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永久的纪念,关于多伦路

文/周彬难得一个好天,透过楼群空隙,可看到绵羊毛状的云絮,均匀铺排在上海蓝色的天空。决定去看看鲁迅纪念馆,那里有他的墓。鲁迅去世时,不知是什么天气。鲁迅周姓。多年前,祖籍苏北的乡亲编纂家谱寄过来,并说外调的族亲还不能确定鲁迅属同宗,因此,未列族谱。我哑然失笑。鲁迅的出生地在浙江,苏北、浙江虽相距不远,但上一辈或上几辈子的事,要么调查清楚,要么不要牵强。鲁迅遗体原葬于上海西郊的万国公墓,据说当时只是一个小土堆儿,竖着一块梯形水泥碑,遗像是瓷制的,下方刻有鲁迅之子周海婴鲁迅先生之墓。当时,周海婴七岁,他能写出什么样的字形,又是谁人刻字?鲁迅到上海后,先后住在景云里、英国人建造的拉摩斯公寓,又搬到虹口山阴路132弄9号,最终在这里去世,56岁,实在是早了些。如果他还活着,如果他活得很久,不知他的文章会怎样写,又会是怎样的境遇。不过,鲁迅为中国的文人树立了一个榜样,可惜,后来的很多文人却做不到,假洋鬼子却着实不少。鲁迅死后,仍然给一些人留下福祉,门票8元,年复一年,却有人享受到了。这天下午,鲁迅最后的故居的工作人员单独接待了我们两人,说好不能拍照。从一楼到三楼,仔细地看过每一个房间,每一件遗物,心中不免有一种异样的情绪涌动,也似乎闻到了烟草的味道,感觉而已。女解说员告诉我们,鲁迅一直吸着劣质的烟草,不然他不会得肺病。说完,她委婉地浅笑,似乎表明这句话不在解说的范围。鲁迅当时的酬薪很高,三分之一用来支付房租,余下的用作生活、购书等;这样的复式楼,当时也是上等人方能住得起。鲁迅墓不在这里,在甜爱路上的虹口公园,距离最后的故居有二三百米。甜爱路,很温馨的路,与鲁迅的文字和风格有很大差别。当年,他肯定没少走过这条路,却绝不会感到温馨。幽静的甜爱路上,没有鲁迅的遗迹,有的是古今中外一些名家歌吟情爱的诗句,装饰在墙面上。对面,有年轻的情侣相偎而过,窃声私语,拍下那些诗句。不知他们是否从鲁迅墓而来。鲁迅辞世十一年后,他生前的好友及一些文化界进步人士资助许广平,用苏州金山花岗石改建鲁迅墓,周建人题金字碑文。九年后,与鲁迅享年同字,五六年,这一年也是他辞世二十年,他的墓迁到虹口公园,也就是现在的鲁迅公园。如果没有意外,这里会是他永久的归宿。鲁迅墓,还是用苏州金山花岗石修建,这个没有变。墓前长方形的草地上,是他的铜质铸像。据上海市文物局《文化上海文化遗产导览图》2012中文版编委会的资料,铸像高1.71米。但是,鲁迅公园内部资料显示为2.1米,据目测,倾向于后一个数据。前面的平台上,有两株鲁迅生前最喜欢的广玉兰树。墓碑为壁式,整个一座面墙,上方横书鲁迅先生之墓。同是这几个字,由毛泽东手书替代了周海婴的字。也许,周海婴不会说什么,他的父亲不知会怎么想。墓碑墙下面的方台中央,安放着鲁迅的灵柩。两边各有一棵许广平、周海婴种植的桧柏。六年后,国务院确定鲁迅墓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纪念馆里,由一楼大厅拾阶而上,右侧墙壁上镶有臧克家的那段著名的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相邻的墙面上,是一幅雕画,绳索捆绑着一个昂头呐喊的人,那是鲁迅人生的写照。面对鲁迅墓,突然想到前一时期冒泡浮出借怀疑、否定鲁迅以沽名钓誉的人,如果在这里,是否站得直,站得稳?回过头,草坪上一个刚会走路的孩童,毫不理会别人无视的面孔,坚定、果敢地向前迈步。鲁迅活着看到,一定会微笑,也一定会感到欣慰。这里不得不说到内山完造,一个日本书商,他的书店就在鲁迅故居外的街头拐角处。鲁迅到上海不久,就在他的书店里与他结识,并结下友谊。此后,鲁迅的生活、安全,都得到内山完造的帮助,几次搬迁、租房,都由内山完造安排。鲁迅的藏书室,也是内山完造以书店职员之名挂牌登记租用。鲁迅说:此地变化多端,我是连书籍也不放在家里的。鲁迅被秘密通缉,曾躲避在书店多日。如今,两人都已故去。鲁迅诞辰百年日,在内山书店的旧址,内山完造之弟内山嘉吉在勒石揭幕式上有一段话:将把勒石纪念的意义铭刻在心中,誓为中日两国子子孙孙友好下去而努力工作。但是,他们都没有想到,当年的友谊和誓言,已经成为历史。历史,会改写,甚至断裂。作者简介:周彬: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图片 1

    从朱屺瞻艺术馆后门出去,豁然见一大花园,春光粲然,男女老幼各得其所,无限娱乐。

我的家乡是长江边的一个小城,老城临江的位置有一座寺,寺里有一座塔叫振风塔。这座塔很漂亮,也很宏伟,号称“万里长江第一塔”。关于这座塔,也有一些美丽的传说。前两年回家的时候,发现整个塔身都披上了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夜空下甚是壮观,颇有现代和古朴相得益彰的感觉。

6月6日上午11时,鲁迅先生原葬地标志揭幕仪式在宋庆龄陵园举行。 宋庆龄陵园是鲁迅原葬地。1936年10月19日,鲁迅先生逝世于大陆新村9号寓所,当日移灵万国殡仪馆供人瞻仰,次日下午在万国公墓落葬。上世纪40年代,墓碑遭战火破坏。1947年,许广平等重新修建墓碑。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在邻近其故居的虹口公园建造新墓。1956年1月,国务院决定在鲁迅逝世20周年之际迁墓。同月中旬,上海成立由市长陈毅任主任委员的鲁迅先生坟墓迁建委员会。6月初,中央批准由设计专家陈植先生主持的设计,同年7月19日开工,10月9日竣工。 1956年10月14日上午,鲁迅灵柩移葬到新墓地。1961年3月,国务院公布鲁迅墓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今年6月,经上海市政府同意,在宋庆龄陵园鲁迅先生原葬地设立标志,以作纪念。 6日上午,鲁迅之子周海婴在致辞中深情回忆了当年亲历亲见的父亲葬礼,并对设立纪念标志表示感谢。

    想着艺术展逛得太快,又不到吃午饭的时候。那就索性逛逛吧,那边,开着几株雪白的梅树。

说了也奇怪,我无数次路过振风塔,竟然没有动过登塔的念头。最有可能登塔还是十几年前那次,当时学校组织秋游,大家一起去寺里玩。虽然我家里这里并不算远,但是十几年里一次都没有靠近过振风塔,更别说登塔眺望江景。

(一树白梅)

人总是对身边的美景熟视无睹。

    瞬间,倒变成了初次游园的杜丽娘了,满眼云丝风片,榆荚嫩柳。碰碰三叶草,摸摸梅花,仰头向乌桕问好,蹲身听流水潺潺,耳边似闻春香那一声声“这是牡丹!”“那是荼蘼!”“那是莺歌!”

所以,我酝酿了一个大计划,利用闲暇时间逛逛上海有趣的地方,尤其是我向往的那些沧桑感与现代气息并存的地方。

   咦,这插在泥土里的头上伸出几根竹竿的,怎么看怎么像菠萝,一位行人也说:“这是菠萝吗?”莫不是太空菠萝掉在了这里吧。

这个计划的第一站是从多伦路。之所以从多伦路开始,主要是因为多伦路虹口区,在旧上海是公共租界,各方势力明里暗里较劲的地方,所以留下的历史痕迹也比较重。下面这张图是我从百度地图上截图的,红色的线条即多伦路。

(菠萝一样奇怪的植物)

多伦路示意图

    烟波画船,亭阁飞虹,越剧悠悠,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阳光,到处都是花儿,练功的老人气定神闲,跑跳的儿童拽着大人的衣角,天空又是蛇又是龙的,好不热闹,小山下吹萨克斯的老人认真读着五线谱,莹珠阁里一碗雪菜肉丝面只要七块钱,配分面筋肉团加五块,所以生意很好,吃行方便,要是累了随便倚在那桥栏上,就连休息也方便极了。

现在的多伦路已经被改造成历史文化步行街,街头和街尾都有中西结合的牌坊,不允许机动车进入。

    走到虹口足球场,竟发现指示牌上赫然写着“鲁迅墓30m”,这里是鲁迅墓?我向指示的方向探寻,在一棵大树下发现一块告示牌,上面黑底白字写着“瞻仰鲁迅墓注意事项”,果然,鲁迅墓,只是不曾想到,一代文枭竟葬在这如此欢乐明媚的地方,在他沉睡的地方,两株桧柏左右站岗,桧柏前面是两株粗壮的广玉兰,下面是交谈的人们,嬉戏的儿童,光影斑驳而跳跃在地面,似乎一个世纪以前这儿就是这样和平、安宁、无忧无虑。但是,历史的阴霾真的消失无踪了吗?

多伦路步行街

(鲁迅墓前)

虽然被保护起来,多伦路并没有像国内绝大部分古镇那样被改造成商业街。相反,整条街其实商店并不多,除了几家旧书店、咖啡馆,基本上就是民居和文化遗迹了。所以,即使是周末,路上也是冷冷清清的。

(一束来自敬仰者的鲜花)

多伦路上的旧书店

    坐落在公园东北角,挨着甜爱路,是上海市建的鲁迅纪念馆,馆很新,走进去像走进一个旧时将军的府邸,名贵的建材和豪华的装饰,让人一时晕眩。主厅里播放着鲁迅成为“人之子”的动画纪录片,“人立而后凡事举”碑高耸在厅堂门口,各种珍贵的文物、文字在橱窗里供人凭吊,其中就有被鲁迅帮助过的那些左翼青年作家们,萧红、萧军,小说《生死场》是上海荣光书局初版的。鲁迅一生为中国人翻译过多部外国作品,搜集整理过散佚的典籍,出版过画家作品,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忙人”。另一面,他还有个颇美满的家庭,在一张全家福上,许广平坐在椅子上,他左手搭在她背上,周海婴站在许广平腿上,小手也搭在妈妈背后,三人表情很自然的叠加在一起。在一张家用开支账上,明晰地显示着鲁迅一家生活的开支项目,有交妇科费、煤气、糖饼、菜、报费、海婴药费、看电影等等,感觉一下子拉近了距离。还有瞿秋白送周海婴的玩具“积铁成像”,可以想象这位文二代坐在院子里拆拆卸卸,不亦乐乎,连饭都忘了吃。鲁许二人的家书称呼是如此亲昵俏皮,你能想象横眉冷目的鲁迅叫许广平“乖姑”“小刺猬”的样子么?一向以贤惠形象上银幕的许广平也会唤鲁迅“小白象”,想着都不由得笑了。还有一张鲁迅时髦的特写照,大概是在照相馆拍摄的,照片上他身穿针织披肩,V字领毛衣,左手叉腰,风流倜傥,简直成了他笔下的魏晋文人了,左手似乎拿着一支笔,是来不及放下了?

位于多伦路59号的鸿德堂是一座很奇特的教堂,据说这座教堂是美国北长老会资助建造的,从外观上看完全是中式建筑,丝毫没有一点教堂的样子。我去的时候是周日,这座建筑大门紧锁,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在使用中,按理说教堂周日应该有人做礼拜吧,我不是基督徒具体也不太清楚。

(鲁迅全家福)

鸿德堂

(鲁迅纪念馆内景)

多伦路上还有很多民居,算得上是真正的老上海民居了。我在多伦路上看见一座两层到院子的小楼,院子门口挂着多伦路XX号的铭牌(具体门牌号记不得了),还以为是个纪念馆啥的,站在院门口朝里面张望。正观望着,一个老奶奶带着一个小女孩推开院门进去了,本来以为她们也是游客,结果看了一会发现这貌似就是她们家,真是尴尬。

(鲁迅纪念馆内景)

而在另一户人家的小院子门口,我还发现一个无名的雕塑。我在周围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能知道雕塑是谁的铭牌,看这个造型,应该是一个左翼进步人士。

    从纪念馆出来方知,鲁迅公园原来叫虹口公园,后来鲁迅墓从万国公墓迁移到此,复更名。公园四周的街道上都有指示牌写着“鲁迅公园”四个大字,四川北路店铺林立,老人们排队买张记油茶,动妈米汁、Coco冷饮、几分甜烘焙工坊红色砖瓦,公交车站人流如潮。我想,来此观展,竟意外逛了埋着一位文化名人的地方,顺便给自己的知识库充了些电,也算增值了。

无名雕塑

3-31

为什么说这座雕塑肯定是左翼进步人士呢?因为这里是民国时期左翼人士的大本营。从无名雕塑向前走,绕进一个小巷子,就可以找到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会址纪念馆。当时左翼的进步人士中,尤以鲁迅影响力最大,所以开会就在鲁迅家门口开了。鲁迅的故居虽然不在多伦路上,但离多伦路也不过几百米的距离。想想也挺有意思。

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会址纪念馆

纪念馆里的小院子

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会址纪念馆是在多伦路两侧民居的小巷子里,纪念馆隔壁和对面都照常住着居民,不过纪念馆本身倒是被修葺一新,里面按照当年的一些陈设进行了还原。我是用地图导航才找到这里,地图显示在几米处更深的巷子里,还有郭沫若故居。

我按照地图走到死胡同也没找到郭沫若故居,折返的时候看见一个一栋民居的墙上挂着“郭沫若故居”的牌子,但是有没看到正门之类的,正犹豫间,从钉着牌子的楼道里走出个老大爷,我问老大爷郭沫若故居在哪,他说这里就只有个牌子,这栋楼现在还住着人。

从多伦路文化步行街北端走出来,继续向前便是四川北路,其实我很不明白,四川北路之前还和多伦路平行,现在又和多伦路首尾相接,实在是弄不懂老上海路名的划分。

而最后这一段四川北路呢,又和山阴路隔着一个街区平行。鲁迅当年在上海的寓所,就在山阴路上。我对山阴路名字的印象,完全来源于李志的那首歌:《山阴路的夏天》,一直想去山阴路感受一下逼哥悲伤与哀愁。不过遗憾的是,此山阴路非彼山阴路,李志唱的山阴路在南京,鲁迅住在上海的山阴路。

《山阴路的夏天》

山阴路以今天的眼光看来,丝毫没有一丝都市气息。站在这里,恍惚间回到了四线城市的家乡:路边斑驳的两层小楼、街角看似有点破旧的面馆、萧索的行道树,很难让人联想到,当年在这里,生活着一群为中国前途担忧的仁人志士,以及那些在附近某个寻常民居里开过的会议、为国家命运发生过的争论。

山阴路街头一景

当年的鲁迅,除了在多伦路开会,也会常常去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坐坐。内山书店是日本人内山完造开的,二三十年代很多日本文学的译本都可以在这里买到。鲁迅自己的书很多也通过内山书店代售,比如《伪自由书》、《南腔北调集》、《且介亭杂文》等。

鲁迅生命的最后十年,和这家书店以及店主内山完造本人走的非常近。以至于当时社会上有人说鲁迅是汉奸,内山完造是日本的特务。针对这一指责,鲁迅本人在《伪自由书》中倒是很直白的说过:

至于内山书店,三年以来,我确是常去坐,检书谈话,比和上海的有些所谓文人相对还安心,因为我确信他做生意,是要赚钱的,却不做侦探;他卖书,是要赚钱的,却不卖人血。

当年内山书店的旧址,并没有在城市变迁中彻底消失。原来书店的位置,至今还是一座独立的三层小楼,一楼出租给了工商银行和新华书店。

内山书店旧址

工行门口有关于内山书店和鲁迅的趣闻,上面还有鲁迅和内山的合影浮雕,乱世中一个中国文人和一个日本书商,曾在这里留下过一段跨越国家的深厚友谊。

内山书店简介

当年的鲁迅,平时除了去多伦路和左翼作家们开开会、去内山书店和内山完造聊聊天,估计还回去鲁迅公园散散心——当时叫“虹口公园”。关于虹口公园最著名的则是“虹口公园炸弹案”事件,1932年4月29日,朝鲜人尹奉吉借日本人在虹口公园举办典礼之机,向主席台投掷炸弹,炸死日军大将白川义则等人。

策划此次暗杀的韩国独立先驱金九,此人曾在上海组建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由于被日军追捕,一度避难于嘉兴南湖的游船上(嘉兴南湖的游船真是近代东亚的革命圣地)。此事在韩国电影《暗杀》中有所展现,在这部电影中,金九本人在上海策划了一次对大韩奸和日军司令的暗杀。电影本身非常精彩,推荐大家看一看。

韩国电影《暗杀》剧照

虹口公园不仅是鲁迅生前游玩过的地方,也是鲁迅死后安息的地方。1956年,鲁迅逝世二十周年时,鲁迅墓从万国公墓迁到虹口公园内。在公园内的鲁迅纪念馆里,我见到了这面笑容可掬的“鲁迅花墙”。

鲁迅像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了永久的纪念,关于多伦路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