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之前,大作家法捷耶夫为什么自杀

20世纪的文学名著中有部奇书,它就是苏联作家米左琴科的科研小说《日出之前》。因为奇,人们曾久未读懂;因未被读懂,书与作家都蒙受了沉重的灾难。 1943年8月,苏联文学杂志《十月》刊载了该作头3章,10月登了4-7章。杂志连连催稿,计划年终登完。作家累得精疲力竭,但憧憬未来,兴奋不已,不料11月接到通知,杂志奉命停载。颇显天真的左琴科愕然之余,起而上书领袖斯大林,吁请熟悉作品,支持刊登。他当然不知道,5月联共中央调阅该作在前,杂志停载在后。12月2日、3日,党中央书记处与组织局先后通过了《关于提高文学刊物书记责任的决议》和《关于监督文学艺术刊物的决议》,里面批评了不少作家,左琴科与他的《日出之前》首当其冲。12月6日,苏联作家协会主席团扩大会议上,作协领导人法捷耶夫、马尔夏克、什克洛夫斯基等批判《日出之前》是反艺术的,有违人民利益的。12月31日,左琴科被逐出《鳄鱼》杂志编委会。1944年1月,党中央机关报《真理报》发表批判该作文章《谈一部有害的小说》。3月,党中央机关杂志《布尔什维克》发表吉洪诺夫的文章《苏联文学中的卫国战争》,文中点名批判了左琴科及其《日出之前》。对于身为老朋友的人这种翻脸不认人的行为,吉洪诺夫对左琴科解释说,他是奉命行事。 1944、1945的两年中,左琴科备尝痛苦与冷落。1945年12月,一家默默无闻的少儿杂志《穆尔济尔卡》发表了他的一个儿童短篇小说《猴子历险记》。1946年6月《星》杂志新辟儿童文学栏目,临时抓稿,未跟作家打招呼便转载了这个短篇,里面写了一只猴子有趣的经历,也借此批评了人们的一些不良行为。不料苏联社会中的人是不能批评的苏维埃人,因而触犯天条,这个儿童短篇小说便成了一条导火索,作为前科的《日出之前》因此遭到了更加粗暴的批判,几乎将作家置于死地。 1946年8月9日党中央组织局召集有关人员开会,斯大林亲临现场,怒气冲冲地对左琴科进行了令人震惊的批判,在政治上把左琴科定为对苏维埃人有怨气的诽谤者、江湖骗子;在艺术上把左琴科定为粗俗写作匠,说他写的东西是催吐剂;在人格上则大骂你们的左琴科是个流氓!这就是斯大林说的我为什么不喜欢左琴科这种人的原因。最后斯大林将一个文弱书生与整个社会对立起来,说不是社会应该按左琴科的愿望改造,而是他应该改造,若不改造,就让他见鬼去! 在当时的苏联,斯大林不仅是列宁事业无可争议的继承人,而且刚领导苏联人民战胜了不可一世的德国法西斯,作为党和国家至高无上、威严万分的领袖,他只字千钧的话随即导致了左琴科与苏联文学的一场历史悲剧。斯大林讲话后起身离开会场,联共中央随即就起草了《关于〈星〉与〈列宁格勒〉两杂志》的决议,除了刺耳的斥责与谩骂外,明文规定以后不让左琴科、阿赫玛托娃与类似他们这样的人的作品进入杂志,以保障高度的思想性与艺术水准。这无疑剥夺了一个作家的职业。除忍受各种宣传媒体的斥责与谩骂外,左琴科也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生活来源稿费。决议14日通过,16日见报。党中央书记日丹诺夫则于16、17日赶往列宁格勒作动员报告,不仅从左琴科的成名作批判到他最后一部著作,说它们与苏维埃文学格格不入,而且把无耻、下流坯、渣滓、流氓等几乎所有污秽贬辱之词都加到了作家头上,甚至说作家把宣扬下流作为享乐,甘愿向人展示:瞧我这流氓样!还能想像出一个国家领导人对一位知识分子更加粗暴的凌辱吗?在这之后,9月4日左琴科被开除出作家协会。 1953年斯大林去世,苏联文学中出现了所谓的解冻现象,但左琴科仍然不能恢复作协会员的会籍,这位协同高尔基缔建苏联作家协会的老作家,现在只能以新会员身份重新入会。但即使这个好景也未长久。1954年左琴科奉命会见英国大学生代表团时,表示不同意日丹诺夫对他的谩骂,因而引起了对他的又一轮批判。 1958年,这位苏联文学系列丛书当代文学大师们推出的第一位大师,这位屡受高尔基赞扬,苏联人因不知其名而羞耻的大作家,在贫病交加中郁郁而终。由于对左琴科与左琴科这样的人的粗暴批判,苏联文学中战后出现了长时期的粉饰太平的不良倾向。 《日出之前》这场悲剧的出现,原因很多。但没有读懂则是重大而直接的原因。斯大林是位颇有文学造诣的领袖人物,他对《日出之前》不能容忍的态度,首先是因为对科研小说这种体裁不理解,对这种文学史上不曾有过的文学样式不习惯,不宽容。另外1943年苏联卫国战争的残酷也使斯大林难以静下心来细读这部游离于炮声硝烟之外的作品。 左琴科说,《日出之前》这部书,是以医学和哲学的形式写我个人的生活,这是一部科研作品,科学著作,诚然,是用浅显的,有些非论证性的语言叙述的。左琴科自幼孤僻内向,从青春期起精神抑郁症便一直困扰着他。他到处求医吃药都无济于事,博览群书查找病因时,他发现曾经与他同病相怜者天下还大有人在,如肖邦、果戈理、福楼拜、涅克拉索夫、谢德林,等等,于是他决心找出这种病因,给人们一把幸福的钥匙。 左琴科认为,由于巴甫洛夫过早去世,他的条件反射理论研究没有进行到底,作家要在《日出之前》这部小说中继续生理学家的未竟事业。不过左琴科不像巴甫洛夫那样,用狗进行条件反射实验,而是要用自己的病体进行研究,像他在《复返的青春》中说的,我这些医学论断不是抄来的,我就是用作实验的狗。为了查找致病的原因,左琴科利用弗洛伊德主义,先从16岁开始回忆往事,以后又从5岁回忆到15岁,继而是2岁到5岁,但都没有找到病因,于是又回忆2岁之前,并用巴甫洛夫条件反射学说研究这个单靠回忆无法深入进去的、记忆模糊不清的混沌世界,这个生平第一次接触外界世界的人生破晓时分,人生的日出之前。 《日出之前》中作家回忆了自己一百多件往事,也记述了其他人间俊杰与平民百姓的一些事迹。从审美上说,从文学样式来说,它们都是一篇篇生动有趣的纪实小说,作家本人就是这部小小说集的,或者说以他为中心人物结联成书的中篇小说的主人公。但从科研著作讲,每篇纪实小说又都是研究的手段,是资料,是论据,无不服从于查找病因这一研究课题。应强调指出的是,它不是一部科幻小说或科普小说,里面既无科学幻想,也无普及已有知识之意,它是地地道道的科学研究小说。作者在书中集作家与科学家于一身。就像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实验中,本来不能引起唾腺分泌的声、光、节拍器却令狗口水直流一样,生活中本不可怕的东西有时却引发错误的联想,产生某种可怕的条件反射,如作家因幼时受到乞丐恐吓,成年后关于乞丐的噩梦仍整夜不断。同样,有的人因初恋的悲剧日后怕谈恋爱,有的人第一次怀孕流产以后害怕怀孕总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日出之前》正是要割断这种错误的联系,这种不幸的条件反射,免除人间苦难。 作为科学著作,作为学术成果,其结论人们完全可以对它展开争论,各自褒贬,可惜人们对这种作品的体裁本身不理解,不容忍,因而称它是反艺术的。继而把科研小说的科研因素置之不顾,片面品味作为科研手段的生活琐事,包括作者为查找病因而不惜坦露的不便启齿的往事,它们便成了破口大骂作家流氓的口实,尽管这几件琐事中也无淫秽的成分在内。 1943年《日出之前》中途被禁之后,后半部直到1972年才在《星》上以科研文艺作品加以发表,该杂志既不敢说它是《日出之前》的未能发表的几章,也未敢用原来的书名,而是偷偷换了个称呼,叫《理智的故事》。1973年美国学者维拉冯威廉认出它就是《日出之前》无缘面世的部分,因而前后合二而一,以《日出之前》的原名在纽约出版。在苏联,则到1976年《理智的故事》出单行本时仍对它与《日出之前》的关系守口如瓶。直到1987年文学出版社列宁格勒分社出《左琴科选集》第3卷,《日出之前》才终以一部完整著作的面目与作者祖国的广大读者见面,再后才有了它的各种各样的版本,此时作家已经作古39年。再到第二年,联共中央《关于〈星〉与〈列宁格勒〉两杂志》的决议才被撤销,这则是作家40忌辰的事了。 现在,如果有一天《日出之前》到了哪位读者手中,读者会意识到这是一部科研小说吗? 吕绍宗

二十年代后半期和三十年代初苏联展开了大规模的工业化和农业集体化运动,全国城乡掀起了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的高潮。左琴科为了体验轰轰烈烈的生活,曾经深入到工厂企业,走访参观了白海至波罗的海的运河工程之后他写了一个中篇《一个人的故事》(1934),描写一个小偷经过再教育,最后重新作人的故事。新的生活对左琴科的创作思想乃至作品的情调、风格都有良好的影响。他从以前专写人们的旧习气、庸俗作风的短篇故事转而写些中篇甚至剧本。在他的讽刺中乐观主义和英雄主义的因素有了明显的增长,他的作品的主题、体裁、语言情节、结构等方面相应地也有所变化,对人物的心理分析比以前多了,作品所触及伦理道德问题也较前深刻了。(《米舍尔西尼亚金》),1930;《返回的青春》,1933;《兰书》,1934;讽刺剧《危险的联系》,1939等。)一九二九年左琴科在《给作家的信》中写道:无产阶级革命打开了从未被写过的新人的广阔天地。从左琴科三十年代的短篇、小品的篇名上也可以看出,转弯抹角的东西少了,这些作品所触及的问题已不是哈哈一笑的生活现象,而是极其严肃的社会道德问题,是关系到社会主义制度下人们新的道德风尚的问题(《不妥的行为》、《悬殊的婚姻》、《再谈与噪音斗争》、《关于对人的尊重》等);甚至有些作品中出现了正面的说教与劝导(《醉汉》、《相遇》《在电车上)、《列莉娅和明卡》《列宁的故事》等

日出之前,大作家法捷耶夫为什么自杀。大作家法捷耶夫为什么自杀? 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维奇。法捷耶夫是前苏联著名作家,他的长篇小说《毁灭》和《青年近卫军》是蜚声世界文坛的杰作。法捷耶夫还是著名的社会活动家,曾长期担任全苏作家协会的领导工作。可是,这位深受广大读者欢迎和文艺界人士爱戴的才华横溢的大作家,突然于1956年5 月13日在他的寓所、莫斯科郊外的佩列杰尔基诺开枪自杀,年仅55岁,正值文学创作的盛年。人们在无比震惊和惋惜之余,不禁对法捷耶夫自杀的真实原因进行种种推测和探求。 首先不妨让我们看一看法捷耶夫本人是如何解释自己为什么自杀吧。法捷耶夫自杀之前给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留下了一封遗信,这封充满绝望的绝命书读来令人柔肠寸断。对于法捷耶夫这样一个诚实的作家来说,人们没有理由怀疑他临死前写下的每一句话。绝命书开头就写道:我看不到继续活下去的可能,因为我一生为之献身的艺术已经被自信而无知的党领导扼杀了,现在已经不可挽救了。接着,他在痛心地提到许多优秀的文学家在30年代大清洗中死于非命以后,着重申斥了斯大林去世后苏共新领导人对文艺界的粗暴和无知。因此,法捷耶夫决定:作为作家,我的生命已经失去了任何意义,因此我非常高兴地离开这样的生活,就象从丑恶的生存中得到解脱一样,在这样的生活里落到我头上的是卑鄙行为、谎言和诬蔑。看了这封绝命书,似乎对法捷耶夫自杀的原因已经一目了然,其实没这么简单。一个思想十分丰富而又极为矛盾的大作家之所以作出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样可怕的选择,其动机无论如何不是一篇仅有千余言的书信所能全部说完的,何况信中谈到许多东西也不一定说清楚了。因此,对于法捷耶夫为什么要自杀的问题,实在还有不少疑团。 象《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这类西方权威著作一般认为法捷耶夫自杀纯系对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批判斯大林个人迷信的抗议。这些著作称法捷耶夫对30年代迫害文艺界人士应负何种责任尚不清楚,但是肯定他参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苏共中央书记日丹诺夫组织的文学批判运动。斯大林去世时,法捷耶夫曾撰文称斯大林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道主义者,所以当斯大林受到批判后,他想不通自杀了。可以肯定,法捷耶夫在1956年5 月13日自杀与3 个月前苏共二十大公开批判斯大林、大幅度改变苏联原先的政策路线一事有关。不过到底是什么关系,恐怕不象西方某些人说的那么简单。 首先,谁也没有发现法捷耶夫参予30年代迫害作家的事件的证据。相反,法捷耶夫对此十分反感,认为这是叶若夫、贝利亚之流犯下的罪行。据苏联作家帕夫连科说,法捷耶夫曾当面向斯大林揭发过贝利亚。战后日丹诺夫组织的文学批判运动明显是错误的,法捷耶夫身为苏共党中央委员和作家协会总书记不仅参予了其事,而且亲自批判过一些作家。对此法捷耶夫有多大责任呢?多数人认为不能苛求于他,他不得不服从上面的命令。此外,苏联作家伊万。茹科夫在1987年第30和31期《星火》杂志发表的连载文章认为:法捷耶夫在对待米。米。左琴科和安。安。阿赫马托娃的问题上,表现出最大限度的人道主义和最大限度的正直。文章还提到,正是由于法捷夫的呼吁,阿赫马托娃受牵连的儿子才得以获释。而且有许多人证明,早在苏共二十大召开之前,法捷耶夫就开始为三四十年代蒙受不白之冤的某些作家恢复名誉而奔走。可见,法捷耶夫本人是正直的,但又不能与错误的批判运动脱离干系。为此他内心到底如何痛苦与内疚,在促使他自杀一事中到底起了什么作用,旁人不得而知。 其次,法捷耶夫对赫鲁晓夫等苏共新领导人流露出明显不满和失望,但是这究竟是因为赫鲁晓夫批判了斯大林呢?还是因为他对文学事业乱加干涉呢?对此也有争论。西方的观点多倾向于前者。法捷耶夫一直十分敬仰斯大林,认为30年代镇压无辜是叶若夫和贝利亚背着斯大林干的,因此他对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批判斯大林极为震惊与不安。苏联许多作家认为法捷耶夫主要是对赫鲁晓夫粗暴对待苏联文学感到恼怒。他曾在1953年到1956年间要求安排一次国家领导人与文艺界代表人物的会见座谈,但一直未能如愿以偿,因此他也就坚决拒绝了赫鲁晓夫要他重新担任全苏作协主要负责人的建议。在绝命书中,法捷耶夫激动地写道:斯大林还多少有点知识,而这些人则是不学无术的。矛头直指赫鲁晓夫,在一次座谈会上,他更是公开地讲出了这一点。以上两种意见都有道理,到底是哪一种考虑迫使法捷耶夫走上绝路的抑或两种考虑都起了作用,人们还说不清楚。 最后,法捷耶夫对于自己繁多的行政事务缠身也不胜其烦,他多次抱怨无休止的开会、评奖、汇报、出国访问耗费了他宝贵的时光,使他的写作计划一再搁浅。就象他在绝命书中所说的,他变成了拉货车的马,干了那么多琐碎的事情,得到的回报却是吆喝、训斥、说教和各种意识形态罪行。 这是不是他自杀的一个动机呢? 以上几点,说明法捷耶夫当时内心是十分痛苦的,但是不是已经到了痛不欲生、非自杀不可的地步呢?这也有不同的看法,有人注意到,就在临死前几天,法捷耶夫在给保加利亚作家柳德米尔。斯托亚诺夫的信中还充满着乐观主义和对未来的信心。因此很可能在这几天之内发生了什么意外的事,使他一下子陷于绝望。这也是说得过去的。

1939年,柯西金被调到莫斯科任苏联纺织人民委员。当时苏联纺织业很落后。他在同年举行的联共(布)十八大的发言中,尖锐指出纺织工业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破除技术保守”、“学习美国工业经验”等16点综合改革建议,博得大会的好评。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

一九二一年左琴科开始发表作品,同年,他加入一个叫谢拉皮翁兄弟的文学团体。他的作品很快就引起了社会的注意,并得到了高尔基的好评。他的第一本书《蓝肚皮先生纳扎尔伊里奇的故事》(1922)是个幽默故事集,主要是描写满身旧习气的小市民在革命后的新生活中所出的种种洋相。这种人误认为,革命为的就是让大家坐享清福要什么有什么,无忧无虑。他们的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引出了许许多多令人发笑的故事。左琴科的语言幽默含蓄笔下人物栩栩如生。他对作品中的人物很少以作者的口吻直接发表议论,总是借人物自己的举止言谈表现他们之间的冲突和各自的性格。作者通过滑稽可笑的故事鞭挞落后、自私、冷漠、无聊、官僚主义、个人主义等旧社会的遗风积习,反映过渡时期各类人物性格变化的过程(《贵妇人》,19023;《钓饵》,193;《狗的嗅觉》,1923;《澡堂》,194;《可怕的夜晚》,1924;《新经济政策的怪现象》1927;(开放的丁香花),1929等等)。这些作品大都取材于当时的现实生活有的是作者亲身的经历,有的是读者直接写信反映的。《贵妇人)描写落的贵妇人同一名苏维埃工作人员交朋友的故事,揭露了贵妇人的空虚和寡廉鲜耻,也讽刺了革命后部分干部中沾染的庸俗作风。《钓饵》描写一个老太婆故意在电车上将一包东西放在脚边,自己装作入睡的样子,企图引贪心人上钩,然后当场抓获。当有人好心提醒她注意照看好自己的东西时,她反而很不高兴地指责别人破坏了她的计划。《新经济政策的怪现象》描写一个老太婆上火车时携带许多东西她身后跟着一个打扮时髦、蓄着小胡子的青年人;青年人两手空空,上车后一个劲儿支使老太婆干这干那,甚至让老太婆顶着东西站着,自己袖手一旁,嘴里还不干不净地斥骂她。这引起了乘客们的不平指责青年不该如此虐待女佣人。最后年青人说老太婆是他的母亲。乘客们都大吃一惊,也不好再说什么。

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柯西金 (Alexei Nikolayevich Kosygin,1904—1980),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20世纪60-70年代与勃烈日涅夫和波德戈尔内并称,是当时的“三驾马车”之一。以经济专家和务实派著称。

一九四四年初,《布尔什维克》杂志严厉批评《日出之前》是一篇诽谤性的小说,说左琴科是一个与苏联文学背道而驰的无聊文人和下流家伙。一九四六年八月联共(布)中央作出决议,严厉批评《星》和《列宁格勒》两杂志发表一些有害思想的作品,其中就有左琴科的新作《猴子奇遇记》(1946)。日丹诺夫在列宁格勒作家大会上作了《关于(星)和《列宁格勒)两杂志的报告》,说明联共(布)中央所作决议的意义,他说,左琴科的《猴子奇遇记》就在于他把苏联人描写成懒惰者和畸形者、愚蠹而又粗野的人,他让猴子扮演我们社会制度的最高法官,让它来教训我们,为我们评判是非;他让猴子说出恶劣的、有毒的反苏的警句,即所谓生活在动物园中要比在自由空气中好些,在笼子里呼吸要比在苏联人中间舒适些。

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柯西金(俄语:Алексе́й Никола́евич Косы́гин,1904年2月21日-1980年12月18日),苏联政治人物,1964年10月15日至1980年10月23日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苏联总理)。

左琴科二十年代作品的语言不仅幽默,而且极有特色,像倭小身材的大高个儿,少尉这人倒不错,但是个混蛋,破坏了混乱局面等,使人一看便不禁失笑,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善于抓住富有喜剧性的特定环境,话不在多,也用不着对人物作什么过分的描写,但主人公的音容笑貌举止形态以及作者对所写事物的态度,读者便能心领神会。甚至他的作品名字的本身就包含着明显的讽刺意味,如《阔绰的生活》(19023)、《幸福》(1924)《爱情》(1924)、《幸福的童年》(1925)等短篇,它们的内容恰恰与篇名所表示的意思完全相反。

1939年至1940年任苏联纺织工业人民委员。同年为联共(布)中央委员。1940年,柯西金被任命为苏联人民委员会(后改称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主管消费品生产工作。1943年起,他还兼任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1946年,柯西金成为苏联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948年成为正式委员。1964年,赫鲁晓夫下台后,柯西金继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一职,直到1980年去世前夕方才卸任。著有《朝着伟大的目标》(1979年)等著作。

左琴科受批判后,基本上没有再发表什么重要作品。五十年代他写过些短篇故事和小品。他的精力和时间主要都花在翻译工作上了。

www.3066.com 1

克伦斯基)(1937)和《谢甫琴科》(1939)是两个传记性的中篇,前者是用讽刺的口吻写的,后者则充满了左琴科对诗人的同情和爱慕。《兰书》(193是一部幽默故事集,是在高尔基的或励下写成的,共有五个部分(《金钱》《爱情》、《阴谋》、《倒霉》、《奇闻怪事》),包括四十多个短篇,全书有前言,每个部分又有后记,是一部人类关系简史。

同年7月,内务部长贝利亚以叛国罪被处决。波普科夫等人全部获得平反。柯西金遂复任部长会议副主席,继续主管轻工业。

苏联卫国战争期间,左琴科住在大后方的阿拉木图市,写过一些战争题材的作品(剧本《布谷鸟与乌鸦》,1942;电影小说《士兵的幸福》,1942)和散见于报刊上的许多战斗故事。一九四三年他发表了中篇小说《日出之前》。和前段相比,左琴科那种轻松幽默的乐观情调减弱了,悲观失望的议论多了。对于许多严肃的社会现象和问题,左琴科没有从腐朽事物必然灭亡的乐观态度出发给以强有力的鞭挞,而企图从医学和生理学的角度去寻找问题的答案。

1946年3月,苏联人民委员会改组为苏联部长会议。柯西金任部长会议副主席,同时当选为联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948年递补为政治局委员,兼任财政部长。1949年起改兼轻工业部部长。不久,列宁格勒州党委第一书记П·С·波普科夫被捕,柯西金的一些友人和亲戚也受牵连入狱,被称为“列宁格勒事件”。1952年10月,苏共十九大将中央政治局改称为中央主席团时,柯西金降为中央主席团候补委员。1953年3月斯大林逝世后,柯西金被解除部长会议副主席职务,任轻工业和食品工业部部长,后改任日用工业部部长。

米哈依尔米哈依洛维奇左琴科,苏联作家。他的作品长于讽刺,独特新颖在苏联文学中别具一格。

www.3066.com 2

九五八年他在列宁格勒去世。

技术官僚

左琴科出身于波尔塔瓦一个艺术家的家庭。一九一三年中学毕业后进入了当时的彼得堡大学学习法律。一九一四年第N次世界大战爆发,第二年左琴科便抱着保卫祖国的热忱志愿上了前线,在战争中负过伤,后来因病复员,军衔是上尉。一九七年二月革命后,左琴科曾在彼得格勒邮政总局当过管理员。一九一八年他志愿参加了红军。在一九一九年白匪尤登尼奇部围攻彼得格勒的困难日子里,左琴科当过贫农团的参谋;同年,他从红军复员。在十月革命后的最初年代,左琴科从事过许多职业:他当过鞋匠、电话员、会计员,演过戏,甚至还做过刑事侦察员。这对作家后来的文学创作有很大的裨益。

www.3066.com,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1904年2月21日,柯西金生于彼得堡的一个工人家庭,俄罗斯人。1919年苏联国内战争最激烈时期,15岁的柯西金参加了红军。1921年退役,进列宁格勒合作社中等技术学校学习。1924年毕业,在西伯利亚伊尔库茨克等地的消费合作社系统工作。1927年入党。1930年,柯西金进列宁格勒基洛夫纺织学院攻读。毕业后在列宁格勒日梁鲍夫纺织厂当工长、车间主任。两年后任十月纺织厂厂长。在苏联三十年代后半期的肃反运动中,列宁格勒地区原党、政领导多被撤换。由于柯西金性格沉稳,处事老练,又懂得经济技术,很快受到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列宁格勒州委第一书记安德烈·亚历山德罗维奇·日丹诺夫的重视。柯西金于1938年任联共(布)列宁格勒州委工业交通部长。同年十月当选为列宁格勒市苏维埃执委会主席,时年34岁。

www.3066.com 3

1940年,柯西金任苏联人民委员会副主席。卫国战争爆发后,他参与改组国民经济和工业基地东移的组织工作。1941年7月,他兼任疏散委员会副主席,并领导根据国防委员会决定成立的特别监察小组。在该小组监督执行下,1941年下半年有1000多万人和1360多个大企业撤退到东部后方。1942年上半年,柯西金作为国防委员会特派员,留驻被封锁的列宁格勒,负责保障城市供应工作,并参加当地党政机关和列宁格勒方面军军事委员会的工作,直接领导疏散列宁格勒市民。在此期间,由他负责监督“关于在拉多加湖敷设湖底管道”决议的实施。战争后期,他作为苏联人民委员会副主席兼俄罗斯联邦人民委员会主席,执行党和政府一系列决议,为恢复和发展经济,加紧军需生产,完成支前任务,做了大量组织工作。

柯西金1919年加入苏联红军,参加了苏俄内战。战后,柯西金被送往列宁格勒接受培训,其后赴西伯利亚工作,1927年加入苏联共产党。1930年代,柯西金进入列宁格勒纺织学校学习,毕业后成为当地一家纺织厂厂长。1938年,柯西金出任列宁格勒苏维埃主席(相当于市长)。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日出之前,大作家法捷耶夫为什么自杀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