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我在吃烤白薯的时候遇上了外星人

摘要: 站住,大姐!听到有人打招呼,我停下了脚步。抬头一看,路灯下有两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每人手持一根垒球棒。我调侃地说,年轻人,你应该叫我大妈正合适,俩侄子有啥事吗?瘦高个狠狠地说,少废话,把你身上所有 ...

站住,大姐!
  听到有人打招呼,我停下了脚步。抬头一看,路灯下有两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每人手持一根垒球棒。
  我调侃地说,年轻人,你应该叫我大妈正合适,俩侄子有啥事吗?
  瘦高个狠狠地说,少废话,把你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看到没有?我们手里的家伙可不是吃素的。
  我有些慌张的样子说,什么?叫了一声大姐,就让我给见面礼呀,这礼是不是重了些!可惜我身上没带值钱的东西。
  胖子晃了晃手中的棒子说,快点,否则我们不客气了。
  我又镇静地说,值钱的东西没有,我这里只有钱,你们要不要?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些钞票拿在手里。
  瘦高个动作很快,伸手要抢钱,我一把捉住了他的手腕,接着一扭,然后一记右拳打中了他的下巴,由于力量偏大,他顿时晕倒在地上。说时迟那时快,我又飞起一脚踹到胖子心口窝地方,其应声倒地,我向前一步迅速踩在他的脖子上。
  我拿出手机报完警,说,今晚刚参加完市里的散打比赛,屈居第二名,还憋着火呢,你们还来打我的劫,我还想打你们的劫呢。      

短篇小说,我在吃烤白薯的时候遇上了外星人。北京,12月初的夜晚,凛冽的寒风追逐着马路上残存的几片落叶,那叶子奔跑着,翻滚着,时而转上几个圈,一会儿就没了踪影。干净的马路上,行车标志在路旁高高的路灯照耀下发出惨白的光芒。那路灯象是一个底部发光的飞碟,被瘦高瘦高的水泥杆子托在半空中。

“收破烂来——收破烂来——”这一声声高亢的叫喊声打破了炎炎夏日午后的宁静,正在午睡的王大姐也被吵醒了,她嘟囔一句:“这个挨千刀的,要死了,大中午的吵死了。”说着,转了个身,又闭上眼。

站住,大姐!

我把车停在路旁,双手插兜,两脚做小跑状踮来踮去,高领毛衣的拉锁在我的鼻子下左右跳跃着。我在等着街边路灯下烤白薯的大妈给我挑一个软一点,甜一点的烤白薯。

突然,王大姐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一下子从床上跃起来,跑到窗口大喊:“收破烂的,别走,我这里有东西要卖!”

听到有人打招呼,我停下了脚步。抬头一看,路灯下有两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每人手持一根垒球棒。

“就这个吧,准保甜,两块”大妈给我挑了一个看上去比较苗条的白薯。

收破烂的是一个小伙子,二十多岁,瘦了吧唧,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他听见了楼上的叫喊,一抬头,看见了一个胖女人在向他招手。

我调侃地说,年轻人,你应该叫我大妈正合适,俩侄子有啥事吗?

“得了,就是它了,我就在您着吃了,要好我再来俩”我迫不及待地接过大妈的白薯,从中间掰开准备品尝。

他停稳了车,左手拿着个编织袋,右手拿着杆秤就往楼上走去。王大姐家住六楼,当小伙子刚爬到六楼,就听到门开了的声音,小伙子在门口等了一会,见没动静,就准备进去看看,刚迈进一只脚,另一只脚还在门外,王大姐就喊开了:“谁叫你进来的?去,去,你给我出去!看看你这一身,能进我家吗?”说完,狠狠地瞪了小伙子一眼。

瘦高个狠狠地说,少废话,把你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看到没有?我们手里的家伙可不是吃素的。

忽然,我觉得周围一下子亮了起来,越来越亮,亮的我的影子都不见了,亮的大妈破旧的烤白薯炉子也闪闪发光起来。我抬头看去,妈呀,怎么出来俩路灯。

小伙子只好退了出去,又等了好一会,王大姐搬了一大堆旧报纸和一些旧衣服放在里门外,小伙子把报纸装在编织袋里称了称,说:“一共是二十五公斤,一公斤是一块三,二五公斤就是三十二快五。”

我有些慌张的样子说,什么?叫了一声大姐,就让我给见面礼呀,这礼是不是重了些!可惜我身上没带值钱的东西。

“大妈大妈,您看那上面,俩路灯俩路灯”我惊奇地边用手里吃了半截的烤白薯指着天空,边向大妈叫嚷着。

王大姐撅着嘴说:“怎么这么便宜啊,再给加点。”

胖子晃了晃手中的棒子说,快点,否则我们不客气了。

“哎呦,那个不是路灯,没电线杆子托着,不好,掉下来了,掉下来了。”大妈已经被吓的不知所措了,就像看见城管从天而降似的,慌忙中开始收拾自己的摊子,准备逃跑。

“我只能这个价收了,每公斤才赚你两毛钱。” 小伙子为难地说。

我又镇静地说,值钱的东西没有,我这里只有钱,你们要不要?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些钞票拿在手里。

那光亮越来越亮,亮到四周一片雪白,亮到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刹那间,我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寒冷,甚至忘记了自己。以前的几件事情,一些场景象放幻灯片似的在我的脑海里闪过,都是已经忘记很久的,是幸福的,是熟悉的,背景是光亮雪白的。

“你们这些人说的话,谁信!还不知道赚多少呢!”

瘦高个动作很快,伸手要抢钱,我一把捉住了他的手腕,接着一扭,然后一记右拳打中了他的下巴,由于力量偏大,他顿时晕倒在地上。说时迟那时快,我又飞起一脚踹到胖子心口窝地方,其应声倒地,我向前一步迅速踩在他的脖子上。

一切就发生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之内,我和大妈还有那烤白薯的炉子这里又恢复了正常。大妈蜷缩在炉子的一侧,用手指着路旁的草坪,对我喊着:“小伙子,那玩意儿掉下来了,到下来了,到下来了。”大妈被吓的不轻,掉和到的发音已经混淆了。

小伙子没再解释,犹豫了一下说:“给你算三十三吧!”

我拿出手机报完警,说,今晚刚参加完市里的散打比赛,屈居第二名,还憋着火呢,你们还来打我的劫,我还想打你们的劫呢。

我顺着大妈手指的方向看去,在草坪远处,立交桥下,一个看上去象大贝壳似的东西似乎是悬在了靠近地面的半空中,虽然远,但借着路旁明亮的灯光,能看清他的样子。那家伙足有一间施工工棚那样大。颜色和冬天的草地树丛一个样,如果不是形状奇特,在远处是无法辨认的。

王大姐又提起放在地上的几件旧衣服,说:“小伙子,你看这几件衣服还能穿,便宜卖给你,你总共给我四十吧。”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向那大贝壳走去,大妈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急忙上前劝阻:“小伙子,可别过去,还是报警吧。”

小伙子愣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结结巴巴地说:“我是收废品的,这个衣服收购站不要。”

“警是要报的,我先过去看看”我边回答边抬腿走向草坪。

王大姐提高嗓门说:“你这个小伙子脑子不转弯,你卖废品换了钱,不也是要买东西的吗?你看我这几件衣服,都没穿过几次,还挺新的,你要自己买,指不定要花多少钱呢。”说完,把衣服塞进小伙子的手里。

“小伙子,你胆儿可真够大的,你知道那玩意是什么呀,要有个核辐射什么的,你还能活!”大妈继续絮叨着。

小伙子没办法,只好把四十元给了王大姐。

“大妈您还知道不少,核辐射您都懂,没事,我就爱看个热闹”

王大姐接过钱,“碰”地一声关上了门。

“可不能去呀,太危险了”大妈开始冲我嚷上了。

小伙子回家后,试了试那些旧衣服,还好,都能穿。尤其是那条深灰色裤子,特别合体。小伙子穿在身上把手伸进裤兜里,感觉到有东西,他掏出来一看,一下子愣了,原来裤兜里有一沓钱。他机动地数了数,整整两千块。

我有点被大妈的热心感动了,但强烈的好奇心没有使我停下脚步,我继续靠近那大贝壳。

小伙子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再去王大姐家一趟。

忽然大妈居然追上我来,我赶忙上前拦住:大妈,您就别过来了,我谢谢您了,有事我顶着,您去报警吧,我谢谢您了。

天色已晚,小伙子不敢耽搁,骑上自行车就出发了。

大妈拉住了我的袖子,气喘吁吁地说:小伙子,那烤白薯的两块钱还没给呢。

王大姐忙碌了一天,出了一身汗,她就想早早洗个澡好上床休息。她哼着小曲,进了浴室。“哗哗哗”地水流冲走了王大姐一天的疲惫,正在她无比惬意之时,“叮咚叮咚”,外面响起了恼人的门铃声,王大姐忍不住又骂道:“又是哪个挨千刀的,不看看老娘在干什么,按什么门铃!”

我对大妈的执着无语了。我掏出两块钱塞给了大妈,大妈接过钱转身就跑,那矫捷的身躯连同那白薯摊一起,瞬间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了。

可门铃像是坏了似的,一声接一声地响着,没办法,王大姐只好胡乱地擦了擦身上,披上一件浴衣就出了浴室。

我一边慨叹大妈的敬业精神,一边已经走到了那大贝壳的旁边。

从猫眼一看,又是那个收破烂的小伙子,手里还拿着一条裤子,王大姐气不打一处来,打开门,扯着嗓子喊:“怎么又是你?这么晚了,来干啥?都这么长时间了,你后悔也晚了。走吧走吧,别耍赖!真是的,你这人怎么这个样?”

啊!我吃了一惊,那贝壳不是漂浮在地面上的,贝壳的底部有一根管子似的东西插进了地面,整个贝壳完全靠这根管子支撑着。大贝壳的底部有一圈的光亮,刚才那强烈的光应当是这里发出的,大贝壳全身灰绿色,没有任何缝隙,乍一看,就象在草坪上多了一块大石头。

小伙子没吭声,盯着王大姐看了一会儿,王大姐更生气了:“看什么看,没看过女人洗澡啊,小小年纪不学好,你以为我老公不在家,我就怕你啊……”

看着看着,我就有了去摸摸它的冲动,但我又有几分的胆怯,会不会烧了我的手,会不会染上什么特殊的病毒,会不会真的有辐射……管他呢,好奇心战胜了一切,我靠近了一步,伸出手去触摸这神奇的大贝壳。

小伙子忙解释说:“大姐,你误会了,我不是来退衣服的,可能是你老公把钱忘在裤兜里了,我是来还钱的。”说完,他掏出了那两千块钱,递给王大姐。

(未完待续)

王大姐立在那里,好久没动。等她回过神来时,竟“哇”地一下哭了,是感动,是自责,是不知所措?一时百感交集。

小伙子吓坏了,着急地问:“大姐,你怎么了,别哭啊,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

王大姐不顾男女有别,也不顾自己衣冠不整,一把把小伙子拉进屋,小伙子脸一红,不知道说什么好。王大姐握着小伙子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道:“大兄弟,不瞒你说,我家那口子别看平时对我服服帖帖的,竟然背着我攒下私房钱,要不是你把钱送回来,我可能到死都不知道这个家伙还对我有二心。等他回来,我非问清楚不可。你到时候给大姐做个证啊!”

王大姐越说越来气,拿起电话就向他老公质问去了,劝也劝不住。小伙子坐在沙发上,如坐针毡,他一时想不明白,不知道自己这件事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从小娘就教育他要拾金不昧,可要真是因为他的这一“善举”,造成大姐“家破人亡”,他这不罪过更大了吗?

正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听到大姐对着电话撒起娇来:“老公,原来你还记得我喜欢的那块玉啊。去年就看好了,可一直舍不得买,没想到还是你想着我。”“我说嘛,你最近怎么烟也抽得少了,酒也不怎么喝了,都是为了给我攒钱买礼物啊。”“等你回来我给你做好吃的,恩恩,早点睡。”

挂了电话,王大姐笑盈盈地走到小伙子面前,说:“大兄弟,姐还是要感谢你,老公是好老公,这些钱是他给我买礼物准备的,都老夫老妻了,还对我这么好,我知足啊!”

说完,王大姐示意小伙子再坐一会儿,她迅速走进里屋,收拾了很多值钱的东西给小伙子,并告诉小伙子,以后她就是他的亲姐,欢迎他随时来做客。

小伙子高高兴兴地回家了,月光如水般从天空中洒下来,小伙子觉得今天的月光是最美的!

一元短篇小说训练营——35号(第二次作业 :晚上,洗澡,门铃声)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我在吃烤白薯的时候遇上了外星人

TAG标签: www.3066.com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