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历险,短篇小说

摘要: 每一晚,当我闭上眼睛,那些影像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他们每一个人狰狞的面孔,凄惨的叫声,都成了我的恶梦,这样每一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我真希望,当时我们没有进入那座古堡。这本来是一个好日子,我们五个多年 ...

澳门普京平台,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下午。 兄弟俩忙着装车,准备把捕获的动物运到码头去。不管多么忙,他们也摆脱不了身处险境的感觉。他们警惕地注意着每一个出现在树丛中的黑人。 罗杰耸耸肩说:“我随时准备在背上挨一支毒箭。” 他们干了几个小时,也等了几个小时,太阳落山了,天边一片辉煌的火红色。草原沉寂下来,林中、河边,一片宁静。小鸟的啾啾声已是睡意绵绵,一头疣猪喷了个响鼻,吹来一阵微风,好像草原上奏起了音乐。 罗杰把他的希望说了出来:“大概不会有什么事吧!” “不管怎么样,今晚得小心。你到那边草里去睡,我睡这边。” 罗杰走过支成一排的帐篷,在营地一侧的草中躺下。他支棱着耳朵倾听着每一个细微的响动。真有意思,站岗是个好主意,而且是躺着站岗。 一个小时过去了,又一个小时过去了。他打起瞌睡来,睡着了,还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正在一座城堡的墙头站岗,周围毒箭嗖嗖地飞过,又不太像箭飞过的嗖嗖声,倒像是着了火的哗叭声。城堡虽然是石头砌的,也着了大火。罗杰惊醒了。 真的是哗哗叭叭的响声。他站起来,看到树林起了火,风正把大火朝营地这边吹。 除了哗叭声之外,他还听到了另一种声音。是豹子那种拉锯似的奇怪的叫声。另外一头豹子也叫起来了,而后四周都是豹子的叫声。营地好像被豹子包围了。 罗杰跑进他父亲的帐篷,发现哈尔已在里面,正向父亲报告他看到和听到的情况。 “不是豹子,”老亨特说,“他们是豹人。我看,整个豹子团都到这儿来对付我们了。他们借助火才能对付我们。如果火烧到营地,我们捕获的所有动物都得完蛋。把人喊起来,叫他们把车开到营地那一边去避开火。” “你看我们的人能帮我们对付豹人吗?” “天晓得!他们怕豹人怕得要命。叫乔罗到这儿来。” 不一会儿乔罗就来了。 “乔罗,”老亨特说,“该决定了,是帮我们还是帮他们。你要帮他们的话,你和你的家人就不会死。如果帮我们,他们会杀悼你、你的妻子和孩子。我不能叫你如何如何,你要有行动的话,就该立刻行动。” 乔罗不说话,转身跑出了帐篷。 马达轰鸣,装着动物的车朝营地另一侧开去。整个树林都烈焰腾腾,风一直把大火朝营地这边吹来。豹子叫声越来越近,火光中已经可以看到披着豹皮的人影。罗杰暗暗高兴的是,他们都没拿弓箭,但他已看到了他们手上那钢爪的反光。当然喽,他们不会用弓箭,因为在他们的想象中,他们已经是豹子,而真正的豹子只用爪子和牙齿。 他们冲进营地的时候,可以闻到一股强烈的豹子的臊味,因为他们从头到脚都抹上了豹子油。 有一个“豹子”直接朝罗杰冲来。只剩一米多远时,他纵身一跃,扑向罗杰,就像一头豹子扑向一头羚羊。 豹人也许认为,这样一个孩子最容易成为他的牺牲品,但罗杰的块头和力气可比他的年龄大得多,何况他还会几手日本的柔道。面对豹人的猛扑,罗杰一闪而过,而那豹人却一头栽在硬邦邦的地上,动弹不得。自以为是豹子的豹人,此时此刻不可能再像豹子啦! 罗杰扭头一看,哈尔正与三个豹人搏斗。他的脸已被钢爪挠伤,血顺着面颊往下流。罗杰扑了过去,并立刻绊倒了一个豹人。罗杰一屁股坐到他身上,那人身上的臊味冲得罗杰差点晕过去。这时,哈尔一拳打在另一个杀手的太阳穴上,剩下的一个扭头就跑了,大概是去找好对付的人去了。 队员们怎么样呢?情况不太妙。有些人勉强在反击,另一些人站在一旁发抖。在他们的心中,这些家伙就是豹子,或者是恶鬼,或者既是豹子又是恶鬼。但乔罗——他本身就是豹人,却不站在豹子团一边,他正竭尽全力打击豹人。他紧紧地把守着老亨特帐篷的门,谁也别想进去。他很有经验地闪开那些钢爪而把对手摔倒在地。好几个家伙被他摔在一起,你压我挤地挣扎。 他每摔倒一个就朝队员们喊叫,要他们来帮忙。帐篷门的遮布打开了,亨特出现在门口。他那么虚弱,站都站不稳,更别说搏斗了。乔罗用力把他推回帐篷。 另一位勇士出现了。比格上校拿着枪跑出帐篷,开了两枪。他的准头太差了,没打着豹人,却差点打中了狩猎队的队员。他的脸上只挨了一下豹人的钢爪,就嚎叫着窜进了帐篷。 只靠哈尔、罗杰和乔罗,以及另外两三个忠心耿耿的队员,无论如何也打不过二十多个手套钢爪的坏蛋。 援军来了,而且是意想不到的援军。300只尖叫着的狒狒冲进了营地,它们是被火从树林中赶出来的。它们怕火,原指望曾经保护过它们的狩猎队员这次也会保护它们,但在营地中却发现了它们最怕也最恨的东西——豹子。豹子是狒狒的死对头。从那些豹人身上发出的气味刺激着它们的鼻孔。 狒狒一拥而上,每一个豹人都遭到十几只甚至几十只狒狒的攻击,只要哪个豹人的身上还空出一块能让狒狒咬住的地方,就会有更多的狒狒扑上去。 豹人抵挡不住了,纷纷四散逃命。然而不管逃到哪儿,都会有很多狒狒围住他们。 有一个吓得要命的豹人看到大卡车上有一只大铁笼的门开着,立刻钻了进去,其他豹人也蜂拥着钻了进去。乔罗朝大笼车跑去,哈尔看见了,以为他想跟他们在一起。乔罗才不会那么干哩,他抓住笼门一推,“砰”地一声,门自动锁住了。 看到豹人被关进铁笼之后,队员们胆子大起来了。这些人,这些豹子,或是鬼,不管他们是什么东西,他们的魔法也不过如此而已,不然怎么会被关进铁笼子里呢?队员们围住铁笼子又叫又骂,有的还朝他们扔石子。 火烧到营地就无法前进了,因为营地地面是光秃秃的硬地。但四周的火舌仍然把卡车里的野兽吓得哇哇乱叫。火烧过了营地,继续吞噬周围的树木和野草。这火可能要烧到河边或空地上才会熄灭。笼中野兽的喧嚣也慢慢停下来了。 乔罗来到老亨特的帐篷。亨特手电筒的光照到的是被撕破的衣服、满身的血痕,还有愉快的笑容。看上去,一块千斤巨石已经从乔罗的心头卸掉了。 约翰,亨特感到一阵爱的热浪涌上胸膛。乔罗受了那么多的罪,而又敢于反抗,最后终于胜利了。如果世界上有真正的朋友的话,乔罗就是一位。 老亨特感到喉头发紧,不敢开口说话。只是默默地伸出手,与乔罗那双血迹斑斑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满月把它那纯洁的银光洒在了这温柔之夜。在沉睡的乡间的宁静中,混杂着千百种细微的声音:有地上升腾起来的生命的簌簌声,还有夜鸟不时地、自由自在地从一个树枝飞向另一个树枝的声音。远处欢畅的流水把它水晶般的和谐洒落下来。宁静的夜晚为并肩躺在帐篷里的这对恋人提供了休息的温床。有时,奥拉斯在半睡眠状态中伸出手来抚摸他的一动不动的同伴的肩膀,以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她就在身旁。因为形势是如此地不可思议,以致他都在怀疑这是否是真的。清晨时分,曙光的第一束光从顶篷的缝隙处射了进来。奥拉斯坐起身来,他再一次地把手放到了就在他身旁的那只手臂上……但是,他大吃一惊,颤抖了,害怕了……他摸到的手是冰冷的,很凉……像冰一样……奥拉斯恐慌地俯下身去看那躺在床上的一动不动的人……射进帐篷里的光线太昏暗了,他看到的是一张罩着薄薄面纱的脸。在半袒露的胸部,在左边Rx房的下面,插着一把匕首……他怕得要死,把身子再次俯下去,耳朵贴在冰凉的皮上……再也听不到心脏跳动的声音了。就这样,像人们睡觉一样,她安然地死去了……如此恐怖的死亡,致命的伤只是让她在情人的怀中抖动了一下,所以他也就没有察觉出来。奥拉斯跑到了隔壁的帐篷。玛菲亚诺和他的人都不在了。他一分钟也不敢耽搁,马上一口气跑到了红房子,去找帮手。在红房子的前门厅,他碰上了出来准备进行早晨巡查的维克图瓦尔。“他们把她杀了。”他对她说着,眼里已经合满了泪水。维克图瓦尔天真地问道:“那么她死啦?”他怔怔地望着她。“是的,她死了。”老保姆耸了耸肩。“不可能!”“可是我告诉你,一把匕首就插在她的心脏上。”“可是我对你说:不可能。”“为什么?怎么会呢?这是什么意思?你有证据吗?”“这表明我的判断,她没有死……一个女人的直觉,这就是所有的证据。”“那么你以女人的直觉给我什么建议呢?”“赶紧回到那边去,医治伤者,别离开一步。保护她,以防再发生新的袭击。”她止住话茬。一阵急促的哨声在花园的某个地方响了起来。奥拉斯-韦尔蒙跳了起来,他惊呆了。“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帕特里希娅发出的信号。”“那么,一切都好。”胜利的维克图瓦尔叫了起来,“你看,她还没有死吧。她已经逃出了玛菲亚诺和他的同谋者的手心。”奥拉斯满脸喜悦地靠到了敞开的窗户前,伸长耳朵在听着。几乎是同时,一阵野兽的巨大又沙哑的怒吼声也传了过来,它在空旷的大地上滚动着、延伸着,最后静了下来。老保姆就像听到了雷声似的,马上就发表意见了。“这是一只母虎。”她说,“是的,昨天有人告诉我,有一只母虎逃脱了,已经有好几天了。这是在办流动动物展览时的事了,而且说是已经逃进了他们称之为原始森林的高乃依城堡这里来了。人们千方百计地搜捕它,它也因此受了伤。所以就变得更加凶猛、更加危险了。如果它碰上了帕特里希娅……”奥拉斯从窗口跳出去,朝地下入口的那个老祭台跑去。他跑得飞快。当他赶到入口处时,听到了岬角那一侧的女人的喊叫声和混杂在野兽的怒吼声中的、不停的哨声。又一阵怒吼,只是更近了一些。野兽朝红房子这边来了。韦尔蒙迅速穿过岬角邻近的草地,朝帐篷冲过去。他看到帐篷已经散了架,他惊呆了。剩下的只是一堆碎布、桩柱和小马扎子,好像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灾难似的。可是在附近的河面上,奥拉斯发现一艘小艇无声无息地向远方划去。他一眼就认出了呆在上面的三个男人。“喂!玛菲亚诺!”他大声喊着,“你把帕特里希娅怎么啦?你杀了她,你这个杀人犯!说!她是否已经死了?她在哪儿?”呆在艇上的男人耸了耸肩。“我什么也不知道!去找她吧!她还活着,只是母老虎把她从我们手里掳走了,还毁了我们的设施。我想帕特里希娅肯定被它带跑了。去找她吧,这可是你的事。”小艇在河面上消失了。奥拉斯控制住自己的焦躁不安,他在听着、看着。他什么也看不到,也听不到哨声了,也没有吼叫声了……四周的一片宁静让他觉得-得慌。于是,他按照强盗们说的,开始搜寻起来。在不远处,树木的浓重的阴影环绕着高乃依城堡的四周。他从墙的一个缺口处进去了。他先见到的是稀疏的树木,人们告诉他的原始森林,只是在距城堡很远的地方才开始的。一阵新的吼叫声在不到两百米的地方又响了起来。韦尔蒙停了下来,尽管他很勇敢,但还是很不安。肯定是野兽嗅到了他的气味,朝他跑过来了。他迅速地思考着。他能干什么呢?出于自卫,他只有一把小口径的手枪。此外,如果母老虎突然从矮树丛中一下子窜出来的话,他又怎么瞄准呢?动物踩树叶的声音,折断树枝的声音……越来越近了。野兽走近了。他听到了深沉的虎啸声,老虎的粗笨的喘息声,但就是看不到它。但是它肯定看到了他,而且随时准备扑向这一猎物。奥拉斯以杂技演员般的技巧跳了起来。他一下子抓住一根高高的树枝,又用双手用力撑了起来。他感到,他的大腿上遭到了不是獠牙,而是热吻般的冲击。他舒展开身子,又成功地抓到另外一根更高的树枝,轻松地爬到了野兽难以接近的高度。母虎在第一跳没有得到任何好处的情况下,不想再做新的进攻了。奥拉斯很快就知道它跑进了树林中,他听到了它的咆哮。随后,它又发出了一阵怒吼,接下来是啃咬碎骨头的吱嘎声。奥拉斯吓得发抖。野兽确实袭击了在帐篷里的帕特里希娅,它是否又回到了被它撕碎的尸体旁去了呢?如果真的如此,他便白冒着生命危险……也无法再救活死者了。他此时软弱无力、心绪不宁、焦虑不安。他又等了两个小时才从树上下来。这没完没了的等待如此地残忍,一下子令他无力承受了。他不顾危险,手里握着手枪,在树林中穿来穿去。最后他钻进了矮树丛中。他甚至大着胆子走到了他探测的森林的更浓密的边缘地带。尽管他仔细地搜索了一遍,但他却什么也没有找到。乌鸦在森林的上空拍打着翅膀飞来飞去,林中的小动物在他的面前窜来窜去。但是再也没有母虎的踪影了。他长时间地搜寻着,只是没有丝毫的结果。他疲乏、失望。他被蚊子纠缠着,被闷热搞得疲惫不堪。此外,傍晚的暴风雨也在威胁着他。最后,失魂落魄的他回到了红房子,因为第一道闪电已经划破了夜空,接踵而至的是那沉闷的雷声。他没有吃晚饭。他的神经在汩汩的雨声中安静了一些。他躺到了床上。可是无论他怎样试着睡觉,却久久无法入睡。他那兴奋的大脑又回忆起夜里怀中抱着心爱的帕特里希娅的每一个时刻。他想象着睡觉时发生的事情。凶手们在黑暗中悄悄地溜了进来,他们蹑手蹑脚地,手中握着匕首,凶残地刺向了帕特里希娅。他们没有推想他当时也在场。他,奥拉斯-韦尔蒙……也许帕特里希娅具有超常的勇气,没去做把危险转移到他这一边来的任何动作……她用自己的死救活了他……她多么爱他呀!但是还有呢……形势动荡不安,无法说得明白。这小哨声说明了什么呢?这一呼救信号显然是帕特里希娅发出的。为了发出求救信号,那就需要她活着……奥拉斯希望……是的,确实有很多难以理解的东西,它们还让人产生某种希望……暴风雨越来越猛了。突然,在震撼空间的隆隆雷声中,三条狗开始疯狂地猛吠起来。它们肯定挣脱了链子,因为奥拉斯听到al4ds了它们极度兴奋地猛奔起来的声音。它们穿过花园,相互追逐着,好像去追赶在树林和灌木丛中游荡的鬼魂,而且一直追到了农场的院子中。这是令人厌恶的嘈杂声,疯狂的喧哗声既神奇又恐怖。人们会说,这块地方形成的有堡垒保护的营垒遭到了野蛮的骑士们的不成章法的攻击,他们是一群乌合之众,手持长剑冲入了守卫者的防线。奥拉斯-韦尔蒙在茫茫夜色中幻想着,他揣测着他们,幻想着他们挥舞着大刀和火把在杀在烧……还是这些狂吠声,这些疯狂的喊叫声,其间还夹杂着被追赶的猎物的惊慌失措的叫声……然后,那边又响起了母虎的愤怒的咆哮声。奥拉斯叫来了护卫班的头头们。他们在注意地观察着,但是他们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试图到外面去看一看,但是在茫茫黑夜里,在瓢泼大雨中,他们没能走远,再说什么东西也没有看到……狂风继续猛烈地扫荡着花园,它那不同寻常的暴烈,使人想起了古老传说中受苦难的猎人的不吉利的行程。拂晓时分,暴风雨渐渐地平息下来了……狗群仍在不听话地狂奔着,好像得了冲动性精神病似的。暴风雨停息了,倾盆大雨也减弱了势头,变成了靡靡细雨,它好像负有浇洒战场的使命似的。天亮了,可怕的幻觉消散了,人和牲畜也安静下来了。狗群仍在呜呜着,只是没有那么张狂了,好像还有了些节制,时刻担心着那不可避免的鞭打,这是由它们夜间的发狂引起的……这将由主人本人来完成,他要把自己的精神紧张发泄到它们身上去。“而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道,“为了什么古老传说中的妖怪?为了什么飞龙?为了什么离奇古怪的东西?……真是的,我看见什么啦?”这是一只卷毛狗,一只快要死了的卷毛狗。它的头被轧碎了,肚子被豁开了,爪子还在不停地抖动着,就像是狂风中的一根树枝。由于它的内脏被全部掏了出来,所以它没有了血色,样子非常难看。罗平抓住小尸体的耳朵,摇晃着,就像是摇晃战利品一样。他把它提给他的主人们看,同时还大声喊着:“看吧,仔细看看,这就是它拼命追逐的野兽。”人群中的一个人仔细审视着死动物,然后说道:“哎呀,这是森林中睡美人的狗!”“什么?林中的睡美人?这是什么意思?”“当然啦,是一位在一座荒芜的城堡里睡了一个世纪的夫人。”“哪个城堡?”“高乃依城堡,就在那边,在岬角的后面。”“那里有位夫人睡了一个世纪了?你在瞎扯!这是童话。”“我是不知道。好像是有个夫人睡在……”“你认识她吗?”“没有人认识她。但是我问过村里人,他们这么告诉我……而且这一带的人对此谈论得很多。”“他们都说些什么?”“说她的祖父,在大革命时期,参加了对路易十六和皇室的宣判。于是,为了赎罪,她跪在高乃依家族受难的地方生活了十年,此后她就一直睡下去了。”“她独身一人在城堡里?”“是独自一人。”“可是她还是要吃、要喝的呀!……”“这就无从知道了。”“她也散散步吗?”“她偶尔到村子里来,不过所有遇见过她的人都知道她并没有清醒过来,而且是边睡边走路的。他们看到她睁着那双像梦游者的,只是看,却什么也看不见的眼睛……我,我是没有遇见过,但此事肯定是有的……”奥拉斯-韦尔蒙沉思起来。他总结道:“我总该为她的卷毛狗的死去向她道个歉吧。这个城堡的准确方位在哪儿?”“噢!这个城堡是临时搭建的小木棚。它完全颓废了,又用些木板翻修过,四周环绕着叫‘原始森林’的树林子。”“那么她既然睡着,就不会接待客人啦?”“很少接待过。不过好像有一天,一个驯狮者和一个信差来通知说,一只母虎从巡回动物展览会中逃脱了。人们到处找不到它。当地的猎人们在千方百计地搜捕它。最后人们得知它呆在了高乃依的林中,不过睡着的夫人回答信差说:‘是的,我接待了它,它受了伤而且变得凶猛异常,它现在在我的林子中,已经痊愈了,但是却依然凶猛。你们去捉它吧。”“信差拔腿跑了回来……”下午,韦尔蒙让人把小卷毛狗的尸体放进一个草筐里,然后带上它,朝岬角处走去。随后,他们沿着高坡的茂密树林走去。一条泥泞的艰难的路通向已经被填平的护城河。被矮树林和橡树覆盖了的外堡基座突出其上。在一块绿草坪的尽头,竖立着已被岁月剥蚀得很厉害的受难地。上面覆满了藤类,在藤类植物下面,人们还能辨认出一座四分之三已经倒塌的建筑物的不规则的轮廓。它那些大石块都已经滚成了一堆,上面长满了青藤和苔藓。一个充满敌意的告示在提醒着来访者。四周竖着黑底白字的油漆告示牌:私人家产禁止入内恶狗凶猛捕狼陷阱见不到一扇门,也没有入口处。在荆棘丛中,有几级残留的长满苔藓的台阶直通到一扇窗口。里面,是没有了天花板的空荡荡的大厅,地下长满了杂草和多年生的植物,还有、些泥坑。一条小路,如果能这么称呼的话,在废墟中蜿蜒着。就是通过这条路,奥拉斯才得以来到一间竖在大厅中央的涂了柏油的长木棚前,他觉得它是唯一可以住人的地方。他推开门,同时喊道:“有人吗?”在小木棚的后面,响起了嘎吱一下的关门声。他朝这个方向走过去。穿过一间狭窄的小室,小室里有一张行军床。他走进了厨房,里面的木桌上摆着一个酒精炉,土豆在锅里煮着,边上还有一碗牛奶。林中的睡美人被闯入的人吓着了,逃跑了。但是她把饭留在了原地。奥拉斯想去追赶,但还是站住了脚。在他面前,只有两步远的地方,一只野兽拦住了他的去路。

新萄京娱乐赌场,哈尔睡着了,罗杰醒着躺在床上倾听着周围的动静。 在非洲,夜间的各种叫声令他着迷,他能分清许多动物的叫声。今天晚上,好像所有的野兽都在叫似的。 他能听出疣猪拱东西的响声,附近水塘里河马发出的低沉的叫声,豹子急跑的蹄声,豺的吠声和鬣狗模仿得不太像的狮子的吼声。 哈尔已经把帐篷的门关好了以防不速之客。罗杰溜下床,把门打开,这绝对违背了野营的规定。 在非洲,营地周围没有任何阻拦野兽闯进来的障碍物——没有栅栏。一个村子可能周围有栅栏以防野兽闯进园子毁坏庄稼,但猎人或铁路工人的营地里是没有庄稼的。狩猎的营地可能只用一个晚上,最多也只用几周,所以不必费事去搭栅栏,但你必须把帐篷门关好,那样,犀牛、大象、狮子和其它野兽就不会闯进来了。 罗杰明白,把帐篷门打开是非常冒险的,但他毫无睡意,他把左轮手枪和手电筒放在床上。 开始的头一个小时还没事。接着,他听到很重的呼吸声,随即有个什么东西在他的上方拂过去,他伸手一摸,抓到了一个圆圆的、滑滑的东西——肯定是条蛇。 他抓起手电简一照,原来是大象的鼻子,大象正在帐篷里找食物。 罗杰把手电对着大象的眼睛照,光线惊得它带着失望和烦恼的闷叫退了出去。 过了两个小时,罗杰又吓跑了一头好奇的鬣狗和一头莽撞的狒狒。他正准备放弃他的计划,忽然,听到了小狮子的叫声,手电光下,小狮子蜷曲着身体被黑鬃狮叼着。 罗杰赶紧用手电照着装满牛奶的碗,黑鬃狮把小狮放在地上,小狮子扑扑朝碗走去,罗杰在床上伸手帮它含住竹竿,小狮子大口地吸着牛奶。黑鬃狮站在一旁,警惕地注视着这一切,一旦事情有变,它就会含住小狮子跑掉。 “你在搞什么名堂?”哈尔睡在另外一张床上问。 “小声点。”罗杰低声说。 哈尔睁开睡意矇眬的双眼,他非常吃惊地发现眼前的一切。他没敢动,静静地躺在床上看。 黑鬃狮渐渐地放松下来,最后竟趴在地上呜呜地叫着。 哈尔不得不承认罗杰干得棒极了,起码在这个时候,他使这头百兽之王安静下来了。下一步该怎么办呢?他怎么才能活捉黑鬃狮呢?这可是对他一个严峻的考验。哈尔决定不插手,他要让罗杰单独干成功。 “你来扶着竹竿,”罗杰小声说,“我出去一会儿。” 哈尔在床上伸手接过竹竿,小狮子还在吸着牛奶。罗杰小心翼翼地溜下床,黑鬃狮欠起身,注视着他。当罗杰离开帐篷后,它又趴了下去。 天空已呈灰白色,那些夜晚无所顾及地闯进营地的野兽都已回到树林里去了。罗杰朝车站跑去,候车室的门是从来不锁的,他冲进候车室,里面空荡荡的。 在一个墙角,有架老式的电话机。他能打通的最近一个电话在20公里外的森林看守处,那里有马克·克罗斯比队长,罗杰焦急地等着他接电话。 “非常紧急的事,”他告诉克罗斯比,“派一辆大卡车,装上关狮子的笼子,火速赶到我们这里。笼子要大些,这可是个庞然大物。” “好,”克罗斯比说,“要带上你们的人吗?” “不需要,但要快,狮子随时可能走掉。” 他又跑回帐篷,小心地摸进去,爬到床上。哈尔用询问的眼光看着他。 “笼子马上到。”罗杰说。 哈尔笑了。到目前为止,一切还算顺利,但小狮子怎么把它父亲引进笼子呢?黑鬃狮会识破吗? 小狮子已经喝完牛奶,正用爪子抹会挂在细细的胡须上的奶珠,罗杰用一根皮带套住它的颈子系在床上。如果把它拉出去,它的父亲定会跟着它。 黑鬃狮越来越不安分了,在车来之前,它可能会带走小狮子。又过了焦急的半小时,卡车才开进营地。 狮子并不惧怕汽车的声音,所以卡车的声音并未引起黑鬃狮的警觉。 罗杰又摸了出去,黑人司机已经把笼子的门打开了,并在车厢后边搭了一块跳板。罗杰又回到帐篷里,把皮带从床上解下来,牵着摇摇晃晃的小狮子走出帐篷,上跳板,进笼子。他一直牵着小狮子走到笼子的顶部,把皮带系在一根铁杆上。 他从笼子里出来时发现黑鬃狮已经上了跳板。 狮子在笼子门边停了一下。它没见过这东西,但它已经在帐篷里呆过,看来笼子并不比帐篷更危险。帐篷里,黑乎乎的,而在笼子里还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呢。 另外,它的孩子正在叫它。扑扑想走过来。但被皮带扯住了。黑鬃狮向它走去,小狮子高兴地在它脸上亲着撒娇。 罗杰拉开脱扣装置,笼门正好关上。 哈尔已经拿着来福枪从帐篷里出来了,他想在万不得已时救罗杰,那傻孩子什么武器也没带。 罗杰用小狮子捉住了一头凶猛的食人狮,不费一枪一弹就征服了这头百兽之王。 人们从帐篷里出来时发现了这一切,他们简直不敢相信,恶魔般的黑鬃狮被关在笼子里了。它确实被关在笼子里,没有搏斗的迹象:两个孩子好好的,没伤一毫。在这些非洲工人看来,答案只有一个:他们是用魔法捉住它的。 人群中突然爆发出欢呼声,黑鬃狮低声地咆哮着,紧张地看着周围的人。 哈尔示意人们静下来,罗杰站在笼子旁边,轻声地对黑鬃狮和扑扑说着话,然后告诉司机开车——慢慢地——向克罗斯比营地驶去。 罗杰继续站在笼子旁轻声细语地对两个朋友说着话,路两旁的动物看到这头巨大的狮子吓得逃回林中去了。 肯塔里狩猎营地的一名守备队员看到车开来了,跑进去叫队长,当装着狮子的车到达时,克罗斯比正等着他们。 “我给您带来了两位客人。”罗杰说。 克罗斯比盯着狮子看了又看。尽管同动物打了多年交道,但他从未见过这种事。 “你是怎样捉住它的?” “不是我捉住的,”罗杰说,“是这头小狮子干的。”接着,他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然后又问道:“在我们把它们送到某个动物园之前,您能帮我们照看它们吗?” “当然可以,只要你们愿意,它们在这儿住多久都行,它们会得到良好的待遇,你们尽可放心。” “您能把我送回车站吗?” 乘坐越野车回到营地,罗杰挤出祝贺的人群,走进自己的帐篷,躺在床上松弛下来。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不眠之夜、焦虑、紧张——他感到他整个人简直快散架了。 他头上的筋跳得厉害,脸上热得烫手。哈尔摸着他的脉,脉搏跳得很快。 刚才认为他是巫师的那些人现在进来看看就好了。他根本不是术士,只是个用尽脑力的孩子。他现在需要的是阿斯匹林和睡眠,他吃过阿斯匹林便睡着了。

每一晚,当我闭上眼睛,那些影像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他们每一个人狰狞的面孔,凄惨的叫声,都成了我的恶梦,这样每一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我真希望,当时我们没有进入那座古堡。

这本来是一个好日子,我们五个多年的好朋友约好在这个周末去两百多公里外的一片森林进行为之一周的探险,吸引我们的不是那里的美景,而是传说进入这片森林探险的人都失踪了,我们五个人也许是有种天生的好奇心和不信邪的性格,因此打算一起去这个神秘的死亡之地一探究竟。

当天我们一大早就出发了,带齐了野外求生的必需品,包括GPS,因为森林不小。我们乘坐的越野车十分不错,将近四个小时的时间就到达了目的地,矫治在森林的入口处突然才下了刹车,我们都疑惑为什么不直接开进去,矫治说他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就是从森林里传出来的,我们都没有听到,笑着说这是矫治幻听了。最后,我们开车进入了森林。

澳门葡京网上赌场,这时正值秋季,森林里许多树木都已经开始落叶,地上也是一层厚厚的枯叶,树木很多,但很少看到还挂有緑叶的树木。我们的车子进入森林二十多分钟后就被迫停了下来,因为路太过泥泞,只能步行。

我们在一个比较平整的地方搭了两顶帐篷,吃了点东西之后,我们五个人打算分成两组去找线索,我与鲍勃和矫治一组,杰克与保罗一组,四个小时之后回到这里集合,稍作讨论之后,我们出发了。

我们走了十几分钟,鲍勃在低声的自言自语,我们问他有是否什么问题。“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这么大的森林,为什么没有听到任何动物的叫声?"听鲍勃这么一说,我与矫治也开始感到疑惑,尽管现在是秋季,但这么大的森林也一定会有动物的,为什么走了这么久却没有听到一点声音呢?森林安静的可怕,我感觉得到,他们两个已经开始感到恐惧了。鲍勃突然说道:“不过也没什么好怕的,在我们进来之前不就已经想到这座森林会有特别之处吗?也许只是一种奇特的自然现象啦!”我知道,这是鲍勃为了消除我们的内心恐惧才说的,算是自我安慰吧!不过他这么一说,我们也就一笑而过,继续向密林深处走去。

时间过的很快,我们三个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因此就打算回营地,只希望保罗和杰克能有一些发现。回到营地之后,我们发现鲍勃他们还没有回来,距离我们约定集合的时间不到十分钟了。“他们不会有什么事吧?”矫治有点害怕的说道。“不会有事的,能有什么事呢?放心吧!他们会回来的。”鲍勃自信的说到。我们在忐忑不安中等了将近二十分钟,突然听到保罗的声音,是他们回来了,我们很高兴。远远的看着他们,保罗手上好像拿着一件东西。

“这不就是一只普通的水壶吗?”矫治说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说明这个地方曾经有人来过并且在这里像我们一样有营地!”看的出,保罗有些兴奋。“那好吧!明天我们一起去保罗发现水壶的地方,看看是否能发现点别的东西。”他们都点了点头。太阳光慢慢的变得微弱,就这样,我们的一天中有阳光的时间就这样过了。出于我们所处的地方是森林,因此我们五个人决定晚上轮流值班,以防止有什么突发事件。

夜幕降临,天空刮起了风,虽然树上的叶子已经不多,但地上厚厚的枯叶被风刮起的声音还是很清晰。我是第一个开始值班的人,除了听到风声与枯叶卷起的声音,我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两个小时很快就过了,我进帐篷叫醒了保罗,于是他去值班,我就进帐篷睡觉了。不知道了什么时候,我被鲍勃叫醒了。这个时候并没有天亮,我看了看手表,是凌晨三点。鲍勃说矫治不见了!我急忙走出了帐篷,他们都坐在火堆旁边,除了矫治。我询问了矫治的情况,保罗说他叫醒矫治去值班后,自己就去睡了,不过没多久就因自己喝了过多的水起来去上厕所,然后就发现矫治不见了……我们决定让鲍勃守在营地,担心矫治突然回来却看不到我们。我告诉鲍勃,如果矫治回来或是你遇到突发事件,你就往天空发射信号弹,我们会马上赶过去。于是我们其他三个人就动身起寻找矫治了。

由于不知道矫治往哪个方向走,我们三个人只好分头行动,尽管这样不太安全,不过为了能尽快找到矫治也别无选择了。我们商量过,只要一找到矫治就发信号弹,当然,如果遇到危险也是如此。就这样,我们分开了。

“地上的枯叶还真是多,如果着火可就不得了……”。我自言自语的说道。走到自己有点累了,我找了棵周围枯叶堆积比较多的树,靠着坐了下来。风还在刮,时不时就能看到几片枯叶飘下,我点了根烟,希望能缓解一下疲劳。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有人奔跑的声音,我马上用手电向四周照去,在我的2点钟方向,我依稀看到几十米远处有个身影在移动,我想那一定是矫治。我丢下手中的烟头,马上向那个人影跑去。由于我的身体很好,因此跑的很快,不多久我就追上了那个人影,那的确是矫治。我大声的叫他的名字,但他却没有回应,突然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狠狠地摔在了枯叶上,昏了过去。

朝阳慢慢的升起,天空也变得明亮,似乎一切都是新的,不过依旧没有鸟儿清脆的叫声。矫治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外伤,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我们都在等着矫治醒来,我们心里有太多的疑问,这一却需要矫治醒来才能水落石出。在焦急的等待了4个多小时后,矫治终于醒了过来,他一看到我们就变得异常激动,我们急忙安慰矫治,帮他稳定情绪。几分钟后,矫治的情绪慢慢稳定了下来,这个时候我们才问他关于昨晚发生的事情。

“我在保罗叫醒我去值班还不到十分钟,我就听到有种奇怪的声音,就是昨天我在森林入口处听到的那个声音,我提着胆子向这个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我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在我眼前出现了一座古堡,我稍微走进了这座古堡,这时候我清晰的看到古堡的门口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一身制服,好像个富人家的保姆,我刚想走过去打声招呼,就突然看到那个人抬起了头……”“抬头怎么了!?”鲍勃急忙问。“我看到了一张血淋淋的脸。”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散透出寒气。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沉默了许久。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矫治发了疯似的跑……

我们决定去那座古堡,也许那个地方就是解开失踪事件的关键。我本以为矫治会因为害怕而不打算去古堡,但是出乎我的意料,他决定要去,并且发誓一定要解开古堡之谜。其他人听矫治这么说,胆子也大了许多,就这样我们收拾了东西,在矫治的带领下,我们向着古堡的方向走去,在行进的路上,我发现在我们右手边不到20米处的地上有被火烧过的痕迹 ,我们决定去看看。这是一个半径只有5米左右的一个圆状烧焦地,在圆的中央,我们发现了一具尸体,尸体还没有腐烂,我突然想起了昨晚我丢的那个烟头。看来尸体是被埋在枯叶下……不对,与其说是被埋在枯叶地下,准确的说是自己死在这,然后被枯叶盖住。因为没有人会这么埋尸体。我们没有花过多的时间在这具尸体上,20分钟后我们离开了那里,继续向着古堡的方向走去。在路上,我在想,为什么那具尸体的鞋子底板上会有被踩碎的玫瑰花瓣和一颗特别的棕色图钉。也许,古堡会给我答案。

不知走了多久,我们隐约看到了古堡,我高兴的转过头想对他们分享我着喜悦的心情,但我看到的是矫治一脸的恐惧。“矫治,你没什么问题吧?”“额……没事,不用担心。”我看得出,矫治还在因为昨晚看到的场景然感到害怕,也对,无论换了谁遇到那样的事,也会害怕的,包括我在内。我们几个大着胆子走到了古堡前,这才清楚的看到了古堡的样子。这是一座中世纪的古堡,虽然略微显得有些陈旧,不过那种历史遗留下来的气息还是令我们感到有几分莫名的畏惧。古堡很大,说实话,除了在照片上看到过这样大的城堡,还真的没有亲眼看到过。城堡外面有两颗松树,还有一个不大的水塘,令我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这座森林里会有这样的城堡?我想知道真相的欲望越来越大了。

我们敲了敲城堡的大门,但是没有人回应,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过了一会,鲍勃显得有些不耐烦了。“这样呆在这也不是办法啊?”鲍勃有点不耐烦,“我们进去吧!”犹豫片刻之后,我们几个推开了大门,很轻松的就进入了城堡。鲍勃一看到城堡内部,就笑着说“哎呀!这种城堡外面不怎么样,可里面还真是不错耶!”其他人也都露出了轻松的笑容。“大家分头在古堡里面找找,看是否有人。”大家听了我的话之后,马上就开始找寻,惊奇的是,这座古堡里居然没有发现一个人!由于太阳就快下山,我们决定今晚暂时住在这座古堡里头,等明天再做打算。

大家显得都很开心,因为能住上这么好的城堡,而矫治也好像忘了昨晚发生在他身上的恐怖事件。大家显得过于轻松,认为这座城堡也许是某个富人的别墅,而富人刚好暂时离开这里去别处有其他事。但我心里还是感觉很奇怪,为什么大门会那么轻松的就被我们打开,即使这个能被解释成主人因为某件事太紧急而忘了上锁,可这么大的屋子,又没有人看管,为何这里的每一件家具都那么干净?就像是每天都打扫一样,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我不得不暂时放下这些问题,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去解决。

我发现,这座古堡一共有三层,第一层也就是最底下的这层有桌子和椅子,还有一个火炉和旁边的沙发,我想这层一定是客厅了。第二层大多都是房间,而且里面都有床之类的生活用品,我像应该都是卧室。至于第三层,除了一些杂乱的物品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应该是储物用的阁楼。

“嘿,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我对站在窗户边上的保罗示意,“这墙上好像有东西。”保罗走过来,对着这面棕色的墙打量了一番。他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小瓶液体,小心翼翼的喷在了墙上。突然,墙上出现了一点一点的荧光。稍后,他又在旁边的墙上以及楼梯的扶手上喷洒了这种液体。“怎么可能!?”鲍勃似乎很惊讶,“布鲁斯,这房子里到处都是血迹!”“什么!?”我惊讶的看着他,“为什么这么说?”鲍勃看着他手上的瓶子,“知道这是什么吗?”我摇头示意。“这是鲁米诺试剂,一种可以和血液反应让其产生荧光的化学试剂。”他看着我,“这房子里的许多墙上以及楼梯扶手上曾经沾满了血液,这一点是肯定的。”我看着那些荧光,突然感到一丝的寒意。

保罗不愧是一名医生。

到了晚上,大家聚集在一楼的大厅,我们坐在火炉旁边,然后我将我和保罗发现的事情告诉了他其他三个人。“你说什么!?这是什么意思?”鲍勃看着我。“这意味着曾经这房子里有可能发生过血腥的战斗,但事后有人将溅在墙上以及其他物品上的血液擦干净了……”我分析道。正当我想再进一步的分析这件事的时候,我注意到一旁的矫治似乎有点不对劲,于是我看了看他,“矫治,有什么问题吗?”矫治是从事动物叫声方面工作的,我想他也许听到了些什么,不然他不会坐立不安的,“兄弟,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他用手指着天花板,“额,布鲁斯,我想我好像听到阁楼上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好像是特殊的摩擦声……就像牙齿摩擦骨头的那种声音。”这时我们其他四个人似乎也感觉到了。“要去看看吗?各位。”鲍勃看着我们,“我想这对于解开谜团也许会有帮助。”鲍勃说起谜团,让原本轻松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了。“我想我还是留在这吧!一起上去的话也不太妥当,留个人在这下面也好防止突发事件嘛!”杰克苦笑的看着我们说道。我知道杰克是因为害怕才这么说的,毕竟他是我们这些人里胆子最小的了。“那好吧!你留在这里,有事的话叫我们。”鲍勃对着他说。介于保罗和矫治都没意见,我们又留了一把手枪给杰克,于是我们四个人决定上楼去看看。

未完待续……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非洲历险,短篇小说

TAG标签: www.3066.com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