏我的钱袋,怎么就这么巧,刚刚好2两7文,多一文我也没有了。我就把钱袋都一起丢给了她,有人想跟我抢价,却被身边的人阻拦了:“你不要命了吗?敢跟猎人熊抢东西,是不是活的不赖烦啦!!”于是,我拔起“卖身葬母”高高兴兴的就回家了。

“你们口袋里装的是谁?是不是一个女子?是不是叫林慧?你们快告诉我啊?让我看看”说着不顾一切的掀开袋子。

“那就好,娇娇也累了吧,快回去休息吧”蔠母走到蔠娇娇的面前,轻轻的拍了拍蔠娇娇的手背。

《 三 》

果不其然,正是林慧。

“恩,娘亲,那娇娇就先回去休息了,菱菱,你再陪娘说会话哈,姐姐先回去了”蔠娇娇看着蔠菱菱,说完便转身出了房门。

太阳快下山了,我盘旋在山间的小路上,我发现好像有人跟着我,回头看,是那个小姑娘,

柒生看到脸色泛青,手上布满鞭痕的林慧,心里的一根弦当场就断了,:你们还我林慧,还我娘子!你们这群骗子,骗子!我要杀了你们!不行,我要告官去!我要报仇!……

“娘亲,人家还没和姐姐说会话呢,怎么就让姐姐回去了”蔠菱菱瘪着嘴不开心的看着自己的娘亲。

“姑娘,时辰不早了,快回家洗洗睡吧。”

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外面有个男子自称是林慧的相公,知道林慧死了,正要告官去。怎么办呢,老爷!

“你姐姐这次下山辛苦了,让你姐姐回去休息休息”

“奴婢没地方可去,相公去哪里,我便跟去哪里。”

什么!快拦住他,还不马上处理掉,混账,快去啊,死东西,回来给我收拾的干干净净。

“那您下次也让菱儿下山去嘛”

“没地方去吗? 这是可怜啊。”太阳也快下山了,猛兽也要出来觅食了,放一个姑娘在这也不是办法,“好吧,那你就随我来吧”

是的,老爷,我们马上、就、去处理。

“胡闹,下山采买的这种事情你怎么做得来,乖,下次娘亲再带你下山”

一个时辰后,终于到家了,“娘~  我回来了。”

你们,小声点,让他死得好点吧,就用绳子勒死吧。娘子,娘子,我的孩子,你们这群混蛋……

“好,那娘亲,你要说话算话”

娘听到我的声音,急忙为我开门。“臭小子,今天怎么那么早啊。不会又买了什么画啊,字的吧。”话语刚落,母亲就看到我身边的那位姑娘,又看了看我手上的四个大字! 似乎明白了什么。

柒生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去,死于这个冬日。柒生的身上还带有儿子舍不得吃留给母亲的烧饼。

“你这死丫头”

“娘呀,你看,这四个字写得多好看啊,你帮我看看写的是什么?”

冬日里寒冬萧瑟,不足五岁两姐弟抱在一起互相取暖,她们俩已经连续三天没吃饭了。

蔠娇娇听着里面传来的声声笑语,脚步顿了顿,神色不改的往自己的房间而去。

母亲很生气的说:“喔!! 我滴神耶~  你上次买的两幅,一幅“生意兴隆”,一幅“欢迎光临”都快把我气疯了,你今天还给我带了一个“卖身葬母”你想气死我啊!!!”

姐姐,爹爹会回来吗?

翌日,天下着小雨,而她们往日的练功因着小雨而停歇了,爹爹说准许他们一天休息。书房中,“楢堔师兄,菱儿喜欢你”蔠菱儿一脸娇羞的垂着头,不敢看着面前的俊气的男子。

“啊?”我慌忙丢了那四个字。“娘你别生气,我现在就去把它烧了。”

会的,会的……

“菱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楢堔轻笑的看着面前这个不敢抬头看他的小姑娘。

“这也不怪你,我知道你从小就喜欢书画,可是娘也没钱让你上书塾,再说了,我为什么要生气,我高兴还来不及呢,”突然娘的神情就变了,“姑娘,请进,还没吃吧,一起吃饭吧。”

那娘亲会回来吗?

“知道,我喜欢师兄,我想嫁给楢堔师兄”蔠菱儿忍了忍羞意,死死的看着楢堔。

“有劳了,谢谢。”姑娘很有礼貌的。

也会回来的,会回来的……

“恩恩,师兄知道了,过来”楢堔嘴角微弯,他本来在自己房间,哪知道这小丫头拉起他便往这书房而来,对着他说喜欢他。她是师傅最疼爱的小师妹,天真烂漫,也是他这个师兄最宠爱的师妹,楢堔突然想起了那个跟小师妹不同的,总是安安静静的娇娇师妹,他微微摇了摇头,他怎么会想起娇娇师妹呢。

“姑娘芳名?”

姐姐,我好像看到娘亲了 、

“楢堔师兄,你同意了?”蔠菱菱惊喜的望着楢堔。

“叫我若水就好了”

姐姐,我好困,好饿……

“恩,这么可爱的菱儿师妹都这么主动了,师兄怎么能拒绝?”楢堔看着眼前呆愣的人人,失笑着走过去抱住她。

我呆掉,“两个人这么热情。。。”

我也好困,小晨 、我看到娘亲了,我还看到爹爹了,我们在一起吃饺子……

“楢堔师兄,我好开心”蔠菱菱在楢堔的怀中,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楢堔。

《 四 》

www.3066.com,姐姐,爹爹真的会回来吗?

“傻姑娘”楢堔浅笑,摸了摸她的头。

开始吃饭了,看着娘亲跟姑娘聊的不亦乐乎,真是令人费解,若水看到了墙上挂着一幅比姚明还要高的黑熊皮,就好奇的问了这黑熊皮的出处。

会的…………

“楢堔师兄,那我们去告诉娘亲和爹爹”蔠菱菱兴奋的拉着楢堔往外而去。

母亲无奈的说:“这是我的痛啊,我的丈夫,生前也是个猎人,十分好斗,森林里的野兽,只要是进了他的眼的,就绝对不放过,一次,孩子他爹在森林里杀了一只小熊,后来熊爸爸就很气愤,找他来寻仇,那只熊跟他搏斗了几百个回合,最后,孩子他爹筋疲力尽了,就死在它的手上了,不过,那只熊也是伤痕累累啊。”

姐姐,娘亲会回来吗?

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书房里一片寂静,片刻后传来了微微的声响。

“真是不幸,那后来呢?”

会的……

蔠娇娇背靠着书架,愣愣望着手上的书,她因着在房里无事,便来了书房想找书看看,打发打发时间,没想到却撞见菱菱对着师兄倾诉衷情。蔠娇娇捂着双眼,泪水顺着指缝流下,无声的痛哭,她喜欢他,喜欢了十年。她知道菱菱一直都喜欢着师兄,师兄对菱菱也是疼爱有加,所以她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感情,不被人所知道,可是当真正看到的时候,她真的觉得好难受,就像有一把刀在割她的心,好疼好疼,她却还要忍住疼痛去祝福她们。蔠娇娇在书房呆了很久很久的,久到她忘记了时间,她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了房间。蔠娇娇回房时,蔠菱菱便在房间里等待着她。

“后来,我的儿,烈峰,见父亲死去,悲痛不已,三天三夜在森林里找寻那只熊的下落, 终于,在一个山洞里找到了它,趁它伤势还没有痊愈,就把它杀了,取下它的熊皮,带了回来,挂着墙上,纪念他的父亲。事情就这样传到了镇上,镇上的人都给他取了个外号,叫猎人熊。”

姐姐,我要睡了,我好想睡

“姐姐,你去哪了,菱菱在这等了你好久了”蔠菱菱嘟着嘴,她等了姐姐好久,本来想告诉姐姐,娘亲和爹爹已经同意让她和楢堔师兄在一起了。

“相公真是英勇,你有这样的孩子,值得骄傲~ 可是为什么大家都避开他呢?”

爹爹,娘亲,你们等等我,等等我……

“菱菱,姐姐今天有点事去后山了,怎么啦?”蔠娇娇强颜欢笑,微微撇头,她怕被菱菱看出来。

“要是听说一个人凶恶到可以杀死这么大的一只熊,你会怎么样? 逃都来不及呢~     不过峰儿的性情跟他爹爹完全不一样,他是善良的,

冬日的茅草房被风刮得只剩一堵墙了,在这个新年里,两姐弟穿着布衣在冬日里相拥成了一座雪人……

“好吧,姐姐我告诉你,娘亲和爹爹同意我和楢堔师兄在一起了”蔠菱菱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中,并未看到蔠娇娇的神色。

现在好了,你也可以骄傲了,不是吗?”

“那很好,你终于和楢堔师兄在一起了,姐姐真为你高兴,好啦,你快回去,我刚刚好像听到娘亲在找你了”蔠娇娇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若水羞涩的笑了下。

“真的吗?那姐姐我先回去啦”蔠菱菱一听她娘亲在找她,匆忙的离开。

“娘~~  我听不懂啦,你说什么呀?”我疑惑到有点不耐烦了。

“嗯呢,去把”蔠娇娇看着她离开,听到关门的声音,她的眼泪一颗一颗掉下,她抬着头,这是她小时一想哭便会做的动作,她觉得只要把头抬高,眼泪就不会流出来。

母亲把事情的发展都告诉我了,我惊了,原来我做了一件很大很大的好事呢。还顺手娶了一个老婆。不可思议。。。。。

www.3066.com 4

《 五 》

后面,她跟爹爹说申请了去后山闭关一阵子,爹爹还很奇怪,但也没问什么就让她去了后山。她在后山待了一个月,每天看着日落日出,倒也让她忘掉了不快。可是她始终没有料到,蔠菱菱会看到她私底下将自己喜欢楢堔师兄的事写下来,自己私藏着的信。当菱菱拿着一叠书信扔到她面前时,她慌张的拉着菱菱,让她听她解释。可是菱菱一把推开了她,跑了出去。

就这样,我跟娘子,娘亲,过着很平稳的日子。不过好景不长,娘亲老了,病就多了,为了积钱给娘亲看郎中,我每天都很早就下山卖柴火,有时还为镇上的人跑跑腿做点副业。总是很晚才回家。幸好有若水在家照顾娘亲,我才很放心。

她追着出去,她知道这里是后山,菱菱的武功只是花拳绣腿,在这里如若遇到野兽是没办法自保的。

一次,请郎中到我家来看病,郎中为母亲把完脉,把我和娘子叫了出去,

她料得没错,当她找到菱菱时,她正被一直狼所追,她马上上去将狼杀死,这才救下受伤昏迷的菱菱,当她背起她时,却没想到菱菱身边有一条毒蛇,,她一不留神被咬了一口,她忍着将毒蛇拍死,却也让它咬了一口,毒素入体。她没有去理会手上被咬的伤口,只知道急忙把菱菱带回去,之后便背着菱菱一步一步回了家。

“大夫,我娘亲的病如何? 是否有好转?”

“菱菱,这是怎么了?阿璃,快去唤大夫,快”正在练功的楢堔看到蔠娇娇背着受伤的蔠菱菱,急忙接过蔠娇娇背上的人儿,抱着她便往里屋而去,扭头对着外面的阿璃大喊。

大夫抓了抓络腮胡子,摇了摇头,“人的命是天注定的,有时我们不能逆天而行,你们娘亲的时日差不多了,最多就十日的命了,做好心理准备吧”说完,转身想离开,

“好”阿璃匆忙扔下手中的东西,急忙往山下而去。

我急忙跪下,抓着大夫的腿“大夫,我求求你,一定要想想办法啊,多少钱都能付!”

“菱儿,我的菱儿这是怎么了?”蔠母在里屋听到外面的响声,往外面一看,竟然看到了她活泼乱跳的菱儿,苍白的被楢堔抱进屋里。她心里一阵慌张,她的女儿怎么去了一趟后山就变成变这样了。

“老夫已经尽力了,我已经说过,人的命是天注定,即使有天山雪莲,也无力回天啊~”

蔠娇娇愣愣的看着楢堔师兄将人抱进里屋,而里屋的母亲担忧的呼喊着自己的女儿,她默默的将手往后一背,深吸了口气,便往里屋进去。

“我不信!! 我一定要我娘好起来!”

“人没事,只是受了些轻伤和惊吓,我待会开个方子即可”老大夫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对着周围围着的人说道。

“哎, 好吧,那我就开点补品吧,你每天喂一次,或许可以延长一些时日吧”

“好,谢谢大夫,阿璃送大夫下山”蔠顾城感谢了老大夫,便喊了阿璃将人搜狗下山。

《 六 》

“是,师傅”阿璃半弯着腰,请着老大夫往门外而走。

补品的钱,不是我们这样的家庭可以支付的起的,冬天也到了,我趁着这个季节,我多砍了一倍的柴火到城镇上卖,每天没有卖完,我都不回来,可是母亲的病似乎没有好转,第十一天,娘亲还活着,真是奇迹,看来补品是有效果的, 于是,我下定决心,把黑熊皮卖了一个好价钱,我想爹爹是不会怪我的。就这样,母亲撑过了12天13天14天,到了15天,我带着补药回来,看到娘子一如既往的在前院等着我,就急忙递给她:“娘子,这是今天的药。”

“娇娇,菱菱不是去找你了吗?怎么会突然发生受伤这种事?”蔠母看着自己的女儿昏迷不醒,冷着脸叱问着旁边的蔠娇娇。

“不用了,”娘子哭了,“用不到了。”

“我……”蔠娇娇看着他们望着自己,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讲起,她沉默的低下了头。

这次我的反应可没那么慢了,我知道娘子说的意思,只是没想到来的那么快。

“如烟,凡事等菱菱醒来便可知了,你对娇娇斥责什么?”蔠顾城皱眉,出生制止了柳如烟(蔠母原名柳如烟),他回过头看了看狼狈的蔠娇娇,看到她身上没有受伤,这才轻叹了一声,这孩子太沉闷了,凡事又都是藏在心里。

我静静的来到娘亲的面前,用被子盖上娘的头,泣不成声,然后转过头对娘子说:“娘子,找户好人家,改嫁了吧~~”

“是啊,师母,凡事等菱菱再说”楢堔担忧的看着床上的人,而后才转身对着蔠母劝说道。

“相公你在说什么!!! 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蔠母微微恼怒,却也无可奈何,拂袖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抹着眼泪,她苦命的女儿,从小便没经历过什么伤害,这次竟然受了伤。

“你走吧!!  咳咳咳。。。。”我对娘子大喊,不小心咳了几声。咳出了血来。

“娇娇,你回房去吧,这里有你娘亲和楢堔师兄守着”蔠顾城敛着眼眸,挥手示意蔠娇娇回房。

“相公你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血呀~ 你快说,你快说啊。”

“是,爹爹,那女儿便先回房了”蔠娇娇低着头,轻声的说道,随即转身出了房门,往自己的房间而去。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手上微微的疼痛感向她袭来,她这才注意到被毒蛇咬到的伤口。

“大夫说,我得了肺痨,所以,你快点走吧。”

回到房间后,她自己用嘴吸出了一些毒血,但因为治疗不及时,有些毒素已经渗入了她的心肺,所幸她平日喜欢吃写药草,倒也是遏制了毒素,不过完全去除还需要些时日。

说完,我抱着娘亲的尸体,断了气。。。

当天夜里,她拿着火折子,烧毁着她喜欢楢堔的一切东西,茫然的看着火星,她真的爱错人了,或许她不该爱上楢堔师兄的。

《七》

“娇娇,你在屋里吗?”蔠母眼神复杂,听到她女儿醒来后告诉她的事情,她觉得或许要让娇娇知道一些事情了。

若水看着我和娘亲的尸体,若有所思,突然天色巨变,雷电交加,若水跑到屋外,看发生了何事?

“在的,娘亲怎么了?”蔠娇娇用袖子擦了擦眼睛,打开房门迎了蔠母进来。

天上腾云驾雾,来了一位仙人,右手掌上拿着一个宝塔,果然,是李靖!

“娇娇,菱儿把事情告诉我了”蔠母看了看刚刚灭了火的火盆,神色复杂的看着蔠娇娇,她终是没想到她竟会和菱儿一般喜欢上了楢堔。

“八仙女,王母娘娘有令,叫你立刻回天庭!”

“娘亲,娘亲,你听我解释”蔠娇娇有些慌乱,上前一步抓住蔠母的衣袖。

“果然是这样,我就知道是你们岛的鬼,母后不是已经批准我下凡和烈峰相恋吗?还取走了我的法术。”

“娇娇,有些事情我也该告诉你了”蔠母轻轻的推开蔠娇娇抓着的手,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的这个孩子,她养育了她十八年,如今她也长大了,该让她知道她并非自己的亲生女儿了。

“八公主,仙人与凡人本来就不能相恋,王母看到你在天上一直用通天镜看着这个小伙子,王母是希望你下界与烈峰成为好朋友。而你呢?却只会让她老人家生气!!”

“什么事?”蔠娇娇迟疑的看着蔠母。

“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这样惩罚他们一家人?”

“娇娇,你并非我和顾城的亲生女儿”蔠母有些不忍,但是为了她的女儿,她觉得自己必须说清楚。

“你不是要葬了你母后嘛?你明知道王母娘娘是出了名的小气鬼呢。”

“不可能”蔠娇娇摇着头,后退一直呢喃着不可能不可能。

“额。。。原来是这样。。。”

“你本是顾城结拜大哥之女,因为你的父母受人追杀,在临死之前将你托付给了我们,请求我们将你养大成人,如今因为你,我的女儿受了如此伤害,我爱我的女儿,我不愿意她收到伤害,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放弃楢堔,不要跟我的女儿抢好吗?你今晚就离开山上,我会告诉他们就说因为这次,去了后山加倍练功一个月,一个月后我自然会将实情告诉所有人,这个是我给你的一些盘缠,你今晚就下山吧,就当我们养育了你这么多年的回报好吗?娇娇”

“让烈峰的娘亲多活五日已经是造化了。”

蔠母眼睛泛泪,手上拿着的盘缠紧紧的塞进了蔠娇娇的手中。

天空金光四射,又是哪路神仙到了?哪路都不是,就是八仙女他妈!!

“好。。”蔠娇娇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落泪的蔠母,悲伤一阵阵向她袭来,她死死忍住了心口的疼痛,泛着泪水笑着对着蔠母说。

《八》

“娇娇,我对不起你,你以后好好照顾自己”蔠母流着泪水,撇过头,放下了盘缠,微抹着眼睛,往门外而去。

“逆女,你的时辰到了, 还不快回来?”

蔠娇娇瘫坐在地上,她对着自己的穴道点了几下,而后嘴角慢慢的渗出了血,她伤心至极导致毒素有些抑制不住,她捂着自己的心口,好难受,好难受,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踉跄着起身,环视着房间的一切,她该离开了。

“母后,我不想回去,我跟烈峰生活的很好,请母后开恩,救回他们的性命吧。”

www.3066.com 5

“这是不可能的!”李天王插话道,“烈峰违抗天命,让他的母亲多活了五日,依照天条,他死后将会永世不得超生。”

想到曾经的经历,蔠娇娇的心口就微微泛疼,那是她最无望的时候。

“怎么会这样!你们太自私了。”八仙女发疯了,居然对着母后发脾气了。

“娘子,你怎么了,心口又疼了?让你别出来外面你偏出来,你的身体还没好呢?外面又下着雪,你要怎样才不会让我担心呀”容子谦从外面出诊回来看到的便是蔠娇娇捂着心口,心疼的拉着她回了亭子,手不停的揉搓着蔠娇娇的冰冷的双手。

“大胆!!”王母生气了。“八妹,别以为你是众仙女中最小的那个,你就可以随意放肆了”

“相公,我没事,不过就是手冰冷了些,没事的”蔠娇娇满脸幸福,尽管她看不见眼前这个疼惜她的男子,但是她觉得心里头满满的幸福。

“母后,女儿只是不想看到这样的人,受到这样的待遇。”

他叫容子谦,她从左岩山离开之时,她发现毒素已经在慢慢侵入她的心肺,她觉得自己独自一人,什么时候死了就死了吧,之后她便在外面飘荡了很久,浪迹天下,但她始终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很久很久,也不会去打听左岩山的所有事情。

“世间的万物所有的都要依照他们本身的法则,那个为他开补药的郎中,泄漏了天机,下世已经是畜生了。”

慢慢的她发现了自己的眼睛有些看不清东西,她这才恍然记起当年的毒素渗入她的心肺,还波及了她的双眼,可是这时她已经身处雪绒,她想在失去光明之前,看看漫天的飞雪,这是她从小的心愿。当她到达雪山上的时候,她因为毒素已经伤害到了她的双眼,她失去了光明,她笑着流泪,整个人从雪山跳下,她觉得自己的这一生太苦了,她坚持不下去了,就让她去陪伴她未见过面的父母吧,她便陷入了黑暗中。

“母后,只要你能救回烈峰,孩儿愿意做牺牲。”

www.3066.com 6

“你! ..........  ”王母要气疯了,“也罢,不过你是救不回他的命的, 我就让他继续轮回吧,而你,我要收回你的仙女身份,就化作一朵花,陪在烈峰的每一世吧”

当她醒过来时,她发现自己被这个男子救了,他是个大夫,住在雪绒山下的羑里镇,羑里镇的人们称他为神医,她想他的医术确实了得,能够把她从死亡的边缘救回来,而此时她的眼睛已然无法视物了。之后她便一直留在他这个清微阁这里,她喜欢这里安适生活,她喜欢这里的花草,她喜欢这个容子谦带给她的安稳感觉,她喜欢他身上的药草味。这里的一切一切都让她找到了依靠,镇上的居民对她也是很好,因着她看不见,容子谦偶尔会出去出诊,不在阁里,他们便会让家里的姑娘来陪她说说话,给她解解闷,而容子谦也会时常陪着她。她自己知道容子谦喜欢她,镇上的人们也都知道,总会旁敲侧击的询问她是否喜欢容神医。她也总是默默的偷笑,她发现来了这里,她的笑容变多了,以前的事情也在慢慢的淡忘。他也从来不会询问她为什么会昏迷在雪绒山,也不会去调查她,他只是陪着她。她喜欢他那种默默守护她的感觉,这让她有一种被人放在心上疼的感觉,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

“谢谢母后成全。”

某一天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萌生了一个念头,她便对着容子谦说“容子谦,你娶我吧”,她记得容子谦当时愣了好久好久,才反应过来,傻笑着对她说好,就这样,在大家的帮忙下,她嫁给了他。

就这样,若水 变成了水仙,每一世都陪着我。。

“娘子,你在想什么?”容子谦疑惑的看着蔠娇娇。

人们说水仙是自恋的象征,这有何不可, 爱自己的人,才会懂得去爱别人,自恋是一种艺术,不过我爱水仙不是这个原因, 它长长的茎,长的比别人都傲,却不像其他的花朝着天空,而是谦虚的低着头,对着世人,这是一种精神,一种值得人们一辈子去学习的精神。而我为之着迷。

“相公,我有没有说过,遇到你是我最幸运的事,嫁给你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蔠娇娇扑进容子谦的怀里。

“才不是,遇到娘子才是我最大的福气”容子谦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人,亲了亲她的发顶,她不会知道他那时候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已经爱上了她。那天他本来不用上山的,可是心里总是有一股莫名的悸动指引着他,他这才上山一探究竟,而这一趟,他才能救下她,救下这个他心心念念的人儿,他想他留在这里或许就是为了等待她。他不想知道她以前遇到了什么事,他只想珍惜现在,爱她,疼她,宠她,他要让她的眼睛恢复,让她眼里心里皆是他。

“相公,我眼泪又要掉了”蔠娇娇顶着重重的鼻音,拱了拱他的胸前。

“娘子,要忍住,你的眼睛不可再掉眼泪了,都是相公的错,引得你惆怅 ,相公好不容易就要等到你恢复光明,可不能失败”容子谦慌忙的看着她的眼睛,她的双眼不能再遭受伤害了。

“相公,你真傻”蔠娇娇失笑,又重新抱紧了他,她以前何尝不也是傻傻的,可是现在有这么一个人疼着她,她就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人。她也是有人爱的,有人疼的人。

梨花亭内,两人相互拥抱着,男子一脸笑意,而女子也是眉眼弯弯,亭外,晶莹的雪花,随着轻风,依旧飘落纷飞。

www.3066.com 7

                                  番外

蔠菱菱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为她,而赶走了姐姐,她是生气,可是她只是生气姐姐为何要欺骗她说不喜欢楢堔师兄,每次都能忍受她在姐姐面前说她喜欢楢堔师兄的话呢。她看着眼前的爹娘吵架,娘亲流着眼泪,爹爹双眼微红,瘫坐在椅子上,而楢堔师兄一脸震惊。她突然有些难过,那是她的姐姐啊,尽管不是亲生姐姐,可是姐姐待她很好很好。爹爹说他明天便会下山去寻找姐姐,楢堔师兄也说一起去,她呆呆的流着眼泪走到自己的爹爹面前,她也想去找姐姐,她不生气了,她真的不生气姐姐喜欢楢堔师兄,她可以和姐姐公平竞争的。娘亲看着他们,也没有说话,只抹着眼泪。

就这样他们三人下了山,四处寻找着姐姐,可是始终却找不到她。后来他们听说有人在雪绒山见过姐姐,她才恍惚想起姐姐曾经对着她说以后要去看漫天的飞雪。他们顺着这个踪迹终于找到了姐姐,等到他们见到姐姐的时候,他们才知道姐姐当年为了救她,被毒蛇咬到,双眼和心肺受到了毒素的侵蚀,幸亏姐姐遇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容神医,他救活了姐姐,而姐姐也已经嫁给了他,他对姐姐很好很好,姐姐脸上幸福的笑容,让她,爹爹和楢堔师兄莫名的心酸,姐姐从来便不会对着他们笑得如此开心,他们三人不愿再去打扰姐姐的生活,三个人便连夜离开了羑里镇,回到了左岩山。

爹爹回来后,重病了一场,临死前一直呢喃着自己对不起姐姐的爹娘,没有照顾好姐姐。而娘亲也知道自己的过错,可是就算知道了也无法弥补姐姐收到的伤害。

后来她也如愿嫁给了楢堔师兄,随着师兄离开了左岩山,姐姐这件事却一直都藏在他们彼此的心里,永远也不会忘记。

                                    终

www.3066.com 8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www.3066.com水仙幻梦,才免我半生孤苦无依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