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一爽新书,这家草根书店是如何坚守的

摘要: 好书推荐网12月1日书讯:近日,于一爽新书《一切坚固的都烟消云散》由时代华文书局出版。于一爽:作家,媒体人,凤凰网文化频道副主编。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曾在《北京日报》、文汇出版社、盛 ...

“我在江苏出生,一岁的时候随父亲去了新疆,中学时期在安徽度过,上大学又来到北京电影学院……”这样复杂的经历的确不是每一个青年作家都有,它让彭扬失去了地理意义上的故乡,但也让他更确认应该在文学中寻找精神上的故乡。 “我到现在为止都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哪里人,但如果要加一个称谓的话,我觉得我是一个写小说的人,是一个创业者,这可能是我对自己的简单介绍。”

我喜欢书,尤其喜欢书皮飘来的纸香味,那种感觉是一种记忆,准确的说来自童年。小时候经常在大小书店里看书,一坐一下午,像时间凝固了一样,享受着手捧一本书带来的欢愉,比上课更有趣,因为那种时间与空间的凝固很私密,属于个人。就从那时候开始,逛书店成为我的一种习惯,逐渐的从一种仪式的“外部活动”变成了内部的心灵活动。但书店在我心里也分好与不好。好的书店是有温度的,融入了很多人性化与平易近人的因素,书的陈列、空间展示、人的服务、书的品味因而变得重要,当然,背后有故事的书店最好。今天要推介的书店,名字很特别——草根书局,不仅名字有趣,背后还有更有趣的故事。 草根书店成立于1995年,创办者是新加坡着名作家英培安先生,亚洲周刊十大小说奖及新加坡文学奖获得者。英先生祖籍广东新会,生长于新加坡,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华人。 最早知道英先生的是关于他的小说《骚动》,背景是新马五十年代的文化革命时期,英先生将爱欲与政治巧妙结合起来,成就了他的文风,也构成后来创办书局的萌动力。这种《骚动》式的文风及视野与香港作家西西近似,人文情怀与城市关怀融为一体,从书店里港版文学区西西作品的数量便可见一斑。 英先生据说是香港《素叶文学》的同仁,后创办《茶座》文艺杂志。1990年代又创办思想文化类杂志《接触》,只办了一年即停刊,后旅居香港继续文学创作。我想就在那个时候,英先生深深受到了香港文学的影响。难怪香港作家董启章这么说,英培安收拾心情回新加坡,并非是对香港失望,只是读了也斯《记忆的城市》、《虚构的城市》才感到要回属于自己的城市做点什么......也就在当年,回到新城的英先生创办了自己的书局,也开始了系统对一座城市的书写。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草根书局创始人英培安 图/澎湃新闻网 草根书店很小,坐落于文艺气息浓厚的武吉巴梳路上,毗邻晋江会馆及音乐社,但并不起眼。书店外观有着浓厚的南洋味道,但白色水乳大理石墙面又有种英国殖民遗留的气息,仔细一想,这种风格也是南洋的一体两面罢。 进了书店,外界燥热与喧闹骤停,像到了另一个世界,忽然安静下来。书店摆设很奇巧,体现了英先生的个人旨趣与文化品味的结合。 其实来书店前还是有些小小顾虑,这种担心源自新加坡华文文化推广的艰难。新加坡自建国伊始即主打英文与西式教育,华文教育则不入主流。草根书店自然亦受影响,从最初的较大面积被挤压成如今的四十平米的小室。 前几年,草根经营遇阻,据说英先生忧闷以致患病,后书店由两位草根资深顾客的媒体人合资续办才得以生存下来。室内大屋为书籍展示,里面小屋则开设小型咖啡厅,买书即可享受咖啡半价折扣。当日浏览书店,偶见几位日本文人和新加坡翻译为自己的新书发小型推介会。据店员介绍,书店会定期举办文化沙龙,一来吸引新顾客,更重要的则是推广草根文化,经济上也会稍显宽松,书店以此为经营之道,看来实属不易。 书店书籍陈列非常用心,除了一些新书推荐外,主展区分为大陆文学、台湾文学、香港文学、新马文学、中国古典文化、历史及政治等板块。 书量不多,但细细观察,书源则非同一般。比如英先生选择及搜罗的各类哲学思想史着作相当广全,有的书甚至大陆版、港台版都收全。我手中已有孙隆基《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一书,一直想买花千树的新千年版,阅尽各大小书店均无收获,在草根找到,心情可想而知,果断欣喜收入囊中,其他基本入囊书籍也是如此。很多书本价很高,但与新城其他华文书店同比,草根的书价合情合理,也窥探出华文文化生存之不易与英先生的良苦用心。 主要分区书籍中间则有小巧的木制书架和木制小书桌,陈列了英先生自己的作品及印刻文学杂志若干本。副展架的书籍种类也从文史哲拓展至童书、饮食、日本绘本等,反映了现代城市新文化的一些特色,也在迎合一些年轻一代的口味。 再观览书店其他陈设也是别出心裁,让人为之心一暖。植物墙面、竹编小椅、男艺术家织绣作品以及读者主顾书写栏等无不透出英先生与后来加入书店经营的几位媒体人的心意,我想也是真正爱书之人才会有。 在书店沉浸了几个小时,偶尔站立翻书,偶尔坐在竹椅上喝着咖啡概览书店全貌,心情安静而复杂。安先生已年逾古稀,近年据说疾病缠身,并无太大精力顾及书店经营,但少年时文学情怀始终如一。草根的孤绝与落寞在西化新城的一隅显得怅然,可仔细一想,假若没有这样一群人在新文化大潮下如此坚持“实体”力量,没有他们对华文深入骨髓的追随与忠诚,在“异乡”的他们又如何进行自我认同?离开书店已近傍晚,离打烊时间也不远。走在武吉巴梳路的小洋房边,我回望草根,大理石白墙在夕阳下显得古旧,里面的人影也寥寥无几。草根的未来有多重要已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坚守,坚守对城市的热爱于书写,坚守我们的文化与我们对自我的认同。 图片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3

图片 4

8月18日下午,由上海市作家协会、文汇出版社主办,《上海纪实》编辑部、上海市作家协会华语文学网承办的“让历史在文本中回声——《上海纪实》年度精选本首发暨签售仪式”在上海书展中央大厅成功举办。

好书推荐网12月1日书讯:近日,于一爽新书《一切坚固的都烟消云散》由时代华文书局出版。于一爽:作家,媒体人,凤凰网文化频道副主编。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曾在《北京日报》、文汇出版社、盛大文学任职,在《收获》、《花溪》、《人民文学》、《北京青年报》、《经济观察报》等多家媒体发表过评论文章数十万字,出版有畅销书《云像没有犄角和尾巴瘸了腿的长颈鹿》。登她小说的花溪杂志评论“她是中国的萨岗”,是当今文坛及媒体圈活跃度较高的年青作家,被称为京派文学的新生代代表人。

活动现场

图片 5

编辑推荐 1, 著名媒体人、凤凰网文化频道副主编于一爽全新力作,沉着,冰冷,残暴,失望的都市生活原生态描述,直抵心灵;

11月10日,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单向空间、北京阅读季、凤凰网文化联合主办的“现时代的青年精神——80后新锐作家彭扬《故事星球》新书发布会”在单向空间书店举行。《人民文学》杂志副主编徐则臣、《青年文学》杂志主编张菁、青年评论家聂梦参加发布会,与各界读者分享了《故事星球》的阅读感受,并对现时代文学作品中的青年形象、青年精神,以及小说背后的创业故事等话题进行了讨论和交流。

上海市作家协会领导、文汇出版社领导、《上海纪实》编辑部与作家代表出席了本次仪式

2,最真实的描写、冷静剥开现实生活残酷面目;

1984年出生的彭扬少年成名,高中一年级就在文学名刊《当代》发表了小说处女作《雨季之鼠》,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大二那年,彭扬获得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第四届“春天文学奖”;2011年,他的长篇小说《北京甜心》获得第四届“老舍文学奖”优秀长篇小说提名奖;2013年,他以短篇小说《灰故事》获得Prada国际文学奖,与来自美国、意大利和澳大利亚的另外三位作家一起站在了纽约的领奖台上;2018年则凭借《故事星球》斩获第五届“人民文学•紫金之星”中篇小说奖。自创作以来,他先后出版过短篇小说集,长篇小说,摄影绘画散文集,哲学随笔集,纪实报告文学,童话集等多种类型,显示出令人可期的才华与创造力。

*
*

3,她所着力的就是紧贴我们的肉身、匍匐于街头巷尾,裸露出当代生活乌糟、浑浊和伤感的真相。——曹寇她的写作显示了一类好作家的诸多品性,比如克制、直接、专一,拒绝流行元素、主流话语,坚持抑制而非张扬知见才华。——韩东

图片 6

图片 7

内容提要

这是一本关于现在都市男女生存状态的短篇小说集。在无奈且暧昧的纠缠中,表现出当代男女矛盾纠结的生活状态。他们大多是中年人,有钱或者没钱,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渴望爱却又怕失去爱,因为害怕失去,所以一开始就选择了放弃,因为怕被伤害,所以一开始就选择了不去爱。生活对他们来说成了一场接一场的饭局,对自己感到深深的失望,于是对世界整体瞧不起,偶尔也幻想自身的改变,但是已经没有了改变的能力。当然对比那些顺势而为的成功者,他们反而呈现出了一种天真。

书名:《故事星球》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时期:2018.09

与会领导进行亲切交谈

章节试读

似乎有一种普遍的规律:对于曾经写过的很多东西,过段时间就都不想看了,这也是有人说时过境迁的好处是心平气和的原因,因为不激动所以就没有回头看的价值。这里面的小说都写了一两年,有些超过三年,可我还有想看的理由:我同情我笔下的人物,虽然谈不上多喜欢,但是对他们的命运无有不深悲的。他们的某些地方是我,比如我想,他们害怕的事情挺多。然后自卑,有人说这和金星摩羯有关,自我否定,于是也不喜欢让写下的人物为了生活去作出一丁点儿努力。因为不想作出努力所以看不起那些作出努力的人,害怕失败那么干脆从一开始就把自己毁了。而所有人,都空前一致地从事一种行业(导演、编剧、画家、收藏家……),这很容易解释,因为我对于其他行业的不了解。我甚至想,不幸的根源,于是一生被文化人操。但是智力因素和感情有关吗?而我写下的男人,都不年轻了。他们大多 40岁,慢慢丧失了否定自己的力量,或者说改变自己的力量,不仅仅是因为缺乏勇气,而是根本就做不到,他们感伤着失去的,但是又离不开眼下的,甚至说是享受。我喜欢写胖子,至少胖子居多,因为在我生活中见过很多胖子,悲伤的胖子,这可能会让相当一部分女读者觉得不美,他们都有肚子,他们玩味自己的肚子,有些还秃顶,大概肾也不是特别好。他们是那种人,总是无法真正高兴起来,好像安装了防止自己发疯的系统,当然其中也不乏成功人士,但又对自己的成功不屑一顾。他们大多和老婆没有孩子,性生活不和谐,于是找小姐成了他们命运的一部分。或者手淫成性,次数决定了成功指数。手淫只是为了睡个好觉。他们都是失眠症患者。荞麦说,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属于瘦子的。所以我才更喜欢胖子。我也写过女胖子,都不是主角,就是说,都不是余虹,她们在余虹周围,因为胖而且长得不美于是机会不多,这让他们反而在罕见的机会面前显得更真诚也更紧张,甚至太紧张了于是又给搞砸了。这些女人还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总是很轻易堕胎,因为不想通过孩子给自己带来满足。有一次和翟永明聊天,我说你不要孩子,是不喜欢?她说特别喜欢。我说为什么?她说我已经决定了。当时不理解。现在很理解,而且越来越喜欢这样:就算错了也错下去,不给自己怀疑的机会。们擅长的并不是他们喜欢的,于是也不想做得太过分。他们对待爱情的态度是:没有压力,没有期待,没有责任。但他们没做到。同时,因为强烈的死亡意识所以伴有强烈的性意识。并且谎话连篇,不是为了骗人,是不想让别人了解自己。但仅仅为了不想让别人了解就骗人,是不是代价太大?我自己也没想清楚,但是我先给他们写出来了。另外,重要的还有一点,所有人物都会喝酒,谁都不知道酒是什么。我也不知道酒是什么,这也是我一直喝酒的原因。

《故事星球》讲述了青年阿信独立创业,组建创业团队“梦之队”,打造手机软件“故事星球”App的故事。新书分享会上,徐则臣觉得这是一本“年轻”的小说,“我不是说他的写作显得稚嫩、青涩,而是小说里面携带的整个情绪,包括人物生活的环境,他所做的事业,相对来说都是很年轻的。”

注:上海市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王伟(左二),上海市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秘书长马文运(右二),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汪澜(右一),

专业点评

她的小说再次证明了北京口语在操弄小说中所具备的先天优势。那种滑溜、机灵和生活现场感让人惊叹。她从最初就丢掉了经营文学的匠心和做作的“艺术考量”。她所着力的就是紧贴我们的肉身、匍匐于街头巷尾,裸露出当代生活乌糟、浑浊和伤感的真相。她的小说人物触手可及、体温犹存而又面目模糊。与其说这些人物这些故事有什么意义,不如说她用他们表述了一种人类的存在形态。她是我见过的最为真诚同时又让我难以捉摸的女作家。 ——著名作家 曹寇

徐则臣对《故事星球》的激赏很大程度上来自小说中的主人公阿信,用他的话来说,这是一个“有为青年”。徐则臣观察到,近年来我们的小说里面充斥着一群无望的、衰败的、颓丧的青年形象,“屌丝”“佛系”大行其道,“但实际上我们的生活更需要的是正面强攻,能够站在生活的洪流中,能够成为中流砥柱的人,这样的人就是有为青年。”在徐则臣看来,好人很难写,因为好人的人物形象相对比较单一,好人的性格、品质决定了他们的人格复杂性更难展现,“看看我们的文学史,文学画廊里面著名的人物,基本都是坏人,而且各有各的坏,很容易写。但是好的品质稍微写过一点,读者就觉得他假。”的确,写“非主流”的青年容易出彩,也正因为如此,徐则臣认为,彭扬塑造出阿信这样一个内心正向的青年形象,让人眼睛一亮。

《上海纪实》主编朱大建(左一)

“我们可能需要有一部分人来把我们的正面价值呈现出来,不是用非常单一的、刻板的、口号式的、我们都能习见的方式来写,而是通过另一种曲折的、别致的、幽微的方式把它呈现出来,这个人好,好得出乎我们的意料,不是说他好的层次出乎我们的意料,而是他好的细节、好的表现跟我们想象的不太一样。”徐则臣认为,这种有必要的难度使得正面人物的经典化在文学史上具有更重要的意义,至少在当代文学中,这仍然是一个相对欠缺的领域。

*
*

聂梦表达了和徐则臣同样的态度,“一直以来,我们都特别偏爱那些失败的人物,尤其是溃败的青年,作家们好像总是用生活中的种种挫折表现人性的复杂。”聂梦用“正在成型中的新人”定位阿信的人物特征,在她看来,这并非是一个多么光彩照人的形象,小说从阿信的失败写起,一连扑街六次。“但就是在不断失败不断爬起来继续往前走的过程中,一个自我证实和不断自我发现的形象诞生了。”聂梦认为,在《故事星球》中,阿信身上体现出一种“要走尊重自己的路”的向度,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方向。与彭扬先前的创作比较,《故事星球》以平视的视角写作,写阿信也就是写彭扬自己,一切从写自己想要什么开始,是这篇小说把人物写活的关键。

活动尚未开始,现场就排起了等待签售的读者长队,中央大厅的看台下座无虚席。

张菁从《故事星球》中读到了带着“真心”、“真情”、“真意”的炽热。“每个人成长过程中需要很多坚持,同时必然带来一定的放弃,这部作品更多是告诉我们他如何去坚持,如何为了自己的坚持付出相应的代价。”在张菁看来,“天真”是彭扬创作的重要品质,这种天真并非是不曾人事的幼稚,而是曾经沧海却对生活依然秉有信心,“我们总看到有些人眼睛还闪着光,我们总看到有些人内心还有一片纯粹。”

图片 8

如同每一个成名作家都面临着衰年变法的挑战,每一个青年作家在时间的磨洗之下如何成长,同样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徐则臣谈到,只有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才能发现一些正的价值,一些基本的、需要持守的东西,在我们的人生、在我们的生活、在我们的事业中越来越重要,“这个世界之所以能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有那样一些正面的东西,它作为定海神针,它在维持这个社会正常的运行。尽管不断有损害整个人类情感、精神、物质事物出现,但我们依然作为一个庞然大物能健康地往前走,靠的就是这样一些正面的力量。”然而,徐则臣也对现状表示担忧,“我们正在形成一种非常奇怪的惯性,善良、正直等等这些词汇,渐渐开始自带反讽意味,只要说到谁谁谁正能量,立刻觉得这个人变得可疑,鬼鬼祟祟。”

上海书展的中央大厅座无虚席

图片 9

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原上海作协党组书记汪澜主持了本次活动。上海市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王伟,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文学》杂志社长赵丽宏,上海市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秘书长马文运出席了首发仪式。

作者彭扬

图片 10

在彭扬看来,徐则臣的担忧必要且深刻,“因为‘青年’正在不断被‘中年’提前接管,对于普通人来说,其中巨大的隐形代价很难感知。”《故事星球》中的阿信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可是彭扬觉得理想本身在现实生活中已经显得可疑,“因为你打开电视机,所有综艺节目都说我有一个梦想,你的梦想是什么,这就像精神喊麦。”正因为如此,彭扬塑造阿信这样一个人物形象,并不是想给理想主义树碑立传,而是想讨论一个问题:在我们现在这个时代,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抱有理想是不是可能的,又该怎样去实现。分享会中,彭扬提到著名科幻作家克拉克的墓志铭,“他从未长大,但从未停止成长”,彭扬说,希望自己能像克拉克所说的这样,始终保持所信所执,不断成长、永无止境。

上海市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王伟在阅读《上海纪实》精选本

*
*

图片 11

上海市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秘书长马文运

图片 12

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汪澜主持本次会议

参与签售的作家代表有著名纪实文学作家、小说家叶永烈,电影华表奖、金鸡奖得主彭小莲导演,文汇出版社社长桂国强,《上海纪实》主编、原新民晚报副总编辑朱大建,《上海纪实》副主编陆幸生、孔明珠,上海公安书刊社总编辑李动,原《现代家庭》杂志社长、总编辑孙小琪,《上海作家》副主编杨绣丽,原上海铜材厂厂长葛佳渝以及上海工人文化宫创作员王萌萌。

图片 13

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文学》杂志社长赵丽宏在首发仪式上畅谈

《上海纪实》系由上海市作家协会于2015年创办,依托上海作协主管主办的华语文学网出版,为国内首个专注于报告文学、纪实文学的多媒体电子期刊,为严肃文学借助信息技术、互联网技术出版传播做了成功的试水探路。《上海纪实》倡导“在场”精神,以关注和反映当下现实生活的作品为主打,同时积极倡导作品题材的广泛性和叙事风格的多样性,追求真实性、思想性、文学性三者统一。近三年来已出版九期,初步形成新鲜厚重、广博灵动的风格,得到文学界的关注和认可,也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

图片 14

文汇出版社社长、作家桂国强在仪式上发言

区别于传统文学期刊,《上海纪实》首先选择了电子期刊作为载体,为的是适应互联网时代文学传播和读者阅读方式的新变化,探索“互联网+”时代,文学的新机遇、新空间,并以主流、优质、正能量的文学内容,参与网络内容生态的优化和改善。《上海纪实》的在线形态有三种:一为在华语文学网上线的网络版;二为依托《上海纪实》微信公众号推送的“微刊”;三为设在上海城市公共空间的600多块大型电子阅读屏。通过“三屏联动”,《上海纪实》获得广泛的阅读传播,不少文章受到市民和文学爱好者的热捧,并被报刊及新媒体转载、转发,其中朱玲所作《我的恩师邱岳峰》的在线点击量高达26万次,李动的《小联合国秘书长》被改编为滑稽戏《72国房客》,杨绣丽的《心之途,新之旅》获得了中国人口文化奖。

图片 15

《上海纪实》副主编、作家陆幸生发言

图片 16

著名纪实文学作家、小说家叶永烈

为了进一步扩大《上海纪实》的影响,汇集并呈现近年来上海纪实文学创作的新收获、新成果,展示上海纪实写作队伍的新阵容,在上海市作家协会的支持和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的资助下,编辑出版年度精选本,让《上海纪实》从“线上”走到了“线下”。

图片 17

电影华表奖、金鸡奖得主彭小莲导演

*
*

图片 18

《上海纪实》副主编孔明珠为读者签名

首度推出的年度精选本包括《如歌的岁月——2015〈上海纪实〉试刊号精选本》和《让历史在文本中回声——2016〈上海纪实〉精选本》,由文汇出版社于2017年8月出版。两部年选本收入的文章,由编辑部全体成员采取无记名投票的方式,分别从2015—2016两年间《上海纪实》刊发的共计120多万字的原创作品中精选而成。所选作品鲜明体现了《上海纪实》所倡导的“在场”精神,是历史和时代脉动的真实记录。

图片 19

上海公安书刊社总编辑、作家李动

*
*

图片 20

《上海作家》副主编、作家、诗人杨绣丽

《上海纪实》主编朱大建在活动现场向广大读者打包票:“这两个精选本代表了当今中国纪实文学的一流水准,不买会后悔。”副主编陆幸生则回顾了三年前创刊时的困惑与一路走来的艰辛,感谢各方对《上海纪实》的支持与鼓励。

图片 21

《上海纪实》主编、作家朱大建介绍新出版的精选本

*
*

图片 22

朱大建在为读者签名

在精选本中,有呼应社会热点的《上海猎狐风暴》《国家公诉人》、反映上海巨变的《山高人为峰——上海中心建造纪实》《造大飞机的人》,有摹写沪上名人往事的《张爱玲在美国的日子》《荣毅仁家的“鸿门宴”》,也有记录上海不为人知细节的《我与提篮桥监狱》《“武疯子”的守护天使》。这些作品直面上海的纷繁细节,联结上海的当下与历史,将为读者们带来一个关于上海这座城市的文学飨宴。

*
*

图片 23

文汇出版社社长、作家桂国强在阅读《上海纪实》精选本

上海市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王伟在讲话中指出,《上海纪实》迄今已累计推出近200篇、总计250万字的原创纪实文学作品。读者们会发现,作家们的书写对象既有巴金、杨绛、傅雷、贾志芳、张爱玲、黄宗英、俞丽拿、容国团、郎平等名家大家,也有社区民警、马路清洁工人这样的平凡人物。这体现了刊物的宗旨和方向,同时也彰显了创作者的使命和情怀。

图片 24

上海市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王伟在仪式上讲话

王伟表示,《上海纪实》的另一个可贵之处,是它“重聚”与“培养”并举的作家群建设宗旨:既刊发陈建功、肖复兴、何建明、叶永烈、赵丽宏、罗达成、竹林等文坛名家之作,也注重发表中青年作家和纪实文学新人的佳作。“这不仅接续了上海纪实文学创作的丰厚传统,更培育、发掘了一批有志于纪实写作的新生力量。”

图片 25

媒体记者在进行现场采访报道

青年作家王萌萌说,非虚构作品往往直击现实、记录历史和时代变迁,所以它“逼迫作者更卖力地去挖掘事实,更用心地运用真实素材中的戏剧性。”她说,“无论做什么选题,我都会花很长时间去体验生活,才能在下笔时心里有底。”王萌萌表示自己是初学者,会始终坚守一个古老却有效的原则“现实生活是艺术创作的源泉”,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

图片 26

青年作家、上海工人文化宫创作员王萌萌

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赵丽宏认为,非虚构文学蕴含真实和力量,是读者真正喜欢的。他说,“不论是叶永烈写傅雷傅聪,彭小莲写贾植芳,还是诺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对话上海作家的实录都非常值得一读。这些文字是这个时代的真实记录。”

图片 27

赵丽宏在为读者签名

*
*

图片 28

叶永烈在为读者签名

*
*

图片 29

签售正在进行中

图片摄影:迟惠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于一爽新书,这家草根书店是如何坚守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