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吃人的圈地运动,世界历史之英国从养羊到圈

  为了使被驱逐的农民很快的安置下来,英国国王在颁布限制圈地法令的同时,也限制流浪者,目的是让那些从家园中被赶出来的农民,去接受工资低廉的工作。凡是有劳动能力的游民,如果不在规定的时间里找到工作,一律加以法办。通常,对于那些流浪的农民,一旦被抓住,就要受到鞭打,然后送回原籍。如果再次发现他流浪,就要割掉他的半只耳朵。第三次发现他仍在流浪,就要处以死刑。

圈地的结果,使英国的农民数量越来越少,失去土地的农民只好进入城市,成为城市无产者。为了活命,他们不得不进入生产羊毛制品的手工工场和其它产品的手工工场,成为资本家的廉价劳动力。在这种手工工场里,工人的工资十分低,而每天则要工作十几个小时。18世纪后,英国国会通过了大量的准许圈地的法令,最终在法律上使圈地合法化,英国农民的人数为此减少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数量。

  近代英国
  18世纪英国小说家哥尔斯密在其诗歌《荒村》中形象地描写了英国乡村发生的变化:“曾多少次,我在你那种种迷人的景色前停留/……甜美微笑的村庄,草地上最可爱的村庄/……这片土地正在遭遇厄运,它是来势凶猛的灾难下的牺牲/财富在积累,人口在凋零……”诗中所写的正是15世纪的英国因毛纺织业的发展而出现的圈地运动。
  在15世纪以前,英国的生产主要还是以农业为主,纺织业在人们的生活中,还是个不起眼的行业。随着新航路的发现和国际间贸易的扩大,在欧洲大陆的西北角的佛兰得尔地区,毛纺织业突然繁盛起来,在它附近的英国也被带动起来。毛纺织业的迅猛发展,使得羊毛的需求量逐渐增大,市场上的羊毛价格开始猛涨。英国本来是一个传统的养羊大国,这时除了满足国内的需要外,还要满足国外的羊毛需要。而养羊业所需劳动力也比种地所需少,工资也低,因此许多贵族地主纷纷投资获利优厚的养羊业。
  养羊需要大片的土地。于是贵族们纷纷把原来租种他们土地的农民赶走,甚至把他们的房屋拆除,把可以养羊的土地圈占起来。一时间,在英国到处可以看到被木栅栏、篱笆、沟渠和围墙分成一块块的草地。被赶出家园的农民,则变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者。这就是所谓的圈地运动。
  16世纪英国著名的人文主义作家托马斯·莫尔在其代表作《乌托邦》的书中写道:“绵羊本来是很驯服的,所欲无多,现在它们却变得贪婪和凶狠,甚至要把人吃掉,它们要踏平我们的田野、住宅和城市”。从此,“羊吃人”这个词便成为了圈地运动的生动写照。
  圈地运动首先是从剥夺农民的公共用地开始的。在英国,虽然土地早已有主,但森林、草地、沼泽和荒地这些公共用地则没有固定的主人。一些贵族利用自己的势力,首先在这里扩大羊群,强行占有这些公共用地。当这些土地无法满足贵族们日益扩大的需要时,他们又开始采用各种方法,把那些世代租种他们土地的农民赶出家园,甚至把整个村庄和附近的土地都圈起来,变成养羊的牧场。

圈地运动为英国提供了大量的资金和廉价劳动力,使英国的资本主义很快的发展起来了。

  后来,这个约翰·米波尔又强行夺取了我们的住宅、田地、家具和果园。有些房屋被诉毁,有些甚至被他派人放火烧掉,我们被强行驱逐出来。如果有谁不愿意,波米尔就率领打手包围他的家。这些人手持刀剑、木棒,气势汹汹,凶猛地打破他家的大门,毫不顾忌他的妻子儿女的号哭。

在15世纪的英国,除了那些公有地之外,每一块土地早已有了自己的主人,为什么还能出现重新圈占土地的情况呢?说起来确实很让人奇怪,但发生在英国却是必然的。

  圈地运动下的英国农村
  曾经有一群农民在向国王控诉一个叫约翰·波米尔的领主的上诉书中写道:“这个有权有势的约翰·波米尔用欺骗、暴力占有您的苦难臣民——我们的牧场,这些土地是我们世代所拥有的。他把这些牧场和其它土地用篱笆围上,作为自己所有……,又强行夺取了我们的住宅、田地、家具和果园……,我们被强行驱逐出来……,这些人手持刀剑、木棒,气势汹汹,凶猛地打破我们家的大门,毫不顾忌我们的妻子儿女的号哭……,我们现在连生命都难保全。”
  在这种强行的圈地运动中,牧场主的贵族们在利益的驱使下还互相攀比,他们的牧业庄园变得越来越大。但越来越多的农民却无奈地离开了家园,丧失了赖以生存的土地,背井离乡大批地涌向了城市,成为了流民。亨利八世和伊丽莎白统治时期,曾经处死了大批流浪的农民,使英国的农民数量越来越少。农民进入城市后,成为城市无产者。为了活命,他们不得不进入生产羊毛制品的手工工场和其它产品的手工工场,成为资本家的廉价劳动力。在这种手工工场里,工人的工资十分低,而工作时间却很长,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
www.3066.com,  英国的圈地运动从15世纪70年代开始,一直延续到19世纪前半期。在这段时间里,英国全国一半以上的土地都变成了牧场。在圈地运动的发展过程中,虽然英国国王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限制,颁布了一些企图限制圈地的法令,但这些法令并没起多大的作用,反而使圈地日益合法化。18世纪后,英国国会通过了大量的准许圈地的法令,最终在法律上使圈地合法化,英国农民的人数减少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数量。据不完全统计,通过这些圈地法令,英国有600多万英亩的土地被圈占。
  为了使被驱逐的农民很快地安置下来,英国国王也颁布法令限制流浪者,凡是有劳动能力的游民,如果不在规定的时间里找到工作,一律加以法办。通常,那些流浪的农民,一旦被抓住,就要受到鞭打,然后送回原籍。如果再次发现他流浪,就要割掉他的半只耳朵。第三次发现他仍在流浪,就要处以死刑。后来,英国国会又颁布了一个法令,规定凡是流浪一个月还没有找到工作的人,一经告发,就要被卖为奴隶,他的主人可以任意驱使他从事任何劳动。这种奴隶如果逃亡,抓回来就要被判为终身的奴隶。第三次逃亡,就要被判处死刑。任何人都有权将流浪者的子女抓去作学徒、当苦役。这些法令,也迫使那些被赶出来的农民不得不接受工资低廉的工场工作。

在世界历史上,发生了很多的有趣的历史事件,比如今天所讲的在英国历史上从养羊到圈地这个历史的事件,或许这是风马不相及的事情。但是在英国历史上是确实发生了的。

  “这个有权有势的约翰·波米尔用欺骗、暴力占有您的苦难臣民——我们的牧场,这些土地是我们世代所拥有的。他把这些牧场和其它土地用篱笆围上,作为自己所有。

为了使被驱逐的农民很快的安置下来,英国国王在颁布限制圈地法令的同时,也限制流浪者,目的是让那些从家园中被赶出来的农民,去接受工资低廉的工作。凡是有劳动能力的游民,如果不在规定的时间里找到工作,一律加以法办。通常,对于那些流浪的农民,一旦被抓住,就要受到鞭打,然后送回原籍。

凯特的起义虽然失败了,但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圈地运动。

  曾经有一群农民在向国王控诉一个叫约翰·波米尔的领主的上诉书中写道:

这时,一些有钱的贵族开始投资养羊业。养羊需要大片的土地。贵族们纷纷把原来租种他们土地的农民赶走,甚至把他们的房屋拆除,把可以养羊的土地圈占起来。一时间,在英国到处可以看到被木栅栏、篱笆、沟渠和围墙分成一块块的草地。被赶出家园的农民,则变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者。这就是圈地运动。当时一位著名的作家托马斯莫尔在一本叫作《乌托邦》的书中写道:绵羊本来是很驯服的,所欲无多,现在它们却变得很贪婪和凶狠,甚至要把人吃掉,它们要踏平我们的田野、住宅和城市。

忍无可忍的农民被迫揭竿而起。在英国各地爆发了很多反对圈地运动的起义,其中最大的是诺福克郡的农民罗伯特﹒凯特领导的起义。

  在15世纪以前,英国的生产主要还是以农业为主,纺织业在人们的生活中,还是个不起眼的行业。随着新航路的发现,国际间贸易的扩大,在欧洲大陆的西北角的佛兰得尔地区,毛纺织业突然繁盛起来,在它附近的英国也被带动起来。毛纺织业的迅猛发展,使得羊毛的需求量逐渐增大,市场上的羊毛价格开始猛涨。英国本来是一个传统的养羊大国,这时除了满足国内的需要而外,还要满足国外的羊毛需要。因此,养羊业与农业相比,就变得越来越有利可图。这时,一些有钱的贵族开始投资养羊业。

如果再次发现他流浪,就要割掉他的半只耳朵。第三次发现他仍在流浪,就要处以死刑。后来,英国国会又颁布了一个法令,规定凡是流浪一个月还没有找到工作的人,一经告发,就要被卖为奴隶,他的主人可以任意驱使他从事任何劳动。这种奴隶如果逃亡,抓回来就要被判为终身的奴隶。第三次逃亡:就要被判处死刑。任何人都有权将流浪者的子女抓去作学徒,当苦役。亨利八世和伊丽莎白两代国王统治时期,曾经处死了大批流浪的农民。

在圈地运动的发展的过程中,为了维护社会秩序,虽然英国国王爱德华六世颁布了一些企图限制圈地的程度的法令,但这些法令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圈地日益愈演愈烈。很多钱迷心窍的贵族置法律于不顾,根本不停手。

  圈地运动首先是从剥夺农民的公共用地开始的。在英国,虽然土地早已有主,但森林、草地、沼泽和荒地这些公共用地则没有固定的主人。一些贵族利用自己的势力,首先在这里扩大羊群,强行占有这些公共用地。当这些土地无法满足贵族们日益扩大的羊群需要时,他们又开始采用各种方法,把那些世代租种他们土地的农民赶出家园,甚至把整个村庄和附近的土地都圈起来,变成养羊的牧场。

圈地运动为英国的资本主义的发展提供了有利的条件。这种羊吃人的圈地运动,为它准备了大量的、除了自己的劳动力之外一无所有的劳动者。

哪些对凯特怀恨在心的贵族要求沃里克大规模屠杀农民,沃里克问:“杀光了农民,你们去种地吗?”这些贵族才肯罢休。

  亨利八世和伊丽莎白两代国王统治时期,曾经处死了大批流浪的农民。圈地的结果,使英国的农民数量越来越少,失去土地的农民只好进入城市,成为城市无产者。为了活命,他们不得不进入生产羊毛制品的手工工场和其它产品的手工工场,成为资本家的廉价劳动力。在这种手工工场里,工人的工资十分低,而每天则要工作十几个小时。

这些成为牧场主的贵族们还互相攀比,使他们的牧业庄园变得越来越大。英国的圈地运动从15世纪70年代开始一直延续到18世纪末。英国全国一半以上的土地都变成了牧场。在圈地运动的发展过程中,虽然英国国王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限制,颁布了一些企图限制圈地程度的法令,但这些法令并没起多大的作用,反而使圈地日益合法化。

哪些被赶出家园的农民,无家可归,只好到处流浪。他们找不到工作,无法养活家人,很多人铤而走险,变成了强盗,英国的社会秩序愈来愈乱。

  在15世纪的英国,除了那些公有地之外,每一块土地早已有了自己的主人,为什么还能出现重新圈占土地的情况呢?说起来确实很让人奇怪,但发生在英国却是必然的。

圈地运动首先是从剥夺农民的公共用地开始的。在英国,虽然土地早已有主,但森林、草地、沼泽和荒地这些公共用地则没有固定的主人。一些贵族利用自己的势力,首先在这里扩大羊群,强行占有这些公共用地。当这些土地无法满足贵族们日益扩大的羊群需要时,他们又开始采用各种方法,把那些世代租种他们土地的农民赶出家园,甚至把整个村庄和附近的土地都圈起来,变成养羊的牧场。

1549年6月,农民凯特率领大批被夺去土地的农民发动了大规模的起义。起义军逼近诺福克郡的瑙威城,市政府吓得紧闭城门。凯特就把起义军驻扎在城外的森林里,附近失去土地的农民和城中破产农民纷纷前来投奔,起义军很快就发展到了2万人。

  18世纪后,英国国会通过了大量的准许圈地的法令,最终在法律上使圈地合法化,英国农民的人数为此减少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数量。

曾经有一群农民在向国王控诉一个叫约翰波米尔的领主的上诉书中写道:这个有权有势的约翰波米尔用欺骗、暴力占有您的苦难臣民——我们的牧场,这些土地是我们世代所拥有的。他把这些牧场和其它土地用篱笆围上,作为自己所有。

15世纪末16世纪初,随着新航路的开辟,海外贸易量逐渐增大,人们对呢绒的需求日益增加,使毛纺织业开始繁荣起来。随着毛纺织业的迅速发展,对羊毛的需求量越来越大,羊毛的价格飞涨。为了获取高额利润,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养羊。

  圈地运动为英国的资本主义的发展提供了有利的条件。这种“羊吃人”的圈地运动,为它准备了大量的、除了自己的劳动力之外一无所有的劳动者。

来,这个约翰米波尔又强行夺取了我们的住宅、田地、家具和果园。有些房屋被诉毁,有些甚至被他派人放火烧掉,我们被强行驱逐出来。如果有谁不愿意,波米尔就率领打手包围他的家。这些人手持刀剑、木棒,气势汹汹,凶猛地打破他家的大门,毫不顾忌他的妻子儿女的号哭。约翰波米尔为了圈占我们的土地,不惜将我们投入监狱、毒打、致残,甚至杀害,我们现在连生命都难保全。在这种强行的圈地运动中,农民以前以各种形式租种的土地,无论是以前定下的终身租地,还是每年的续租地,都被贵族强行圈占了。

英国位于大西洋上的一个岛国,气候湿润,雨量丰沛,草木茂盛,非常适合畜牧。一些英国贵族为了赚取利润,纷纷投资养羊。养羊需要大片的土地,贵族们先是把荒地、森林和沼泽的土地围起来做牧场。

  当时一位著名的作家托马斯·莫尔在一本叫作《乌托邦》的书中写道:“绵羊本来是很驯服的,所欲无多,现在它们却变得很贪婪和凶狠,甚至要把人吃掉,它们要踏平我们的田野、住宅和城市”。

在15世纪以前,英国的生产主要还是以农业为主,纺织业在人们的生活中,还是个不起眼的行业。随着新航路的发现,国际间贸易的扩大,在欧洲大陆的西北角的佛兰得尔地区,毛纺织业突然繁盛起来,在它附近的英国也被带动起来。毛纺织业的迅猛发展,使得羊毛的需求量逐渐增大,市场上的羊毛价格开始猛涨。英国本来是一个传统的养羊大国,这时除了满足国内的需要而外,还要满足国外的羊毛需要。因此,养羊业与农业相比,就变得越来越有利可图。

在亨利八世和伊丽莎白统治时期,大批流浪的农民被处死。圈地运动使英国失去土地的农民越来越多,农民为了活命不得不走进生产羊毛制品的手工工场或其他手工工场,成为资本家的廉价的劳动力,忍受资本家残酷的剥削。在手工工场里,工人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但工资低得可伶。

  后来,英国国会又颁布了一个法令,规定凡是流浪一个月还没有找到工作的人,一经告发,就要被卖为奴隶,他的主人可以任意驱使他从事任何劳动。这种奴隶如果逃亡,抓回来就要被判为终身的奴隶。第三次逃亡:就要被判处死刑。任何人都有权将流浪者的子女抓去作学徒,当苦役。

当时这些土地无法满足贵族们日益扩大的羊群,他们又把原来租种他们土地的农民赶走,拆毁房屋,把整个村庄甚至所有能长草的土地都用篱笆把土地圈起来,变成牧场养养。

  英国的圈地运动从15世纪70年代开始一直延续到18世纪末。英国全国一半以上的土地都变成了牧场。在圈地运动的发展过程中,虽然英国国王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限制,颁布了一些企图限制圈地程度的法令,但这些法令并没起多大的作用,反而使圈地日益合法化。

凯特给市政府送去了一封信,要求立即停止圈地,恢复农民对土地的使用权。市政府一面假装答应,一面连夜去报告国王。国王听后,派人送来大赦令,要求农民回家,但并没有满足他们的要求,愤怒的农民占领了瑙威城。

  约翰·波米尔为了圈占我们的土地,不惜将我们投入监狱、毒打、致残,甚至杀害,我们现在连生命都难保全。”在这种强行的圈地运动中,农民以前以各种形式租种的土地,无论是以前定下的终身租地,还是每年的续租地,都被贵族强行圈占了。这些成为牧场主的贵族们还互相攀比,使他们的牧业庄园变得越来越大。

在当时的英国,到处可以看见被木栅栏、篱笆、沟渠和围墙圈起来的一块块的草地。这就是历史上臭名昭著圈地运动。

  养羊需要大片的土地。贵族们纷纷把原来租种他们土地的农民赶走,甚至把他们的房屋拆除,把可以养羊的土地圈占起来。一时间,在英国到处可以看到被木栅栏、篱笆、沟渠和围墙分成一块块的草地。被赶出家园的农民,则变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者。这就是圈地运动。

国王得知瑙威城被农民占领后,立即派沃里克率1.5万军队前去镇压。起义军与政府军展开了浴血奋战,由于政府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所以在激战了两天后,起义军战败,凯特等300名农民被绞死。

圈地运动从15世纪70年代开始,一直持续到18世纪末,英国有一半以上的土地都变成了牧场。

后来英国国会又颁布了一个法令,凡是流浪者一个月还没有找到工作的人,一旦抓住就是卖为奴隶,奴隶的主人可以让他干任何工作。如果奴隶逃亡,抓回来要判为终身的奴隶。第三次逃亡,抓回来就要判处死刑。任何人都有权将流浪者的孩子抓去当学徒,做苦力。

在限制圈地运动的同时,英国国王为了使驱逐的农民很快安置,也颁布了限制流浪者的法令,其实就是把那些流离失所的农民,都赶进工场做工。法律规定凡是有劳动能力的流浪者,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内找不到工作,一律严惩。

本文由www.3066.com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羊吃人的圈地运动,世界历史之英国从养羊到圈

TAG标签: www.3066.com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