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为你而来

摘要: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可有断肠人,在夕阳西下的某个地方。这三年,我仿佛经历了很多,又仿佛只是走马观花梦一场,什么也没有留下。我始终相信,只要我,心若向阳,定会无畏悲伤。一外面好像在下雨了,夕阳放 ...

第二十章 冤家,怀人

彼岸花开,飘香傲雪三生等待,只为与你一世情缘;奈何桥畔,苦苦期盼祈求许愿,只为相守与你并肩。
   ——题记
  手执纤纤线,凝望雁飞天
  “少爷,少爷,您别跑那么快,小心摔坏了。”一中年妇女,边追边喊。急切的追赶前面奔跑着放风筝的五六岁少年,丝毫不计较自己奔跑的气喘吁吁。
  只见这位孩童,一眼看上去便叫人难忘。身着凌罗绸缎,脚上踏一对蓝龙玉靴。从骨子间透着一种潇洒,气宇轩昂。也只有这城南最富有霸气的赵氏钱庄的公子赵若轩,才会这样从内而外散发出让人赞叹不已的光芒。
  只见他,丝毫不理会奶娘的呼唤,手中轻执那丝丝长线,眼睛一眨不眨地凝望云端线的尽头,飞雁翱翔。他多么羡慕曾在手中升起的纸鸢,可以在云中自由穿梭,自由飞翔。可是自己呢。虽家有万贯,但无奈因为是家中独子,父母管教自己甚严,少有这般自由与洒脱。
  “少爷,天色已晚,我们回去吧。不然老夫人会担心您的。”奶娘不知不觉走到孩童身边,小心的提醒他。
  “好吧,奶娘。我跟你回去。要不然母亲又该责怪您啦。”说着,少年将手中的纤纤线,轻轻松开。眼睛望着那只脱离了线束缚的飞雁,仿佛在说“飞吧,向往自由的大雁”。
  奶娘轻轻牵起少爷的手,虽名为主仆,可是,这孩子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就像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这孩子也从小懂事。待自己如同亲母,这也给自己的心里带来一点点安慰。
  
  辗转又相见,青梅竹马欢
  正走着,不觉已到自家门前。少爷悄悄地将自己的手从奶娘手里移开。他知道,母亲是不允许他和奶娘太过亲近的。
  “母亲,孩儿回来了”说着他走进房间,轻轻关上门。走到母亲身边。
  只见堂前的妇人,雍容华贵。脸上稍微拍上一层淡淡的晚装。虽已三十出头,但仍是风韵十足。这就是赵氏钱庄堂堂夫人陈素兰。
  “轩儿,来。到母亲身边来。”边说边向儿子招了招手。哎,虽家庭显赫,但也有自己的烦心事。本想趁自己风华正茂为赵家开枝散叶,可是谁曾想,自从诞下若轩,就再无子嗣。
  眼看着老爷对若轩管教甚严,素兰亦知家中将来定要靠若轩来打理,便同样严厉。可是,毕竟是妇人。看到孩子幼小年纪便要经历严格的训练,也不免心疼。
  为了给孩子找个伴,以及暖自己心窝,素兰便从外买了个小丫头。“轩儿,今日母亲给你带来个妹妹,你看,可还喜欢?
  说着,便呼唤了一声“菲儿,出来吧。”接着从墙角出来一个同样五六岁的小姑娘。
  只见小女孩娇俏的小脸上带着怯怯的羞涩。明眸皓齿,圆圆的脸庞如满月,肌肤如瓷一般光彩照人。“菲儿,快叫你轩哥哥。”素兰拉着小女孩的手,叫到若轩的身边。
  “哥哥。”小女孩轻轻的呼唤。
  若轩的眼前一亮,便把这个名唤菲儿的妹妹放在了心上。她看起来那么小,那么柔弱。我一定好好照顾她,让她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妹妹。
  若轩牽起菲儿的小手,就跑到花园嬉戏去了。素兰看着两个小孩远去的背影,不由得一阵欣喜。但愿上天能够厚待这对可爱的孩子。愿他们一生幸福。
  
  青梅伴竹马,轩菲结同心
  人说江南女子美如画,可一见赵氏钱庄的小姐,赵雨菲,也不觉有些黯淡。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昔日的丫头今也出落的亭亭玉立。
  只见她丹凤眼,柳叶眉青山含黛,玉脂凝膏肤如露珠,仿佛一滴即碎。朱唇轻启,香腮红。在配上那上等的衣衫布料,宛若天仙下凡,倾国倾城也不为过。
  眼见佳人已到二八芳龄,上门提亲的宦官贵人不在少数,可是赵雨菲丝毫不为所动。母亲素兰看在眼里,不由心里暗喜。莫不是这丫头......
  “母亲,轩儿哥哥进京已有一个多月了。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啊?”素兰正想着,丫头已经来到了自己身边。
  “菲儿,你轩哥哥他进京赶考。想着也快回来啦。若能高中,想必返家的日子近了。”素兰看着这个自己养大的女儿,心疼的安慰说道。
  赵雨菲从母亲那出来,不由一阵落寞。想起一个月前,自己送若轩哥哥离开钱庄的前一晚,月色明朗,星光淡淡。她如小时候般被哥哥牵着手,走在自家的花园河畔。
  “菲儿,在家照顾好母亲。保重身体,不管哥哥此番出门中或不中,定当早日返回家门。回来后,八抬大轿迎娶妹妹进门。让你做着世上最美的新娘。
  “哥哥,无论此番进京结果如何,但愿你早日回来,菲儿一定好好照顾母亲,等着你回来。”
  说完,若轩拥她入怀,轻吻佳人芳颊。耳边低语,许她一世相依,不离不弃。这是从见她的第一面开始,便许下诺言此生照料,疼惜她胜过自己。
  而菲儿自她五岁进赵家,母亲便待她视若亲生。若轩更是待她不薄。小时候,一直被她视为兄妹之间的情意。可当她知道自己并非赵家亲生的时候,哥哥欣喜若狂。原来,他一直视她如同生命的小女子,竟然可以照顾她一生一世。
  他一直想要的不是她做他的妹妹,而是他的妻。他觉得拥有菲儿妹妹的爱便是这世上最好的财富。千金不换。
  那晚,他们相拥看星赏月。互托终身。一夜未眠。依依不舍的送他踏上离家的路。
  
  千里寻君路,万分不舍情
  想起往日与若轩的点点滴滴,菲儿时而欢笑,时而落泪。不知道心上人身在他乡可安好?可否另有她人伴身旁?
  想着,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菲儿就拜别了母亲,带着自己贴身的丫头小玉踏上了漫漫的寻亲路。
  一路上,她们姐妹二人扮成男装相依相伴。风尘仆仆,翻山越岭。不辞辛苦。正走着,突然看到远处一群强盗迎面奔来。
  “呵呵,看这位爷细皮嫩肉的好像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几个,上!弄几个银两咱们好喝酒去。”说着就向雨菲她们冲了上来。
  小玉挡在雨菲的前面,说“不许伤害我家公子,我们没有盘缠给你们。”说完就想要带着小姐逃跑。
  可是她们毕竟是两个弱女子,岂是那群强盗的对手,不一会就被抢走了银两。甚至连女子身份亦被识破。眼看两人的处境非常危险。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突然过来一个英俊健壮的少年。将她俩从强盗手中救了出来。
  雨菲她们感激不尽。一问才知,这名少年竟然是哥哥若轩的同窗好友。亦姓赵,名博楚。在他的带领下,雨菲顺利地找到了哥哥若轩。
  两人他乡相见,分外激动,不免相拥而泣。原来,若轩和博楚二人相伴考试。一文一武,二人名列前茅。
  无奈何,考官却被尚书收买,将金榜上的名字更改。换作了他人。二人去找尚书评理,却被赶了出来。躲在了郊外一所破旧的学堂里。
  听了若轩哥哥的遭遇,雨菲心中万分伤感。她不在乎他是不是金榜题名,但她在乎不让他受到伤害。这时,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她的心中诞生了。于是她依依不舍的辞别了哥哥。想要用自己的办法为心上人讨回公道。
  
  只身入虎穴,放手痛断肠
  赵雨菲,一代佳人。凭借自身的智慧和美貌,进入了当朝尚书的家里。不想还得到了尚书夫人的信任和喜欢。
  通过尚书夫人才明白,原来,尚书家小姐张华瑾正值风华正茂,那日在自家花园小楼上眺望,见一潇洒男子从门前走过。
  风流倜傥,文质彬彬,便一见倾心。从此芳心暗许。便让父亲以官职和权势要挟非他不嫁。
  父亲在朝为官多年,一问便知女儿心系之人竟是新科头名状元。赵若轩。然后尚书大人曾将若轩唤之跟前,有心将自己女儿许配给他,可是,若轩一听便婉言谢绝。说家中早有妻室,坚决不从。
  尚书大人一怒之下便让考官将若轩除名,把状元名词换成他人。
  得知事情真相,雨菲心底暗暗感动,若轩竟然为了自己拒绝高官厚禄。可是,自己能给他什么呢?爱,固然重要。但是美好的仕途同样是一个男子最期盼的,想想母亲,苦苦期盼娇儿能够高中还乡,光耀门楣。
  于是,菲儿决定,只有自己放手才能还来心上人的仕途。
  过了不久,她离开了尚书府,悄悄地将自己所有的爱与不舍放在了心里。泪水打湿爱的心,受伤只有自己知道。可是,她只有如此,才觉得能为他做些什么。她告诉尚书大人,她可以有办法让若轩娶华瑾小姐,条件是必须趁皇榜没有公布,把名字换回来。为了女儿,尚书答应了雨菲。
  
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为你而来。  转身泪倾城,浪迹天涯魂
  赵雨菲又回到了若轩身边,她强忍着心中千分不舍万分难过,告诉了若轩哥哥:“哥,我从小就把你当成了我的亲哥哥。从来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自从那天我遇到了博楚大哥,我才懂得原来咱俩的只是兄妹之间的情意。对不起,忘记我吧。”
  博楚听到雨菲的话,欣喜若狂。因为他也早就把雨菲放在了心上。只不过因为他和若轩是至交。才把这份感情放在心底。
  若轩听此一番话,如同晴天霹雳。这不可能。她是爱自己的。从那温柔的双眸,嘴角的微笑都是可以看出来的。可是,怎么会?即便如此。可他深爱着她啊,让他放手,怎么可能。
  “菲儿,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对吗?”
  “不,是真的。哥,对不起!”菲儿转身泪水打湿了受伤的心,哭着跑了出去。
  留下了若轩呆呆地愣在那里。博楚怕他出事,和他一起回到家里。
  雨菲带着玉儿回到家,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母亲。母亲得知一切后,拉着女儿的手,含着泪说“菲儿,我知道你爱你轩哥哥。可是,为了他的前途,你是对的。我们这就去尚书大人家里提亲,只是苦了我的女儿。”
  菲儿和母亲拥在一起泪流满面。正说着,博楚和若轩回来了。若轩一见菲儿哭,心就疼了,他握住她的手就问。“菲儿,你怎么啦?”
  菲儿正不知从何说起,母亲拉了拉她的手“菲儿啊,她害羞。呵呵。姑娘大啦。我决定把她许配给博楚公子。明天就带人去尚书大人家提亲。可好?”
  “不,我心里只有菲儿,誓死不另娶她人。”菲儿听完以后,哭着掩面跑了出去,她又何尝不想和他在一起。
  “母亲,我心中只认菲儿是我的妻子,今生得不到她的心,那我只好青灯佛珠了此半生。”
  母亲说“轩儿,菲儿心系之人不是你,你又何苦??”说完就要撞墙自尽。“你执意如此,那我只好结束自己这条命啦”
  “母亲,母亲。我娶,娶尚书千金还不行吗!”若轩怕母亲有事,情急之下允许了这门亲事。
  
  你我成陌路,来生再等君
  红烛摇曳,洞房新喜。状元郎与尚书千金喜结连里。新娘满面娇羞,心花怒放。新郎满腹痛楚,无人倾诉。
  咫尺天涯,布衣夫妻,携手同行话桑麻。
  
   奈何桥畔,四人求佛
  “来生,无论贫穷富贵,必定和他生死相依!”
  “来生,愿与她结姻缘,心中能为我而动。”
  “来生,和她在一起不离不弃。”
  “此生,他心中只有菲儿,原来未得他姻缘真心。”
  就这样他们的故事像风一样吹散,又像梦一样落在心田。
  
   奈何桥上缘定三生
  等你,不离不弃。
  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我们死也要死在一起。         

第一章  穿越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可有断肠人,在夕阳西下的某个地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哥,不要管我,你开枪呀!”

这三年,我仿佛经历了很多,又仿佛只是走马观花梦一场,什么也没有留下。

图片 1

  “小子,你妹妹的命现在在我的手里,有种你就开枪呀。”

我始终相信,只要我,心若向阳,定会无畏悲伤。

文/桢木

  “李立你放开她,不然我就开枪了。你以为你还能逃得掉吗?今天我一定要把你逮捕归案。”

傍晚时分,马车停在了圣王府前,宓祯想着此时萧煜应该已经回府了,便嘱咐着秦之玉早些回去。

  “哥,你要好好的活下去,下辈子我们还要做兄妹。”说完,锦月便向后一转,歹徒的刀瞬间划破了她的脖子,鲜血喷了歹徒一脸,就在这时,枪声响起,李立被击毙。林轩快速跑向锦月,“月儿,月儿,你不要吓哥哥,快点醒醒。月儿……”可是任凭林轩怎么叫喊,怀中的锦月却再也无法回答他。

外面好像在下雨了,夕阳放下手中的绣荷包,起身去关窗户。雨声滴滴嗒嗒的,不一会儿,地上漾起了一层层的小水花。窗外,有人正往夕阳院走来。

“怎么,你还怕他看到我啊?本小姐现在巴不得见到他呢!若是有机会,我要让他知道你也是有人护着的,让他再不敢欺负你。”二人下了马车,秦之玉拉着宓祯的手说道。

  “小姐,小姐。”古色古香的屋内一名小丫鬟正在呼唤她家的小姐。

夕阳,下雨天的怎么不多穿点衣服,着凉了怎么办?

“你啊!”知道她这是在宽慰自己,宓祯心里倒十分温暖。

  “嗯,怎么了,茯苓。”

乱絮哥哥,你回来啦

“秦小姐还是这般心直口快啊。”只见容子轩和萧焕并排从府内出来。

  “小姐,你怎么又出神了,自打小姐你醒来这三个月,小姐总是出神,您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奴婢叫大夫来给您瞧瞧吧。”

刚回来呢,一到家就来看你了。几日不见,有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啊。

“瑞王殿下。”宓祯二人向萧焕行礼。

  “不用了,我很好,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你就不要担心我了。对了,糕点做好了吗?”

夕阳听到他的话,脸上泛起了浅浅的红晕。

“不必多礼。”萧焕是认得秦之玉的,因此也十分客气。

  “青果已经去准备了,应该快好了,小姐稍等,奴婢这就去看看。”

这就害羞了?那我要说帮你介绍个相公,你还不得捂脸躲起来啦。说完,还哈哈笑了几声。

对于这二人走在一起,宓祯早已习惯。但身旁的秦之玉似乎有些不解。“怎么还有你?”

  “嗯,去吧。”。本以为自己的生命已经终结,没想到一觉醒来却变成了耀世王朝与慕家养女慕馨宁。慕馨宁的养父是耀世王朝的定国侯,养母是楚国公府的滴女。定国侯一生只娶国公府小姐一人为妻,育有一子,名为慕昊宸。五年前,定国侯一家出城游玩,回府的途中发现了晕倒的林锦月,就将她救回府中,认为养女,取名慕馨宁。三个月前,慕馨宁参加宫宴时不小心落入湖中昏迷不醒,等到慕馨宁醒来时,竟然发现自己从21世纪穿越而来,替代了原来的慕馨宁。

夕阳嘴角的笑意慢慢消失,心一片悲凉。

容子轩挑了挑眉道:“秦小姐都能来的地方,本少爷怎么来不得?”

  “宁儿,你在吗?”这时,门外一男子的声音响起。

深秋了,外面的寒风略显萧瑟,夕阳走出了夕阳院,往飞絮轩走去。

“本小姐只是奇怪,瑞王殿下这般稳重之人怎会与你这个纨绔子弟为伍。”

  “好像是哥哥来了。沉香,你去看看。”

开飞絮山庄有2年了吧,那时家遭变故,来魅城投亲,不料亲人举家迁走,自己一单身女子,举目无亲,有次还差点被坏人欺负。

见二人互不相让,萧焕上前劝道:“秦小姐,本王与子轩相识甚早,只怕那时秦小姐还未见过子轩呢。”

  “是,小姐。”说完沉香挑起帘子出去了。到了门口看见少爷林锦轩,忙行一礼说:“少爷,小姐请您进去。”

也就是那次,被飞絮山庄的乱絮所救。把我带回了这里。

“秦小姐这脾气若再不改改,恐怕就真的嫁不出去了。”容子轩冷笑道。

  “嗯,好。”

回想的瞬间,人已走到飞絮轩。他的贴身丫鬟六儿正站在门外,夕阳抬脚刚要走进屋。

“容少爷放心,本小姐的终身大事不劳您挂心。我秦之玉就算一辈子不嫁人也不会考虑你容大公子的!”

  屋内的慕馨宁一见慕昊宸进来,忙迎上去,“哥哥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夕阳小姐,少爷吩咐过,没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进去。

“你!”容子轩被这话气得乱了分寸,他好歹也是郦阳城巨富容家的少主,如今竟被个小丫头看不起。

  “今天没什么事情需要处理,就早些回来了,想着你自打病好了,一直闷在府内,趁着今天早就想带你出去转转。”

任何人也包括我吗?

“容公子,之玉毕竟是个姑娘家,您别与她计较。”宓祯挡在秦之玉身前说道。

  “嗯,好。爹爹也跟你一起回来了吗?”

是的,夕阳小姐。

“宓祯,你以为你是谁?秦小姐还真是好眼光,竟与个私生女走得这么近。”

  “没有,爹爹还有些事处理,晚些回来。走吧,我们去向母亲请安。”

刚来时,我怕生,都很少出门,是你天天来陪着我。有次,我突然去找你,你那时刚好在处理紧急事件,可你一看到我,事也不处理了,就陪着我,安安抚我。还告诉我,任何时候,只要他在,只要我想来,都可以见到他。

“容子轩,阿祯毕竟是圣王府的人,你嘴巴放干净点!”秦之玉替宓祯打抱不平。

  “嗯,好。哥哥稍等,我先换身衣服。”说完慕馨宁就像里间走去。梳洗完毕后,就随慕昊宸向梧桐苑走去。梧桐苑是慕夫人和慕老爷的居所,每晚,慕家四口就会在梧桐苑用晚膳。不一会儿,兄妹二人就到了梧桐苑。二人一进院,门口站着的李嬷嬷就迎了上来,“少爷,小姐来了,夫人刚刚午休醒来。少爷,小姐请进。”

什么时候开始,我成了任何人中的其中一个了。

“好了子轩,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看着这对冤家,萧焕实属无奈。

  “嗯,好。”说着馨宁和昊宸就进了屋子,“娘,宁儿和哥哥来看您了。”

夕阳小姐,少爷说让你去趟飞絮轩,他有要事找你。

容子轩可以说是被萧焕强行拖走的,不然就他们这火爆性子,不吵个鸡飞狗跳是不会罢休的。

  “嗯,快进来。宸儿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好,我随后就到。

见二人走远,秦之玉终于按捺不住了。“阿祯,他平时就这样欺负你?这府里的人是不是都这般对你?”

  “今天没什么要紧事,就早些回来了,想带着宁儿出去转转,要不然您的宝贝宁儿就要发霉了。”说完笑看着慕馨宁。

夕阳刚一踏进飞絮轩,就看到里面有三个人,一个是乱絮哥哥,还有两个背对着夕阳,从背影看过去,是一男一女。

“之玉,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我们之间有点小误会,他还对我有些偏见,没什么大不了的。倒是你,你们认识?”

  慕夫人笑看着这对宝贝儿女,心中别提有多开心。慕夫人很庆幸可以收养慕馨宁,自从生下宸儿后她就很想再生一个女儿,可是身体的损伤致使她这些年一直未能如愿,直到他们在回府的途中救下宁儿,宁儿的到来为府上增添了许多欢笑。

乱絮哥哥,你找我有什么事。

“额……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我爹和容世伯在私下给我们定了婚事。”秦之玉说道。

      “快去吧,宸儿,保护好你妹妹3,早点回来用晚膳。”

夕阳刚说完,他们三人同时转了过来。

“什么?你跟容子轩?”

       “娘,放心吧。宁儿,走吧。”

夕阳想,这该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吧

“他那个不务正业的纨绔公子,本小姐才看不上他呢。后来我爹也没再坚持,这事儿就作罢了。我也是怕你担心,所以没告诉你。”秦之玉解释着。

      “娘,我们走了。”慕馨宁说完就跟着他哥哥走了出去。 

夕阳你来了,来,过来见见你未来的嫂子。快叫颜郁姐姐。

“好了,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只是看你们方才的样子,欢喜冤家似的,还挺般配的。”宓祯嘴上打趣着,心里也的确这样想,她能看出来容子轩不是坏人。

说完,执起身边那女子的手。夕阳呆呆地望着那两只紧握着的手。曾几何时,那是她最幸福的奢望,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你愈发会使坏了!快回去吧,我也该回府了。”

夕阳姑娘,我是郁儿的哥哥。你可以叫我念哥哥,很高兴认识你。


念哥哥好,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房了。

宓祯回到房间,奇怪这一路上并未见到萧煜的身影,心中不免有些沮丧起来。说起来也怪了,这几日总会时不时想起他,甚至有时会发起呆来。大概是想着怎么讨好他,心力交瘁了吧,宓祯安慰着自己。

夕阳说完,转身向夕阳院走去。

正想着,见芷柔走了进来。“姑娘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一双盛满深情的眼眸一直望着夕阳越走越远的背影。

“没……没想什么。”宓祯不禁有些吞吐,眼神也躲躲闪闪的。

夕阳忍着快滴下的泪水,快步走着。原来根本不是她以为的那样,她一直以为君心似她心,确原来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对她的好,他对她的宠,无非只是哥哥对妹妹的感情而已。

“姑娘怎得脸红了?”宓姑娘是个好说话的主子,待自己也好,芷柔也没了那么多规矩。

现在,她连自己选择的权力都没有了吗?那个念哥哥,他们的意思她懂,可她不想也不愿。

“哪有……你这丫头,还学会取笑我了。”宓祯急着辩解。

夕阳端着杯参茶往飞絮轩走去,听六儿说乱絮哥哥已经几天没休息了,好像是庄里出了什么事。她刚要敲门,从里面传来了争执声。

“姑娘该不会在想少爷吧?”

爹,我不同意,虽说夕阳妹妹是我救回来的,但她有自主选择的权力。我也承认颜念公子很好,夕阳嫁给他也一定会幸福,但我们没有权力替她做主。

“才没有,你别瞎说。”

另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

“其实吧,芷柔觉得姑娘跟少爷还是很般配的。”府里的人都知道少爷跟宓姑娘是逢场作戏,但她明白宓姑娘是个好女子,“别看少爷平日里对谁都冷冰冰的,但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当年芷柔家中落魄,不得已被变卖为奴,是少爷心善收留了我,还给了我一笔银两安葬了父母。少爷从前其实不是这样的,只是……王爷和大少爷相继离世,郡主又远嫁他国,少爷经历这么多变故,难免会变得冷淡些。”

如果不这么做,那你说这次庄里的难关该怎么办。与颜玉楼结亲,是多少人家做梦都在想的事,现在有这个机会,你与颜郁小姐,夕阳与颜念公子,如果你们同时成亲的话,相信我们的问题肯定就迎刃而解了。你以为我不疼夕阳吗?我也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这样对她也有好处,她以后也有个好的依靠,她也不能一辈子都呆在庄里。

听芷柔说了这么多,宓祯也明白当年的事对他打击有多大,她也十分同情他。或许不能说同情,她对他甚至有了一丝心疼。宓祯不知道这种情绪是否该有,但她知道不能对他产生任何感情,他们处在对立面,越陷越深对她来说将会是致命的。至少,她不能陷入萧煜同皇室的纷争之中。

爹,我

“芷柔,你去歇着吧,今日不用伺候了。”宓祯说道。

夕阳推开门走了进来:乱絮哥哥,伯父,你们说的我没意见。

“是。”芷柔猜不透她心中所想,但她是真心希望能有一个像宓姑娘这样的女子陪在少爷身边。

如果这样能帮到你的话,我拿什么拒绝。只要能帮你,我甘愿。

宓祯坐在窗前,望着府里的灯火逐渐亮了起来,她心中有些乱,便起身往花园走去。自己与萧煜接触并不多,甚至连话都没说上几句。他小小年纪就经历了丧父丧兄之痛,一个人背负整个圣王府的荣辱,她似乎对这个男子产生了些不一样的感觉。

夕阳姑娘,你可以不用勉强的,就算不联亲,我也会帮乱絮公子的,他值得我交他这个朋友。念公子对着夕阳说道。念哥哥,你想多了。我终归也是要嫁人的,刚好我又不讨厌你,我也明白你的心意。我知道你会对我好的,这就够了。

远处的凉亭内传来阵阵清脆悦耳的箫声,宓祯闻声走近,本以为是温谨一又宿在了王府,不想却是萧煜。他还是平日里的神情,冷酷却又露着淡淡的愁色,让人不敢接近。她缓缓走近,萧煜似乎发现了她,但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可我看得出来,你喜欢的是乱絮公子。

直至一曲终了,二人视线相对,静静凝视着对方,一个深邃神秘让人无法琢磨,一个眸若清泉纯净无瑕。

那你会介意吗?

萧煜终于先开了口:“听李叔说,你今日出门了?”

我不会,如果你真想清楚的话,我相信,在以后的日子里,你一定会爱上好。

“是,跟之玉出了城,去置办了些物什。”

嗯,我也相信。为了不让乱絮哥哥为难,我一定会努力爱上你。最后一句,夕阳在心里默默地说。

“你与秦之玉十分要好?”

马儿在路上飞驰着,夕阳整个人被念公子环抱着。她闭着眼睛,仿佛在想着心事,又仿佛只是睡着了。

“我与之玉是闺中密友。”

不舍,不想,不愿。可还是让自己离你越来越远了。三年的时间,从最初的相救,到后来的形影陪伴,再到现在的两地难见。

“以后可以请她来府中小聚,不必问过我的意见。”

一晃岁月逝,与君两分离

宓祯愣了一下,这似乎是他第一次跟自己这般说话,用那样温柔和缓的语气,她心中竟有几分小雀跃。“你方才吹的是什么曲子?”

待到他日相见时

“是一首古曲了,叫《月出》。”萧煜答道,手中抚摸着紫竹箫。

多少深情已不复

“是诗经中的那首吗?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马儿疾速地跑着,越跑越远。夕阳西下,马上的人儿已远在天涯。

“正是。”萧煜没想到宓祯也精通诗词曲韵。

“这可是对月怀人的曲子,你……在思念谁?”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他便在望月思人,他的心上人会是什么样子呢?

“有感而发罢了,你似乎很懂这曲子。”

“我也是第一次听到。只是这词我很熟悉,没想到它的曲子这么美。”宓祯说道。

“会弹琴吗?”萧煜问道。

“啊?”对他突然的发问,她有些失措,“会一点。”

“随我来。”说完他便起身,往园内石子路的尽头走去。

未完待续……

喜欢就点个小红心或者打赏一二吧。

愿你我相遇在年轻人的文艺聚集地。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诚意推荐   简书连载风云录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为你而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