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之船,英军弃船轰敌艇

  真正的船长坎贝尔仍躲藏在船桥观察孔后,他的眼睛越瞪越圆……敌方潜艇的潜望境正向“Q—5”号徐徐靠近,一个雪茄形的潜艇体在水下隐隐移动。坎贝尔静静观察着,只等潜艇露出水面那一刻良机的来临!

第一次世界大战初期,自从德国的韦迪根指挥他的潜艇创造了一举击沉三艘英国巡洋舰的奇迹后,德国海军对潜艇更加重视,数以百计的德国潜艇活跃在英吉利侮峡。短短几个月,英国就损失了几十艘大型军舰和商船。英国的海上生命线遭到严重威胁。如何有效地制止德国潜艇的横行无忌呢?英国人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条应急之策:用改造过的Q 船来对付德国潜艇。 “Q 船”,英文的意思为“神秘之船”。这是一种伪装的猎潜艇。从外表看,它似乎是最普通不过的商船,船上装满货物,甲板上的装置和设备也和普通商船差不多。其实这些都是假的。在这些巧妙的伪装下面,是大口径火炮和深水炸弹发射装置,甚至还装有鱼雷。这种“商船”经常游弋在德国潜艇出没的水域,一旦敌潜艇上钩,浮出水面,它立即脱掉伪装,露出“青面獠牙”的真相来,对着潜挺一阵猛轰猛打,直到它葬身海底。 1916 年春季的某一天,在通住英国的航道上,正行驶着一艘名为“法恩巴勒”的运煤船,船上似乎装满了煤炭,蹒跚地在海上行进着。甲板上三三两两的水手,有的在整理缆绳,有的在冲洗甲板,有的倚着船舷的栏汗抽烟聊天。任何人见了这样的情景,都会认为这不过是一艘正忙于运输的商船。 殊不知,这正是一艘正在执行任务的英国Q 船。 突然,假装聊天的两个水手发现几海里外有一艘潜艇在移动,不过他们并不急着去报告,仍在若无其事地抽着香烟,过了一会儿,其中的一个水手才漫不经心地慢慢踱到驾驶室,低声向船长坎贝尔报告了情况。坎贝尔兴奋地说道:“好,鱼儿终于上钩了!命令炮手,做好准备。其他人,照常干活,千万不能让德国人看出破绽。” 在伪装板下面,几个炮手紧张地忙碌起来,炮衣去掉了,露出了泛着幽幽寒光的炮口;炮弹上了膛,只要一声令下,就可呼啸着飞向敌人。而在甲板上,那几个水手仍像先前那样悠悠地干着活,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 坎贝尔举起了望远镜,发现潜艇己消失。经验告诉他,潜艇已潜入水下,攻击马上就会开始。几分钟后,在两千多米远的海面,突然冒出了一根烟斗形状的黑杆子。坎贝尔知道,那是潜艇的望远镜,敌人正在进行攻击前的观察。 果然,潜艇慢慢露出了水面,仿佛是从天上掉下来似的,一下子出现在距“法思巴勒”号不远的水面上。紧接着,“呼”的一声,一发炮弹从“法恩巴勒”号的船首上方掠过。船上立刻大乱,从“法恩巴勒”号破旧的烟囱中升起一缕汽烟。一位船员手忙脚乱地解下救生艇,放至海面。其他几个人哭喊着:“德国人来啦,快逃命啊!”争先恐后往救生艇上跳,匆忙地划着救生艇离开“法恩巴勒”号——这一切,其实都是英国人的精彩“表演”,为了做到自然逼真,他们曾不知演练了多少遍。 英国人的表演很成功,德国人上当了。潜艇徐徐地向“法恩巴勒”号靠近,并再次开炮射击。潜艇艇长站在舰桥上,神气活现地对着那些“弃船逃命”的英国水手喝骂道:“肮脏的英国猪猡,快滚吧。这次饶你们一命,下次再在这儿碰到你们,我就让你们和船一起沉到海里。喂鲨鱼的滋味可不好受噢!”他正骂得起劲,忽然愣住了,目瞪口呆地瞧着眼前的这艘商船,好像变戏法一样,“煤堆”揪掉了,几门炮正对着他闪着凛凛寒光,一面英国皇家海军军旗正徐徐升上桅杆。潜涎艇长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急忙往舱里跑,一面狂呼:“紧急下潜,快下潜。”可哪里还来得急呢?英国人的炮弹已狂风骤雨般射了过来,被打得弹孔累累的潜艇慌忙向水下潜去。坎贝尔岂肯放过到手的猎获物,他急令舰艇向潜艇下潜的地方驶去,准确地投下了一枚深水炸弹。潜艇被炸,只好浮出水面。 “法恩巴勒”号上的火炮再次对他一阵猛轰,潜艇的舰桥被击中,很快沉入海底,潜艇艇长也喂了鲨鱼。 坎贝尔猎潜舰旗开得胜,大长了英国海军的威风,英国人为终于找到了对付德国潜艇的有效方法而举杯庆贺。可德国海军也不是好惹的,吃一堑,长一智,从此,他们的潜艇在接近对方商船时,十分谨慎,而且越来越多地依靠鱼雷,而不是依靠炮火来击沉敌方商船。猎潜艇要想一举击沉潜般,已不那么容易。坎贝尔为了引诱德国潜艇上钧,不得不付出更大的代价。 那是在击沉第一艘德国潜挺的第二年,坎贝尔已是“Q—5”号猎潜艇的艇长。一天,他指挥着“Q—5”号如往常一样在商运航线上游弋巡逻。甲板上,像其它商船一样,有几个水手在忙碌着。有个船员在悠闲地散步,仿佛在欣赏海景。突然,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加快了步伐,但并不慌张。他来到驾驶室旁,悄声说道:“右前方发现鱼雷航迹!”听到他的报警,炮手们迅速而镇静地奔向掩盖在伪装板下的炮位。大家刚刚站定,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船身一阵剧烈的抖动,并摇晃起来。大家知道,船被鱼雷击中了。 当时,正在轮机舱忙碌着的大副史密斯只觉船猛地一震,又听“砰”的一声,轮机舱的水密门居然被爆炸的气浪冲开了。在这同时,他感到右腿的腿肚一阵发热,殷红的鲜血顿时染红了裤子。他急忙从急救包里找出绷带,草草包扎了一下,就一拐一瘸地走上甲板,步入他的战斗岗位——小艇。他的任务是扮演慌忙逃命的船长,他的口袋里还有一份伪造的船照,以备德国人查询。在他的带领下,十几个“幸存者”惊恐万状地爬上三艘小艇,慌里慌张地划着小艇“弃船逃生”去了。 “Q—5”号的甲板上已空无一人,船已停止前进,随着波浪摇摆着,仿佛真的被它的主人们遗弃了。其实,在那些伪装成货物的装饰板下,一双双明亮的眼睛正高度紧张地盯着船长坎贝尔,而坎贝尔,则正透过船桥上的观察孔密切注视着事态的发展。他看见一个潜望镜向“Q—5”号徐徐靠近,在潜望镜下,隐约可以看见一个雪前形的潜艇在水下移动。他静静地观察着,迟迟不下开炮的命令。因为他知道,潜艇在水下,炮击不会对它造成很大的威胁,反而会提前暴露自己。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了,潜艇还没有浮出水面。坎贝尔焦急地等待着,汗水从他那宽大的前额和眉梢一滴滴地往下落。 他很担心,因为“Q—5”号的倾舷已被鱼雷击穿了一个洞,它能支持到击沉潜艇吗?还有,炮手们能够耐着性子,不轻举妄动吗?15 分钟过去了,他看见的依然只是一个潜望镜。有个炮手有点沉不住气了,悄悄地请求道:“船长,下令开火吧!万一德国人再发一枚鱼雷来,我们恐怕就完了。”坎贝尔低声喝道:“沉住气,不许开炮!现在我们正在和德国人斗智慧比耐心,谁沉不住气,谁就要挨打。” 仿佛过了几个世纪似的,20 多分钟后,潜挺终于小心翼翼地靠近“Q—5” 号船。坎贝尔看见潜望镜在船头绕了一圈。大约德国人经过仔细观察,确信船上已空无一人,不一会儿,潜艇在“Q—5”号的左舷附近浮出水面。接着,指挥室的升降口打开了,艇长出现在舰桥上。坎贝尔见状,惊喜万分,激动地举起了手,命令道:“掀掉伪装物,准备,开炮!”早已急不可待的炮手们不等他的话落音,早已掀掉伪装板,几门大炮随即怒吼起来,一发发炮弹呼啸着飞向300 码处的潜艇,第一发炮弹就准确地击中了潜艇的舰桥。只见火光一闪,舰桥立即四分五裂,艇长被气浪抛到空中,又重重摔了下来,当场一命呜呼。潜艇也被密集的炮火打得千疮百孔,很快下沉。 坎贝尔见潜艇已完蛋,又命令道:“停止射击,向小艇发信号,让其搭救幸存者,然后返回。”信号兵立即向刚才假装逃跑的那些小艇发信号,史密斯忙带着三艘救生艇赶回来,但只救起两名德国船员,其余的全部葬身鱼腹。这次的“捉迷藏”较量,又是以英国人获胜而告终。 坎贝尔曾先后击沉了四艘德国潜艇,可说是战功卓着,可是他并不满足,还准备在他的军人生涯中再添上精彩的几笔。不过,再高明的骗术,用多了也就失效了。几个月后,在和又一艘德国潜艇的斗智中,坎贝尔没能使他的对手上钩,自己倒差点全军覆没。 那天,已是“邓雷文”号猎潜艇的舰长的坎贝尔,指挥着他的船正在海上作“之”字形航行。当发现一艘德国潜逛时,像前两次一样,他命令“邓雷文”号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仍照常航行。他自己则胸有成竹地静等“大鱼”上钩。潜艇很快潜入水下,从海面上消失了,坎贝尔知道,其实它已在向自己靠近。 可是,这次坎贝尔可遇上了强有力的对手。潜艇的艇长萨尔兹韦德尔是个老奸巨滑的家伙,有着丰富的海战经验。这会儿,他正纵操着潜望镜,仔细地观察着“邓雷文”号,脑子里则在不断盘算着:这到底是艘什么船呢? 若是Q 船,他这小小的潜艇可不是它的对手。不过,看它那样子很像是一般旧式货船。而且,那船从尾楼甲板上装有一门大炮,若是Q 船,一般是不会公开亮出火炮的。但是,谁知道呢?英国人什么花招都会想得出来的。这样一想,萨尔兹韦德尔决定小心为妙,先浮出水面远远地试探试探。 潜艇缓缓地露出水面,离“邓雷文”号大约4500 多米,在这个距离上, 潜艇是安全的。萨尔兹韦德尔命令部下一边作好随时下潜的准备,一边缓缓向“邓雷文”号驶去。 坎贝尔发现潜艇再次出现在视野里,立即命令道:“船尾炮开始射击! 射速不要大快。一定不要打准。”当时的商船,大多配备有火炮自卫,但船员一般都没有经过什么军事训练,遇到敌方潜艇,只会乱射一通。坎贝尔就是要制造假象,让德国潜艇毫不怀疑“邓雷文”号的商船身份。 “邓雷文”号砰砰咣咣地乱打了一气,但似乎并没使德国潜艇消除疑虑,它仍在远处缓缓跟随着。坎贝尔又命令道: “轮船减速,同时施放浓烟,制造加速的假像,好让潜艇靠近。”立刻.大团大团的黑烟从“邓雷文”号的烟囱中冒出,好像它正在开足马力逃跑。 这时,潜艇的甲板炮开始射击,可是由于距离太远,射击很不准确,炮弹却落在“邓雷文”号周围的海里。萨尔兹韦德尔终于下令高速驶近“邓雷文”号,不过他仍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潜艇在驶向“邓雷文”号时,不断地变换着航向,作不规则运动。 在“邓雷文”号上,坎贝尔正在指挥船员们作进一步“表演”。他命令部分船员假装弃船,还煞有介事地拍发了一份假无线电报,电报中声称:“邓雷文”号遭到攻击,主机出了故障,准备弃船。为了装得更像,轮机手打开了锅炉排气阀,滚滚蒸汽从锅炉中涌出,“邓雷文”号也停了下来,死死地漂浮在水面,仿佛它真的无法航行了。 这时,潜艇射出的一发炮弹击中了尾楼甲板,诱爆了甲板下面的一枚深水炸弹。与此同时,船上的弹药也引起爆炸,熊熊大火开始在船尾蔓延。隐蔽在指挥舱中的坎贝尔焦急地注视着船尾上的大火,那儿正是放置深水炸弹的地方,他担心,大火会使更多的深水炸弹引爆。他多么希望潜艇能在他的船发生大爆炸之前靠上来,那样,即使自己葬身海底也值得了。 潜艇上的萨尔兹韦德尔也在密切地注视着这艘已经开始燃烧的货船。等了好一会儿,他见货船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有点放心了,决定立刻驶近它,在近距离直接击沉它。 就在潜艇正要向“邓雷文”号靠近时,“邓雷文”号的船尾突然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整个船身剧烈抖动起来,船头沉入水下,汹涌的海水向船首炮的炮手们涌去。船尾炮也被炸掉,炮手们溅落在舷旁的海水里。坎贝尔见此情景,心都要碎了。他知道,深水炸弹被引爆了,船己受了重创,再伪装下去也没有用了。于是,他发出了射击的命令。转瞬间,船员们脱去了船首炮的伪装衣,掀开了盖在另一门炮上的木条箱,搬下了船中部的一艘救生船,又露出几门大炮。所有的炮一齐对准德国潜艇,炮弹像火流一样喷射。 可是,德国潜艇连影也没原来,老奸巨滑的萨尔兹韦德尔一听到船尾的剧烈爆炸声,就知道其中有诈。他想,普通商船不可能携带爆炸力如此巨大的炮弹,这一定是英国的Q 船。想到这里,他立即命令道:“准备速潜!”一面就催促轮机官赶快回到升降口,在关闭升降盖时,他亲眼看到“邓雷文”号卸掉伪装,露出一门门大炮。潜艇很快潜入水下,萨尔兹韦德尔松了一口气,喃喃地说:“天哪,险些中计!”他掏出手绢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然后命令道:“这是一艘Q 船,准备发射鱼雷!”潜艇绕到“邓雷文”号的另一边, 射出了一枚鱼雷。 坎贝尔眼睁睁地看着在水中破浪前进的鱼雷从千码之外向他的船逼来,一点办法也没有。很快,传来“轰”的一声巨响,鱼雷击中了锅炉舱。浓浓的蒸汽立刻笼罩了船体,但是,这次已不是伪装的了。坎贝尔知道,击沉潜艇的最佳机会已经消失,但他还想试一试。他命令把伤员送入小艇,鱼雷手做好准备,一旦潜艇露面,就狠狠地揍它。 潜艇果真又一次浮出水面,艇上的甲板炮对着被团团浓烟包裹着的“邓雷文”号又是一阵猛射。“邓雷文”号被打得体无完肤,船尾在涂徐下沉,大量海水从炸开的洞口汹涌而人。 坎贝尔清楚地知道等待着他的将是什么命运,但他宁愿葬身海底也不愿放弃这击沉对手的最后机会。当他发现潜艇就在“邓雷文”号的右侧方向时,立即下令:“鱼雷手,发射右眩鱼雷!”可惜晚了一步,对手比他更狡猾。 萨尔兹韦德尔早已发现鱼雷发射管侧旁有人,及时命令潜艇下潜。鱼雷从潜般的舰桥上方呼啸而过,仅差1 米多。潜艇又绕到“邓雷文”号的左侧,“邓雷文”号向它发射了仅剩的一枚鱼雷,可惜也没命中。这时,“坎贝文”号已在徐徐下沉。 坎贝尔见船已没法抢救,只好发出了救援信号。正巧一舰美国军舰路过这儿,它赶走了潜艇。不久,两艘英国军舰接到信号也很快赶来。经过紧张的救援,“坎贝文”号上的船员安全转移到其它舰上。当他们目睹“邓雷文” 号被汹涌的海浪吞没时,都难过地掉下了眼泪。

  艇长悠然地走到舰桥上,仔细向附近的将要沉没的船只望去清晰地看到“Q—5”号的标志,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躲在船内的坎贝尔见状,终于露出难得的笑容,小声下令:“掀掉档板,准备战斗!”

  绚烂多姿,光怪陆离的海,藏匿着战争之神的宠儿——潜艇。潜艇和反潜艇船之战,往往在伟大的和平氛围中一触即发。啊!怪物!战神和海神仿佛都是诡谲多变的怪物,无可捉摸!

  德国水兵吓得呆在哪里,木鸡般地不出一声。艇长刚缓过神气,大声狂呼:“紧急下潜!”

  过了一会儿,敌人潜艇的潜望境在“Q—5”号船首近旁绕动,潜艇终于在“Q—5”号的左弦附近浮出水面,接着,对方指挥室的升降门“叭”地打开,艇长耀武扬威地出现在舰桥上。

  但是,德国人也不是笨蛋,从此,他们看商船十分谨慎,不敢贸然浮出水面,只在水下用鱼雷攻击对方,并且派大量间谍搜集有关“神秘之船”的资料。

  “砰”一声巨响,伴随着剧烈的爆炸震动,隐藏海里的德军潜艇发射出一条鱼雷,击穿了“Q—5”三号舱的舱壁。

神秘之船,英军弃船轰敌艇。  这时,只听“呯”的一声,轮机舱的水密门也被气浪冲开,在这里的大副史密斯猛感浑身发热,不顾一切地向外冲击。他口袋里装有一份伪造的船照,上面注明他是“船长”。在“船长”史密斯的带领,几十个“幸存者”惊恐万状地爬上三艘小艇,慌忙向远处逃去。

  英国海军旗帜飞速升上船桅顶部,“Q—5”号的大炮立即怒吼不止,炮弹呼啸着划破宁静的海空,连接不断飞泻向位于三百码处的潜艇。

  “轰”的一声,船上顿时大乱。几名水手扔下香烟,尖叫着四处乱躲,大副也扔掉鸟笼跑到舱内去了。更多的水手则手忙脚乱地解下救生艇,放至海面,争先恐后跳往救生艇,拚命地向前划去。

  “轰轰轰!”又一阵冰雹般猛烈炮轰,这艘德国潜艇慢慢地开始下沉。

  一个晴朗的上午,一艘“Q—5”号的货船缓慢地行驶在海面上,沿着贸易航线向英国港口驶去。甲板上,有几个水手在忙碌着,另外一些船员则悠闲地在散步,欣赏着波光鳞鳞的海面。

  一股巨大的水柱冲天而起后,大海又归于沉默……

  英国水兵焦急万分,他们被蒸汽熏烤得浑身发热,灼热的气浪阵阵袭来,更使他们喘气困难,大家忍耐不住,请求开炮。

  这是在战火连天的1917年,此年2月,德国对协约国的航运线发动了“无限制的潜艇战”。常用鱼雷击沉敌国的商船。而今天“Q—5”号反潜艇船是专门寻找德军的潜艇交战的。

  又过了一会儿,德国潜艇才从水中慢慢地浮起,海水一阵翻腾,大家终于看到黑乎乎的潜艇露出了原形。

  “轰!”第一发炮弹便准确地击中潜艇舰桥,艇长应声倒下,一命呜呼。

  倾刻之间,潜艇连中30多发炮弹,一会儿,便沉入大海。直到潜艇沉入海底,快淹没的“Q—5”号伪装船,才向附近海域英国军舰呼救。一艘驱逐舰迅速驶来,把这艘“神秘之船”拖回英国港口。

  此刻,海神用巨手托着英国海军的一艘“Q—5”号反潜艇船在荡荡烟波悠悠巨浪中行进。坎贝尔船长藏在船桥上的观察孔后密切注视着前方。

  德国潜艇本来还要炮击,见到这种情景,艇长不由得笑了起来,下令炮手停止炮击,向货船驶去。

  坎贝尔欣喜若狂,右手一抡:“打!”

  只见货船上挡板被掀掉,几门大炮黑洞洞炮口正对着他们,一面英国皇家海军军旗徐徐升起。

  从外表看,这艘反潜艇船是一艘商船。实际上,船上除军火物资,没有什么值得贩卖的。

  话音未落,“货船”上英国人的炮弹已呼啸而至,在舰桥轰炸起来,艇长刚跑到舱门,就被一发炮弹炸得飞上天空。整个潜艇被炸得浑身颤抖,在水面颠簸几下,便慢慢地沉入海底。

  “Q—5”号船桥附近的甲板上,船员肯普正在散步,看上去挺轻松自如。忽然,他加‘快脚步。“右前方发现鱼雷航迹!”肯普向驾驶室悄声说道。一瞬间,所有船员马上奔回掩盖好的战斗岗位。

  1916年春季的一天,在去往英国的航道上,一艘破旧运煤船,缓慢地行驶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船上似乎装满了煤炭,不时发出沉闷的声音,仿佛在努力挣脱大海的羁绊。突然,海面上冒出一根黑杆子,飞速地在水中划动,隐约可见鲨鱼般的黑影在水中移动。货船上的水手发现这是一艘潜艇,急忙跑到驾驶室,向正在指挥航行的坎贝尔船长报告。坎贝尔漫不经心说道:“照常干活,不要乱跑。”

  几分钟后,赫里福德上尉将一艘小艇和一艘尖头平底船吊到水面。小艇装满准备“逃生”的幸存者,他们弃“Q—5”而走,艇上响起一片恐慌声。史密斯扮演船长的角色,口袋里装着一份伪装的船照,以防德国海军不信时送上验正。

  “咔嚓”一声,伪装的档板放了下来,早已调好角度的炮口正对潜艇。只见坎贝尔右臂一放,几门大炮顿时怒吼起来。一发发炮弹呼啸着飞向300多码处的潜艇,德军艇长笑容还未消失,早已被炮弹炸得飞向空中。

  群龙无首,敌艇上乱了方寸。德国艇员目瞪口呆瞧着艇长抽搐不已的狰狞面目,吓得只图逃命,哪有心思再去操纵甲板上的火炮反击。

  看上去,“Q—5”号已空无一人,船慢慢的向下沉去,似乎英国人已经把它抛弃了。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坎贝尔仍然只看见一个潜望境。史密斯和赫里福德那帮人,在水面上一如既往地呆头呆脑地划船。汗水沿着坎贝尔宽大的前额的眉梢缓缓流下,他心急如焚:船弦被击穿了一个大洞的“Q—5”号能否在水上支持到击沉敌艇那一刻?炮手们会不会贸然开炮?

  坎贝尔也很焦急,但他知道,现在开炮不仅打不到敌人,反而会暴露目标,那样,不仅前功尽弃,就连自己也会葬身海底。

  德国潜艇的上层建筑一片狼藉,艇壳马上又被轰穿几个大洞。

  不久,一个名叫西伯尔的德国间谍,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探听到有关“神秘之船”的秘密。得知这些船大都是由不定期货轮和帆船伪装成的。全凭秘密的Q号来辨认。船上装有隐蔽的大炮和鱼雷发射管,所有人员都是海军成员。于是,他把这些情报送到柏林。德国海军马上下令:凡遇到这种可疑的船只,不加警告就发射鱼雷,然后把它击沉。就这样,“神秘之船”被德潜艇接连击沉,英国海军被迫改变新的战术。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潜艇亦然不浮出水面,只看到潜望镜围绕“Q—5”号绕来绕去。

  潜艇越驶越近,德国水兵可以清晰地看到英国人惊恐的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突然,德国人的笑声嘎然而止,艇长更是目瞪口呆,死盯盯看着前面的货船。

  鱼雷直奔“Q—5”号而来,船员清晰地看到鱼雷划动的痕迹。但这时为时已晚,只听“轰”的一声,鱼雷正中锅炉舱,顿时滚滚蒸汽冲天而起,船上乱作一团,很多船员被蒸气熏得喘不过气来。纷纷跳上救生艇,有的干脆只身跳到波涛汹涌的大海,拚命地向远处逃去。

  德国潜艇仍然不露出水面。坎贝尔透过观察孔,在望远镜里只看见一个潜望镜向“Q—5”号徐徐靠近,在潜望镜下,隐约可见潜艇的黑影在移动。

  原来这是一艘改造过的英国“Q船”,英文的意思为“神秘之船”。它经过巧妙的伪装,外表看来,只是很普通的货船。而在档板后面,则安装有大口径大炮和深水炸弹发射装置,有的甚至装有鱼雷发射管。它们故意在海上游弋,引诱德国潜艇露出水面后,一举把它击沉。

  德国海军终于发现,这样斗来斗去,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于是派谴大批舰队,寻机与英国海军进行决战,空前规模的大海战迫在眉睫。

  原来,“Q—5”号船中装满了软木,使船体受伤后不致迅速下沉。而躲在装饰板后面船长坎贝尔和炮手们,正紧紧盯着海面。

  紧接着,湿淋淋的潜艇终于全部浮到水面,舱门打开以后,首先钻出两名水兵,紧跟着便是艇长爬了出来,德国人已完全相信,这确确实实是条空船。

  突然,了望哨发出信号:有艘潜艇向他们靠近。船长坎贝尔急忙下令作“之”字形航行,不给对方以最佳的射击方位。随后,又命令炮手们迅速作好炮击准备。

  船只继续下沉,然而奇怪的是,下沉的速度越来越缓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托住它。

  这是英国海军为对付德国潜艇的一种应急之策。自从德国韦迪根指挥的潜艇,击沉三舰英国巡洋舰以后,德国人便派数以百计的潜艇活跃在英吉利海峡,连续击沉英国船只,使英国海上生命线受到极大威胁。为对付德国潜艇,他们终于想到这条妙计,先后击沉很多德国潜艇。

  潜艇始终不露出水面,只用潜望镜观察一会儿,便发射一枚鱼雷,随即便往深处下潜。

  20多分钟后,潜艇终于小心翼翼地靠近“Q—5”,船上的人已听到潜艇的发动机声,坎贝尔示意大家沉住气,千万不能有任何声音。

  水手们又回到自己岗位,不紧不慢地干起活来,有的还若无其事地抽着香烟在闲聊。船上的大副更是悠闲,提着一个装着漂亮鹦鹉的鸟笼在逗着玩。似乎他们在度假一般。几分钟后,一艘潜艇突然从水中冒出,托着湿淋淋的艇体出现在海面上。几个德国水兵掀开舱盖,从艇内跳了出来,慌忙地脱去艇炮的外壳,把炮口指向了货船。紧接着,站在舰桥上的艇长一声令下,一发炮弹“呼”的一声,直往货船飞来。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神秘之船,英军弃船轰敌艇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